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弑神箭
邪气吞天2017-04-13 00:454,544

  “你想要那箭?”

  “嗯。”李小天点点头,这等利器,谁不想要?

  “只能等你有实力再去找了,它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这支箭,世上都没几个人记得起它了,因为它消失很久了。”

  “那它叫什么名。我以后一定会去找它的。既然有了箭鞘,说明我与它有缘。”李小天道。

  “它叫马蒂尔之嘶鸣!人称‘弑神箭’。”柏莎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马蒂尔之嘶鸣?!”李小天心里深深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你居然拔出了它,难道……我不信……”柏莎低声地喃喃自语着,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她想起了几年前收李小天为干儿子的那天,那短暂的一幕重现眼前,李小天那双朦胧的泪眼,透过眼泪隐隐出现的东西……

  “干妈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李小天好奇地问道。

  “小天,我要给你测试下你的星之力,快把手放到这个水晶球上来。”柏莎说完后就凭空变出了一个水晶球,和多年前李小天在红族测试的水晶球是一模一样的。

  “哦。”李小天虽然觉得很突兀,但也没说什么,乖乖地把手放了上去。

  李笑谈把手放上去之后,水晶球不出所料——一点反应都没有。柏莎便把手抵在了他的背上,令李小天有点惊讶的情景出现了。

  水晶球很快就出现了一个银色的月亮,但这个李小天早在当年李梧测试他时就见过了,不足为怪。令李小天惊讶的是,水晶球的中间出现了银色月亮后,它的旁边又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圆饼”。

  “原来这就是血星的标志。”李小天心中很快就明了。

  但这血星并不是柏莎要看的东西,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银色月亮,她眯着双眼,躲过那银色的光芒望向了月亮的里面,水晶球的最中间有一个小漩涡!当年李梧没能看清楚,但是此刻的柏莎却看得很清楚了。

  “万法自由眼!”柏莎大惊失色,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因为手在发抖,那个水晶球也拿不稳了,掉到地上摔得粉碎。

  也就在这时,李小天身体开始摇摇晃晃了,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了。虽然他的身体比前几年长结实了许多,但还是不能支撑太久的星之力。

  柏莎连忙放开了抵在李小天背上的手,并扶住了他,幸好这次李小天挺住了,他没有晕过去。

  李小天满脸错愕,柏莎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一个泰然自若、宠辱不惊的人。她的眼神永远古井不波,她的脸色永远带着一股浓郁的沧桑,无大喜,亦无大悲,她是一个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的人。李小天做梦不会想到柏莎会有如此失态的一刻。

  “干妈,你看到什么了这么惊讶啊?”李小天既好奇又有点紧张,生怕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隐患。

  柏莎没有回答李小天,她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小男孩,心中暗叹:“居然和那家伙猜的一模一样。怎么会这么准啊!”

  李小天着急起来,他知道肯定是关于自己身体的事,所以又忍不住打断了柏莎的沉思:“干妈,你到底看见什么了啊?跟我说说好不好?”

  “天……眼!”柏莎盯着李小天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她的神色十分复杂,似喜又悲。

  “天眼?”

  “天眼的全称是逆天之眼!”

  “逆天之眼?”李小天摇了摇头,他看了那么多年的书,都没听过这个东西。

  “绝对是逆天之眼!”柏莎坚信自己这次是绝不会看错那两个小漩涡的了:“天眼能透过眼泪看到,但很模糊,所以我以前都没有发现。刚才你没看到那水晶球中心的那个小漩涡么?你的双眼就存在着两个这样的银色小漩涡,只不过平时隐藏起来了。”

  “银色小漩涡?”

  “那两个小漩涡是世人的噩梦!是逆天的标志!它就是史上三大逆天之眼中最恐怖的一个——万法自由眼!”柏莎出现少有的激动的神情,她望着李小天:“你真的不知道吗?”

  “万法自由眼?我真的不知道。”李小天耸耸肩道。

  “也难怪你不知道,这个世上能有星眼的人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了,至于逆天之眼,我要是没亲眼看到,也不会相信的。”

  “逆天之眼不会是我先天带来的星眼吧?”

