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身体之谜
邪气吞天2017-04-13 00:4511,025

  “灾难之象?什么灾难?”李小天好奇地问道。

  “算了,不理它。咱们继续聊天打屁吧!”怪老头厌烦地摆摆手,懒得理这些事的样子。

  “哦。不知道太祖爷爷可想好办法把我送出去了?”李小天此时最急的就是这个问题了。

  “咳咳……”怪老头假装干咳了几声,随即有点敷衍地笑道:“快了快了,很快就想出了,你别急,你肯定能出去的。”

  “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的啊?能不能快点?”李小天低耸着脑袋,心里急得要死,如今一觉醒来,他突然有种很强烈的想回家的冲动,因为他不想让李顶伤心。

  “要是能这么快的话我不早就出来了。凡事不能急,办法是有的,但是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敢让你出去,不然出了差错,那个七纵封结界可是会把你给化成灰烬的

  “也是哦!”李小天想想觉得也对,若没有十足的把握,那就是拿命在赌博了。

  “反正你就别急,等我‘灵感’一来,就有十足的把握让你出去了。现在,咱们先来研究一下你身体的问题,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冲过七纵封结界而又不受伤的吗?”怪老头笑问道。

  “对啊,这件事确实很奇怪啊。我明明看见其他东西在穿过结界时便会化成灰色粉末的。”李小天的好奇心马上被提了起来,暂时也不去想要出去的事了。

  “嘿嘿,先给你介绍一下神秘的七纵封印结界吧!这个世间有着八大主星,代表的是世间最基础的元素,大部分人的守护星就是它们。它们就是风、火、雷、水、土、木、日、月。施展七纵封的人必须要能够利用这八颗星中任意七颗的星之力。因此,一个人的能耐是明显不行的,想当年,超过二十个顶尖高手联手,才施展出这个封印结界的。他们按照特殊的方法使将七种星之力汇聚来这里,然后又将七种力量融合在一起,最后,利用这股庞大的力量切断了空间与空间的连锁,产生了一条无形的缝,那条空间裂缝里有无尽的撕毁力。这就是和你同来的那条蛇被切割城粉末的原因”

  “那……那条蛇怎么又变成灰的?”

  “空间裂缝里是暴乱空间,暴乱空间都是不稳定的,它有时低温到能把人体的血液凝成冰,有时却比烈火还要猛,燃尽世间万物。”

  “可你所说的这些都没有伤到我啊。”

  “因为你的身体是——结界虚无体!面对结界,身体比空气还虚无,因此无视天地任何结界的存在。”

  李小天听到有关自己身体的东西,顿时来了兴趣:“那无视结界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啊?我也不知道,好像没什么好处吧,我也是第一次在现实中听到有这种身体的存在的。”怪老头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道:“我实在想不出这种古怪的体质能有什么大前途。”

  李小天翻了个白眼。

  怪老头想了一下,捋了捋那又蓬松又肮脏的白胡须道:“呐,你没死就进来不就体现了这种体质的好处了吗?要是别人,早就死翘翘了。对不对?哈哈……”

  “这个不算,我是指——以后我可以利用它来打架啊或者防身吗?也就是说,它能不能提升我的实力。”李小天充满期盼地问道,难得自己身上是有一样特点是别人没有的了,不好好发掘下怎么行。

  李小天虽然还小,但是在族中生活了那么多年,他十分明白,自己之所以受人白眼,主要就是因为自己不能感应月之力,甚至在4年前,他的父母在族长房间里和族中所有的长辈吵架的过程都被他偷听得都一清二楚,他曾经想过自己跑掉,但是每次都在小树林中被李顶寻着了,李顶什么也没说,只是摸摸他的头便背起他往家走,而他只能趴在大哥肩上小声地啜泣。他是多么地希望自己也能有一点点的实力啊!

