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冲破枷锁
张少女心2016-11-23 15:004,669

  塔莎奶奶的那本书好像把我带到遥远的佛蒙特州那个古老而又美丽的农庄里,我对那些长到脚踝的裙子着了迷,以至于后来我买了很多大长裙子都是拜塔莎奶奶所赐。只是我没办法像她一样总是光着脚,那样的话我可能会拉肚子的,而且我也怕脏,我怕踩到水或者踩到什么脏东西。我总是害怕很多脏东西所以我没办法像塔莎奶奶一样对做家务有着痴迷的热爱,她说如果能有个能够撑起全家经济的丈夫那她就做个只照顾花园做饭和缝纫的家庭主妇连给她带来巨大成就的插画都不画了。其实我大学毕业之后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家庭主妇,但是我想我说的这个家庭主妇可能跟塔莎奶奶的那种不太一样,那时候的我并不热爱做家务,只是不想去上班而已。不过现在我的想法跟那时候的已经不同了,我根本没办法去过无所事事的生活,但是也不能每天只做家务,我需要有一份主业去支撑起我的人生,然后再一边熬煮果酱一边阅读莎士比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看那本书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孤单。我很害怕有一天我拥有了书中那样生活的时候像塔莎奶奶一样是一个人,朋友往来儿孙满堂和一屋子的柯基犬都无法抵消我对这种孤单的恐惧。如果身边真的没有爱人的终日相伴,那别说做家务没有了意义,主业也没有了意义,就连莎士比亚也都没有了意义。

  小净忙完之后走过来合上我的书说:“不许看了。”

  “还有一点。”我想把最后一点看完。

  “太晚了,等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在看。”

  “好吧。”我答应着她就把那本书放回书柜里,然后看着那些书说:“这些书你都看过了吗?”

  “差不多吧,有些英文的没看完。”

  “我的天,你竟然看过这么多书,这些书估计我一辈子都看不完。”

  她笑的有点哀怨的说:“有的是时间,反正闲着也没事干。”

  我想如果阅读占据了她生活中这么一大部分的时间,那么她的生活轨迹应该也不会太过偏离,毕竟书里还有那么多道理。

  而至于书中到底有什么道理,这却是一个谜。我看的书少所以我懂得道理也少,但是那时候我以为至少我看到过的我都懂,结果后来发现即便是我看过的那些我也不懂。我们总是这样,以为自己懂很多的道理,可是那些道理不是到了真懂的时候其实是真的不懂,而只有真的懂了的时候才是真的懂了。就好像这句话,如果是真的懂过的人一定看得懂,而看不懂的人也一定是从来没懂过。人类就是如此奇妙,骗起自己来竟然如同杀人于无形一般的得心应手。而有些人,直到生命结束都未曾懂过一次,却还以为自己明明白白的过了一辈子。

  那天因为忘了去买睡衣,所以洗完澡之后我就穿了一件小净的打底衫。薄的快要透明了一样,但是小净却喜欢惨了,她两眼放光的看着说:“为什么我觉得你全身上下哪儿都这么好看呢。”

  当时我的腿正好露在外面,所以我就说:“我的腿哪有你的腿好看啊。”

  她摇摇头“我觉得你的更好看。”

  我忍不住笑起来说:“你现在一定是被下蛊了,所以才会觉得我哪里都好看。”

  “我以前也觉得你哪里都好看啊。”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我想不起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样子了就问她“在哪里?”

  “图书馆?”

  “图书馆?”我的脑海里完全搜索不到我们认识之前在图书馆里任何有关于她的记忆。

  “那天我一个人去图书馆,你也是一个人。当时我坐在你斜对面,一抬头就看到了你,你低头看着书,一边的头发放在耳朵后面,另一边的头发遮住了一点点脸,神情非常的专注,特别的迷人。然后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忽然笑了一下,那个笑容特别轻,但是特别好看。我当时就感觉好像全世界都跟着你的那个笑容亮了起来一样。不过后来直到我离开那个座位都没见你的抬起头来。”说着她还有些遗憾的笑了笑。

