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章
潮级爬哒2016-11-14 17:295,996

  .土匪窝里的蛇精病 南宫墨临死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一照面我就掐死那个白痴! 如果南宫墨真的就这么死了,这毫无疑问将是她不算长但是绝对精彩的人生里最后一个愿望。 俗称——遗愿! 但是南宫墨又睁开眼睛了,并且…一点都不痛!难道那个白痴根本就没有引燃炸药,她只是被自己吓晕了?还是…她侥幸没死却在床上躺了一年半载?身上的伤已经好了? 南宫墨,亚洲杀手世家,第一杀手,人称千面妖女。平生第一次接了个救人的任务,任务快结束的时候被白痴的人质不小心引爆了烈性炸药。果然…做杀手,就不该捞过界干警察的活儿…… “咦?这丫头怎么这么小?”一个有些粗犷的声音传入耳中。 小……该不会是在说我吧?本小姐可一点儿也不小! “小一点才好啊,寨主你瞧,这丫头可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瞧这相貌,瞧这水嫩的,再养两年做个压寨夫人多有面子啊。这若是送到楼子里,可都是名扬天下的花魁了。”另一个声音带着谄媚的笑意,却尖细的让她忍不住皱眉。 似乎…在场的,能够称得上丫头的雌性生物…除了她只有这个说话声音难听的令人想要掩住耳朵的…母猪?! “好吧,看在这丫头长得不错的份上,两百两给你,人留下。” “太好了,寨主真是大方,多谢寨主!”那女人连声欢喜道地道。 南宫墨再也忍不住猛的坐起身来,再不起来她就要被人卖了! 映入眼中的却是几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彪形大汉,和一个一说话满脸的肥肉都在抖的红衣女人。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的衣服…看上去像是某个影视剧剧组。不过…可没有剧组会用这样锋利的染过血的刀。 “我说,要卖之前是不是要先问一下本人的意愿?”南宫墨闲闲地开口。 “你…你怎么醒了?!”那红衣女子诧异地望着南宫墨,她可是下足了迷药的。 南宫墨眯眼,笑容可掬地看着眼前的胖女人。抬手看到自己明显比原本小了一大截的手,叹了口气。 “你过来,我告诉你啊。”不得不说,这张脸皮十分的好用。十一岁的小美人胚子,笑容甜美无邪的让人生不起一丝的警惕。那胖女人犹豫了一下,便走了过去,“你怎么醒了?” “我要是不醒…就该掉进土匪窝了!”一把抓过胖女人的头发,从头上拔下一根铜簪,飞快地往她胳膊上扎了下去。 “嗷!”胖女人忍不住痛叫起来,南宫墨趁机一脚踢在她膝盖弯上,同时铜簪也顶住了她的喉咙。 “这个胖女人应该跟你们没关系吧?银票还你,我走了。”南宫墨挑眉,看着那土匪头子道。这会儿,南宫墨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被那个白痴给弄死了。虽然她现在还活着,却变成了一个小萝莉,还是一个…差点被卖进土匪寨子当压寨夫人的小萝莉。 “小丫头胆子挺大的!既然进了这白云寨,你还想出去?”那土匪头子笑道,“正好,这婆娘狮子大开口敢要老子二百两,宰了她,一个铜板也用不着出了。哈哈!” “这样啊…那就对不住了!”南宫墨唇角勾起一丝冷笑,一把推开那胖女人,一众土匪只见眼前一道人影晃过,然后就是一阵哀嚎声。不过片刻时间,原本五六个土匪就已经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南宫墨把玩着手里染血的铜簪,叹了口气。这身体真是差到不行了,若是再多两个人她可当真摆不平了。呼呼…… “连点花拳绣腿都不会,还敢做土匪?”俯身捡起地上的二百两银票,又从那胖女人身上收刮出一百多两,南宫墨毫不犹豫地揣进了自己的兜里。无论是什么世道…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钱。 收拾好东西,拍拍手转身下山去了。 “好一个小丫头,小小年纪身手这般了得!” “谁?!”南宫墨猛地回身,才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站着两个人。