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谢家佩环
潮级爬哒2016-11-26 01:554,992

  看着林氏根本掩藏不住的幽怨不平,南宫墨暗暗摇头。郑氏替南宫绪选这个妻子只怕也是费了不少功夫。单独拎出来说,林氏无论是容貌,女红还是才情都算是不错,但是这待人接物上面就实在是让人不忍目睹了。少夫人当不起家,她这个夫人自然就顺理成章的一直管着了。快要接近午时的时候宾客便开始上门了。南宫墨换了一身浅蓝色蜀锦绣缠枝芙蓉纹襦裙,因还是未嫁少女只梳了一个简单的垂鬟分肖髻。发间攒着几支嵌红宝石牡丹金簪,金丝缀五色宝石流苏随意的坠在后面,眉心点上桃红的芙蓉花钿,柳眉星眸,巧笑倩兮,美丽动人。谢夫人和谢少夫人亲自带着南宫墨到门口迎人,也顺便给她介绍京城里的各家女眷。刚被管事引到寄畅园门口的女眷们一看谢夫人和谢少夫人站在门口显示一怔,在看谢夫人旁边还站在一个美丽绝艳的蓝衣少女,顿时明白了这便是刚回来的南宫家大小姐。早就听闻谢家和楚国公府关系不好,没想到竟然还能请到谢夫人教导南宫家的大小姐。看来南宫怀对这个女儿颇为重视。更有不少人听说过早在丹阳的时候就是燕王妃亲自带着这位南宫小姐参加皇长孙的宴会的,此时在看到南宫墨落落大方的站在门口相迎,对这位南宫大小姐也就更多了两份好感。“没想到,南宫家的宴会竟然能劳动谢夫人的大驾。”一位中年贵妇含笑看了看南宫墨侧首对旁边的谢夫人笑道。谢夫人笑道:“都是世交,哪儿说得上是劳动呢?墨儿,这位是鄂国府的少夫人和小姐,快来见过。”南宫墨上前一步,浅笑道:“元少夫人,元小姐,幸会。”鄂国公少夫人打量了南宫墨一下,笑道:“南宫小姐客气了,今儿咱们可打扰了。”“少夫人光临,楚国公府荣幸之至,两位里面请。”南宫墨笑道。站在元少夫人身边的元小姐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南宫墨没说话,倒是对着站在后面的南宫姝笑了笑。南宫墨也不在意,虽然是鄂国公府的小姐,但是只是庶女,跟她也打不着什么交道,何况这位看起来还是跟南宫姝关系不错的。南宫墨回身,浅笑道:“大嫂,请元少夫人进去吧。二妹,你带元小姐去休息。”元少夫人有些惊讶地看了看南宫墨,笑道:“可惜不能早几年认识南宫小姐,今儿真是有些相见恨晚呢。”南宫墨淡淡一笑并不当真。等到收到帖子的客人们都到期了,南宫墨也累得不轻。因为是宴会的主人,南宫墨便得亲自招待客人,来的客人大多数都是未出阁的嫡女,以及少部分的贵妇,还有就是如元小姐这样被带着来的庶女。庶女自然是交给南宫姝接待,已婚的贵妇交给林氏接待,南宫墨有些不放心又请了谢少夫人协助。而那些未出阁的贵女们则由她亲自招待。贵女们对南宫墨这个刚刚回到楚国公府就能够甩开了继母独自操办宴会,甚至还请来了谢家两位夫人少夫人坐镇的南宫家嫡长女很是好奇。下帖子请的客人都是经过仔细挑选的,南宫墨又是已经指过婚大家基本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所以相处下来也还都算愉快。大家也都对南宫墨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虽然是在乡间长大的,但是南宫大小姐身上似乎丝毫没有自卑怯弱的模样,而且看南宫墨的表现也知道楚国公对这位嫡长女也颇为纵容。南宫家的内宅这些年在金陵城里虽然算不上什么笑话,但是也绝对不怎么好听。南宫墨一回来就能够让独霸南宫家后宅十几年的郑氏吃亏,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花园中,少女们赏花吟诗作画,也玩的十分尽兴。这么多年下来,京城里大多数的园子闺秀们也都差不多见识过了,倒是南宫家的寄畅园名声在外却无缘得见,如今能进来见识一番也是值得了。“南宫小姐。”南宫墨跟谢佩环坐在凉亭里,含笑看着众闺秀在花园中玩笑嬉戏,一个穿着丁香色罗衣的清秀少女走了进来看向南宫墨的神色还有几分腼腆和犹豫。南宫墨含笑道:“孙小姐,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那少女眼睛一亮,道:“南宫小姐记得我?”南宫墨笑道:“这是自然。孙小姐请坐,可有什么事?”这少女是钦天监监正的孙女,闺名孙妍。南宫墨早先便拿到了各家小姐的资料,放在在门口迎客再听谢夫人一介绍,自然记住了所有人的模样和姓名。可算得上是过目不忘。孙小姐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早就听闻…寄畅园的藏书楼中藏有许多古籍,不知可否……”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古籍孤本的珍贵不言而喻,如今第一次见面便贸然向人家借实在是有些失礼。