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柏莎
邪气吞天2019-12-03 13:493,764

  来人是一个女人,她梳着流云髻,拥有一身白皙的皮肤,一双美眸古井不波,不知暗藏了多少沧桑。虽然岁月在她的眼角刻下了几条浅浅的鱼尾纹,但这根本无法遮蔽她美丽与尊贵的气质。

  看到她的人都可以想像得到,这个女人年轻时必定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现在的魅力相比当年,只不过是少了几份清纯甜美,多了些许风华韵味而已。

  “想逃?可笑。”

  蓝发凸目猿可没时间去欣赏这位美妇,它爬起来之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逃!”

  虽然那个美妇的额头并没有出现六芒星,但是,当蓝发凸目猿看见那个她如此轻易就还给自己一击时,心里就大概猜到她是谁了。

  蓝发凸目猿毫不犹豫地将一身星之力灌注到那双巨大的脚上,接着,它庞大的身躯就像离弦之箭一样往前飙去,速度达到了它此声的极致,这才叫逃命!

  蓝发凸目猿就像一个推土机,它所到之处,树木横飞,落叶粉碎。

  虽然它很果断,行动理智,没有做任何的反抗,而是在第一秒就选择了逃跑,但是这都没有用!

  蓝发凸目猿刚飙出十步——

  “哧!”

  一种锐器插入肉中的声音。

  蓝发凸目猿那双巨大眼睛里的生机慢慢消失了,它的脸上带着不甘和难以置信。它猜到自己很可能会死,但是它没想到会死得这么快,更没想到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防御连一块石头都抵御不了。

  这块石头还是刚才那块,它有些尖锐。第一次,李小天用它来狠狠地爆了蓝发凸目猿的菊花。第二次,蓝发凸目猿用它把李小天砸成重伤。而最后,这个美妇用它来击穿了蓝发凸目猿的心脏,并将这个巨兽钉在了一棵参天大树上。

  “这是……”美妇拍拍手,然后看向李小天,他周围的那个红色六芒星法阵正在慢慢消失。

  美妇脸上露出一丝凝重和疑惑的神色,等她看到了李小天手中那个正在融化的红色珠子后,她的疑惑才总算解开了。

  “妈妈!”三只小红璃猫欢快地跑过来。美妇露出一个疼爱的笑容,十分痛心地抱起几个小红璃猫:“吃不少苦头了吧!”

  李小天在半晕半醒的状态下,模模糊糊听到了蓝发凸目猿死之前那声凄厉的惨叫,他的心头一松,终于完全陷入了昏迷状态,而他昏迷前,心里也有个天大的疑问:“这是母红璃猫吗,怎么会那么强?”

  ……

  “咦,这里是那里。”李小天看着周围一片白茫茫,有些事物若隐若现,似乎很熟悉。他正疑惑着,忽然他看见前面一个人正向自己走来。

  “咦,大哥!大哥!”原来这个人是李顶,李小天高兴地向他跑去。李顶见了他也开心地向他走来。

  突然,几道人影从中间闪了出来,几把散发着寒光的尖刀同时插进了李顶的胸口,李小天吓得脸色煞白,但是那几个人影又不见了,而他的大哥李顶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李小天哭着跑过去:“大哥,大哥,你别死。”

  李顶费力地摸了摸李小天的头,有气无力地道:“小天,好好活着,帮大哥报仇好吗?”

  李小天哭着说:”大哥,我怕我打不过他们,他们太多人。”

  李顶失望地叹了口气:“唉……”然后他的身影就变得虚幻了。李小天想用手去抓,但是什么都没有抓到。

  而这时,又一个人正向李小天走来。

  李小天正愣神,见到了来人直接就被吓了一跳,因为这个人全身都是血。但是李笑谈定睛看了一下后,慌忙叫道:”太祖爷爷,太祖爷爷是你吗?你怎么了?”

  来人正是李梧,他看见李小天后,痛苦的神色不见了,脸上浮出慈祥的微笑来:“小天,记住要努力活下去。”

  李小天跑过去扶住他:“太祖爷爷,你怎么全身都是血?”

  “小天,爷爷要走了,你可以为太祖爷爷报仇吗?”李梧期盼地望着李小天。

  李小天低着头哭道:”太祖爷爷,我打得过他们吗?我连星之力都还没有。”

  李梧失望地看着李小天,唉了一声,慢慢地变虚幻了,空中悠悠回荡着一句话:“相信能,所以能。弱者永远不信能……”

  李小天看着又一个自己的亲人消失后,他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耳边充诉着的已经不止是李顶和李梧的哀叹声,还有其他族人的死前的呻吟声和哭喊声。李梧的那句话也一直在这个空间上面回荡着。

  李小天还听到了万盖伦那肆意的尖笑,也看到了白族人杀红的双眼。

  “大哥,太祖爷爷……”李小天边哭边叫,哭了好久,他觉得的身体变得很难受,因为体内有一股力量正在冲撞自己的五脏六腑,他感觉身体就快要爆炸了。左眼更是痛苦,它变得滚烫无比,就像着火了一样。

  浑浑噩噩地,不知过了多久,白茫茫的一片不见了,疼痛使李小天清醒了一些,靠着这一点清醒的意识,他模模糊糊能判断出自己是在一场噩梦里。但明知这是梦,就是无法醒过来,而且身体越来越感到难受了。