一个五十多岁的头发花白,一个看上去刚过不惑之年,丰神俊朗。最要紧的是,以她的警惕竟然没发现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们是什么人?” “管闲事的人。”那中年男子挑眉笑道。 南宫墨挑眉,挥挥手道:“既然如此,这些…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 “等等,丫头。”中年男子笑道。 南宫墨回头,警惕地盯着他。 “别这么紧张,我只是想说,我看你根骨不错,想不想拜我为师?” “……”这年头,都流行到土匪寨里收徒弟么?这是怎样的一种…蛇…精病啊。

  2。天降圣旨 弘光九年初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楚国公嫡女南宫氏,德行淑嘉,性情温厚,品貌出众,。特赐配靖江郡王世子,钦此。” 送走了宣读赐婚诏书的天使,楚国公府里却闹成了一团。 “靖江郡王世子?!不…我不要嫁给卫君陌!”容貌柔美动人的南宫家嫡女南宫姝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圣旨中提到“德行淑嘉,性情温厚”,平日里轻柔动人的声音也尖锐的有些刺耳。 “姝儿,你胡闹什么?陛下赐婚是对咱们楚国公府天大的隆恩!”平日里在外面威风凛凛的楚国公,大夏皇朝的开国功臣南宫怀此时却是满脸无奈,头痛地看着满脸抗拒的女儿。 看到父亲,南宫姝眼睛一亮。抓着父亲的手臂摇晃着,连声道:“爹爹,不要…我不要嫁给靖江郡王世子!” 南宫怀皱眉,薄怒道:“胡闹!陛下圣旨已下,岂是你说不要就能够不要的?” 南宫姝顿时红了眼睛,“我宁愿死也不要嫁给卫君陌!我这就去死……” “哎呀…姝儿…” “妹妹!” 房间里顿时凌乱成一片,看到南宫姝拿起放在旁边的剪子就要往自己的胸口刺去,一屋子的人连忙抓手的抓手,夺剪刀的夺剪刀,好不容易才将她制住了。南宫姝倒在母亲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 旁边的南宫家长子南宫绪皱眉道,“小妹,你这是做什么。卫君陌是靖江郡王世子,长平公主之子,嫁给他你以后就是郡王妃,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不成?” 南宫姝娇俏的容颜沾上了泪水,显得更加的楚楚动人。咬了咬唇角,低声道:“谁不知卫君陌根本不是靖江郡王……” “放肆!”南宫怀厉声道:“你胡说什么!郡王世子岂是你可以随意编排的?!” 南宫姝往南宫夫人怀里躲了躲,却还是坚持道:“爹爹你这话骗骗那些什么都不知道小民百姓还差不多。这皇城里谁不知道靖江郡王世子根本就是个父不详的野种?一想到这个,我便恶心…我就是死也不嫁!” “真是孽障!”南宫怀没好气地叹道。长平公主是先皇后身前最宠爱的公主,陛下感念先皇后早逝,对公主也是宠爱有加。谁知道…长平公主嫁给靖江郡王之后居然会早产一月生下一个紫眼鬼瞳的儿子?靖江郡王一门从未出过异瞳之人,再加上公主早产,这孩子的身世便成了个迷。虽然靖江王府碍于公主的身份没说什么,但是皇帝再宠爱女儿也不能强词夺理,因此靖江郡王也就成了众多驸马中唯一一位纳了数名妾室的驸马。 南宫姝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南宫怀的衣袖,娇声道:“爹爹,你帮姝儿跟陛下说,姝儿不嫁给卫君陌。陛下一定不会怪罪爹爹的。” 南宫怀为难地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摇了摇头道:“胡闹,陛下赐婚是天大的恩赐,哪里还容得了臣子拒绝的?你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好准备出嫁吧。” “不…”看到南宫怀要走,南宫姝咬了咬牙,低声道:“女儿…女儿已经跟越郡王…许了终身了。” “什么?!”南宫怀大惊失色,猛然转身看着眼前的南宫姝。 