第6章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
张少女心2016-11-23 16:1411,199

  “娘娘就是青鸾,一个人,从京师嫁到魏博,没有同类。”黑暗的房间中,我睁着眼睛,又想起了这句话。娘娘就是青鸾,小净也是青鸾。她一个人从望梅来到绿乔,没有同类。也许不只是在绿乔没有,甚至她目光所及之处她都找不到同类。所以她才会一次一次的去试,哪怕她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可还是抱有一丝希望。但是正如她所能预见的一样,她的尝试一次一次的失败,理所应当。那样的结果也许并不来自她的主观意识,只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控制。所以她才会说她一直试图去读懂别人的心,可是却发现没有人能读懂她的心。这大概也是她说的在遇见我之前一直觉得孤单的原因,虽然我现在也没有读懂她的心,但是我却同样也是青鸾,只是我并不是她镜中的青鸾。青鸾镜舞,终宵而绝,但见同类则鸣。

  但是以我对小净的了解,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上的不适她不会在陈年往事的被悲痛中情绪如此失控,所以那一整夜我都不敢睡得太沉,担心她再发起烧来我会不知道,隔一会我就会摸摸她的额头。我从来没有这样用心的去照顾一个人,像一个妈妈在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脆弱的一面,而人在脆弱的时候就会像个孩子一样,但是睡醒之后又会变成大人模样。我们不可能永远像孩子一样的活着,所以就要去学大人的样子。可是我们永远也成不了大人,因为每个人实际上都是一个孩子。

  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才放心睡着,梦里有随着风轻轻飘荡着的幔帐。我就坐在湖边岸上房子里的窗前,看着轻雾缭绕湖水泛光。我赤脚走到树影婆娑的芒草之中去找窈七去找青鸾,直到听见小净在叫我的名字,我在湖边寻她不见只能睁开眼睛,然后连忙去摸她的额头。她笑着把我的手拿下来神采奕奕的说:“我没事了,快点起床了。”

  只是睡了一觉而已,感觉她却好像恢复了出厂设置一样,丝毫看不出昨天那些事情对她的影响。“还要去吗?”我困得都睁不开眼睛,脑袋里涨涨。

  “当然啦,昨天说好的事情。”说着她就来拉我起来。

  我躺着不肯动说:“你都生病了,今天在家休息一下吧。”

  “你之前去过鼓浪屿吗?”她忽然问我。

  “去过。”

  “我也去过。”

  “那我们就不要去了。”

  “那我们才要去。”

  “为什么啊?”

  “因为我们之前都是跟别人去的。”

  “你是希望以后再去的时候能在那里想起关于我的记忆?”我笑着问她。

  “不,我希望以后再去的时候还是跟你去。”

  “好。”都这样说了我要是还困那我还是人吗。

  然后那天我们又去了那个早点摊子上吃早饭,这次小净买了两个鸡蛋她说她好久没吃过鸡蛋了。我帮她剥好蛋皮之后把我的蛋清也给了她,说:“既然好久没吃了,那就多吃点。”

  她看了看我说:“你不爱吃蛋清啊?”

  小伎俩一下子被拆穿,我忍不住笑起来说:“不是,我只是喜欢吃蛋黄。”

  于是她就把她的蛋黄扔给了我。

  我吃了两个蛋黄之后问她,“你平时都会来这里吃早饭吗?”

  “很久没来了。”

  “这么好吃的东西你竟然都不来,我都想一天来三次。”

  “因为我之前在吃素,这里面有贝壳肉。”

  “吃素?”

  “对啊,吃了有一年多吧。”

  “那为什么现在不吃了?”

  “还俗了啊。”

  “怎么就还俗了呢?”

  “都不能禁欲了还不还俗?”

  我听她说完捂着嘴笑了起来,然后想起我刚到绿乔她就带我去吃了斋菜的事情,而且好像第一天在绿乔大酒店楼下吃西餐的时候她也确实是只吃了沙拉和一个素意面,但是在之后她就开始吃肉了。于是我说:“原来是我让你破了戒啊?”

  “你以为呢?”