  “你这么想自己的实力得到提升吗?”怪老头望着李小天的双眼,他从这个小孩那双纯真的眼里看到了他的内心,那里有一股十分强烈的渴望,就像濒临渴死的人在乞求老天能下一场小雨一样。

  “想,不,是很想!是非常想!”李小天十分激动地叫道,他无比希望怪老头能给自己一个肯定的回答。

  可惜让李小天失望了,怪老头摇了摇头道:“结界虚无体的作用无法提升你的战斗能力,只有面对结界才能发挥作用,面对敌人,它也帮不了你。但是,你别灰心丧气,既然你拥有了这种特点,只要你能想办法利用好,也就能帮到自己的。天才不就是比草包快一点找到了自己的长处而已嘛!”怪老头最后那一句话言简意赅。

  “嗯。”李小天点点头,然后又想起了昨天的那个想法,他吞吞吐吐地道:“太祖爷爷,你……你……你……”

  “我什么啊?你有屁就快放吧!”怪老头见到李小天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知他想说什么。

  “太祖爷爷,你应该很厉害吧!能不能传一些星之力给我,让我成为一个强者。我看故事里那些前辈传完功后都会死掉的,我不要你全部的星之力。你给一点点我,让我能不被人歧视就行了。”李小天低着头,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他知道自己这样问人家要星之力是件很丢脸的事。可是为了能不被人当成草包,这一会儿的丢脸又算的了什么呢。

  “哦?哈哈……”怪老头不愠反笑,“你怎么知道我厉害的啊?”

  “你连我大哥都能打发走,肯定厉害了。除非你是在骗我,我大哥没被你打发走。”李小天讲到这里,蓦然一惊。

  “得了得了,别用这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我是那种骗小孩的人嘛!”说完这句,怪老头脸抽了一下,然后面不改色地道:“爷爷我真的没骗你,你大哥确实被我打发走了。而且我的实力确实比你大哥要强。但是——”

  李小天紧紧地盯住怪老头,他好希望自己能像神话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得到这位老前辈毕生的功力,然后成为一代高手。

  “但是我也传不了星之力给你。”怪老头的一句话立刻让李小天充满渴望的双眼变成了失望的灰色。

  “先不说传不了,就算传的了,我也不会做。”怪老头眉毛一挑,脸上出现稀有的认真与严肃:“因为强者都是脚踏实地修炼上来的,你如果一心想着一步登天的话,那么你永远都不可能是一个强者。”

  “太祖爷爷,我也想过好好修炼的。可是没有机会。所以一直都被小伙伴们嘲笑、排斥。前天更是被一个天才混蛋给踩着骂了,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苦恼怎么报仇,所以我刚才才会一时情急之下要你传我星之力的。我并不是想一步登天的。”李小天慌忙解释道。

  “被踩着骂?”怪老头一愣,他还没想到面前这个小男孩受过这种侮辱。

  “嗯……”李小天便又把那天的事给怪老头说了一遍,当他说到最后,自己被踏了几脚还是不讨饶,而且还放狠话说十年后踩回时,怪老头十分激动地拍着李小天的肩膀道:“好!输人不输场。爷爷我都佩服你。”

  李小天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可惜我实力不够,也许十年后根本踩不回他。”

  “小天,你放心。虽然我是不可能传什么‘功力’给你来帮你提升实力的。但是你可以靠自己的啊!”

  “太祖爷爷,我连星者的潜力都没有,怎么提升实力?”

  “谁说你没有?”

  “我六岁那年测试了,水晶球什么都没有,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都判定我没有丝毫的星者潜力。”

  “那是他们才疏学浅,让爷爷来告诉你真相。”怪老头嘴一撇,神气地说道。

  怪老头说完后,领着李小天往洞里走去:“我再给你测一次。”

  “太祖爷爷,等等,七纵封的事还没说完呢。你是不是在忽悠我啊!刚才你说我是结界虚无体,那为什么我进的来出不去啊?”李小天被怪老头拖着走,所以边跑边问道。

  “哈哈,七纵封印结界是有两层的。外面那层是结界,但里面那层不是结界,而是封印!结界负责毁灭万物,而封印那就是负责阻挡我出去。这个术就是这么神奇,既不会让我逃跑掉,又不能让别人来救我。看你一头雾水的样子,似乎脑子不大灵活啊!”怪老头笑着调侃道。

  “谁说的,我明白的很。”李小天不服气地叫道:“我只是在想他们是如何创造出这么恐怖的东西而已。”

  “哈哈,想破你的小脑袋都想不出的……”

  红族会议室。

  “李堂族长,他们真的撕毁协议了?”大长老小心地询问道。

  族长李堂不敢面对众长老急切的眼神,他无奈地闭上双眼,缓缓地点了点头:“是真的了。”

