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序
九岁冬蝉2016-11-13 08:124,019

  十月份的昆仑山,依然是艳阳高照,和风徐徐。站在山顶放眼望去,一层层的山脉,就像大海的浪涛一样绵延向远方。白云浓雾缭绕着盘旋在远处墨绿的山峰周围,在天空上几朵奇形白云的映衬下,犹如人间仙境一般,看的人心旷神怡,恨不能高歌一曲。将视野收回放在近处,只有在山顶的千丈方圆内,才能透过低矮的灌木丛和野草看到地表。在这其中,奇石异树,鲜花彩蝶,各自争奇斗艳。山下是一片片的如原始丛林般的参天密林,三四十米高需两人才能合抱的粗壮树木,比比皆是。

  这里已经是昆仑山脉的深处,平常人或是野外生存经验不怎么丰富的人,是不可能徒步走到这里来的。不说饮水吃食,就是这抬头不见天的密林中,蛇虫毒蚁,狼熊猛兽等就不是一般人能解决得了的。但就这样,却还是有人可以在这里行动自如,宛如闲庭信步。王磊,一个非常普通和大众化的名字。今年二十五岁,看似年轻,却是一个有着七年特种兵兵龄的铁血军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剑眉鹰目,鼻正唇红。就是皮肤略黑,但总体来说是硬朗中还有点小帅。一米八的个子,因为常年锻炼,长得是虎背蜂腰,肌肉鼓鼓。再加上一身短袖的军中迷彩,后背背着全地形野战背包和一挺特种兵标配的自动步枪,左手倒握野战匕首,脸上画着三道丛林油彩,嘴里斜吊着一颗枯草,看着就给人一种视觉冲击。此时,他正在这昆仑山的密林中执行任务。由国际刑警总部中国分部传来的命令,有几名来自排名世界第一的文物盗窃组织中的骨干分子,携带从中国一个秘密研究部门偷盗出来的珍贵文物,在大批特警刑警的围追堵截下,逃至昆仑山深处。这几人手上都有先进的武器枪械,已经杀了那个研究部门二十多科研人员和安保人员。经过几天全方位不眠不休的搜捕,却连疑犯的人影都没见着。由于上级指示,这批文物绝对不能让人带出中国,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追回。所以,王磊的特种部队一接到上级的协同作战命令,就派出他们这队王牌战队中的王牌战队,来执行此次命令。包括队长王磊在内,共七人,全是能以一挡百的兵王级人物。在进入这片密林深处一天后,他们终于找到疑犯的踪迹。初步确定疑犯可能有四人,皆是深谙野外生存经验的资深悍匪,逃跑路线选择和潜踪密迹的本领,皆是世界一流。若不是王磊他们搜捕技能更高一筹,还真发现不了这些疑犯。“队长,队长,我在一颗树根部,发现一处可疑痕迹,怀疑是一种未知动物的尿液,从尿液的外观和气味上分析,这只动物的腰肾部位有毛病,以经不能人道了。”“放屁!那是老子尿的。老子的肾好的不能再好。猫耳,你小子是不是皮痒啦?要不要我把你说队长坏话的事说出来啊?””哈哈哈……“听着随身耳机内传来的声音,王磊苦笑着嘴角一歪:“青狼,我允许你完成任务后找他算账,另外,猫耳这小子还欠我和夜鹰好几包烟呢,一起帮我要回。””队长别听他胡说,那是大力牛那小子说的,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啊!“”我靠,猫耳你小子你给我等着,我和青狼完成任务后一起收拾你,队长,猫耳冤枉我,您老可要明察秋毫,明镜高悬,一定不会相信他说的吧?“”好了,你们几个混蛋给我安分点,这次点子很硬,都别马虎大意,到时丢了我们特战队的脸。根据迹象表明,疑犯就在这一片山区密林中。现在,队形撒开,一人一个山头搜索前进,发现情况立刻报告,不得单独面对疑犯,每隔十五分钟报告一次行踪。行动!“”是“”是“……耳机内传来几声回答后,终于静默下来。每次执行任务时,这几个小子总是各种插科打诨,把大家的疲累和紧张气氛一扫而光。他们之间的默契和互相托后背以生死的战友情谊,是这些年,一起训练和出任务用生命在生死之间换来的。这是一种比家人还家人的亲情。