  “真是造孽,要不然从今天开始你还是继续吃素吧。”

  “行啊,那一会就去南普陀寺里吃。”

  于是就这样我们安排好了第一站的行程。绿乔的清晨跟我们家里不太一样,有一点湿漉漉的微凉,没有霾的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

  车子启动启动之后小净就开始放歌,第一首是《the show》。

  这首歌我听过一万多遍,我说:“我也喜欢这首歌。”

  “那你知道歌词的意思吗?”

  “不知道,我只能听懂just enjoy the show。”

  她笑着说“对,enjoy。”

  一路上风景不断变幻,小净给我讲着这里的四季更迭。

  我问她,“你喜欢这座城市吗?”

  “喜欢。”

  “喜欢什么?”

  “温和的空气和舒适的生活。”

  “那你会一直生活在这里吗?”

  “不会,这里不是我的家乡,没有我的家人也没有我的爱人。”

  我指着前方说:“那我们就一直这样开下去好不好?开到地球的另外一端。”

  “一直开的话最后还是要回到原点啊。”

  我笑笑没再说话。

  过了一会她说:“我们先去厦门,等回来之后我会安排好以后的方向。”

  “怎样都好,反正我只听你的安排。”这个是我那天凌晨在出租车上下的决心,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告诉了她。

  到厦门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我们就直接去南普陀寺吃斋菜。虽然里面装修的一点都不素,不过菜名到是格外精雅别致,点一道菜像念一句诗。

  点好菜之后我问小净,“你为什么要吃素啊?”

  “因为我喜欢吃斋,虽然我不念佛。”

  “那为什么喜欢吃斋菜呢?”

  “很多人都觉得吃斋就是吃素,但是其实斋菜是不等于素菜的,斋菜的菜色中会融入了很多创菜者的情怀。”

  我心想情怀这东西还真的是被玩坏了,连做斋菜这么清心寡欲的事情都扯出了情怀。不过等那几道菜上来之后,我就明白了她说的那种情怀了,那就是把素菜做出不素的味道。

  我小净口中的创菜人奇思妙想的搭配所折服,惊喜每一道菜都有自己细腻的风味。

  她说:“僧人自古清苦,所以才更能体会到每种蔬菜的本真滋味。”

  “也是不甘寂寞吧,要不然怎么能想到这么多奇妙的搭配。”我不禁打起了出家人的趣。

  “我想能把人生中那些清淡无味变成千般滋味,应该也算是修行的一部分了。”

  “修行到底是什么?”我一边吃着修行来的菜一边问她。

  “人活着就是在修行。”

  “那修行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更好的活着。”

  “那更好的活着是为了什么?”

  “为了能更好地修行。”

  我不禁感叹道,“原来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

  小净看着我笑起来说:“你这么有慧根我好担心一会你会被这里的住持留下。”

  我撇撇嘴说:“其实我一直觉得出家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你为什么还没有去皈依佛门啊?”她也撇撇嘴。

  “你猜?”我故意卖个关子

  “我看你是尘缘未尽。”她学者大师们的语气说道。

  “不是,是因为我觉得我背不下来那些经文。”

  “哈哈哈,就连当和尚你都是个笨尼姑。”

  这说的是什么话,我给了她一串微信里那张哭笑不得的脸之后问她“你有宗教信仰吗?”

  “没有,但是我们家里人是信佛的,说是祖上受过神仙的庇佑。”

  “哪个神仙?”

  “我记不清楚名字了。”

  “那为什么你没从小跟家里一起信佛呢?”

  “因为受我妈影响,我妈是无神论。信仰这个东西是看缘分的,我可能是没这个缘分或者时机未到。”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吃素?”我一直都对这个问题好奇。

  她想了想说:“惩戒自己,克制欲望。”

  “效果怎么样?”

  “效果就是让我想明白了,人不应该克制自己的欲望,而是要尊重自己的欲望。”

  “怎么尊重呢?”

  “直视它,审视它,然后成全它。”

  “成全它?那如果这样让欲望无限扩张了呢?”

  “世界上没有几个希特勒的,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尊重欲望的时候欲望反而没那么强烈了。”

  “就好像越是想要减肥反而更想吃东西那样么?”

