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埋没的历史
邪气吞天2018-03-19 16:1511,817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李顶见到弟弟还没回家,心中顿感不妙。他立刻去其他族人家中询问。但是其他孩子的家人都把自己的小孩给藏了起来,因为他们怕李顶知道真相后会找那群孩子出气。

  李顶虽然为人憨厚老实,但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被糊弄的,他从那些孩子的父母敷衍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心虚。在连续走了三家都看不到小孩子后,李顶发怒了,心里越发担忧起自己的弟弟来。

  接着,他不费吹灰之力,先是揍了那家人,然后又把那家族人的房子拆地七零八落。然后在地窖里揪出了那个小孩,正是细胆仔。被凶神般的李顶拎在手里,细胆仔甚至吓得哭不出来了,只是裤裆湿了一片。看着自己的家人都十分畏惧,因为他们被李顶给打翻了,细胆仔赶紧老老实实地道出了整件事情。

  “禁……禁……禁地?!”李顶万分惊恐地瞪大了双眼,连他这等高手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地方是你们能去的吗?我弟弟要是出了事,等我回来后找你们一个个算账。”李顶对着他们咆哮了一句后就不再停留,而是往禁地的方向冲去。他知道弟弟现在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

  李小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目中的一堆燃烧着火的木堆,靠着火的光亮,他分辨出这是个挺大的山洞。而此时他就躺在一张石床上。

  “嘿嘿……”忽然传来几声怪笑,“小家伙,你也弱的太离谱了啊,一点空间的波动都要晕这么久。血族什么时候已经能容忍你这种人的存在了啊,嘿嘿。连点星之力都没有,他们不说你是草包?”一个苍老的声音笑道。

  李小天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的人正背对着他坐在火堆旁,听声音可想像出应该是一个老头。

  “你是谁,这是哪里?”李小天有点害怕地问道,“你是什么鬼怪吗?”

  “奇怪,太奇怪,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我还是想不到……”老头没有理李小天,只顾低着头胡言乱语。

  “你到底是谁啊?我要回家了。”李小天见到老头不搭理他,下了床后,悄悄地往洞口挪去。

  “我好像想到了!”老头一声惊呼,似乎发现了什么很神奇的东西,眼里十分好奇。看见李小天偷偷地往洞口挪去,他怪笑道:“你千万别动,嘿嘿,外面几十种魔兽时时刻刻等着你做晚餐呢。”

  听到这里,李小天害怕地止住了脚步。调转过头来。而这时,他也终于看见了老头的样子。

  老头的瘦骨如柴,白发和胡须多且蓬松,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全是污渍,也不知多久没洗过一次了。但是让人惊奇的是,此老头神采奕然,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好像对什么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哈哈哈哈……你是人还是白猿啊?”李小天看见这个怪老头,忍不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你再笑我就把你丢出去喂魔兽。”老头涨红着脸道。

  李小天赶紧闭上了嘴,并用手捂住了。只是笑意难止,他憋地脸都红了,好像难受地和窒息一样。老头见到李小天的样子,自己哈哈大笑起来,李小天也趁这机会把笑意给释放出去。一时间,山洞里久久回响着两个疯子的笑声。

  “你到底是谁?还有,这到底是哪里啊?”李小天与老头围在火堆旁。他对老头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怯意了,因为这个老头虽然怪,但对他似乎并无恶意。

  “这里就是你们口中的禁地啊。”怪老头乐呵呵地笑道,但是笑中却似乎带着一丝的不易察觉的其它味道。

  “那你是谁,为什么会跑进禁地中?”

  “这个禁地可不是我跑进来的,而是专为我设下的。哈哈哈,你居然说是我跑进来的。”老头说完又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为你设下的?”李小天听了十分惊讶,“那你到底是?”