  我听她说起这样的事也觉得有一点遗憾,原来我们俩关于初次见面的印象根本就不在一个场景里,而我还真的是一个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虽然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我当时看的是什么书了,但是我好想去感谢一下那个作者在那本书中写出了那个让我轻笑的情节。

  我看着她微微闪着光的眼睛说:“那时候你一定没想到十年之后会有现在这样的画面吧。”

  她点点头说:“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一定不会浪费这么多年的时间。”

  其实从心底我是有些在乎小净这十年中的经历的,不同于以往对男生的态度那么宽容,我更希望她是未经人事的,没有和任何人有过亲密接触。说实话这个想法很微妙,就是觉得她碰过谁谁碰过她,都会把她弄脏一样。我并不是介意也不是嫌弃,只是感到遗憾。就好像天山雪莲不小心掉到了雪地上,明明看不出弄脏的痕迹,却觉得连干净的白雪都会玷污了它一样。而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小净,仍旧穿着她那身纯白色的小睡衣,贴身的小背心和超级短的小短裤。刚吹好的头发蓬蓬的,小脸蛋粉粉的,全身皮肤白的像一块大白兔奶糖,好像真的是一个降落到我身边的小天使一样。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又雷击天灵盖的想起了那个粉色的小东西,眼前的纯洁假象瞬间碎成了一地的玻璃碴子。于是不明来路的怨气又在我身体里慢慢的汇聚,我冷冷的问她,“那粉色那东西用了吗?”

  “啊?”小净听到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皱着眉头说“用什么啊,那东西又不是我的。”

  我冷笑了一下说:“怎么不是你的,那可是别人送给你的啊。”

  “我都不知道她是在发什么神经病,我根本就没用过那种东西啊。”说着她还开始恼羞成怒,愤愤不平的说“而且我前几天就已经跟她说了这次回来不会再有些事了。”

  被她这么一说我竟然有点理解外国妞的做法了,在即将见面之前对方忽然提出要中断这种关系,想要用些办法挽回一下也是人之常情。不过那个字条上又不像是想要重修旧好的语气,而且就算是我跟小净见面当天外国妞就去买了那个东西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收到了,所以我想这个快递应该是早就发出来的,而发快递的时候应该就是外国妞得知要来中国的时候,那也就是说最开始的时候小净是并没有要拒绝外国妞的打算,要不然人家也不可能那么唐突的寄来那么个东西。但是看样子小净也确实是不知道外国妞会给她那么一个惊喜,而恰巧还就让我给碰到了。这么说来小净是因为这次又遇到了我才去回绝外国妞的,而在外国妞来的当天她又去了厦门开会,开完会的转天又回了我们的城市,对外国妞这件事上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那这么说来这件事其实压根就跟我完全没有冲突。而那个粉色的小东西不过是时间差的历史遗留物而已。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已经渐渐清晰了,但是对于那个东西我心里还是有点介意的,于是又试探的问了一遍:“那个东西以前真的没用过吗?”

  “用个屁啊!我想起来都觉得恶心!”小净听到之后一下子暴怒了起来。

  我见状连忙安抚她不要生气,过了一会她冷静下来颇为坦诚的说“其实我是很害怕那个的,我连看都不敢看的,电影里的不算我都没见过真的。”

  我听完之后忍不住噗的一下笑出声来。

  她一脸认真的说:“说实话,我觉得那个东西很恶心,我是接受不了的。”

  见她这样说我也松了一口气,想想真有些后怕,如果她非要跟我用那个东西,恐怕我也是接受不了的吧。结果没想到她马上又补充了一句,“就算你要用我也不会同意的。”

  “谁要用啊?!”我白了她一眼。

  她挑挑眉毛摊开手说道“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同意的。”

  “谁要用啊?!”我生气的坐了起来推了她一下。

  “就算你逼我我也不会同意的。”她仍旧一字一句的说道。

  “谁要用啊?!”这时已经过去打她了。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同意的。”她说着按住我的手一下子把我控制住,然后我俩就笑成了一团。

  笑够了之后我又忍不住问她“在国外时候有没有参加过SEX PARTY?”

  “你神经病啊,哪有那些。”

  “3P4P什么的呢?”

  “没有!”

  “那FOR ONE NIGHT总有吧?”