只是孙妍从小跟随祖父读书,别的什么爱好也没有,唯独嗜书如命,早就听闻当年孟家的所有孤本真迹都归了南宫家,如今能够有机会见到便有些忍不住了。南宫墨一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呢,我这就让人领孙小姐过去。孙小姐若是喜欢尽可以选两本带回去,抄完了再送回来便是了。”她不会说直接送给她,孤本都是十分珍贵的,她跟孙妍的交情也还远不到那个份上。交情不到送的礼重了反倒是会让人不安。孙妍大喜,“谢谢南宫小姐。你叫我妍儿就是了。”南宫墨点头道:“妍儿,我这就让人带你过去。”侧首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丫头尽都忙去了,正打算亲自带孙妍过去,谢佩环笑道:“墨儿,若是孙小姐不嫌弃,就我带她过去吧,你还要陪着客人呢。”孙妍也认识谢佩环,连忙道:“哪里,有劳谢小姐了。”谢佩环浅笑道:“咱们走吧。”南宫墨也不阻拦,挥挥手笑道:“那就麻烦你了,佩环。”谢佩环摆摆手,心情颇好。她发现其实出来也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虽然确实是有不少人因为她的身份排斥她,但是同样还是有人不在意的。就如同墨儿说的一般,何必在意那些想要伤害你的人?看着两人相携离去,南宫墨莞尔一笑摇了摇头。凉亭外面,风荷已经赶了过来,恭声问道:“大小姐,可有什么吩咐?”南宫墨摇摇头道:“没什么,二小姐和少夫人那边可还好?”风荷道:“二小姐正陪着元小姐等人作画呢,少夫人那边有谢少夫人看着也没什么事情。”“那就好。”南宫墨点点头,道:“你们辛苦一些,可别出什么事了。”风荷笑道:“小姐尽管放心吧,方才奴婢还听到几位小姐说咱们寄畅园风景好,也好玩儿呢。只是……”“只是什么?”南宫墨问道。风荷蹙眉道:“方才郑夫人想要进来,被兰嬷嬷挡在了外面。”南宫墨皱眉,有些不解,“她来干什么?”风荷道:“今儿来得诰命夫人虽然不多,却都是金陵城中最有权势的各家少夫人,郑夫人大约是想要过来结交一番吧?”南宫墨轻嗤一声,淡淡道:“派人去告诉父亲一声,让郑夫人今天好好歇息,别饶了客人的兴致。”“是,大小姐。”“南宫小姐,打扰了。”凉亭外,一个白衣少女带着人漫步而来。南宫墨微微蹙眉,看着眼前浅笑盈盈的女子,微微点头道:“朱小姐。”朱初喻含笑道:“是否打扰了南宫小姐?”南宫墨摇摇头道:“朱小姐请坐。风荷,给朱小姐上茶来。”“是,大小姐。”风荷微微一福,转身去了。朱初喻走进凉亭在南宫墨身后坐了下来,笑道:“不愧是楚国公府,连丫头都调教的如此出色。”南宫墨不以为意,淡笑道:“朱小姐过誉了,朱小姐身边的人也是不凡。”这不是南宫墨恭维,朱初喻身边跟着的两个丫头虽然一个容貌美丽不熟名门闺秀,另一个虽然相貌平平,但是神情举止却不是一般的丫头能够有的。更重要的是,那美貌的丫头很显然身上还有几分功夫,虽然掩饰的还算到位,却依然没有逃脱南宫墨的眼睛。朱初喻笑道:“她们两个哪儿比得上南宫小姐身边的人。”南宫墨不置可否,真要说风荷几个只怕还真不上朱初喻身边这两个。只是她实在是有些好奇,这个朱初喻一而再的想要接近她所为何事?“南宫墨初回金陵,若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朱小姐勿怪。”南宫墨淡淡道。朱初喻浅笑道:“南宫小姐客气了,上次家兄冒犯了南宫小姐,初喻再次替他陪个不是,还请小姐见谅。”南宫墨垂眸,眼神微冷,淡淡道:“小事一桩,朱小姐不必记在心上。”朱初喻道:“南宫小姐宽宏大量,我便放心了。上次一见深觉与南宫小姐十分投缘,若是南宫小姐不弃,初喻愿与小姐做个朋友,不知小姐意下如何?”南宫墨抬眼,看着眼前美丽的白衣少女。朱初喻实在是个美人,容貌婉约纤秀仿佛没有丝毫的攻击性。但是南宫墨却知道朱初喻绝不是一个柔弱无害的女子。至少她就无法像对谢佩环和孙妍那样放任她的接近。微微一笑,南宫墨道:“今日相见便是有缘,大家不都是朋友么?”朱初喻眼神微闪,笑道:“南宫小姐说的是,大家都是朋友。”两人又言不及义的说了一会儿,朱初喻便十分识趣的起身告辞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南宫墨难得得托起下巴细细思考起来。真是个…有趣的女子。57、早就想糊你一脸南宫墨正与几位贵女说这话,前院南宫怀院里侍候的丫头匆匆赶来,盈盈一拜道:“大小姐。”南宫墨凝眉,问道:“父亲有什么吩咐?”那丫头恭敬地道:“前院来了几位贵客,公爷请两位小姐过去。”南宫墨秀眉微蹙,有些不悦。如今寄畅园还有满园子的客人,还让她出去见什么客?这个时候不请到寄畅园来的,想必不是女客了。