  大长老听了这话,无力地靠在椅子的后背上,闭着双眼,眉头紧缩,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其他长老听到这话也沉默了,他们也知道事情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事已至此,大家赶紧商量对策吧。”大长老睁开眼沉声道。

  “大长老你这么慌张干吗?白族虽强,但是他们想吃下我们也没那么简单的,怎么说我们家族在很久以前也是举世瞩目的三大势力之一。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唉,你就别再这么想了,咱们红族现在是什么实力我最清楚。现在全都给我商量一个计划,做最差的打算。跟他们硬下去,咱们族虽然衰败了,但也不是懦夫之族。”大长老心中叹了口气,这里在座就数他的年纪最大,是最接近怪老头那个时代的人物,所以红族的衰败只有他才明白。

  ……

  “又是这个东西?”李小天指着前面那个水晶球问道。

  “对,用来它来测试你的守护星的种类。你以前已经试过了吧?”

  “嗯。”

  “哈哈,我很好奇当初你被测出什么都没有时为什么不被人赶出去啊?我可不相信我族现在还有人能看的出来你真正的秘密啊。”怪老头笑道。

  “那是因为我的父母和大哥保护了我,可惜我父母都已经……。”李小天说到这里,再想起了已逝的父母,眼眶不由地又红了。

  怪老头本准备是跟李小天开个玩笑而已,见状如此,知道自己提起了对方的伤心事,赶紧说话去转移李小天的注意力。

  “好好好,咱们不提这个了。你看。”怪老头把他自己的手放到水晶球上,一会儿,水晶球中便缓缓凝聚出一个小小的粉红色月亮来。

  “我见过了,除了我,其他的小伙伴都是这样的。”李小天沮丧道。

  “你试试放上来试试,说不定有奇迹呢?”怪老头笑道。

  李小天看着怪老头坚定的眼神,他索性闭上双眼,把两只手都了放上去,然后等待奇迹的发生。可他等来的却是怪老头的笑声,李小天睁眼一看,心又跌倒了深谷,因为水晶球中,什么变化都没有。

  “太祖爷爷,你骗人,没有奇迹的。”李小天道。

  “是吗,看好了。”怪老头把手放在李小天肩上按住,一会儿,神奇的事终于发生了。

  只见水晶球中十分缓慢地开始凝聚一个小小的银色月亮来,就和李小天平时看到的银色月亮一样。

  “哇!怎么回事?”李小天惊呼。

  “看见没,这就是你的守护星,一个银色的月亮。”怪老头笑道,忽然他定睛一看:“咦?好像还有什么在里面,是什么的呢?”他弯下腰,伸头一看,只不过银色月亮的光芒太盛导致有些看不清楚,怪老头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事实上怪老头并没看错,那里面确实有着一个很小很小的漩涡。

  怪老头刚想把头再伸近一点,试图看清楚些时,突然,李小天的脸色变的惨白,随即,他的身体也变得软绵绵的,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怪老头急忙撤去放在李小天肩上的手,但是为时已晚,李小天还是沉沉地往一旁倒了下去,他双眼紧紧地闭上了,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怪老头伸手一接,然后把他慢慢放在石床上。

  “这么容易又晕了,还真是个陶娃娃啊。只不过这也倒是符合古典的记载啊!”怪老头苦笑道,然后他看着那个水晶球,回忆起刚才的一幕,嘴里自言自语道:“银色的月亮,太神奇了,比白色的月亮厉害呐!”

  “可是,既然他没有后遗症,也就没有血星了啊。不行不行,想个办法才行……哎,看来我将来也只能把‘眼’给他了,便宜你了,臭小子。”怪老头说完后,用手指轻轻地刮了刮李小天的小鼻子,脸上露出爷爷疼爱孙子的那种慈祥。。

  ……

  李小天醒来时,发现怪老头正在看书,他刚准备开声询问,怪老头指着石桌说:“知道你有许多话要问我。先去拿点东西吃吧,也该饿了吧!”

  李小天确实也饿了,便去拿东西吃,边吃边听怪老头讲述原因。

  “知道你以前为什么测试时水晶球没反应吗?”