  “我没减过肥所以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越不让我吃肉我就越想吃,让我吃的时候我反而不怎么想吃了。”

  “越得不到越是想要,这是人的天性。”

  “所以啊,得到才是王道。”

  “但是我们不可能得到所有想要的东西。”

  “尽人事,听天命。”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赞同她的观点。

  “这话是没错,但是很多人都喜欢用这句话自欺欺人。”

  她这样一说我就想起之前身边好多男生都喜欢用这句话掩饰自己是怂包蛋的事情就大笑起来说:“哈哈,对,不过很多人在自欺欺人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他们命里没有了。”

  “所以尽人事还是很重要的。听天命那是死了之后的事情了。”

  “那这么说事在人为这句话跟尽人事听天命是不冲突的?”

  “是不冲突,不过人定胜天那样的话就不能说了,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所以你还是觉得人是不可能胜天的?”

  “人根本就不应该想着要去胜天,顺势而行才是明智。”

  “可是我们是经常看不清形势的,那又怎么才能顺势而行呢?”

  “很简单,见山爬山,见海观海。”

  我见她又在糊弄我就说:“这上面就有山,那我们要去爬山吗?”

  “山下面还有海,到了山上还可以观海。”她得意的说道。

  于是就这样我们去了南普陀寺上面的五老峰,走到寺里的时候小净问我要不要拜拜。

  我看着殿里殿外人头攒动就说:“神仙已经太忙了,我就别添乱了。”

  笑了笑,然后拉着我的手往山上走着说:“好,那你的愿望我帮你实现。”

  “那你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

  “你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

  在登上五老峰第一个石阶的时候,我们俩有了相同的愿望。

  不知道是因为晚上没睡好还是因为午饭吃的太饱,山还没爬到一半我就觉得困倦了。然后为了提神我就开始吸烟,可能是因为在爬山的原因,吸了烟之后就感到头晕,但是不用吸烟来支撑的话又觉得很困。我就这样一直迷迷糊糊的跟着小净往上走,过了一会看到她的体力也变得不好了,我就提议直接下山,但是她说翻过山去是植物园,想带我去看看。我一听有植物园马上就来了精神,什么花花草草的我都可喜欢了。于是我俩就在观海的地方休息了一下,看了会大海看了会爬到一块大石头上去跟山下的大海合影留念的人群,然后一口气登到山顶。

  因为觉得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俩就没有在山顶上停留直接转到了山的另外一边。只是一转身,气氛瞬间变得不同。身后人声聒噪,眼前却树青愈静。经过一个小铁门去买票,看门的大爷说太晚了让我们改天再来吧。好不容易才爬上来,我俩哪里肯回去。见我们执意要去,大爷拿出票给我们然后指着一条路说:“从这里一直走可以到热带雨林,还有十几分钟就要结束最后一次喷雾了,你们赶紧顺着这条路跑着过去,兴许还能赶上。”

  虽然我俩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热带雨林里看喷雾,但还是听了大爷的话沿着下坡一路狂奔。我一边跑一边开心的说:“太棒了,一个人都没有,整座山都是我们的了。”可是没跑一会就傻了眼,两条岔路摆在面前,路牌介绍写的莫名其妙。

  小净指着其中一条路说:“刚才那大爷好像是让我们这样一直下去。”

  我又看了看另外一条路,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废弃的类似钢管的橘黄色东西胡乱摆了一地。于是就赞同了小净的说话,因为她指着的那条路至少看上去更像是一条路。

  这时候我们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愉悦感,每一段路都走得小心翼翼。整条路上连一个游客都没有碰到,我拉着小净的手在微微的冒汗。

  她可能感觉到我的不安就故作轻松的安慰我说:“不用担心,沿着这条路一直走肯定没错的。”不过我们的脚步却明显在放慢,因为我们走的这条路太长,根本就看不到头,不可能是十几分钟可以走完的。这时忽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我们连忙转过身去看。只见一位中年大叔正在朝着我们快步走来,我发誓我们见到这位大叔时的心情比见到亲叔叔还要亲。大叔走近之后我们赶忙去询问热带雨林的方向。大叔往下一指说:“一直走然后拐啊拐的就到了。”我们欣然道谢之后嘲笑自己刚才过于紧张了,原来根本没有迷路。

  大叔超过我们走了一小段路之后,又转过身问我们,“你们是不是从外地来玩的?”

  “是呀。”我们连忙回答。

  然后大叔就停住脚步等我们赶上之后问,“那你们有没有去多肉植物园?”