南宫姝继承了母亲江南女子的娇媚可人,身形娇小,容貌精致婉约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清媚,素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此时站在父亲跟前,双眸含泪,玉颊微晕,一副女儿家情窦初开的模样更是惹人心生怜爱。 原来之前的那些所谓的理由都是假的,只有这一条才是真的! “你怎么会…怎么会…”南宫怀惊怔,他平日里公务繁忙,家中的事情都交给夫人打理,却怎么也没想到素来规规矩矩的女儿居然会跟人私定终身。而且,那个人还是当今皇长孙! 南宫姝轻咬着贝齿,低声道:“殿下已经答应了,很快就会禀告陛下迎娶我过门的。” “越郡王已经有了正妃!”南宫怀咬牙道。越郡王的正妃是鄂国公之女元氏,同样是出身将门,家世与南宫家不相上下,难不成越郡王还能停妻再娶不成?就是南宫家和元家的交情也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南宫姝含泪道:“女儿…女儿甘愿做侧妃,求爹爹成全。” 南宫怀咬牙切齿,“这是成不成全的问题么?你是我南宫家的嫡女,不愿做正妃却宁愿去给人做侧室?你真是好志气!” “可是…女儿是真心爱皇长孙的啊。”南宫姝含泪道。 “老爷…”南宫夫人心疼地看着女儿,忍不住道:“老爷,姝儿也没有做错什么啊。何况…越郡王总是比靖江王世子要尊贵的多。” 靖江郡王世子再怎么是嫡妻,以后撑死了也就是个郡王。但是嫁给越郡王却不一样,越郡王是太子嫡子,就算是侧妃,以南宫家的家世以后太子登基姝儿也是皇子妃,若是… 南宫怀不悦地轻哼道:“妇人之见!若是姝儿拒了靖江王世子的婚事,你以为陛下还会允许她嫁入越郡王府?你以为皇子皇孙是大白菜可以任由你随意挑选?”卫君陌就算再不受重视也是皇帝的亲外孙,岂会任由臣子作践? 南宫夫人一怔,她只顾着高兴女儿被皇长孙看上了,倒是忘了这件事了。一时间也有些犹豫,“这…这该怎么办?” 南宫姝望着桌上明黄的圣旨,眼底闪过一丝流光,轻咬着唇角道:“陛下只是说…赐婚给南宫家的嫡女。南宫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嫡女。不是还有一个么?” 房间里顿时沉静了下来。 南宫绪和次子南宫晖神色都有些僵硬,齐齐地看向南宫怀。南宫怀神色也有些恍然,倒是南宫夫人一愣,顿时笑逐颜开拍手道:“是啊,姝儿说的没错。老爷该不是忘了,咱们南宫家还有一位嫡女呢。说起来,倾儿比姝儿还要大半岁呢,就算要嫁也该姐姐先嫁才对啊。” 看着父亲犹豫,南宫姝连忙道:“爹爹,姐姐这么多年没有回府了,爹爹也该为姐姐的婚事操心了。既然如此,何不…何况,嫁给靖江郡王世子做世子妃也不算辱没了姐姐不是么?求爹爹成全女儿吧。” 南宫怀沉默了良久,沉声问道:“放弃了靖江王世子妃之位,你当真不后悔?” 南宫姝一听便知道有希望,坚定的道:“绝不后悔!” 南宫怀长叹了口气道:“也罢,绪儿、晖儿,去接倾儿回府吧。” “父亲……” 南宫绪和南宫晖对视一眼,有些迟疑地道。 南宫怀摆摆手道:“去吧,倾儿也不小了,确实是该考虑婚事了。” “是,父亲。”南宫绪低声道,脑海中浮现出多年前那个娇小却坚定地离开了楚国公府的背影,他们的亲妹妹,南宫府的嫡出大小姐——南宫倾。 3、南宫有女字无瑕 滁州丹阳 丹阳本是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县城,但是却因为出了大夏皇朝的开国皇帝而从此名声大噪成为大夏的龙兴之地。虽然大夏开国之后皇帝定都应天,但是丹阳县城却也重新修建过,并有帝王别宫。每年更有皇子龙孙亲自前来祭祖。 丹阳县西峰村同样也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子,但是这个村子里却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大夏的开国名将楚国公——南宫怀。 虽然南宫家的族人都纷纷跟着南宫怀一起迁往了皇城,但是位于丹阳西峰村的故居却依然还保留着的。当地的百姓既自豪于自己村子里出了这样一位大人物,又敬畏南宫家的权势。大夏刚刚开国的同一年便集体捐钱捐物为南宫家重新修葺了旧居。之后,当今皇帝更是将西峰村以及附近所有的土地赐给了楚公国,可以说,整个西峰村都是南宫家的。 村外的小河边,河水静静地流淌,划过了丰饶的土地曲折蜿蜒地流向远方。