  “小草包,你叫什么名字?”怪老头没回答李小天的问题,而是反问了李小天。

  “我不是草包。”李小天十分不满道,“我叫李小天。”

  “好吧,我不叫你草包,我叫你大草包吧!”怪老头说完这句,看着李小天的小脸憋成了紫色。他高兴地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到最后更是在地上打滚。

  李小天不说话,他怀疑这个老头是一个疯子,不然他的行为为什么这么古怪呢。他心里感到害怕起来,因为疯子都是做些很疯的事的,比如吃人这些变态事,李小天早有耳闻。

  想到这里,李小天又要往洞口挪去。

  “别动!好吧,小鬼,我不逗你了。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是吗?我告诉你好不好?”

  “嗯?”李小天战战兢兢地听他讲了。

  “我说我活了300年了,你信吗?”怪老头诡异地笑问道。

  “300年?!怎么可能活那么久?”李小天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据他所知,只有十分强大的星者才能拥有如此长的寿命的。可他怎么看,面前这个怪老头也不像是一个强大的星者。

  “不相信?嘿嘿,你知道我的身份吗?算起来,我应该算你的太祖爷爷了。”怪老头把嘴撇向一边,十分神气地说道。

  “太祖爷爷?!你……你怎么能活到现在,而且以前没听人提过禁地有个你的?”李小天觉得简直是天方夜谭。

  “族中还有几个记得我这个老罪人啊?”怪老头的表情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突然变得很悲戚。

  “罪人?”李小天思索了一下,如果怪老头真是罪人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说这里是为他而设置的禁地了,这就是监狱啊!

  “要是再过几百年倒真的变千古罪人了啊。”怪老头自嘲地笑道。

  “太祖爷爷,你到底犯了什么罪?”李小天颤抖着声音道,说不定面前这个看似慈祥的老头在数百年前是个杀人魔头呢,想到这里,他心生一计,先讨好下这个魔头,然后再想办法出去。

  “嘿嘿。”怪老头听到显然看出了这个小孩子的心思,他笑了笑,刚想说话,但是突然又停了下来,闭起双眼似乎在感应什么。

  “怎么了?”

  “有人正在冲击禁地的结界,而且实力好像还不错嘛!”怪老头啧啧赞道。

  “那个人肯定是我大哥,他看见我没回家,所以来找我了。那个结界可以将东西化成灰,我的大哥会不会出事?”李小天焦急地问道。

  “结界确实是很强的,以你大哥的实力还冲不开,但是如果他不硬来也还伤不了他,若是他硬要闯进来,那么就难说了。”

  “啊?那我要赶紧走了,不然他会受伤的,再见了太祖爷爷。”李小天赶紧向洞外走去。

  “你出的去吗?”老头笑道。

  “呃……”李小天尴尬地停住了脚步,先不论洞外是否有老头说的魔兽,那个结界就不是自己闯的出去的啊。

  “那怎么办啊,太祖爷爷你能不能送我出去啊?”李小天十分诚恳地问道。

  “哈哈,要是能出去我不早出去了?”怪老头白了李小天一眼,嘴角却微微地往上翘了下。

  “也对哦,那怎么办才好。我大哥为了找到我肯定会硬闯的,我不想他死。”李小天眼圈发红,低着头不知所措,他清楚自己这个傻大哥一定会不理三七二十一都要闯进来的。

  “这样好不,我帮你打发你大哥先离开这里,你留在这里和我说一个晚上话,明天我再想办法让你出去。”老头转了转眼珠子然后问道。

  “好,我答应你。”李小天想了下,虽然他很想尽快离开,但是为了李顶的安危,还是高兴地同意了,况且他也。

  “那我走了。”

  “等等,你能不能告诉我大哥,告诉他我在这里很安全。”

  “不能,我无法和结界外的人进行交流。”老头犹豫了一下,然后拒绝道。

  “哦,那就算了吧。我大哥要是知道我在这里,恐怕以他的个性,会更加不要命地冲进来的。”

  “和我想的一样。哈哈,我走了。等我回来,你别乱跑!”