  柏莎摇了摇头:“三大逆天之眼和星眼有所不同,它们不会加强你和守护星之间的感应,也不会增幅星之力的威力。但是大家公认一点,三大天眼中最恐怖的那个——万法自由眼,它是凌驾于所有星眼之上的,因为它的作用已经真正逆天了!”

  “到底有什么用?”李小天的胃口被吊的就快跳嘴来了。

  “万法自由,凡眼朝拜,唯其独尊,步步皆杀,万丈狂澜,君临天下!”柏莎的声音有些颤抖,深吸了一口气又接着解释:“万法自由眼能够让你容纳一切的星眼。也就是说,拥有了这双眼睛,你能打破限制,可以拥有无数种类的星眼。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像的事!”

  “就这样而已啊!”李小天有些失望地看着柏莎,这个万法自由眼的效果看起来好像很强,但李小天却觉得它很不实际。。

  “而已?!”柏莎真的有一股想拿根面条吊死这小子的冲动。她恨恨地想:有逆天之眼你还不满足?小屁孩就是小屁孩,根本就想像不出这个万法自由眼有多么逆天呢!

  “干妈,你就别想得太美好了,这世上能有星眼的星者本来就少。就算碰见了拥有星眼的星者,别人又怎么可能会愿意挖给我呢?他们又不是太祖爷爷。”

  柏莎哑然,这孩子说的话倒是事实啊!星眼是稀少无比的,而且抢都抢不了。

  “额……唉,小天,那你就先回去吧。”柏莎激动过后,就变回愁眉不展了,她无奈地向李小天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此时的她心乱如麻,一大堆问题充诉着她的脑子。

  “哦。”李小天听了之后,没再想天眼的事,而是有点恋恋不舍地看了下那条黑棍。

  今天他认为自己最大的收获不是知道了身体最大的秘密,而是找到了这条箭鞘。他还是认为这条箭鞘是个宝贵的东西。虽然目前的作用和一根铁棍没什么不同,但毕竟也是李小天花了大力气才获得的啊!他叹了口气,只能压下心中的不舍,毅然转过身,就准备离去。

  “你想要这箭鞘,那就给你拿去玩吧。别弄丢,说不定我还会问你要回来的。”柏莎把箭鞘递给了李小天,得知了他的最大秘密后,柏莎已经心乱如麻了。

  李小天见到柏莎又把黑棍给了他,十分高兴地接过了。

  “对了,你想找到马蒂尔之嘶鸣,那你想练一下弓箭吗?”柏莎突然问道。

  “我可以吗,干妈?”李小天问道,本来他对弓箭没有什么兴趣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将来也许有机会碰到那支箭,所以他就想学习一点弓箭知识了。

  “你没星之力,所以用不了什么星技星术,但我还是能教会你一些基本的弓箭知识的,而且你的‘专注’用到弓箭上那肯定是如虎添翼的。”

  “好,干妈,那我明天就开始跟你学。”

  “嗯,那你就先回去吧。”柏莎笑着点点头。

  看着李小天的背影逐渐远去,柏莎还在原地站着发呆,笑容慢慢地收敛了。许久,她叹了口气:“我该怎么做?”

  柏莎手中一亮,一把银色的长刃出现在手上。这是战刃,不过长了些。普通的战刃也就三尺长,但是这把起码都有四尺半了。

  柏莎嘴唇翁动,她心意一动,那柄战刃突然散发出黑色的物质来,黑光一闪,很那黑色物质就消失了。但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那柄银色的战刃居然变成了一把漆黑色的大弓!

  这把弓长度和那刃差不多,上面布满了各种奇怪的纹络和符号。

  “弑神弓——马蒂尔之凝望!”

  柏莎轻轻地磨砂着这把弓,几滴晶莹滴落在上面,发出“嗒嗒”响脆的声音,那是柏莎的眼泪。

  “这就是命运吗?我真的要放弃去寻找弑神箭?”柏莎对着马蒂尔之凝望道,好像它会说话似的,但是马蒂尔之凝望的弓弦只是嗡嗡地响了响,并没告诉柏莎答案。

  “我的伤又还没好,他们还这么小,现在绝对不行,起码还要等多几年。但是……”柏莎心里无比地矛盾,“要是再等几年,说不定,真的应那个家伙的话了。”

  半晌——

  “唉,小天……”柏莎脑海里浮出李小天的容貌来,四年来,他带给了柏莎欢乐同时也让这个家更加完整了,他是一个天真但是却很坚强的小男孩。

  我的命运交给他行吗?