  “还没有,我们刚进来。”

  “那你们直接去热带雨林就绕远了啊。”

  我俩面面相觑的说:“卖票的大爷让我们先去看喷雾的。”

  大叔看了看表说:“看喷雾已经来不及了,先去看多肉植物吧。”

  我们丝毫没有主见的连忙说好,这时只要有人给我们指一条明路我们就感激不尽。而且这个大叔特别热心,绕了路把我们俩送到了植物园。和大叔与我们告别,我转回头去看那条山路,仍旧心有余悸。

  见大叔走远了小净问我,“刚才是不是害怕了?”

  “也不是害怕,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特别的孤单。”

  “是因为那条路上没有人吧。”

  我抱住她的胳膊说:“不过还好刚才有你在。”

  她扭头看着我说:“如果刚刚就你一个人是不是你就回去了?”

  “当然了,那我肯定会很快回去的。”

  她停住脚步,表情很严肃的看着我说:“是我就不会回去,没有走到我想去的地方我一定不会回去的。”说完就自己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我看着她的背影不明觉厉。

  走了一会她忽然又停住脚步转过身满脸内疚又有点忧伤的说:“可是如果不是我,你根本就不会来走这条路啊。”

  “我也喜欢植物园。”

  “可是你永远不可能一个人来。”

  我看着她犀利的眼神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她走近我,双手握紧我的双臂,一字一句的说:“如果我中途不在了,那条路你又走的不太远,那一定要马上折回去知道吗?”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我忽然就很想哭,不解的问她,“你为什么不在了呢?”

  “既然我选择带你来,就一定不会半路离开,除非我死了,要不然我肯定一直都在。”

  我听到这话感觉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就连忙打断她,“快别瞎说了。”

  马上她又笑了起来,换成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说道“不过这样的路把我摔死的可能几乎为零,所以你现在可以完全安心。”

  我被她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只能紧紧拉住她的手祈求上天不要让她离开。

  各种复杂错综的情绪在我看到巨大的仙人掌之后瞬间消失不见。我真的太热爱大自然了,见到各种植物就走不动路。特别是看到一块是沙生植物区,好像到了沙漠一样,开心得不得了。小净见到我开心就也跟着开心起来,在后面踩着我的脚印笑嘻嘻的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这里。”

  “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喜欢三毛,三毛喜欢沙漠。”

  “三毛喜欢我就也要喜欢吗?”

  “你不觉得你们俩很像吗?”

  “我们俩很像?”我大笑起来指着两棵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两个不同品种的仙人柱说,“你看,这个和这个也很像。”

  然后小净就开始给我讲这个叫什么那个叫什么。这个是什么科那个是什么科。虽然我一个也没记住,但是仍旧一边观看一边感叹说:“仙人掌的种类真多啊,真的想不到会这么多。”然后我又一脸崇拜的问她,“你怎么知道也这么多?”

  她摆出一副傲娇的表情说:“我是因为知道这些才来的啊,不像有的人,什么都不知道就能被别人带来。”

  我见她又故意在嘲讽我就做出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虽然我来的时候什么也不知道,但是现在还不是一样都看到了也都知道了。”

  她见我挑衅她,把脸凑过来不屑的说:“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个植物学家。”

  “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园丁,咱俩差不多。”我忍着笑自顾自的往前走,她追上来问我,“你是不是不信啊?”

  “这么不靠谱谁会相信?”

  “来来来,我继续给你讲,你再听听看看靠不靠谱。”说着她就把我拉到了多肉植物厅里。

  等她给我一一介绍完那些可爱的多肉宝宝之后,天色开始渐渐地变暗了。小净看着手中的票根说:“哎呀,我们才去了一个地方,这里面这么大呢。”

  我怕她觉得遗憾就说:“那我们晚点走,尽量把其余的地方都看看。”