  李小天一眨眼,老头就凭空消失了。他望向洞外,只能看见一条模糊的黑色影子。这种速度让他惊叹不已。

  怪老头走后,李小天也跑去洞口那里,毫无疑问,他想逃跑,跟个怪老头在一起谁不怕啊。

  “哎,我跑出去,会不会真的撞上魔兽呢?”李小天迈到半空的脚又停了下来,看着外面黑蒙蒙的,他心里有点发悚。然后,他又想到:“就算我冲的到结界那里,可是,我也出不去呀。怎么办呢?”

  李小天急得来回踱步,忽然,他想到了怪老头的实力。

  “这老头如此怪异,但是他说能打发大哥走,也不知他是不是在吹牛。他有这本事他……”李小天越想越好奇,怪老头到底是在吹牛呢,还是真的是一个被埋没的高手呢?

  “万一他真的是一个高手……”李小天心中一喜,嘴上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他想起了自己看过的神话故事,那故事的人物貌似都因为碰上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老头,然后得到老头传给他的一身功力和数不尽的绝技。

  “他会不会也传我一身功力和绝技呢?然后,我就可以变成一个高手。等我出去以后……”李小天越想越高兴,他反倒不想走那么快了,淡定地坐了下来,等怪老头回来传他功力,然后将他变为绝世强者。

  一个八岁小孩,就这样坐在那里,等的打起瞌睡来了。从他嘴角的萤光,还有那天真的笑容可以看出,在梦里,他得到怪老头的“真传”,变成了一个绝世强者……

  ……

  半晌,怪老头回来了。看见李小天正甜甜地打着瞌睡了,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

  怪老头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不知从身上的哪个部位拔出了一条毛发。然后用那条毛发去玩弄李小天的鼻子。

  李小天正做着他的“强者梦”,毛发“来袭”之后,他虽然还没醒,但是也觉得很痒很烦。

  怪老头继续怪笑,玩的不亦乐乎。

  “啊!”李小天终于被痒醒了,一睁开眼,就见到一个恐怖的人头正一脸“淫笑”地看着自己,他吓了一大跳。

  “啊!”怪老头正玩的开心,突然李小天大叫了一声,他也吓得跳起来:“小鬼,你叫什么叫啊!”

  “额……太……太祖爷爷。”李小天回过神来,这才看清了眼前这个人。

  “爷爷心脏不好,被你这一吓,机会要发病了。”怪老头煞有介事地捂着胸口道。

  李小天小声地嘟囔道:“明明是你吓我先的。”

  “什么?”怪老头尖声问道。

  “哦,没什么,没什么。”李小天慌忙摆手,然后问道:“太祖爷爷,我大哥没事吧。”成为强者的事等等再说,还是大哥的命最重要。

  “我出手,他能有什么事,现在他已经知难而退了。”

  “哦,那谢谢太祖爷爷了。”

  “不用谢,对你太祖爷爷来说,这只不过是小菜一碟。”怪老头弹了一下手指,把指甲里的污垢弹飞了,刚刚好,那污垢正好飞到了他的鼻子上。他老脸一红,急忙去用手擦。

  但是李小天没有看到此事,他正在想办法开口叫怪老头传他一身功力呢!

  “太祖爷爷,我……”

  “我什么我,有屁你就快放。”

  “我……”李小天还是不大敢开口,因为他看过的神话故事,里面的老头一般传完功给主人公都会死翘翘的。虽然神话故事不一定是真的,可是李小天还是怕这个老头会不答应,甚至会发怒把自己给吃了。

  “算了算了,你别说话了。听我给你讲故事,保证你爱听。”怪老头道。

  “啊……哦,好吧。”李小天无奈地点点头,先跟这老头聊熟点再开口询问他传功的事吧。

  “那里有点野果,你先去吃点充饥吧。边吃边听。”老头指着一边的石桌道。

  “好,你一说我才发觉我真的很饿了,谢谢太祖爷爷。”李小天高兴的跑到一张石桌旁,拿起那些野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知道我给你讲什么故事吗?”

  “不知道。”

  “你对我的来历就没有什么疑问吗?”

