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灾难
邪气吞天2017-04-13 00:458,812

  怪老头轻声道:“红族今晚真的要跟白族血拼了!”

  李小天听了之后愣住了,旋即他焦急地问道:“太祖爷爷,你前几天就一直说的灾难就是指这个吗?”

  “应该是……”

  “白族能带给我族灾难吗?为什么你这么害怕?”

  怪老头皱着眉头自己喃喃道:“对啊,我为什么这么害怕?白族来袭,这应该不会是很糟糕吧!可那明明是灾难之象啊!难道……难道我看错星象了?”

  “太祖爷爷,那现在怎么办啊?”

  “我冷静一下,别怕,别怕。”可刚说完这句后,怪老头的脸色就再次大变,似乎感应到什么,他连忙闭上了双眼,集中精力地感应着,半晌才睁开,沉声道:“白族居然那么强!”

  “怎么了?”李小天第一次看见怪老头这么惊慌的脸色,他自己说话的声音也开始打颤了。

  “居然有人这么快来到禁地了,七纵封开始瓦解了,白族!白族居然连我的存在都知道。看来他们是势在必得,想对我族赶尽杀绝啊!”怪老头惊道。

  “他们怎么可以瓦解七纵封?”李小天不解地道。

  “别问那么多了,这白族比我想像中强太多了。快跟我进来,不然等等就来不及了。”怪老头边拖着李小天边叫道。

  “那我大哥怎么办啊?他也要死了吗?”李小天啜泣道,毕竟他也只是个孩子。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我也救不了他,为红族牺牲也是红族子弟所能做的了。”怪老头说着愈加快了脚步,七纵封挺不了多久的。

  ……

  红族此刻已经全面陷入了危机,任何一个角落都遍布了白衣人影。

  “交出那样东西,饶过你们。”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整个战场的人都能清晰听到。

  “那东西真的不在我们这里。”大长老见到兵临城下,十分无奈道,当他看见那个领头人是穿着黑衣时,心里更加苦涩,也彻底的明白了白族的整个计划。

  “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不喜欢说废话。动手!”黑衣领头轻轻挥了下手。

  话音以落下,红族上空便亮起了许多的五颜六色的光芒,每个人的额头上都出现了一个颜色各异的六芒星,这叫星徽,意味着星者进入了战斗状态。

  这是一个星之力对抗的晚上,月亮即将被鲜血染红,也许对红族来说,本来就是红色的。

  ……

  禁地外,三名同样身着白衣但是却蒙着脸的人正在用手里的一些东西解开七纵封结界。

  “咦?这么快解开了,我还以为要磨上一阵子才行呢!”最左边的白衣人惊道。

  “七纵封的力量居然如此的弱了,和完好时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啊!”中间的白衣人道。

  “那群家伙居然忘记派人来加固结界了,以这种力量恐怕困不住里面的那个家伙了啊,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里面。”最右边的白衣人道。

  “无论如何也要进去看下,这个人十分重要,一定要除去,否则后患无穷。”

  ……

  禁地内,山洞中。

  李小天呆呆地看着怪老头,他不知从哪里拿出几块五色石头来,然后碾碎成粉,接着又开始在地上画着些什么,然后他又把某块洞壁的灰尘擦掉。李小天惊讶地发现,那块墙壁上布满了一些奇怪的文字,他从没发现过。

  “嘿嘿,这个东西本来是当年老子用来‘越狱’的,没想到今天却是给你派上用场了,也不枉我研究这些玩意这么多年啊。”怪老头一边忙活还不忘说上几句。

  “太祖爷爷,你既然以前能出去。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呢?”李小天不解地问。

  怪老头动作停顿了一下,眼里的光芒不断变幻着,半晌,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怪老头眼睛往洞外一看,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许多。很快,一切都准备就绪。他咬破自己的食指,滴了几滴新鲜的血液在地上,那个魔法阵立刻吸收了这几滴血液,最后,怪老头闭上双眼,手中开始结印。