  然后我们又欢快的朝着下坡路跑了起来,一路上遇到的人有两个手就能数完,这里的生意也真是惨淡。

  虽然一路都在飞奔,可是还是因为太晚好几个地方都已经闭园了。后来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直接去热带雨林。虽然因为好多地方没去成有点扫兴,但是路上的景色还是非常有趣的,见到很多石头缝里的小植物我们也会调戏它们一番。就这样隐抑着好奇心努力走路,走着走着四周全部变成了高大的棕榈植物,开始的时候小净还会跟我说这是什么棕那是什么榈,后来我们越走越深,周围的场景变得几乎一模一样,完全辨认不出方向。林木阴森,烟雾氤氲,整个树林静谧的好像所有生命都沉睡了一样。确认我们迷路了之后,我可以肯定这次不会再有好心人出现给我们指路了,因为马上就要天黑了不可能还有人会来这里。

  我们开始还试图用手机去导航,但是信号太弱根本连不上网,后来就只能根据票根上简单的地图试着找路。回忆了一下走过来的方向,再跟票根上的地图比对,小净冷静的拉住我的手说“走这条路肯定没错。”我没有方向感,所以也没有什么建议,只能点点头跟着她走。

  脚下植被与碎石层叠相放,我小心的看着眼下的路,感觉俩个人都被丛林中的云雾绑架了一样。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竟然出现一片回廊曲桥,整体灰白色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桥身有一半浸泡在水里。眼前的画面让我觉得很诡异,所以我的呼吸也变的有点急促,定住神看才发现中间还有一条小路连着前面一座拱桥。

  这时小净的表情异常严肃起来,她紧紧握住我的手,小声说:“只要过了前面那个桥,就可以走出去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说:“好。”尽量不把自己的恐惧表现出来。

  小路的两旁被河水包围,回廊桥如死寂一般站立在水里。我们的脚步很轻走得很慢,好像害怕会吵醒这里面的沉睡着的灵魂。我不安的窥视着水面,担心会有什么东西忽然间冒出来。小净安慰我只管走好路就好不要往两边看。可是雾气变得越来越重,周围的景象也开始不清晰。我感觉我们能呼吸到的空气在一点点变少,两边越来越浓的白色物体在我们身边慢慢浮现,越来越多,越来越近。这时小净忽然用力攥了一下我的手,我才回过神来。我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小心的往两边看去,除了轻雾什么也没有。这本来一段并不长的小路感觉好像走了好久,终于快要到拱桥了。可是当我看到那个桥的时候我竟然完全不敢再往前走一步,那座桥那么长那么凄凉,好像在这里沉睡了一万年一样。我停下脚步,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紧张情绪,小净见到我犹豫,握着我的手更加用力了,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我说:“只要过了这座桥就出去了。”我下定决心的点点头,但是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才刚走上去一步,就感觉整个桥都在晃,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眩晕成那样。在我们走上去之后桥两边的水开始慢慢的流淌,似乎有些身影从水里慢慢飘升起来。这时桥还没有走完一半,但是却感觉前面的路无限的长,长到好像一辈子都走不完一样。

  我看着眼前的石板路,想着自己一个人在桥上,忽然间就陷入了深渊般的悲伤里。这时候我已经没有了恐惧情绪,只是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一部分,应该留下来陪着它们永远在一起。那些轻雾在身边缭绕,我的身体也开始发飘。忽然间很想笑,莫名的开心起来,可是意识到自己还在走路时候又开始伤心欲绝。眼看着就要离开那座桥了,我的不舍情绪越来越重,甚至想要转身回去。这时小净的脚步突然变快,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甚至就要挣脱了她的手,只是因为她握的太紧我挣脱不掉。

  很快我们便穿过了一条小路走出了那片树林,悲伤的情绪渐渐的散去,只是觉得后背在隐隐发凉。我特别想回头去看一眼那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可是直到走远了也没有勇气去看。

  走出来之后其实我已经非常想要离开这个植物园了,但还是跟着小净去了热带雨林。到了那里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雨林里也有些昏暗,搞不清楚是在下雨,还是喷雾的效果,一直感觉细雨蒙蒙的样子。其实我觉得这时我们都已经没有心情欣赏这里面的植物了,只是觉得开始说要来这里便就来了这里。脚下的石板很湿,有些滑,我走的小心翼翼的。一直沿着边缘前行,不时的就有硕大的芭蕉叶横空出现。到了一个转口的地方竟然出现一条很短但是陡峭的山路,两边树上布满了蜘蛛网,好像新白娘子里面许士林遇到胡媚娘的地方。见到那些蜘蛛网之后我说什么也不肯再往下走了,小净也只能跟着我走去另外一个方向。好像后面是个山洞还是什么的地方,看到有一对年轻夫妻带着一个小男孩。终于看到人了,我可算舒了一口气了。小净示意我过去看看,可是我再一抬头那三个人就都不见了。我赶忙寻找,真的不见踪影。我扶住身边的树干,不敢说话。过了一会听到小孩子哈哈笑的声音,我转过身发现他们竟然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这两个地方之间隔着一小片湖水,我看不到清楚,只是小男孩的笑声不断地充斥在那个小山坳里循环不止。我拉住小净的手颤巍巍的说:“咱们出去吧。”