  “额……太祖爷爷,你到底犯了什么罪那么严重被人家关在这里啊?”李小天边吃果子边问。

  “嘿嘿,我偷练血法。”

  “血法?!”李小天愣了一下,虽然他还很小,但是也知道红族的历史上是有一门禁法,那门禁法似乎就是叫血法。至于血法为什么要禁他就不知道,他问过李顶,李顶当时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老一辈都没说为什么,他们一提到血法,就会避开这个话题的。”

  “你认为血法是什么东西呢?”怪老头笑问道。

  李小天想了下,小声地问道:“是不是很邪恶又很厉害的功法?”

  “哈哈哈……”怪老头大笑起来,“大多数人也和你这样的想法,也因为这个原因,血法消失在历史中了。如此瑰宝居然要落得如此下场,唉。”

  “难道它很厉害吗?”

  “我问你,你知道星法和星术星技的联系吗?”怪老头不答反问道。

  “嗯,星法是星者最基础的功法。星术和星技是战斗的手段。它们和星法是息息相关的,特定的星术星技需要特定的星之力才能施展出最大威力,通用星术星技就没有这个限制。我就了解这些。”李小天虽然被取消了上课的资格,但是从李顶那里也是可以了解到这些基本知识的。

  “嗯,我当年偷练血法时,同样也把一点星术和星技学到了。血法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有些星术星技却要利用到血液来发动攻击的,”

  “用血液发动攻击?”李小天一惊。

  “这又如何呢,你就说它邪恶吗?其它守护星的星技星术在战斗中难道就不是为了使人流血吗?小鬼,战斗哪有不流血的。所以,我认为,血星技和血星术都不能算是邪恶的东西。”

  “那为什么它被禁用了?”

  “战争的借口!”

  “什么战争?”李小天开始有点兴趣了,他隐隐约约明白这些历史都是不能从大人嘴里偷听来的。

  “这可就要从头说起,你知道我们现在的族名是什么吧?红族。但是,我要告诉你,在300年前,红族的名字是叫做‘血族’的!嘿嘿,别用这么疑惑的表情看着我,血族的辉煌,现在红族里已经没几个人知道了。当时的血族哪像现在这样,龟缩在这一块地方,那时咱们族可是这个大陆的三大势力之一啊!”怪老头自豪地道。

  “那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么小的族了?”

  “嘿嘿,那是因为有一次,一个‘血族的族人’在战斗中……”说到这里,怪老头故意换了种语气:“嘿嘿,那个好家伙居然用了一些连本族都禁用的血星术,搞得场面十分血腥。然后,其他的人们知道后开始对我族不满了。这人就是那么奇怪,他们其他族杀的人不会少过血族,但是就是不准别人用鲜血来施展星术。”怪老头不屑地哼了哼。

  “然后呢?”

  “然后,血族被大陆上许多势力声讨。接着,血族领袖赶紧向外界承诺,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事,并公开惩罚那个犯错的‘族人’。人们知道以后,这才停止了对血族的谴责。但是,还有一个大势力不肯善罢甘休。”

  “大势力?”

  “那就是神殿。血族与他们同为大陆的三大族,也是自古以来最势不两立的族。他们视血族为眼中钉,肉中刺,一直在找机会除去血族。那个族人其实就是神殿安排的叛徒,所以这次血族被声讨的事完全就是他们创造的。你说,他们又怎么肯这么轻易放过血族呢?

  “神殿……那又如何?”李小天自然听过神殿的鼎鼎大名,整个泰尼威尔大陆还有谁不知道呢?李小天没想到自己的红族居然还有过和这传奇势力有过一拼的历史。

  “神殿煽动其他族对血族的仇视,将矛盾搞成了战争。因为当时血族的同盟国是尼卡罗帝国,而神殿的同盟国是天空之国其内亚,所以两大势力间的矛盾挑起了国家之间的战争,那次战争可是死了很多无辜的人啊!”怪老头回想起来依然感到十分悲凉。

  李小天默不作声,他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并不能完全想像到战争的恐怖。

  “战争死了很多人,而且越闹越大,当时还有很多各势力和帝国投靠了自己看好的一方,战争同盟正式形成。因此,这时的战争已经波及了整个大陆。

  “大陆分成两派吗?”

