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神秘男人
眉如画2016-11-18 12:001,303

  翟南的话外之音让吴芳菲消了声,她看着温温顺顺被顾桑榆一路牵到跟前的红衣骷髅,嘴角露出灿烂的笑意,掩藏沉重的话题,“哟呀!多谢你昨晚救了我的命呀!今天我们是不打不相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权当是友好的交流。”

  吴芳菲对着骷髅叽叽喳喳好一番,但是人家根本就没理她,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顾桑榆,半点反应都不给,在吴芳菲哇哇大叫的调侃下,顾桑榆有些不好意思,侧头看向红衣骷髅,“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红衣骷髅顿了顿,似乎是在思索,随后,拉起顾桑榆的左手,指了指同心结上的玉佩。

  顾桑榆微笑,“果然是叫月么?”

  月慢慢的弯下腰,骨头咔擦咔擦作响,在黑夜中让人瘆得慌,但它只是将头放到了顾桑榆的肩膀上。虽然是一个大男人,但没了血肉之躯,根本没什么分量,顾桑榆只觉得肩膀上凉悠悠的一片,除此之外没什么不适之感。

  见它下巴微微上扬,一副抬眼看人的模样,顾桑榆不由得想,若是它原貌还在,做出这种类似于撒娇的动作,不知道会是什么景象。

  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只摇着尾巴的大狗狗?

  “看吧,我都说了是叫月,还不信。”吴芳菲抬抬下巴,嘚瑟话语打断了顾桑榆的思索。

  白了她一眼,顾桑榆道,“可以回去了吗?”

  翟南在湖边的大石头上摸了又摸,看了又看,就像是面对着一块不知道怎么下口的骨头,犹豫两番后,在靠近地面的地方贴了两道符,才点点头,“可以走了。”

  说完,他背好包,率先往酒店走,一副完全不想看到她们的模样,吴芳菲对顾桑榆眨眨眼,意有所指的看了还趴在她肩头的月一眼,笑嘻嘻的跟上翟南。

  顾桑榆摸了摸月的头,它立马会意,慢吞吞地挪动身体到顾桑榆身侧,手掌自发的拉住她的手,缓步慢走,好似一刻都不愿意放开。顾桑榆下意识的看了看指缝间的手骨,露出一丝苦笑,明明昨天在古墓里还被它吓得半死。

  三人一鬼离开,浅淡的月光落在树林中,只剩下幽幽静谧,若不是地上残留的香烛碎屑和躺在草丛中已经毁坏的木人,好似先前鬼人交战的诡谲都不过是一场错觉。

  然而,就在顾桑榆他们离开后不久,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惊扰到附近还不愿离去的孤魂。

  它们或匍匐或掩藏在树木之中,呆滞的目光落在来人的身上,没有灵智的残魂面无表情,却在来人靠近时迅速退走。

  没了智慧,灵魂里的本能也警告它们这个人很危险。

  来人半蹲在草丛边,捡起残破的木人,看了几眼后,微微皱起眉头似是不满,随后伸手便在草地上一阵摸索,修长如玉的手指苍白得脉络都一目了然,骨节分明的大手沾染上泥垢看起来分外的不顺眼,却不能引起他半点注意。

  直到触碰到某个细长的黑色丝状物时,他才慢慢抬起手,对着月光看了几眼,将东西放进了贴身的口袋。

  站起身,一手掏出手帕,细细擦拭着手上的污泥,淡漠的瞳眸扫过轻轻晃动的树荫,纵横交错的树叶投下层层剪影也为黑夜深处无处可去之物提供了隐蔽之处。

  修长的手指微微用力,残破的木人无火自燃,昏黄火光跳动,在他脸上投射出一片旖旎风光,只可惜即使如此,那面容平静得没有丝毫情绪。

  燃尽的碎屑消散在指尖,他转身便走,一如来时的突然,但是,即使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动静,四处奔散的孤魂也不敢再接近湖边半步。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去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夫夜临门:娘子,起来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