  小净说:“好”便扶着我原路返回。还好走的路不远,很快便到了出口,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我拉住小净说:“为什么那三个人不见了?”

  她伸头往里面看了看说道,“可能进到山洞里面去了吧。”我对这个解释很满意,至少可以掩埋一下心里的恐惧。

  出来之后路越走越宽阔,我们伴着黄昏向下走去。见到夕阳之后才感觉身后那些阴郁渐渐远离了。越往下走,散步和锻炼的人也慢慢的多了起来。

  最下面是一片湖,有很多人都坐在那里,聊天唱曲儿的人们终于把我带回了人间。

  这时我才敢跟小净说:“刚才真是太吓人了。“

  她一脸疲倦,但是仍旧笑了笑说:“那些都是幻觉,不要信以为真。”

  “你也感觉到了吗?”

  她点点头说:“今天身体状态不好,所以才会这么容易受环境影响。”

  “那你当时还是镇定啊,我都以为你根本不害怕呢。”

  她看着我说:“我更害怕不能把你带出来。”

  听到她这样说我忽然间有点瞧不起自己,我就从来没有过像她这样的责任感。

  从植物园出来之后我们打车到海边然后乘轮渡到鼓浪屿,因为时间实在有点晚了,所以一路都走的很匆忙。上了船小净就说:“咱俩是不是有病,竟然在那里面耽误了一下午的时间。”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本来之前说是直接来鼓浪屿的,根本就没有想过南普陀之后的那些行程。所有的临时决定都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一样,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只希望快点上岛,毕竟鼓浪屿曾经给我留下的印象还是非常美好的。

  下船之后天几乎全黑了,我们俩就牵着手沿着岸边慢慢的走。

  头上皓月当空,脚下细沙绵绵,脸上微风拂面,耳边伴着轻浪滚滚。

  这时路上已经没有什么游人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都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看着对岸的高楼林立不禁感慨万分,我说:“我真的没想到有一天会跟你一起站在这座小岛上。”

  “嗯,我们说来就说来了,原来有些事情可以这么简单。”她说这句话时的那个笑容是那么的好看。

  我们这次短途旅行没有看任何攻略,甚至都没有打开过大众点评,我喜欢这样随性的行走,我想小净的感觉应该也一样。

  在海风中看着她的脸我忍不住的去亲吻她,这是目前我的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个桥段。

  因为小净想要看日出,所以我们就想找一个日光岩附近的房子住下。于是我们就沿着海边往我印象中的日光岩的方向走,一边走我一边轻轻哼着,“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夕阳只有一片海蓝蓝,坐在门前的矮墙上一边边怀想,也是黄昏的沙滩上有着脚印两对半……”。不经意间看到小净的看着我时露出的笑容,我断定即便以后有一天我们会分开,但是这一段记忆我们一定不会轻易忘记。

  凭着感觉寻找方向,只能迷失在鼓浪屿上。因为我上次来的时候在岛上待了三天两夜,所以我以为我会对路况有些记忆,可是走着走着却发现鼓浪屿的记忆竟然和曾厝垵的记忆混乱的交织在了一起。那些转角啊小路啊商铺啊完全被混为一谈,终于在鼓山路和安海路的交口处我向小净坦白了迷路的实事。小净鄙视了我之后去看了看路标又回头看看我说道,“你是不是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点点头。

  她说:“那就去笔山路吧,应该离着近。”结果我们就这样去了笔山路。然后在笔山路上的一个小别墅里住下。

  到房间里洗了澡之后发现小净又开始发烧,我照顾她睡下之后心里开始有些害怕,明显感觉她的正能量没有之前那么强了,但是夜里并没有梦到下午在植物园里的那些情景。然后天还没亮我们就蹑手蹑脚的出了门,感觉整个岛上的人都还在梦乡里。