  “嗯,但是,血族同盟的力量实在不够神殿同盟的强,因为神殿得到的是世人的支持,民心所向,力量自然壮大很多。所以,神殿每一战都势如破竹,而血族则节节败退,到最后几乎就要被灭族了。”

  李小天一脸震撼,他没想到自己的红族曾经惨到这个地步。

  “可就在这时,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他拯救了血族,也拯救了大陆上无数的受害人民。”

  “是谁?”

  “他就是伟大的——鲁斯。”怪老头变得激动起来,脸也涨地通红,眼神充满了崇敬与兴奋。

  这个叫鲁斯的人物,大陆每个小孩几乎都知道,因为他是神话故事中的一位救世英雄。李小天也曾经听李顶讲过他的故事,当时他以为这个故事和主人公也和其他一样是虚构出来的。

  实际上呢,人是真的,但在神话故事里,大部分的事都是被改过的,鲁斯都被吹的要超过创世神了。所以,李小天那时听到的,的确是名副其实的神话。

  “鲁斯,我听过他的故事。”

  “那些太夸张了,看我给你还原真实的历史吧!……鲁斯出现之后,他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当然是挺血族。但是,他的身份在那个年代早就被人们给遗忘了。谁也不知道那个老头子是谁。这个大陆是靠实力吃饭的。”怪老头似有深意地看了李小天一眼。当他发现李小天的双眼除了激动什么都没,他知道这个八岁小孩根本就没有领会到自己这句话的意思,只能苦笑一声作罢。

  “太祖爷爷,那么神殿就不停止攻击咯?”

  “血族都到了命悬一线的关头了,神殿怎么可能会停手?泰尼威尔历1101年6月,那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晚上。神殿联盟的一部分高手率先破开了战场的封锁,把血族的核心人物都包围了。我的长辈们那时所能做的也只有垂死挣扎了。但就在这时,鲁斯出现了,谁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鲁斯淡淡的问了句:‘死的人还不够多吗?愚昧的家伙。’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你要知道,那一刻,一只苍蝇想飞进这些高手包围圈都很困难的。”

  “那鲁斯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不知,大家都不知。只是,神殿联盟高手这下也不敢小看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了。旋即,他们中有3个绝顶高手勇敢地站了出来。那三个高手的实力都已经到通天的地步了,那三个人横扫我血族剩下的高手都足够了,但是……”怪老头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一下,吊足了李小天的胃口。

  “太祖爷爷,你就别吊我胃口了。我知道鲁斯肯定打败了他们对不对?”

  “何止是赢?神殿联盟的高手在那一晚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起初大家都以为双方交手会是一场恶战,但是,我们都错了。鲁斯脸色淡然,先是用三根手指从天上招来了雷云,并引下了三根比人还粗的闪电,那闪电的速度十分恐怖,吓得那三个高手狼狈地翻滚了一下才躲开了。结束了吗?没有!之后,以那3条闪电为中心,一片电网顺势蔓延开来,覆盖了所有的敌人。所有敌人纷纷发动星之力去抵抗,这些细细的闪电对于以前的他们来说并不可怕的,但是恐怖的事情又发生了。禁魔!战场居然在突然之间出现了禁魔结界,你知道什么是禁魔结界吗?”

  这个结界十分有名,李小天开声道:“我知道,就是除施术者外,身处结界里面的人都无法与自己的守护星发生感应了,也就是变成了任人割宰的普通人。但是,我大哥说,一般的高手都不会中这个圈套的,因为禁魔结界的发动要花费不少时间,高手们早早就会逃出那个区域了。”

  “哈哈……说的对,但是,我要告诉你。就在那晚,所有的敌人都没能跑掉,也许是因为大家太轻敌,所以才被鲁斯给套住的。但不得不承认,鲁斯施展这个结界的速度快得惊人啊!”怪老头兴奋地狂笑起来,好像那禁魔结界是他放的一样。