  她坐起身来,冲着我露出个甜美的笑容,然后说道,“有,马上就有了。”然后一把就那我拽到了她的身边。

  我因为穿的是她的内裤,本来就觉得很紧,被她突然一拽就猝不及防的被勒了一下。我连忙制止住她抱怨道,“你这内裤也太小了吧。勒死我了。”

  她凑过来看了看,然后把手伸内裤里说:“那就别穿了。”说着就把我推倒上前来脱我的内裤,我连忙反抗,不过因为力气不够大,内裤很快就被她拉了下来。经过一番激烈的拉扯之后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正当我放弃挣扎气喘吁吁的时候,她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我说:“你别动,我拍张照片。”

  我看着她去拿手机也没拒绝,只是双手挡住脸告诉她不要拍到脸。

  咔嚓一声以后,她得意地说:“这个要是发到网上,我感觉你能红。”

  我赶忙拿过她的手机去看,因为她拍照的时候站在我的后面,所以照片没有拍到正脸,胸部在薄若蝉翼的衣服里若隐若现,双腿看上去格外修长性感,半褪下的内裤缠绕在双腿之间,并且丝毫没有露点。她拍摄的角度非常巧妙,连我自己看到都觉得很惊艳。其实我根本都不觉得照片里的那个人是我,我也从未见过自己的这一面。我想也许只有在她面前,我才会流露出这般的风情。以前听一个摄影师说过,对你有爱的人拍出的照片总会格外好看,我想那大概就是因为爱着你的人总是能发现你最美的一面。所以如果你的恋人给你拍出的照片很难看,那多半跟TA的拍照技术和审美水平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TA根本就看不到你的美,连你的美都发现不了的人还提什么爱不爱。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小净会觉得我全身上下都好看的原因,其实不过就是因为她现在愿意看而已,放到别人面前,也许人家还觉得哪里都不好看呢。所以那晚趁着这样的机会,我不顾她的多次阻拦强劲闯进了她的身体里,而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是第一次。我很难相信自己此生竟然有幸得到一个女人的处子之身,而且这个人还有很丰富的经验。虽然整个过程她都非常的不情愿,而且因为我能力有限也没能给她很好的体验,但是我仍旧因为达到了目的而很兴奋,不过除了兴奋之外心情又很复杂,毕竟这样的事情在我三十年的人生中可是没有丝毫的思想准备的。虽然是我主动去做的事情,可是我自己竟然还觉得太突然了。

  那天清晨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境在这几年里我经历过很多次。那是在一个学校里,一个现实中我并没有去过学校,学生宿舍非常拥挤,教室非常简陋,公共浴室很大很空旷。跟之前的梦境一样,上课的时候我又忘记带课本了,并且老师讲的内容非常混乱,一会是听不清的英文一会又是看不懂的C语言。我因为听不懂又没带书,所以一直在回避老师的眼神,被自己的紧张情绪弄得焦灼不安,感觉到老师的目光已经落到我的身上,随着我名字的出现,我告诉自己,不要怕,这不过是一场梦,不要让自己被梦魇控制。想到这里我一咬牙勇敢的站了起来,走到讲台上,发现下面的同学有的可以看到我,有的看不到。老师仍在继续板书。我大声的说:“看到我的请举手!”有一些人在面面相觑,慢慢的开始有人把手举了起来,跟着举手的人越来越多。老师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举手,也看不到我的存在。我过去擦掉了黑板上所有字,举起手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时老师似乎也可以看到我的了,并呵斥同学们抓住我,举着手的同学们都没有动,看不到我的同学虽然过来了但是又帮不上忙。我再次站在讲台上大喊,“看到我的同学们跟我走吧!”然后抓起身边一个人的手就带领着同学们跑了出去。在冲出教室的那一刻我瞬间惊醒,然后就看到小净正俯着身子看着我,而我紧紧抓着她的手,她轻声问道,“是做梦了吗?”

  我重重喘着气点了点头。

  她摸了摸我的脸问,“是害怕的梦吗?”。

  我笑着说:“不是,是个美梦。”

  因为我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冲破了生命中的某种枷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阳晒出小雀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