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两大高手决战海河之巅
张少女心2016-11-23 15:124,237

  除了当班的店员用奖金代替之外其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提前下班到店里集合然后集体去粤悦园。那天大家的情绪格外高涨,我明白他们的心情,马上就要大战一场了,大战之后必定有大的收益。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我有责任协助他们在某个时刻完成他们的微小梦想,在共同的利益面前大家就是一家人。

  粤悦圆装修非常低调奢华,环境也相对优雅。我永远都忘不了我们进门的那个瞬间,一大帮人吵吵闹闹的走进去,门口服务员连忙迎上来,我身边的两人还在跟我说着他们之前去找钱老板的事情。因为我们人多动静大,很多食客也都朝门口看过来。我进门之后的面向的是两点钟方向,当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以后,眼前的所有画面瞬间全部变成了慢镜头。那个人就是小净,她当时也正在转过头向我们这边看过来,在时间减速的慢动作分解过程里我看着她的表情从惊讶一点点的变得成惊喜,眼睛里亮晶晶的闪着光。

  与此同时,我们的脚步正在与她一点点靠近,我清楚的看到她正在冲着我笑,眼前的一切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当我看到小净的对面还坐着两个中年人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是不是应该装作不认识。但是这时小净已经站了起来,于是我让同事们先去了包间,自己走到小净她们桌前。

  小净坐下之后眼带笑意的问我,“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说:“带员工聚餐。”然后目光转去对面的两个中年人。

  小净好像无意识的拉着我的手跟对面两个中年人说:“爸妈,这是张妙心,我的大学同学。”

  我连忙跟她父母打招呼,他们也礼貌回应。这时我隐约的看到小净爸爸的目光在小净拉着我的手上停留了一下,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直接被小净的妈妈吸引了过去,太惊艳了,这个年纪的人竟然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白富美这三个字。再看旁边的小净爸爸正在礼貌性微笑着,相貌虽然不算好看,但是气质儒雅又有一点点威严。这时我终于明白小净的父母为什么感情那么好了,谁娶了下凡的仙女还能不好好对待啊。

  客套的过程我极尽礼貌温婉,小净却始终表现的有点小兴奋。

  等我告辞回到包间之后紧张的脸红心跳,他们让我点菜,我看着菜单觉得每个菜名都好可爱,然后我指着招牌菜那栏跟他们说:“这些都要了吧。”

  他们听到之后马上开心的叫好,因为那些菜都很贵。我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这个包间特别的温柔迷人。我问他们“是谁选的这里啊?”

  大家互相看了看没人应声,过了会一个业务员小心的说:“是我提议的。”

  我忍不住的笑着说:“你这个提议我觉得特别的好,所以你想吃什么你就继续点。”

  然后看着他们每个人的笑脸,我开心的有点发晕。

  饭菜酒杯间我总是想起净刚才发光的眼神,便忍不住想笑。我想这个世界上,语言可以骗人,表情可以骗人,但唯独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此时此刻,我好想看看外面的小净现在在做什么,是在吃菜还是在吃饭,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心怀激动强忍着笑意的在跟父母聊天,是不是也想我正在想着她一样正在想着我。

  整顿饭我都吃的心不在焉,想跟他们聊聊天分散一下注意力,可是思路却总是不经意间就跑去了小净那里。我正努力的去认真听他们讲段子的时候收到了小净的微信,我马上打开看,她问:“吃完饭去哪?”

  我回:“带大家去唱歌。”

  很快她又回过来一条:“赶紧过来叫我跟你们去唱歌,快点。”

  真是莫名其妙,想跟我们去唱歌不是应该过来请求才对吗,怎么还发号施令了呢。但我还是连忙三步并两步的出去了,见到小净他们已经在结账,我赶紧走过去说,“叔叔阿姨已经吃完了么。”

  他们笑着点头说:“是啊。”

  我听从小净的指示说道,“小净,一会跟我们去唱歌吧。”

  她看了看她爸妈之后跟我说:“太晚了,我不去了。”

  我听到之后差点发火,这是要唱哪出。不过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拉住她的胳膊说:“去吧,叔叔阿姨一起去,人多热闹点。”

  小净妈妈连忙笑着摆手说:“我们就不去了,都是年轻人,小净你去吧。”

  这时她勉强的点点头说:“那好吧。”

  我在心中默念了三遍,真是不要脸,真是不要脸,真是不要脸。

  送小净爸妈离开之后,我说:“去我们房间吧,一会吃完了就去唱歌。”

  她一脸不屑,“我才不去呢。”

  我再次被她弄得一脸懵,问她,“你刚才不是要说要去唱歌的吗?”

  她扭过头冲着我没好气的说:“不去不去不去。”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神经病弄得莫名其妙。

  她看着我歪着头说:“我明天一早就要飞回去了。”一脸的矫情。

  “所以你想怎么样。”

  “就是也不让你去唱歌。”

  我看着她那个嘚瑟的表情忽然特别想笑,不让去就不让去,干嘛跟小孩子一样闹这么半天。于是我点点头说:“好。”便扔下她回到包间里,跟同事们说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启动车子之后我问小净要去哪。她大手一挥,“河边!”

  河边?疯子。以为自己是在香港了吧,是不是想去维多利亚港啊。于是我学着TVB里的语气说:“做人呢,最重要就是开心。”

  她说:“对,开心。”这时我好像闻到了一点酒味。

  “你喝酒啦?”我小心的问道。

  “喝了啊。”

  “去哪个河边?”