  “不知道。”李小天聚精会神地看着怪老头,竖起了两只的耳朵,生怕听漏一个细节。

  “你的身体其实和别人的一样,也有一点月之力,这也是自然累积而成的。”

  “那为什么……”

  “但是,你的身体却有一道封锁,也可以说是防护。它封住了月之力不让你用,不仅如此,它为了保护你的身体,干脆封锁了你与星的主动交流,也就是说,它不让你自己主动去吸收星之力。所以,你现在既用不了星之力,也感应不了守护星,只能靠身体自然性地累积。还有,也因为这道防护,任何人都感受不到你的星之力,连水晶球都没那个能耐。”

  “原来是这样!”李小天大吃一惊,想不到自己的身体原来还有这种秘密。

  “知道你为什么会晕倒吗?”

  李小天低头思索了一下:“莫非是你在我肩膀上按住时输入了些什么吗?”

  “我也就输入了一点点的月之力而已,目的是为了强行破开你身体的那道封锁,当然,我只敢破开一个很小很小的孔。接着引导你的月之力出来,但即使是这一点,没过一会,你的身体就承受不住晕倒了。不是我的月之力伤了你,是你的月之力伤了你自己。”怪老头咂咂舌道。

  “怎么会这样?”李小天惊讶道。

  “因为你太身体弱了啊。”怪老头笑道,看见小朋友瞬间变低落的眼神,他赶紧道:“或者说你的月之力太强了,身体暂时接受不了。但是已经很不错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我一输入月之力你就会晕倒的。估计是你大哥经常锻炼你的身体吧!”

  “嗯,我偶尔会跟大哥学一些简单的体术。”李小天道。

  “那就对了。因为你那可是纯粹的月之力啊!也许是太霸道,如果现在它就出现在你这个幼小的身体里,会把你给撑破。”

  “什么是纯粹的月之力,难道你们的不是纯粹的月之力吗?”

  “你没发现我族的人测试时显示的那个月亮都是粉红色的吗?”

  “对耶!怎么回事?”

  “前面已经说了,当年鲁斯用最后的力量将我们的守护星转换了。但是不够完全,现在我们是的守护星是粉红色的月亮,这就是我所说的后遗症。虽然我们可以修炼两种法,但我们的两种星之力都不纯,威力大打折扣。而你的守护星成功转换了,变成了纯粹的月亮,没有血星参杂其中,这是我红族古往今来第一个完美蜕变的人。”

  “怪不得我看月亮是银色的,他们看的是粉红色的。……但是听我大哥说,平常人看月亮也是白色的啊,怎么我的月亮不是白色的啊?”

  “我大胆地猜想,你的银色月之力要比普通的白色月之力还要强上一筹。”

  “哈哈,原来我不是草包!!”李小天开心地又蹦又跳,但是过了一会儿,又半信半疑地问道:“太祖爷爷,你没骗我?我真的也有月之力?”

  从六岁测试完开始,他就像被判了死刑一样,走到哪都被人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蔑视,甚至被万盖伦当着众人把自己打翻,而族里都没一个人愿意帮自己。这种种待遇都是因为他没有星者的潜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李小天的父母和大哥是一直在鼓励他说:小天你只是天赋不够别人好,将来你也会星之力的。但他知道这是亲人在安慰自己而已。

  “珍珠都没那么真啊,你不信我,但你要信那个水晶球啊!那个银色月亮可不是唬人的。”怪老头道。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不仅能修炼月之力,而且还会比族中的人还要厉害?”李小天激动地涨红了脸,他的双眼泛着喜悦的光芒,正在憧憬着自己不久后把万盖伦踩在脚下然后问候他家人的情景。

  “将来的事我不知,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但我知道——现在的你是不可能。”

  “为什么?”李小天刚飞上云端的心瞬间又被砸掉下来。

  “因为那道天生的防护啊,在你的身体强度不被它承认之前,它都不会松动的。”

  “为什么要这样啊?”李小天兴奋之余又惋惜道。

  “谁叫那银色月之力这么强啊。”

  “那还要多久那道防护才能消失啊?”李小天焦急地道。

  “我也不知道,等你长大发育之后吧,哈哈……好吧,别难过了,相信我,该来的总会来的。”怪老头拍拍李小天的肩膀道:“吃饱了吧,来来来,给你看点好东西。”