  “接着呢?”李小天也很兴奋。

  “接着所有敌人都被迫用血肉之躯生硬吃下了那一片片的电网,这还是鲁斯手下留情了,否则他随随便便就能杀掉那群敌人。即便没杀掉他们,但震慑的作用已经达到了。血族那晚的灭顶危机也就这样化解了。但是,你别以为战争就这样结束了。”怪老头无奈地叹了口气,闭上双眼,似乎正在回忆更惨痛的回忆。

  “他们还不肯放过血族吗?”李小天紧张地问道。

  “不肯,神殿是铁了心要一鼓作气灭了血族。因为他们是以“除邪族”为口号来挑起战争的,所以底气很足。虽然那晚他们受到了一定的震慑,但是并没有十分害怕鲁斯。而且在那晚之后,他们的力量和信心突然大增。神殿向外散播谣言说,神赐力量给他们了。”

  “太祖爷爷,这世界真的有神?”

  “狗屁,这世上有狗屁神!神棍就有。但是,神是普通人民的信仰,神殿的目的达到了。因为,人们本已经投向代表和平的鲁斯的立场开始动摇了。但是鲁斯只是说了一句话便让神殿的谣言不攻自破。”

  “什么话?”

  “如果是神的帮助,那么他应该给人类带来幸福,而不是战争灾难。”

  “那神殿的谣言破败后,就因此收手了吗?”

  “绝对不可能,借口被揭穿那就直接撕破脸皮来打呗。普通的人民不明白,但是对战的双方都是心知肚明这一点的。泰尼威尔历1101年7月,圣战爆发,鲁斯带领了一批追随他的人前去与神殿的联盟战士决战……”

  “圣战……”李小天嘴里喃喃道,原来这就是不久前那场圣战的由来。

  “……当时鲁斯那方的力量已经略逊于神殿联盟了,但是鲁斯并不害怕,依然与神殿联盟进行了惊天对决。”回想起当年大战的恢宏激烈场面,怪老头的手都不由地颤抖起来。

  “鲁斯赢了?”李小天问道。

  “输了!”怪老头恨恨道:“神殿的实力比以往和血族交战时要强了很多,很多神殿高手的实力简直超越了鲁斯一方的想象。鲁斯为了不让自己的追随者死伤太多,只能先撤退了。”

  “神殿不趁胜追击吗?”

  “趁胜追击?没有。因为一些原因,神殿这时也被纠缠进麻烦里了。”

  “麻烦?”

  “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麻烦。反正神殿是不能对鲁斯赶尽杀绝了。而鲁斯借着这个短暂喘息的机会,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因为——他要牺牲自己换来和平。战争的最后一天,那是令世人震撼又感动的一天!”怪老头说着眼眶都微红了。

  “难道他真是牺牲了!?”李小天虽然知道鲁斯在神话故事里的结局,但他还是很希望事实上鲁斯能逃出那个结局的。

  “唉……那一天,很多在远处观战的人们都能看见他的英姿,因为伟大的鲁斯变得和神一样强大。”

  “神?”李小天懵了,这老头不刚说完没有神的吗?

  “别打断我!”怪老头微微怒道:“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神,老子打个夸张的比喻不行啊,不要再打断我了。……说回鲁斯,他就是为了得到一股极强的能量所以才牺牲的。据说,本来鲁斯还要凑齐一样东西才能得到那股力量的,只可惜他没时间去找那样东西了。所以……一代强者就这样牺牲了啊!”

  “那战争的结果……”

  “鲁斯得到那股力量后完全可以藐视整个神殿联盟了。他伫立在空中,俯视战场的所有人,他的声音回响于整片天地:‘想不到我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人们不能看见他眼里的悲伤,却听得出这句话里流露出的苍凉。接下来的战斗,鲁斯毫无疑问,扭转了整个战局。他不遗余力打败了神殿联盟的垂死挣扎。这场战争也正式落下了帷幕。鲁斯与许多无辜的平民战士都成为了这场战争的牺牲品。”

  听到这些,李小天的心情也变得很沉重。

  “鲁斯当时没有毁掉全部的神殿联盟吗?”