  “自由路的。”

  “太远了吧,而且我也不太认识那里。”

  她看了我一眼说:“那我来开车。”

  我连忙握紧方向盘加大油门说:“我来我来。”上次的疯狂酒驾至今我还心有余悸。

  她一路指挥我左转右转,终于到了她梦想的河边。

  “你这么多年不在这边,这黑灯瞎火的竟然还能认得路。”

  她满脸不屑的说:“这路是新修的。”

  我很无语,心想我又没来过不认识路不是很正常。不过从车窗里看出去,两边景观灯把整条街都照的很漂亮。她说:“我今天就带你去吹吹真正的河风。”

  河风,多讲究的用词啊。

  我们下车站在岸边的台阶上,夜里河边的风已经有点冷了,夹杂着河水特殊的味道我不喜欢但是也不厌烦。

  站了一会她说:“你是不是应该清醒清醒了。”

  我惊诧着说:“是你喝了酒,你才该清醒清醒吧。”

  她扭过头有点委屈的看着我说:“你为什么都不生气?”

  我更加莫名奇妙,好好地我生什么气啊。

  “我差点就走了你知道吗?”她一字一顿的说道,眼圈里有点红。

  恍惚的夜色下我看着她的脸,心里揪得发酸,之前那些隐藏的委屈全部涌上心头。我们俩就这样红着眼圈对视了好半天之后我说:“我不敢生气。”然后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这句话说出来真的好心酸好卑微,连我自己听了都觉得难过。这是我第一次在小净面前哭,实在是因为不小心没能控制住。可是我也不想再隐藏自己的心事了,就算是能骗得了所有人,可是我骗不了自己。

  河面上的风吹在我的脸上,却凉到了我心里,感觉河两边的景观灯都在慢慢熄灭。

  她走上前双手托着我的脸有些抱歉地说:“我怎么还能责怪你呢。”

  听到这话我心里更加难过了,扭过头去不再看她,抹了抹眼泪小声说道,“都怪你。”

  她忽然笑了起来,轻轻地抱住说:“其实我一直在责怪我自己。”

  因为她这一句话我的眼泪忽然就止住了,感觉河两边的灯也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

  我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以此支撑住身体,脑海里却回放着刚才在餐厅里的画面。我说:“你妈妈真漂亮。”

  她在我脸的侧边点点头说:“当然了,那是我最爱的女人了,你也只能排在第二而已。”

  后半句我没太听清,感觉好像被清冷的风吹散了一样。于是我”嗯?”了一声,她又小声的说:“你排第二。”

  我在她肩头轻轻地笑了笑,心想这算不算是她在对我的表白呢?

  然后我慢慢的踱步到护栏边,看着眼前水光粼粼,对面的建筑物仍旧以光彩照人的方式展现着自己的魅力。我恍惚间觉得这条河变的越来越宽,而我们被微风推得离那些发光的建筑物越来越远。我的视角开始转换,眼前的画面好像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两大武林高手相约海河之巅。仔细想来这几天我们俩真的好像都是在无形中出手交战,无论是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欢愉,还是痛苦挣扎中以为即将要面临的分离,两个人始终都在边出招边自保,似乎这是一场期盼已久拭目以待的攻城之战,谁都想首战告捷。小净的招数全部隐秘而犀利,并且可以招招命中,以至于我在不明所以间就已经连连败退,可是没想到在最终我已经弃械投降的瞬间却扳回了一局。我想最厉害的武器不过还是人心,开始我输给了我自己的感情,现在她输给了她自己的感情。

  我不清楚这场不动声色的战役还要持续多久,虽然我手中也有一把可以斩断情丝的青光宝剑,但是小净的手里却暗器无数。她就好像深夜独行在城墙角下的一个小女孩,谨慎而又冷漠。当她稚嫩的面孔上出现一个甜美微笑的时候,你觉得她是那么的单纯而又无害。但是当你走近与她话语问询间,她手中的暗器就已经飞向你的身体,而你却因为跟她离的太近而躲闪不及。当你拔出手中的青光宝剑准备挥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这只不过是她多年的生活习惯而已。不能指责不能还击,只能看着那些形状各异的暗器深深地刺在你的骨肉里。这时她总会以极尽温柔之势告诉你,没关系,这些早晚都会融化在你的身体里。然后她又开始单纯而无害的看着你微笑,可是你却不知道她手里还有多少暗器,所以仍旧会心有余悸。

  被闺蜜的电话拉回到现实的时候,小净仍旧安静的站在我的身边。

  闺蜜在电话那边说:“你干嘛去了,怎么不过来?”

  闺蜜是同事们去的KTV的老板,我们只要唱歌就一定去捧她的场。我转过头看看净,然后淡淡的说:“见个朋友。”

  小净听到后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

  闺蜜说:“要是见完就赶紧过来,我还有事找你呢。”

  此时此刻我不想跟小净有过多的纠缠,急迫的想离开这样混乱的气氛。

  于是跟闺蜜说:“好,马上就过去。”

  挂掉电话我跟小净说:“我先送你回家吧。”

  她眼神干冷的看了我一会,点点头说:“好。”

  这话一出口,新的一轮交手已经上演,浓郁的夜色下近在咫尺的两个人竟然如此那般的疏而不离,离而不近。

  一路上我们又恢复了往日的沉默,通常这个时候都是我们在不自觉的地开启防御模式。从开始到现在,小净一直处于上风,终于到了我挥剑指向她鼻尖的时候,她却选择了力挽狂澜,不过在她放出杀手锏之后我不但没有投诚反而变得更加警觉,我猜她的心里也一定措手不及。我不管她是在重新部署作战方案还是准备弃城离开,我只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再交手的勇气,唯一能做的只有暂时的防御,并且防御能力相对薄弱,所以必须选择尽快离开。

  到了小净家附近之后,我放下她迅速离开。让自己看上去有一点点获胜的风采,但我也明白此招一出很有可能造成全盘皆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