让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出去接待男客,也不知道南宫怀这个做爹的是怎么想的?见南宫墨蹙眉,几位闺秀倒是十分通情达理的请南宫墨有事先去忙。南宫墨只得十分歉然的跟众人告了罪,跟着人往寄畅园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同样赶过来的南宫姝,身后还跟着郑氏身边的丫头。自从南宫墨住进了寄畅园,南宫姝每次碰到她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这会儿倒是难得的笑逐颜开,望着南宫墨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得意,“大姐姐不知道吧,是皇长孙来了呢。”南宫墨微微蹙眉,“皇长孙来了需要我们去迎接么?”南宫姝轻哼一声道:“谁知道爹爹干什么叫你一起去?”她可一点都不想要皇长孙看到南宫墨。跟在南宫墨身后的丫头小声道:“回大小姐,二小姐,来得…不只是皇长孙,还有靖江郡王府…靖江郡王和长平公主。”闻言,南宫墨心中一跳,顿时有些明白了,不由得皱了皱眉。来到大厅,果然看到大厅里坐了好几个人,南宫怀严肃的脸上也满是喜气。大厅主位上坐着的果然是越郡王萧千夜和长平公主。南宫怀和靖江郡王等人还要坐在下首方。因为南宫墨卫君陌两人是陛下亲自赐婚的,所以六礼中的纳采和问名纳吉都直接略过了,今天靖江郡王府显然是来下聘的。只是不知道这萧千夜跟着来是要干什么?“还不快来见过靖江郡王和长平公主。”南宫怀看到两个女儿进来,沉声道。“见过公主,见过两位郡王。”两人齐声拜道。长平公主一看到南宫墨顿时笑逐颜开,伸出手来笑道:“快免礼,你这丫头…以后便是一家人了,客气什么?今儿打扮的真漂亮,年轻姑娘家就该如此打扮才显得有生气。本宫年轻时候也不爱那些寡淡的。”一身白衣,寡淡非常的南宫姝暗暗咬牙。旁边萧千夜看着站在长平公主身边的南宫墨,眼底闪过一丝惊艳,笑道:“看来姑姑很满意这个媳妇儿了,许久没看到姑姑笑得如此开心了。”坐在下首的靖江郡王看到长平公主的笑颜,也不由得有片刻的晃神。长平公主拉着南宫墨笑道:“有了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儿本宫哪儿还能不满意?千夜你也莫要打趣姑姑,越郡王妃也是个好的。”萧千夜道:“王妃知道姑姑夸她,一定也会很高兴。”长平公主和萧千夜说得高兴,倒是显得靖江郡王独自坐在一边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靖江郡王方才开口道:“楚国公,这位便是令千金?”南宫怀笑道:“不错,这正是小女。”靖江郡王看看南宫墨再看看站在一边的南宫姝,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倒不是说他不满意南宫墨,恰恰相反,眼前这个浅笑盈盈的少女看上去太过出色了。他并不想要让卫君陌娶一个太过厉害的妻子,没想到却被陛下误打误撞给指了这样一个女子,一看就知道府里的那几个只怕是压不住她。南宫墨被长平公主拉着说话,不时地扫了一眼下首,倒是没有看到卫君陌。长平公主有些歉疚地道:“君儿没能亲自前来,还望楚国公见谅。实在是他这几天身体有些不适…本宫又急着想要下聘娶回墨儿这个儿媳妇儿…”长平公主如此说,既解释了卫君陌为何没有出现在这里,同时也当众表明了她对南宫墨这个未来儿媳妇儿的满意。南宫姝沉默地站在一边,不时偷瞄一眼坐在一边风度翩翩的萧千夜眼神幽怨。听长平公主说起卫君陌身体不适,南宫墨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旁人见状倒是不意外,只当南宫大小姐害羞了。长平公主和蔼地一笑,将一张纸笺递到南宫墨手中笑道:“好孩子,你瞧瞧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若是少了什么本宫在让人补上。”南宫墨低头一看,原来是靖江郡王府的聘礼单子。仔细一看,倒是将南宫墨吓了一跳,靖江郡王府送出的聘礼不可谓不丰厚。各种布料,首饰,土地,店铺等等写满了整整一张单子,算下来足足有一百二十八抬。而且是实打实的,并不是那些为了面子好看硬塞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塞出来的一百二十八抬。但是再仔细一看就能看得出来,这其中有不少东西应该都是长平公主自己加上去的,并不是靖江郡王府上的东西。比如说其中的一个田庄,据她所知那个地方的田庄本就应该是皇庄,只怕是长平公主出嫁的时候皇家的陪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