  “什么东西?”李小天好像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杀人防身必备的好东西。”怪老头“嘎嘎”地奸笑道。

  “杀人必备……到底是什么?”李小天的神经也被挑动了起来。

  “血法!”怪老头嘴里缓缓地吐出两个字,带着寒冷而又加上奸笑,听得李小天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血法?!”。

  “等等,你那大哥又来闯结界了,我先去打发他走先。你在这等等。”

  “哦。”

  ……

  半晌后,怪老头回来了,这次的他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不断喘着粗气:“呼呼,累死我了,到底是我老了,还是你大哥太厉害了,差点逼得我这把老骨头都要现身了。”

  而此时,结界外的李顶正一脸郁闷的往家走去,看他走路的疲惫模样,就像是虚脱了。刚才他准备施展了自己破坏力最强的一个月术——错月开云,看看能否撼动结界。

  但是事情又和昨晚一样,当他的身体离那结界还有一点距离时,全身的星之力又开始流失了,他的实力虽然强悍,但脑筋大条,并不知道有人在暗中搞鬼,而他又不了解这个七纵封印结界,就误以为这是它的效果。

  直到自己全身的力量都被完全抽取完后,李顶又只能含恨地离去。

  即便如此,李顶并不因此就放弃,不进到里面去确认一下弟弟的存亡,他真的不想接受这个残酷现实。

  本来在昨晚,李顶来到这里无功而返后,就准备回去把族里那几个惹起事端的小孩都给搞残的。偏偏这时大长老和族长路过,拦住了他,他们了解整件事后,就对李顶说,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引起的,不能太怪罪人家。还说,当下族里遇到了很大的危机,让他不要再搞些事端出来扰乱人心。

  李顶听了大长老的话,虽然心里还是想为弟弟报仇,但是为了不让红族更乱,所以只能忍下这口气,等有机会再替李小天报仇。

  ……

  “太祖爷爷,你是怎么打发走我大哥的啊?”

  “哈哈,我把他的星之力都吸走了,只有这样他才肯走啊!”怪老头道。

  “你吸了我大哥的星之力那你现在为什么看起来还是这么累的啊?”李小天不解道。

  “我和你大哥之间可是隔了个七纵封的。你大哥好对付,你以为七纵封也这么好对付啊?我没被七纵封搞死就算好了。又不是个个人都像你这样是结界虚无体。”怪老头没好气地道。

  李小天笑了笑,得意地吐了吐舌头。

  “刚才说干什么来着?”怪老头和普通老人一样那么健忘。

  李小天也装着和怪老头刚才那样的语气,寒冷并带着奸笑,一字一顿道:“血法!”

  怪老头看见李小天的模样,拍了下他的头,笑了起来:“人小鬼大。”

  “太祖爷爷,你都说我的守护星是纯粹的月亮了。还看血法干吗?我又不能修炼它。”

  “别管那么多,让你看就看。”怪老头似有深意地笑道,然后把李小天领到了这个大洞的某个角落。那里放着许多书,和垃圾堆一样散乱。怪老头翻了好久,终于找出了一张发黄的纸来,递给李小天:“这就是血法,拿回床上给我好好看下。”

  “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来看它啊?”李小天还是不明白。

  “别问这么多,你给我牢牢记熟它,明天我检查,你要是背不出来,我就不想办法让你出去了。”怪老头威胁道。

  “又要等到明天呀……啊,好好好,我看我看。”李小天无奈地点了点头,跑回穿上,开始认真地去背那张草纸上面的东西。

  这草纸也不知你不是怪老头拿来擦过屁股的,李小天总觉得有股异味。而那纸上面的字也潦草无比,和鬼画符一样。李小天看的很艰难,但他可不敢抱怨。万一那怪老头又威胁他……

  “月法你读过没?”怪老头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说完又扔了一张纸过来给李小天。

  “月法我早就会背了,我还会背一个星技和星术呢!”李小天叫道,当年他受“草包”称号的刺激。所以愤愤地从李顶那里搬来了月法,并把月法背得滚瓜烂熟。然后,李小天还要李顶告诉他月技月术,李顶便告诉他两个,虽然李小天也都把那两个月技和月术也背熟了,但是这三样东西,没有一样是他能用的。也就充实下自己那颗空虚的心灵而已……