  “没有毁掉,鲁斯痛恨的只是战争,而且他被怜悯之心所绊,所以不忍心做赶尽杀绝的事。只是把敌方的一些中坚力量给毁了。”怪老头说完这里,心中却一叹:如果鲁斯毁灭了敌方所有人,血族就不用衰落今天这样了。

  “那鲁斯摧毁了神殿联盟后就当场牺牲了吗?”

  “也没有,他还能活一小段时间,那股力量正在慢慢地流失,流失殆尽之时就是他身死之时。让血族感动的是,他在自己最后的一点时间里来到了血族。大家跪地感激,鲁斯扶起了大家,告诉了我们为什么他会帮血族了。”

  “他痛恨战争?”

  “说的对,但他不止是因为痛恨战争,更因为欠血族一个人情。”

  “那血族怎么改名成红族了?”

  “鲁斯的建议。血族就变成了红族,我们族人开始摒弃了血法。”

  “太祖爷爷,请容我打断一下。我突然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我们红族现在用的是月法,因为我们族人的守护星是月亮。如果你说我们族以前是血族,当时他们修炼的是血法,那么他们的守护星就不是月亮了。难道守护星也能变化的吗?”

  “这个红族的秘密正是与鲁斯有关。因为鲁斯在最后的时间里,用尽最后的力量,将血族人们传承的血脉强行改变了,我们的守护星——血星也就变成了月亮。然后,鲁斯留给我族月法和月星技月星术。从那以后,我族的后代都是月亮为守护星了。做完了这一切后,鲁斯力量全部用完,也不得不与世长辞了。他就是我族最大的恩人啊!”怪老头感叹道。

  李小天心情也很低沉,久久不能自已。

  “太祖爷爷,鲁斯为什么要将我们族的守护星转换了呢?”

  “当时我也还很小所以并不了解,但是后来我想明白了,鲁斯这样做是为了保护血族。因为那时的血族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而神殿虽然元气大伤,但是绝对能比血族恢复地快。鲁斯改变了我族的守护星后,神殿就没有了攻击我族的借口。但是鲁斯并不知道,他这个决定依然害了血族,让血族再也恢复不了当年那种实力了。”

  “为什么?”

  “红族人天生的守护星毕竟不是月亮,所以修炼月法的难度加大许多,更不能完美地施展月星技和月星术。但是族中长辈却没有办法,他们把鲁斯的建议当成了命令去服从,从第二代子弟开始都不再教血法,并把血法和血星术血星术给永久地封存起来,当代领袖立下规定,血法成了禁法。后代子孙不得不遵从祖宗的话。然后,大家眼睁睁地看着红族的总体实力不断下降,最终成了如今这个落魄的家族了。”

  “可是我感觉我族现在还挺威风的啊,在尼卡罗帝国可是两大族之一。”

  “两大族?”怪老头不屑地笑笑:“那你应该知道另外那个家族叫白族吧!这个白族其实实力要超过我族很多的,只是因为我族毕竟是个老家族,他们知道我族会有些底牌,所以也不敢明着跟我们红族斗。这才容忍了我族和他们一起平起平坐的。”

  “额——”李小天咽了下口水,久久无法言语。怪老头的这番话彻底地颠覆了红族在他心中超然的地位。

  以前李小天在红族中,一直听那群长辈吹嘘本族的名声多威地位有多高,久而久之他的心里就也留下了一个印象——红族是个很强的家族。真想不到它原来只是个外强中干的老家族罢了。

  “为什么血族的守护星被转换成月亮了,你还能修炼血法的啊?”李小天十分疑惑道。

  “哈哈,这也是转换的后遗症之一。也不知道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现在红族的人是两种星法都能修炼的!这种天赋在整个大陆看来是十分奇特的。但是,别高兴的太早,我们的血法修炼起来比月法还要困难。说了是后遗症,就不可能是好事了,红族人能修炼两种星法,但是两种星法都无法修炼到一个顶峰的程度,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那为什么血法被封存了你还找的到呢?”