  王磊独自搜索着向山上前进,两个小时后,在通过一片藤蔓和刺松分布非常密集的区域时,终于发现了一些不明显的痕迹。那是几颗略微歪倒着的小草,和旁边少了几片树叶的枝条。在王磊的判断中,这就是明显有人刚经过这里,不小心所留下的碰触和踩踏痕迹。王磊不由得精神一振,抬手看了一下军用腕表,辨别了一下方向,和小队其他人的距离分布。不敢用对讲机通知其他人,怕疑犯就在附近打草惊蛇,就在军用腕表的侧面有一个红色的小按钮按下去。这是一个短距离通知定位的功能,没有其他信息显示,只能在其他人的腕表上显示出发信人的代码和距离坐标。信号发出后,王磊定了定神,更加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前进。过了大概有十分钟,王磊已经摸到他所在的小山山顶下百多米的位置,那是一片由爬山虎之类的藤蔓覆盖着的山崖断壁,藤蔓非常密集厚实,根本看不到藤蔓后的山石。但王磊敢肯定,那几个疑犯就在这片藤蔓附近。他现在就爬在一颗大树的浓密枝干中,调整着呼吸,加上身上迷彩装备的伪装,就像是与这棵树和它周围的景色融为一体,分不清彼此。王磊努力的审视着这片崖壁,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树,灌木丛,密集的藤蔓叶缝隙,他都是一遍一遍的观察着。终于,在这片崖壁的右下角,几株低矮的灌木丛落入王磊的眼睛。在灌木和藤蔓之间的空隙出树叶和藤叶有不规律的轻微晃动,跟周围被风吹过叶子动的不一样,就像是有风从崖壁的方向吹出来一样。王磊确认那里一定有一个山洞,在山洞里也肯定有大的出口或是通风口。再三确认洞口周围没有任何的陷阱和警示装置后,他从树上下到地面,来到这个非常隐秘的山洞口处。小心的把洞口周围的树枝和遮挡的叶子轻轻推开后,露出了一个一米高黑乎乎的洞口。王磊又抬起腕表看了下其他队员的位置,确认他们都在向这里靠近后,在洞口留下他们小队的独特标记。怕这个山洞还有别的出口,疑犯们如果跑掉,到时又得重新费劲的寻找,所以他决定一个人进山洞,他相信拼着他的能力,绝对能在任何不利的环境中解决各种问题,他有这个自信。王磊半蹲着抬起脚向山洞了里迈步走去,就在他的脚马上就要落地的一瞬间,突然脸色大变,急忙控制住下落的脚,让脚停在空中。王磊轻轻呼出一口气,把抬起的脚向后落去。伸手轻轻的在刚才的脚下拿出几根非常干枯的树枝,那是一种一断裂就会发出很大异响的枯树枝。”狡猾的混蛋,差点让老子阴沟里翻船。”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又碰到两处明显是人为的陷阱,都被王磊一一破除。借着腕表微弱的光,往后更加小心的弯腰前进。大概前行了近百米后,空间开始宽敞起来,并隐隐传来人说话的声音,但是听不清。他关闭了腕表的灯光,异常缓慢的又向前摸进十多米,终于能模糊的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了,并有微弱的光传来。在拐过一个拐角后,王磊已能看到共四个人,围着一个倒扣在地上的手电筒坐着。在他们身后靠墙的地方放着一个鼓鼓的帆布包。他们是用英语在小声交流。一个明显是头领的人在问,白狐的接头人什么时候能到,中国的警察逼得越来越近,再这样下去谁都跑不了。东西还得必须带走,要不然即使跑出中国他们也必死无疑。其他三人中的一个大胡子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了起来,说:“我再去洞口看看,别让中国的警察摸了进来。”说完就向王磊这儿走来。“糟了,现在退出去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看能不能做到秒杀了,一旦惊动了其他人,就怕他们鱼死网破下毁掉文物,那到时后悔都来不及了。