  在去日光岩路上的时候我们俩发现对方以前都已经在日光岩看过日出了,于是小净就提议说去笔山公园里看日出。到了笔山公园门口的大石碑前就开始阴风席面,小净想要往左边走,我想要往右边走。

  她往里面走了两步说:“这里面才是公园。”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根本不想往里面看,于是我就指着右边的上坡路说:“要到上面才能看日出啊。”

  这次小净听了我的,就跟着我沿着小路慢慢往上走。我们的左手边有很多留着长胡须的大榕树,还见缝插针的爬满了各种藤蔓类的植物。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周杰伦的威廉古堡:藤蔓植物,爬满了伯爵古墓,古堡里一片荒芜。

  走了一会,灰蒙蒙的天空在一点点变亮,这条立在公园旁边的上坡路没有任何问题,整个场景也没有任何问题。我走在前面,小净跟在后面,她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开始感觉下面的公园里好像有很多小朋友,他们在欢快的嬉戏打闹。我并没有往下看,只是埋头走路,心情平和安宁。右手边有几排楼,不知道我是看到楼牌还是只是感觉,印象中那里面是警察公寓。这一路上我和小净始终没有说话,只是一直不停地往上走,下面孩子们的欢笑声越来越大,我好奇的想要俯下身去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这么开心。就在这时正好走到两个楼的空隙间,小净在我身后说:“快看,太阳升起来了。”

  于是我还没来得及俯身便转过头去看日出的方向,因为是阴天所以并没有看到鸭蛋黄,只是有很强的阳光照射出来。我停住脚步的瞬间孩子们的笑声戛然而止,我的后背一片冰凉。这时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时间不可能有那么多小朋友在这里面玩耍,更不可能有那些好像在我耳边一样的笑声。

  我回头看看小净,她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问我要不要走完这条路。

  我假装镇定的说:“日出都看完了,我们还是原路回去吧,好多蚊子。”因为我仍旧可以感觉到前面的最远处还是有隐隐约约的嬉笑声。

  下坡路异常好走,我拉着净一路小跑,很快就回到了公园的大门口。小净停下脚步说:“你在这等我,我进去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提议让我一起去,过了一会她走出来,笑着说:“原来里面是个废弃的游乐场。”

  听到这话之后我的头皮像被撒满了花椒一样的发麻,但是我没有告诉小净我刚才听到了孩子们的笑声。

  从笔山公园出来之后,我们就在小路上随便转转。商铺都还没有开门,街道清静而又迷人。很快天就已经大亮,南方的太阳总是比北方的更加勤奋,虽然有些阴天,但是气温却很舒适。街心公园里已经开始售卖早饭,街角的小贩们的手推车上摆满了新鲜的水果蔬菜,很多老年人在挑挑拣拣,我听不懂她们聊的那些琐碎,但是却觉得很亲切。我想这才是这座小岛原本应有的样子吧,和我们平常的日子一样。平日的游客如织早已扰乱了原本平静的生活,大概只有清晨和傍晚,大部分游客离开和未到的时候才是属于原住民自己的时间,其实我们所向往的也不过是那样平凡而又普通的海岛生活。大概有很多原住民都因为鼓浪屿的游客繁盛而离开了自己世代居住的房子,那些离开有欣喜就一定有无奈,就像那些到来一样,有欢喜就一定有悲哀。

  我们悠闲的吃完花生汤之后趁大批游客还没有到来之前迅速离岛。因为我们的车放在了南普陀寺附近,所以回程之前我提议去寺庙里面拜一拜。这一炷香不期许愿望,不妄求财富,只愿岁月平静,人事安好。

  因为小净要赶回去上班,所以一路上车速很快,我坐在旁边却没有一点担心,我相信她的能力,更相信自己的运气。我想这两天的阴郁事件也许是老天对我们的一个考验,不管我多有多恐惧我都没有退缩不是吗?不管小净有多不舒服,她都一直陪在我身边不是吗。不管那些路有多少似隐似幻的阻碍,我们都选择了携手共进不是吗。

  我想有时候能增进感情的不止是浪漫,更会是那些在困难面前最真实的表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