  “月法背熟了更好,你就抓紧时间把血法给我背熟了。”

  “哦。”

  李小天这一看又看到了晚上,然后模模糊糊又躺下睡着了。

  翌日早上,也就李小天进禁地的第三天。

  “太祖爷爷,你又没睡啊?”李小天走出洞外,看见怪老头又是昨天那副仰望天空的模样,知道他脖子肯定又僵硬了,所以不用他叫便主动跑过去帮他活动活动。

  “唉……”怪老头叹了口气。

  “太祖爷爷,你干吗唉声叹气呢?莫不是又看见什么了?”

  怪老头没有回答李小天的话,而是反问他:“你说红族和白族打,到底会不会赢呢?”

  “太祖爷爷,你怎么会问这个呢?昨天你自己说白族要比我们红族还强的,但你也说我们红族有很多底牌的。不是吗?打起来应该是平局吧?”

  “平局?”怪老头一愣,随即喃喃道:“平局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吧?小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不对?”

  “对,咱们不怕白族。”。

  “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没,想早点出去就快点给我背熟。”怪老头叫道。

  “哦!背好一半了。”李小天赶紧跑回洞里,他心里很想快点出去见自己的大哥。

  “赶紧把另外一半给我背熟,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怪老头恐吓道。

  李小天二话不说,赶紧跑回洞里去看那张草纸。自从他知道怪老头“传功”给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代高手后。他心里就很想快点出去,他知道李顶应该快急死了。

  ……

  很快又到了晚上。

  “太祖爷爷,已经这么晚了,你又不打算睡觉了吗?”李小天走出洞外,看着怪老头道。

  怪老头只是呆呆地看着天空的繁星,好像不知道李小天在跟他讲话。直到李小天重复三次他才回过神来。

  “哦……呵呵,小天啊,血法都会背了吗?”

  “我已经会背了,但是很难懂。”李小天无奈道。

  “没事,以后你再慢慢去研究吧。哪有人看一眼就明白的啊。”

  “太祖爷爷,血星之力厉不厉害啊?”

  怪老头表情突然变的很严肃:“血星很神秘的,我都未能发掘它的全部秘密。血族在上古时能成为三大势力之一,就是靠血法,还有血星技和血星术。”

  “太祖爷爷,你都说我不能修炼血法,为什么还要我背熟它啊?”

  “我什么时候说你不能修炼血法了,我说你的守护星没有血星而已。……嘿嘿,你会有机会修炼它的。放心吧!”

  “即便如此,可我要是修练血法,是不是会被别人当成嗜血的恶魔啊?”李小天有些胆怯地问道,小孩子听到血腥的东西往往都会想到那方面去的。

  “小天,血星的形象当初是被敌人给扭曲了的,血法是能用来杀人。可是,一把锋利的刀,在好人手上就会变成拯救,在坏人手上就会变成屠杀。有些人,你不杀,就会死更多人。你懂吗?”怪老头一本正经地道,心里也在暗笑:“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是鲁斯大人说的。”

  李小天用力地点了点头,把这句话牢牢地记在了心上。

  “那我被人发现偷练禁法,岂不是也和你一样会被关起来?或者被杀死?”李小天也有些担心这个问题。虽然怪老头一开始说了,他是族长候选人也是为敌人很想除掉的心头刺,然后才落得这种下场。平常人或许不会,但怎么说都是偷练血法,被抓到应该惩罚也不轻吧。

  “小天,我必须向你承认我很自私,我为了不让血法失传,所以想逼你修习它。但你也无须太过于担心刚才那个问题。因为血法早已经被当今世人给遗忘了,你用了它都未必会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星之力。最多,你别在红族里使用它就行了,出去之后没有人知道是血星之力的。”

  “血法不是应该很显眼吗?”

  “血法并不是世上最显眼的星法,显眼的是它的某个星技和星术。”怪老头慢慢道。

  “星技和星术?”