  突然间,那些用五色石粉刻成的魔法阵亮了起来,地上墙壁的所有文字不仅亮了,更令李小天目瞪口呆的是,那些文字居然跳了出来,在魔法阵上空慢慢地旋转。

  “行了,小天,你快走吧。”怪老头睁开眼睛,难以掩盖的一丝疲倦浮在脸上。

  “太祖爷爷,你不和我一起走吗?”李小天问道。

  怪老头挤出一丝微笑,摸了摸李小天的头:“我要走不早走了。我前几天骗了你,这七纵封早就约束不了我了。至于我不走的原因,你长大也许会明白。不被人理解,到哪里都是孤独的。孤独就是我一生的归宿。”

  “爷爷不走,那……那我也不走了,我要跟红族共存亡。”李小天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挺着胸膛道。其实是他舍不得丢下怪老头自己逃跑,怪老头头虽怪,但这几天的生活让李小天明白,怪老头是除了他的家人外,对他最好的人了。虽然怪老头没提升他的实力,但也解开了他的身体之谜。

  怪老头眼眶微微湿润了,但他还是故意板着面孔,刚准备呵斥李小天一番,心脏突然一紧:来了!

  七纵封一解除,三个白衣人立刻进入了禁地,风驰电掣般来到山洞外的不远处。

  “我出去拦住他们,你快走。”怪老头说完便快速地冲出了洞外。

  “李梧,你还没死呢,只不过你这家伙没逃跑真是太让我们惊讶了。”左边的白衣人对着怪老头笑道,怪老头的名字原来就是叫做李梧。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李梧疑惑道,由于这三个人都蒙着脸,他根本认不出是谁。

  “别跟他废话了,动手吧。”中间那个白衣人道,他的声音比较苍老,明显是这三人里威信最高的。

  开场话说完了,大战一触即发。其中两个白衣人手里各闪出一把白色的剑,另一个白衣人却是凝出一把红色的火在手上“握”着。

  李梧看着那火,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也终于明白到底是什么灾难了,虽然很惊讶,只是李梧的嘴上依然嘲笑道:“你——始终要做人家的走狗。”

  那个凝火的白衣人听了这句话之后,脸抽搐了一下,冷哼一声:“总好过你这将死之人。”

  “科隆多,你不是他的对手,你先退去,去支援外面吧。”中间那个白衣老年人道,那个凝火的白衣老年人也对科隆多示意,让他退下。这个级别的战斗,以科隆多的实力还是不够的。

  “好的,两位前辈你们多加小心。”科隆多对两位老头是毕恭毕敬。说完便退到了一边,但是却没有离去的意思。

  两个白衣老年人也没空去管他了,因为李梧已经率先发动攻击了。

  “月术——”

  “李梧,月法始终不是你们这些卑贱的族民能掌握的,这也是你们红族如今这么衰弱的原因。放弃了血法,你们还有什么资格活下去?我知道你会血法,不用藏着了,你哪样术都不会是我的对手。”

  “哼,试过才知——错月开云!”

  “哈哈,日术——六日擎!”

  “火星术——烈斩!”

  ……

  此时李小天的大哥——李顶,他的心里十分挣扎。看着红族已经露出了一点败迹,他很想出一份力,与白族苦战到底,但一想起弟弟应该死了,他就怨恨起红族来。

  李顶再回想起红族这些年来对他们家的冷漠态度……思前想后,李顶最后还是想到李小天:“小天,既然你已经被他们害死了,那我也没必要再去帮这群害死你的人了。”