  “在我年少时,我进族中的密室去取一些东西,而我在密室中不小心发现了血法的残卷,那个年纪正是年轻胆大的时候,所以便违反了族规,将血法记住了,并偷偷修炼起来。过了几年,居然被人发现了。”

  “你能进入族中密室?”在李小天的印象里,只有族长和长老们才有这个资格的。

  “我父亲让我进去找点东西的,他可是那一代族长啊!”怪老头感叹道,言语间透露出的苦涩不言而喻。

  李小天也默然了,谁都明白,族长的儿子——也许就是未来的新任族长了,但是,居然落到被囚禁的地步,而且还被囚禁了这么多年,这是何等悲惨的命运啊!

  “偷练血法就要受这么重的惩罚吗?”

  “其他人或许不会有我这么惨,也许就关下紧闭废去星之力就可以了。奈何我是下一任族长的最佳候选人,因为我的修炼天赋是挺好的。所以,族中的内奸把这事报告给了神殿,神殿有了这个把柄,他们当然不肯放过我,除去我之后,红族的力量自然会被削得更弱了。”

  “他们要把你怎样?”

  “当时神殿坚决是要把我给杀了的。但是我族的高层死都不同意,就在大家剑拔弩张的时候,我的父亲为了顾全大局而又不让我死,用尽了方法去求神殿。最后,神殿答应把我永久地囚禁起来,父亲也没辙了,他能为我做到这样确实已经尽力了。接着,便由神殿的顶尖高手共同施下了这个囚禁我的东西——七纵封印结界。”

  “七纵封印结界?”

  “七纵封结界简称七纵封,这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封印术,也是一个结界。它范围大,但是毫不逊色于那些单体封印术。一般高手连靠近这个结界都不行,更别说能解开它了。”

  “那……那我怎么出去?”李小天害怕地问道,他可不想以后每天都待在这里听怪老头讲故事,虽然这些故事很好听。

  “嘿嘿,放心,小鬼,出去的方法我就想到了,就欠一步了,要慢慢想啊,你别急哦。”老头笑哄道:“哎呀,很晚了呢,看你也困了,你就先睡吧。”

  “不,我不睡,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李小天急道,他还想问一下这个怪老头能否“传功”给自己呢!哪怕他不传功给自己,说不定也能解开自己身上的谜题:为何我没有星之力。

  “哎,别问了别问了,你不累我都累啊!你不睡觉,那我是想不出解开七纵封的最后一步。”

  “啊……那我还是睡吧!你快点想吧。我要快点回家。”李小天只能乖乖地躺下来睡了,强者自然重要,但更重要还是能出去啊。

  怪老头看到李小天睡了,开心地笑了笑:小孩子就是好骗,只要是你能仔细想想我的话,便会发现一个致命的漏洞了。一个一直被困在这里的人,怎么能知道外面有个白族呢?小孩子还是小孩子啊!

  其实李小天睡觉时也想起了这一个细节的,但是他立刻否定了怪老头能出去这个念头。他想:一个人要是能出去,还会自愿被困在这里吗?这么孤独的日子谁能忍受的了?

  ……

  第二天天一亮,李小天醒来,看见怪老头在洞口外坐着,头抬高望着天空。

  “太祖爷爷,你在看什么?”李小天好奇地问道。

  “我在看星星,观天象。”

  “可是现在天亮了,你还看的见星星吗?”

  “看不见。”

  “那为什么你还抬着头看?”

  “嘿嘿,因为我看了一夜,脖子无法动弹了,帮我扭回来吧”

  “……”

  “用力,再用力,不够用力。对……对,就是这样,啊!你那么用力干吗啊!痛死我了。”

  “是你叫我用力的!”李小天耸耸肩道,“刚才你说看了一夜星星,为什么看了那么久啊。”

  “因为……我看见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怪老头表情有点严肃。

  “什么东西。”

  “灾难之象!”

  (下一章,李小天能破开结界的秘密会解开,但是他身体的最大的秘密能否解开呢?……红票来一张吧。^0^)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