  “对,这个大陆的星法是不分级别的,各有各的特点。但是星技和星术却分成了力、灵、灭、禁四个级别,每个级别又分高、中、初三阶。而血星技和血星术的最低级别都是灵级初阶的。”

  “就是说,血星技和血星术都是灵级以上的?”李小天一惊。

  “没错,这就血星的骇人之处。而当年,那个害血族被世人声讨的‘族人’,就是因为用了禁级的血星术,那个血星术估计是十分血腥的,这才引起了世人的声讨。所以我才说,血法不显眼,血星术和血星技才显眼。”

  “太祖爷爷,你都会所有的血星技和血星术吗?”

  怪老头听了这话,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声叫道:“所有?别说所有,我要是会多几个血星技和血星术的话,我还会龟缩在这里?早就出去把当年封印我的那些人砍个稀巴烂了。”

  李小天一愣:“那你为什么不学多一点呢?”

  “怎么学?根本就找不到,也不知是不是没保留下来。当年我在密室中也不过找到了一个星术和一个星技,而且最厉害的那个星术也不过是灵级高阶的。上古时期,血族的前辈可是创下许多血星技术的,估计失传很多了。等到红族繁殖到第三第四代时,血星技和血星术几乎都不见光了。或许……”

  “或许什么?”

  “或许还藏在族中密室的某些隐秘的地方,当年因为情况紧张所以我没有发现而已吧。”

  “族中密室?!”李小天再次听到了这个密室,他不由地感到很好奇,这个密室就连李顶这种族中高手都没有进去的资格,里面肯定放着很多奇怪和厉害的东西。

  “怎么说都是古老的家族,族中密室是血族创族后就遗留下来的,里面的宝贝绝对有很多。但是族中那些老头很吝啬,他们绝不会让普通族人进去的。”

  “对啊,长老们真够吝啬的。这明明就是全族的共同财产,居然被他们锁住了。”

  “没错,这就是共同财产,都被那些腐朽的老头们给独占了,自己没用又不分享给其他族人。小天,我问你,你听过的月技和术有几个?”

  “我大哥会三个,我背熟了两个,还有一个,大哥说那个太高级,告诉我怕长老们会责怪他,所以就没告诉我。”

  “那也就不过三个对吧?当年鲁斯带来的月星技和月星术绝对不止这么少。我又问你,你所知道的那三个星技和星术是什么级别的?”

  “一个力级高阶一个灵级初阶。还有那个大哥没告诉我的月技,好像是灭级初阶的。”

  “那就对了。你认为鲁斯只留了一个高级月技给我族而已吗?不可能的!肯定还有好几个高级的月技或者月术被那些老头锁在密室里了。他们认为不够资格的人都不给看的。当年他们连我都不给看,说辈分还不够。这也是红族衰败的原因之一了。腐朽,太腐朽了!”怪老头不断地摇头。

  “是呀,族中经常会举行一些青年比试,在比试中获胜的人才拥有修习月技和月术的机会。那个灵级月术和灭级月技都是我大哥通过比试胜利才得到的奖赏。”

  “那群老头这样做,只不过是让强者更强,弱者更弱而已。红族的实力照样没进步。”

  “是耶……”李小天若有所思。

  “小……呃!”

  怪老头突然把头一扭,往西边的天空望去,心中突然大颤。随即,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眼里充满了不知是悲哀还是幸灾乐祸。

  李小天没看见怪老头的表情,他还在一个很疑惑的问题,再次问怪老头:“太祖爷爷,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让我修炼血法啊?”

  怪老头转过头,并没有回答李小天话,而是苦笑道:“我原以为上天看老子孤独,才派了个人来给我解闷的,没想到是派你来继承我的遗愿的,也好啊,也好啊……”

  李小天发现怪老头说话有点不对劲,神色也很不正常,他还以为怪老头要把他永远地关在禁地里了,李小天紧张地问道:“太祖爷爷,发生什么事了,你答应我要送我出去的,不能食言啊!”

  “哈哈,小天,你这次是不出去我都要赶你走了啊!”怪老头虽然是在哈哈大笑,但是连李小天这种小孩子都能发现他眼里流露出的苦涩。

  “太祖爷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李小天说完这句话,突然间也感到全身恶寒,这是天生的直觉在告诉他,一个空前危机就要来临了!

  怪老头轻声道:“今晚红族恐怕要跟白族血拼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李小天呆住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个八岁小男孩的心都还没完全从误闯禁地的浪涛中走出来,又撞上了一个更大的风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