  说完之后,李顶对这场胜负明显的战斗投去最后一丝悲悯的目光后,叹了口气,转身消失在夜幕之中了。但是他的离开照样引起了几个白衣敌人的注意,随即三个身影也尾随而去。

  ……

  很快,战斗达到了高潮阶段,红族主战场的所有人都已经杀红了眼。虽然红族是在节节败退,但是白族也不好过,无数的高手正在陨落。

  禁地中,李梧的衣裳破碎了不少,身上还有着几道正在流血的口子。另一边的两个老头也是灰头灰脸的,狼狈的很。

  “太祖爷爷!”李小天在洞口担忧地喊道。

  “小天,你怎么还在,快走啊!”李梧回头看了一眼李小天,大声地叫道。

  “哟,小屁孩,就让我来送你上路吧。”闲在一旁的科隆多露出一个阴冷的微笑,然后向着李小天走了过去,手中的剑冒出了逼人的寒光。

  “月术——月刃!”李梧看见李小天有危险,当即向科隆多挥出了四道月牙形的剑气。

  四道剑气向科隆多极速飞去,每道剑气就和粉红色的月亮一样,而且越飞越大,它们蕴含的力量磅礴且冰冷,速度比眨眼还快,吓得科隆多一身冷汗。

  科隆多慌忙举剑格挡,第一道还挡得住,到第2道时他的剑都碎掉了。肩膀立刻挨了一道月刃,鲜血冲天而起。见到自己的血,科隆多的胆子都快吓到破碎了,他干脆直直躺了下来,虽然很狼狈,但还是避过了最后一道夺命的月刃。

  “李梧!你的对手是我们,日技——日食三式!”

  “火星技——炎炬!”

  看着快速来到自己身边的两个敌人,李梧一咬牙,居然不退开了,反而迎了上去,只是避开了身体的要害,同时,双手向两人抓去。这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啊……”李小天捂住了嘴,眼泪流下来了。

  毫无意外,两个敌人的手直直地穿过了李梧的双肋,然后从他的背部透出来了,李梧的鲜血染红了他们的手,让人无法分清那是只手了。

  李梧闷哼一声,面露苦色,两掌用尽全力轰在两人的胸膛。把两人打飞的同时,双手快速屈成爪,顺势在两人的胸膛划出了5条很深的血痕。

  “李梧啊李梧,你比我想象中要差很多啊。现在你也就完了吧。”火族的老头被一掌打飞在地上,然后爬起来笑道。

  “足够了,我要的就是你们的伤口。——血眼!”

  突然,李梧仰天狂啸。天空瞬间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眼睛,好像万古恶魔的眼睛,巨大而恐怖。

  两条红色的能量光柱从那个眼睛里射了下来,插在李梧的双眼里,李梧的双眼逐渐变成了闪亮的血红色,天空那个虚幻的大眼睛慢慢消失了。

  旋即,李梧体内发出了一股庞大的气势,席卷整个战场,这是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力量,冰冷又有带点血腥。

  外围的主战场,当天空那个虚幻的血红大眼睛出现时,众多高手就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快速往禁地的方向望去。星眼本身难得一见,而血眼更是在圣战之后销声匿迹了。这几百年来都没听人提起过它,也没几个人认识它,只知道那是星眼。

  “那边恐怕需要支援!”一个穿着白衣的老头出现在黑衣领头人身旁,如果李小天在场的话,就会认出,他就是万盖伦的老师——白眉老头。

  “好吧,你派几个人过去!麻烦真够多的。快点给我结束这场屠杀,全部人听好了,赶紧结束今晚的任务!别浪费老子时间,你们这群蠢货!”领头人骂道。所有敌人听了,不但不敢愤怒,反而更加拼命,大大加快了战斗速度。

  ……

  红色的六芒星越来越小,最后飞到下面融进了李梧额头上。闪闪发亮。

  白族与火族两个老头不寒而粟,不敢相信地喃喃道:“你……居然……凝出了血星之眼。”

  “血星之术——万血离!”