  ……

  “老大,原来你辛苦得到的东西只是个箭鞘啊?”酷酷狂笑道。

  “什么箭鞘,它比神器还厉害。”李小天不服地叫道,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个神奇东西,当然不肯承认它是个废物。他轻轻抚摸着上面那些巧妙的雕刻,希望自己能陶醉在这奇异的艺术中。

  “比神器还厉害,哈哈,明明就是个箭鞘而已,老大你别自欺欺人了。”酷酷揶揄道。

  李小天听了,拿起那箭鞘就往酷酷头上砸去。

  “啊!”酷酷捂住脑袋叫道。

  “痛吗?”李小天幸灾乐祸地笑道。

  “当然痛。”酷酷叫道。

  “痛就代表它比神器还厉害啊。”李小天理所当然地道。

  “……”酷酷只能捂着伤口一脸的委屈,但是他不敢再笑李小天了。看得旁边的美美和旺旺大笑不已。

  “记得一开始那个结界吗?哼,将来我实力够了,它绝对能为我所用。”李小天突发奇想道。

  “老大,做梦吧,一条破棍子……啊,为什么又打我头。”

  “哈哈……”

  ……

  从李小天获得这个箭鞘以后,柏莎便开始教李小天一些射箭的基本知识。可是关于弓箭的星术星法太少,柏莎也没有这类术法卷轴,她本身倒是掌握了一些,但是李小天目前的实力是学不了的,所以她打算等以后再教李小天。

  但是,李小天通过刻苦的训练,却把柏莎对于弓箭的技巧心得给领会到了,这些技巧心得看起来简单易学,但李小天总共花了5年,拉断了三把泰木弓和七十六根弓弦,他们居住的那块地方,每一棵树上都留下了李小天的箭。最可怕的是李小天的手指,那只拉弦的右手拇指,不需言语就能告诉别人他这几年的努力。。

  那五年里,每当看见李小天的右手拇指,柏莎和三只小红璃猫都会彻底被这个少年的刻苦和坚毅所感动。因为李小天的那个拇指因为拉的弦太多,先是磨破了皮,但他没有停下,继续射箭,然后,弓弦拉掉了他一块肉。他还不想放弃,柏莎后来命令他停下来,并给他做了包扎。李小天在包扎完之后,过了两天,发现还没好,他缠着纱布又开始偷偷练习。之后的射箭越来越痛苦,李小天是咬着牙滴着汗才把那根普通的弓弦给拉起来的。

  之后,李小天的右手手指有了一个很厚很厚的茧。柏莎感动之余又很不解,她不理解李小天这种坚毅到底来自于什么?她问李小天是不是因为灭族之仇。

  李小天说:“干妈,灭族之仇暂时是急不来的。但是我不能停下修炼的脚步,否则我将永远无法超越一个人。”

  李小天并没告诉柏莎是谁,柏莎强求他揭露自己心中的秘密。

  “龙游浅滩遭虾戏,今日欺我少年穷。天下英雄出我辈,来日必定起风云!”

  每当李小天想歇一会甚至想放弃训练时,他就会在心里默念这两句话。然后眼前就会浮出当年万盖伦那狰狞的面孔,这一张丑恶的脸就是李小天动力的源泉,也是他的奋斗目标。

  “仇我能忍,但是我说过的话要赶紧兑现了!万盖伦,等着吧!就十年!”

  柏莎跟李小天住了这么多年,也没发觉自己的干儿子会对一件事如此执着。因为她没试过那种侮辱。

  ……

  在李小天的箭术和专注都达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后,柏莎就不再教他其它东西了,而是专心地疗自己伤去了。而李小天也就用这些时间去看一些书,书看多了,他的心智越来越成熟。

  在不久之后,李小天迎来了十六岁,也迎来了苦盼已久的一刻——封锁他的身体16年的那道防护出现了裂缝,星之力泄漏出来了!

  (下一章,神奇的西方炼金术将登场,李小天的炼金方法到底有多奇怪呢?不知能否超出大家的想像。本书第一集就要接近尾声了,李小天的人生将面临第二个转折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