王磊迅速的靠两臂和双腿的力量后背紧靠山洞顶部,整个人平吊在洞顶,正好是里面的人的视线死角。时间就在大胡子走来的一步步声音中越来越近,而王磊也在洞顶调整着呼吸,尽量使自己的状态达到最好。就在大胡子的身体刚好走在王磊身下时,突然感觉到一丝浓烈的杀气从上方袭来,犹如烈日下一缕奇寒的阴风。他们这种长年生活在刀口舔血的日子的人,对这种杀气异常敏感,立刻便知道,有人!当下,只见他猛抬头看向上方,身体却急速向右侧偏移,但还是晚了。王磊突地四肢一使劲,在身体下落时,猛抖双臂反向抓住大胡子的两侧下巴,使劲一扭,一声轻轻的咔吧声,大胡子的脑袋已经翻转了180度。但也就在同时,大胡子的拳头也重重的击打在右侧的石壁上,发出”咚“的一声,这一声响在这安静的山洞中,就像晴天响雷一样,异常的刺耳。王磊暗叫一声”不好“,也来不及给大胡子补一下,一落地就飞速的向山洞里那三人冲去。而同时,三洞中的三人也已经发现了向他们冲来的王磊和还没倒地的大胡子,三人大吼一声,迅速的掏出手枪就向王磊射击。王磊暗骂一声,快速的几个翻身,中间夹着之字形的奔跑路线,整个身体作着无规律东摇西摆,却速度奇快的向三人猛冲过去。身子还在凌空时,抬枪便是三法点射。只见对面三人中有两人应枪便倒,唯有那个首领一个侧空翻,不但躲过王磊的子弹,还趴在山洞里的一个拐弯处。当他侧头看见王磊已经奔向那装满文物的帆布包时,着急的举枪便射,急速的子弹打在王磊与帆布包之间。想迫使王磊后退远离帆布包。但他不了解中国军人那为了完成任务不择手段不惜牺牲自己的精神。只见王磊拼着胳膊和胸前硬挨两枪,已把帆布包抢在手里。一时间,那个首领万念俱灰,想到这次任务现在已死了三人,就剩下他自己,而丢了那包东西,不论他跑到地球的哪个角落,都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结果。他瞪着充血的眼睛看向王磊,恨不得生撕了他,恶向胆边生,爆吼一声”要死大家一起死!“说完,猛地从衣服两侧拿出三个特制手雷,一起按下保险阀,向着王磊一扔。而王磊只来得及弯腰抱紧怀里的帆布包,便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王磊只觉得整个人像进入到太阳里一样,周围都是无尽的光和热,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而山洞的中间部分也在这声巨响中轰然崩塌,将王磊和四名文物大盗一起埋在里面。谁都不知道,就在这时,那埋在山洞中的一团肉泥一样的东西中,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整体灰蒙蒙的圆球,正在发着一种异样的光彩,而在圆球表面的那些血迹,就像骄阳融雪一样消失在珠子的表面。就在所有的血迹都消失的一瞬间,那珠子猛地变大一圈,挤的周围的土石像烟尘一样消失,而圆球的内部也猛地变黑,黑色浓烈的就像黑洞一样,旋转着连周围的光都跑不掉。就在一眨眼间,那珠子突然向内猛缩,一道亮光闪过,珠子已不见了,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彻底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那被珠子挤开的小空间,也随着珠子的消失,重新被崩塌后的山洞土石占据。在山洞外的入口处,此时,也隐隐传来一声声呼唤,”队长“”队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盘蒙界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