  李梧大喝一声,两手向前平伸。

  两个老头虽身在远处,但是胸口上那道刚刚被抓烂的伤口,好像受到了李梧双手的巨大吸引力,鲜血从伤痕中狂喷而出,看那势头,过不了一会,他们的血就会流光。

  两人大惊失色。一老头赶紧闭上了双眼,口中快速念咒,一道白光破开了黑夜,笼罩在他们两个身上,然后,他们的伤口才开始愈合了。

  “血星之术——万血破!”李梧再一声大喝。

  两人刚才被吸出来的鲜血在空间凝聚了一下居然又倒飞回去,附在了两个老头的身上。然后,随着一声惊天的巨响炸了开来,两人上半身血肉模糊,缓缓地倒在了地上。两人即使不死也是重伤了。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科隆多惊呆了,曾经在他的心中,这两个前辈都是传奇般的高手,但是现在……他害怕地往后退,但是李梧并没有理他。

  李梧的脸色苍白如纸,满身都是血。他的双眼没有了以前的饱满神光,而是流露出无限的疲惫来。他不断地喘着粗气,靠着顽强的意志依然站得稳稳的。双肋被洞穿的那两个伤口虽然已经止血了,但是依然会传来巨大的疼痛。

  李梧一咬牙,撑着来到李小天身边。李小天站在洞口,除了哭,什么都讲不出来了。

  李梧很艰难才挤出了和平时那样的和蔼笑容:“小天,不要哭,你一定要坚强!因为你以后要自己一个人活着了。”

  “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说我们红族和白族有一拼之力的吗?”李小天一边哭一边问道。

  “因为今晚的战斗不是两族血拼,而是红族被血洗!我们红族今晚要被灭族了!”李梧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声道。

  “灭族?怎么会这样,难道我族就没有什么底牌了吗?”李小天十分惶恐地问道。

  “唉,小天,没有了血法,我族还能有多少底牌呢?你听我说,刚才我用的就是血法,血法的星技看起来确实有些恐怖的,但是你别害怕,天下有哪种星法不是建立在屠杀之上的呢?只要你能用它来保护你自己和别人,什么星法星技星术都是一样的!”

  李小天听了这段话,心头一震。

  原本他还对血法有点排斥心理的,因为刚才那血星飞溅的场面确实让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孩子很害怕。

  血星技看起来的确要比其它守护星的星技要血腥一些。幸好李梧的这段话让他的内心慢慢地接受了血星。

  “小天,血星之力还可以用来治疗伤口的,你看,我的伤口就是这样止血了的。你完全可以用它去救死扶伤呀。血星是很神秘的,谁也不敢说自己把它研究透了,就算我们的血族前辈都不敢说。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能抛弃它!”

  李小天擦了擦眼泪,虽然哭声不止,却是用力地点了点头。他怎么会忍心拒绝这个已经身受重伤的老人呢?

  李梧强忍住双肋传来的巨大痛苦,逼出最后一丝温柔的笑容,颤抖着的右手慢慢地抚摸着李小天的小脑袋,问道:“小天,你恨血族吗?”

  李小天一愣,不知道李梧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听了,心中百感交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

  红族的人这几年给他留下的印象的确不好,他厌恶红族是一定的,至于有没有达到恨的程度,他就不知道。

  “太祖爷爷,我不知道。”李小天摇了摇头。

  李梧看见他的表情,苦笑道:“小天,你恨那些族人没有错。但是,你别恨‘红族’,因为‘红族’这两个字是一辈子背在你身上的名字。将来你肩上的担子一定很重,这是上天赐予你的一种‘东西’。所以,你别恨红族,也别恨天。”

  “嗯,我明白……”

  “答应我,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我相信血法在你的手里一定会绽放出它当年的异彩。自从我族丢弃了它我就已经料到了今天,但是那时的血族上下都不信任我,还是抛弃了血法,甚至还害得我被封印了这么多年。”李梧越说越激动,忽然喷出了一口血来。

  “太祖爷爷。”李小天急忙扶住李梧。

  “我没事,小天,红族是撑不过今晚了。哈哈,你看,他们这么多年如此刻薄于你,这也是他们的报应啊!”李梧开玩笑道,似乎又变成了以前的那个和顽童一样的怪老头,只是笑容已经无法掩饰,他的气息愈来愈急促了。

  “小天,你走了以后还要多加小心。红族被白族灭了,这是偶然,也是必然。有些秘密,你需要自己去解开。”

  李小天尚年幼,当然听不出李梧后面那话的意思,但还是点点头道:“我记住了,太祖爷爷,我也会坚强地活下去的。”