  就在这时,李小天清晰地感觉到有一股冰冷的液体从嘴里流了进来,顺着喉咙滑下,液体路过的喉道,那里迅速变得清凉舒服。液体流进他的身体里后,扩散到他的五脏六腑,冰凉的气息立刻覆盖全身,同时将他左眼的温度都给降了下去。他全身的毛孔都舒畅的张开了,安静地享受着液体的滋润。

  过了一会,李小天终于感到不难受了。周围再次归于平静,变成黑漆漆的一片,然后,他又陷入到沉睡中了。

  李小天又做了一个梦,梦中再次见到了李顶和李梧,他害怕又听到他们失望的哀叹声,而且,他也痛恨那个不自信的自己。

  因此,李小天大声地道:“大哥,太祖爷爷。我不是草包,你们的仇我一定能报。一定能!”

  然后,他看到大哥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太祖爷爷也含笑着点点头。

  时间之河水潺潺,流过梦来泪几何。天命吾身踏此步,洋洒当笑血满路。

  ……

  李小天感到脸有点异样,他逐渐睁开了眼睛。看见旺旺正在他的身旁,并用自己的小鼻子在蹭他的脸,它看见李小天醒来,高兴地“哒哒”直叫。

  “旺旺。”李小天擦了擦眼睛,发现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梦,那是一场已经发生的噩梦。他抱起旺旺,看着它,傻傻地问了一句:“小旺旺,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报仇呢?”

  “哒!”旺旺瞪着一双红宝石般的大眼睛看着李小天,叫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李小天的话。

  李小天见状也只能苦笑了一声就作罢。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明亮的房子,很宽敞明亮,房子是由竹子搭成的。想必这就是三只小红璃猫的家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咦……老大,老大你醒了。”酷酷和美美开心地看着李小天,在它们身后,这是他们的妈妈——那个美妇人。

  “我昏迷多久了?”李小天看了下自己的身体,那些伤口此时都已经结痂,有些甚至都痊愈了。

  “整整一个月了。”酷酷叫道。

  “怎么会这么久呢?我受的伤那么重吗?”

  “不是受的伤重,是你的身体出了点状况,幸好没把小命丢掉。”出声的是那个穿着一身紫衣的美妇。

  “你是……”李小天看着眼前这位美丽的女人,一时紧张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虽然这个女人看向他的眼神很柔和,但他心中依然能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是因为李小天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而且又陌生的女人所致,而且,强者也会给弱者带来一些自然的威压。

  “我叫柏莎,是它们的妈妈。”柏莎微微一笑,这美丽大方的一个微笑顷刻间让李小天如沐春风,化解了他心中的警惕感,所以也没那么紧张了。

  “谢谢你救了我。”李小天万分感激道。

  “不用谢我,此事也是因为它们几个才牵扯到你的。你能跟我说说你的来历吗?”

  “嗯?哦,好。”

  “就从你小时候说起吧。”柏莎柔声道。其实三只小红璃猫也跟她说了一些,但她还是很有兴趣再仔细听一下这个小男孩的身世。

  “我叫李小天……”李小天看着柏莎,他是打从心里信任这个女人的,因为柏莎如果要害他就不会救他了。

  李小天便把自己小时候的事直到自己一族被灭的事都大概地说了一遍,在他说到自己因为没有星之力而被其他小伙伴看不起时,柏莎还能保持淡淡的笑容,但是等李小天说到自己父母死后,自己直接沦为被族人排斥的“草包”时,柏莎也不禁为之动容。

  虽然李小天变坚强了许多,奈何惨事重提,说着说着眼睛又朦胧了。他噙着泪水,一直说到了自己惨遭灭族。在讲到李顶和李梧这两个对自己好的唯一亲人都离开后,李小天恨恨地握住拳头去擦自己的眼泪。

  “我已经没有家了。”李小天说完之后,低下头,牙齿紧咬,他欲控制自己的眼泪,无论如何都不让它流下来,他想做一个坚强的男子汉。

  怀里的旺旺“哒哒”地叫着,似乎也在安慰李小天。

  “可怜的孩子,坚强点,活下去就好。”

  李小天忽然一惊,他抬高眼皮。原来是柏莎正用手捧住他的脸,接着又用她那柔软的双唇轻轻地吻了一下李小天的额头,并柔声地安慰他。

  这个动作即使他的大哥李顶都不曾对他做过,因为他大哥不善表达,而且男人也只会用“男人的方式”去鼓励他。柏莎带给李小天的感觉让他很熟悉,那是存在于他的母亲死之前才能带给他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母爱,母爱的力量使李小天内心的最后那道墙轰然倒塌。

  接下来的一幕,轮到柏莎一愣了,李小天忽然抱着她的大腿抽泣起来,因为李小天的身高仅仅到她的大腿而已。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虽然是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柏莎弯下腰,紧紧地抱住了李小天。她杀敌人时铁血冷漠,没有一丝情感,但是生活中的她也同样有着母性的一面。

  这个小男孩有多可怜,内心有多难受,柏莎都可以感受到,她那颗柔软的怜悯之心被触动了。

  当柏莎伏低身子,她清楚地看见小男孩的婆娑泪眼。当她看到李小天那双眼睛时,内心忽然一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