河边,一身蓝色衣衫的美丽少女一脸悠然地坐在河边,旁边精巧的竹篮里放着各种新鲜的药材。 “嗖!”一道劲风激射而来,坐在地上的少女纹丝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一般。却在疾风即将袭到跟前的时候方才微微侧首避了开去。同时一回身,几点银光闪过。 “哎哟!”一个须发皆白的布衣老者从身后的树林里走了出来,肩头手腕,各处的穴道上都扎着一枚明晃晃的银针。少女并无伤人意,所以并没有真的刺中穴道,但是痛却是免不了的。 “你这个不肖徒弟!”老者气呼呼地叫道:“有你这么对师傅的么?没大没小!” 少女偏过头,笑容如春风拂面,说出来的话却足以气死人,“师傅,我早就告诉过你,死心吧,你根本没有练武的天赋。” 老者气噎,收到一个笨徒弟能气死你,但是收到太过聪明的徒弟同样能气死你。特别是眼前这一只——学武三年就能甩师傅八条街的!老人家只好安慰自己,他专攻的是医术不是武功。他是神医,不是武林高手。 “徒儿……”眼珠子一转,原本还怒气冲冲的老者又扯出了几分讨好的笑容。 少女秀眉微扬,“师傅,你又想干什么?” “这个么…”老者有些扭捏地看了看徒儿,赔笑道:“这个…徒儿是不是要进城去?不如帮师傅从城里的状元楼带一只烤鸭回来如何?” “烤鸭?”少女眨了眨眼睛,伸出一双并不是十分细致却依然好看的手,“拿钱来。” “钱……”老者的脸顿时垮了下来,一根指头指着少女抖个不停,“你这个不孝徒儿,拿针渣师傅也就算了,一只烤鸭你还要问我要钱?” 少女轻哼一声道:“这里离城里不过十几里路,师傅是把钱都喝酒喝光了,说不定还欠了酒钱,不敢进城了吧?” 老者脸上顿时更多了几分羞愧之色,期期艾艾地望着小徒儿,“墨儿,好徒儿。你就行行好救救师傅吧…师傅错了还不成么?”他老人家平生别无所求,唯独好一口杯中之物,“谁让你酿了酒不给师傅喝的?” 少女叹气,忍不住抚额道:“今年的桃花酒都让你喝光了,剩下的两坛是留给师叔的。如果师叔回来发现没有了。师傅、你要怎么跟师叔交代?!”说到最后真是咬牙切齿。 老者一脸呆滞,说起他们这一门之中人丁稀少。他老人家年龄算是最大的,但是地位却是最低的。上面有一个师弟压着,这下面还有一个徒儿管着。这日子过的…苦唉。 抬头瞄了一眼一脸愠色的徒儿,老者心中一动连忙道:“说起来,乖徒儿,师傅昨儿在城里听到一个消息。跟你有关的哦。” “什么消息?”少女挑眉道。 老者得意的望着徒儿,一双眼睛里写着“求我啊求我啊”几个大字。 “师傅!”少女咬牙,盯着他默然不语。 “好吧,好吧。我听说啊,当今陛下为靖江郡王世子赐婚了。”老者笑眯眯道。 少女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么…当然是因为、据说赐婚的对象叫南宫倾,是不是有关系呢?”老者望着少女笑眯眯地道。 “南宫倾…”少女脸色微变,淡淡地盯着眼前的老者。老者却只觉的头皮一麻,飞快地转身拔腿就跑。速度快得完全不像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一边跑还一边不忘回头笑道:“乖墨儿,你在这地方住了这些年,不会忘了你还有个爹叫南宫怀吧?” 望着师傅奔逃而去的背影,少女眼底闪过一丝锐气,很快却又消失无踪了。看了看放在跟前的竹篮,不由得苦笑,“可不是么,若不是师傅提起,我还当真给忘了。不过…我不是南宫倾啊,我是…南宫墨。” 早在那年师傅和师叔遇到她的时候,真正的南宫倾…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她是南宫墨,一缕异世而来的幽魂而已。师傅和师傅救下了她,去年及笄之时师叔赐字,无瑕。 她是南宫墨,字无瑕。 原本以为南宫家应该不会再记起这个嫡女,而她也不会再和南宫家有任何的联系。如果他们不找她也就罢了,若是还来她就别怪她手下无情了。玲珑地俏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气,少女,南宫墨冷冷地想着。就算叫无瑕,她也不可能真的是单纯无瑕的无知少女。南宫倾是死了,但是…南宫倾的一切,她却都还记着呢。 也罢,是该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