  “活着就好,爷爷也不强求你去为我报仇。”

  “不,将来我一定不会让白族好过的。”

  “能做到如此我的心也算安一些了。”李梧欣慰地笑了:“别人看不起你,但是太祖爷爷我看的起你。我相信你将来一定能够踩回那个天才的。”

  “嗯!我一定会的!”李小天十分坚定地点点头。

  “有机会回来红族,找到密室,那剩下的星技星术你尽力去寻找。”

  “好,我一定会回来的。”

  “那就好,到时你能顺便帮爷爷在这后山上立一个墓碑吗?因为这里是爷爷生命的归宿。”

  “太祖爷爷,你要死在这里了吗?”李小天明知道结果,但心里还是很悲痛。

  “我开了血眼才活了这么多年,早就活够了。能为我族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那我也死的光荣了,怎么说我都是曾经的族长候选人啊!”李梧黯淡的老脸浮上了一抹自嘲。

  “还有……”

  忽然,李梧低下头,双眼紧闭了一秒,瞬间又张开,他额头上的星徽大亮。紧接着,两条红色的光线从他的眼中射了出来,耀眼的红色光芒使李小天不得不眯上了眼睛。

  李梧痛苦地哼了一声,双手快速放入那两条光线中。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右眼的那条红色光线居然渐渐地暗了下来,即将消失。左眼的那条光线好像也支撑不了多久就要暗下来了。

  李梧急了,用力一咬舌尖,吐出一点血来。顿时,左眼大亮,那条光束的红色光芒璀璨到极点。说时迟那时快,李梧用手一抓,红色光芒彻底消失了。

  李梧头也不抬,把手中一颗透明小珠子塞到李小天的怀里,道:“这是爷爷这辈子的心血,它叫星眼,虽然还排不进‘百大星眼榜’,但它能让你的身体从此修炼血法,而且我也在里面留下了我掌握的血星技术。等你身体的那道防护消失后再用它,否则,我怕你的身体承受不了。爷爷能留给你的东西就只有这一点了,我真的没有办法让你成为强者。但你可以靠自己走出一条强者的路来。告诉我!你可不可以?!”李梧大声问道,激动之下,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我可以,爷爷……”李小天泣不成声道。

  就在这时,李梧感应到远处又有几道十分强大的气息快速地往这里靠过来了。

  “小天,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将你传送的地方是一个故友的家,他会照顾你的。快走!”李梧急忙叫道,同时,他靠着最后的意志又站了起来:“两个高手都这么难对付了,等等那边战事一完,那你想跑都跑不掉了!”

  ……

  原本红族族长李堂以为,自己早早安排了族人做好战斗的准备,这一战就可以打的很出色,即使输也能拼得白族元气大伤,然后让他们撤退。但是,真正的战斗开始后,让他越来越心惊和痛苦。

  自从红族族人修炼了月法后,所有红族的高层都洋洋得意,自以为实力很强,今晚一打才知道,什么叫做外强中干。

  尼卡罗帝国的人们也一直都认为红族与白族是本国的两大势力,所以两族的实力应该都是相差不多的。

  但是现在的战斗……恐怕不能叫战斗了,叫单方面屠杀。

  最让李堂和众长老恐惧的是,对方那个黑衣领头人至今仍没参加战斗,只是站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看着右手的一样东西,左手就在快速地结印。红族的长老们想打断他,但是根本没人能到达他的周围,通通被白族的高手给拦下了。

  李堂看了看前方,躺在地上的绝大多数是红族的尸体。再环顾四周,虽然红族子弟还在顽强地反抗,但是全部人的身上都挂着许多伤口了,甚至有几位长老都身负重伤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李堂叹了口气,一个古老的辉煌家族,居然是毁在了自己这一代的手里。

  “黑骑!我红族的根早就覆盖了整个大陆的,族人多到每个角落。你永远也除不完的。”大长老披头散发,全身沐浴在鲜血里。事到如此,他也不怕了,大着胆子对那个黑衣领头人嘶吼道,族长李堂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他的阅历多了些,自然辨出了这个人。

  “除不除得完我无所谓,我只要完成我的任务就够了。这名单上的人都得死,你——也要死!你们都死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但是,如果你愿意交出那样东西的话,看在你为我节省了不少时间的份上,我可以做主让你活着离开。”被叫做黑骑的领头人淡淡道。

  族长李堂又愤怒又着急道:“混蛋,我早就跟你说,我们现在没有那样东西。你居然还要杀我那么多族人,现在就算我有它也不会交给你的。我们交给‘屠灵’了,你去问他们拿吧!”

  “临死还嘴硬,等我杀光你们再慢慢搜出来也是一样的。”

  这时候,一个长老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走到李堂和大长老的身边,在他们耳边低声道:“一切都准备好了”。李堂和大长老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

  “所有红族子弟听令,你们的月之力有多少就给我用多少,没有的人透支你的身体都给我逼些出来。白族的混蛋!现在让你看看我红族的最后底牌。咱们就来个玉石俱焚吧!长老们,开启——血月之轮。”

  白族许多人刚听到这个词,脸“刷”一声就白了。有些白族强者喃喃道:“你们怎么可能还会这个法。不可能的,绝对是虚张声势!”

  但是事实止住了他们怀疑的声音。

  所有的敌人都呆呆地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在一瞬间变成了六个,接着。以它们六个为顶点,一个庞大的紫色六芒星出现了,并笼罩住了他们。然后六芒星开始慢慢地旋转了,速度越来越快。

  禁地中的李梧也呆呆地望向了这边,往禁地赶去的几个敌方强者也不由停住了脚步,转过头看向那边的天空。

  李梧惊道:“这不可能是现在的红族中人能做到,上古八大阵——血月之轮,这个法……应该是……红族先辈们留下的底牌!”

  就在大家惊叹的时候,红族的主战场那边,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太阳!没错,就是太阳!

  太阳一出现,立刻把整个战场照的如同白昼。它是一个黄昏时的太阳,它的光芒撒在地上,给人们铺上了一层金色的战衣,给树木、房子也镀上了金纱。如此柔和的阳光,却让人不敢睁眼,只能虔诚的膜拜。

  紧接着,那一个太阳毫不畏惧地对上了六个粉红色月亮。

  两股力量在进行着顽强地抗争,过了不久,那个血月之轮的光芒被逐渐压制了下去。看到这里,战场中的红族族长李堂和几个长老同时吐出了一口血,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

  血月之轮再次变得闪亮,又将小太阳压了下去。但是,在短暂地压制过后。那个小太阳却也开始爆发了,就像是夕阳即将落下,对人类世界的最后留恋一样。小太阳突然爆发的光芒完全将六个月亮给压制下去了。

  最后,六个月亮黯淡到极致,终于挺不住碎掉了。战场变成了橙红色,那是小太阳的一个人的光芒,这也是它的最终形态的颜色。

  “夕阳的注目礼!!!”

  所有人的心头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

  “怎么可能?居然放出这个星术了?”赶去禁地支援的几个白衣强者叹道。

  “别惊叹了,这意味着一切都该结束了!我们也快点进去结束里面的事,免得等等被黑骑责怪。”白眉老头就是那几个赶往禁地的敌方强者中的一个,当他说完这句话后,所有的强者急忙催动身影继续往里面冲去。

  “小天,走啊!”李梧对着李小天吼道。接着,他直接一掌把李小天拍到了传送魔法阵上。

  看着传送阵缓缓地亮了起来,李小天的身影逐渐变得虚幻。李梧也算是放心了,可让他脸色一变的是。那个叫科隆多的男子居然将一把断剑扔向了传送魔法阵。那把断剑凝聚了科隆多许多的星之力,速度十分快,连李梧也来不及拦下。

  所幸,断剑砍中的只是李小天虚幻的身影。但是!它却让魔法阵的光芒颤动了几下!

  ……

  夕阳的注目礼,一切都结束了!!!

  夕阳的落下代表了一天的结束,但也意味着真正黑暗的来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