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虎伏深山听风啸,龙卧浅滩等海潮.
邪气吞天2017-04-13 00:4511,155

  李顶听了之后,苦笑一声,然后无奈地摇摇头。

  每次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答案,李顶多希望弟弟有朝一日能换一句话回答自己。而且至今他都还不明白:弟弟为什么看到的月亮是银色的?因为他们红族的族人看到的月亮一直是粉红色的,非本族的人看到的月亮也是纯白色的,从没听谁说过是银色的。李顶再次认定自己的弟弟眼睛有问题。

  “你没有星之力我还不是很担心,可是你和守护星一点联系都没有,那问题就严重了。”如今李顶担心地道,因为在这个大陆,感应不了守护星就没有了力量的源泉,也就完全失去成为星者的潜力。哪怕他后天再努力锻炼身体,也不过是一个靠身体那点能量战斗的普通人,难成大气。

  “大哥,星之力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听说古时的人都是用斗气和魔法的。”

  “没错,但星之力比斗气和魔法元素更加容易利用,因此,它出现之后,星者就取代了战士和魔法师。”

  “星者和他们有什么不同吗?”

  “唔……有个别星者能变成巨大的猛兽,古时候的战士和魔法师可没这能力。”

  “唉,可惜,可惜星之力再厉害我也修炼不了。”

  “除了月亮之外,你就不能感应一下其它的星?也许是个很奇怪的守护星,比如,人马,金牛,狮子等等这些猛兽星,也许你的守护星发生变异,变成这些少见的星了。”

  “大哥,我真的什么星都感受不到。”李小天眼神黯淡无光,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无奈都出现在他脸上了。

  李顶也叹了口气,摸摸弟弟的头,又回想起2年前的事来。

  两年前的一天,按照规定,全族6岁的小孩都必须去测试自己的潜力。李小天刚好也是六岁,所以也前去测试。

  为什么要等到六岁才测试呢?因为有潜力成为星者的人在六岁时,身体即使不修炼也能够靠6年来的自然吸收,累积了一点星之力。只要他们把手放到一个特殊的水晶球上,这个水晶球就能吸收出一点他们的星之力,然后它就能分析出那个人的守护星的种类,同时也能由光亮度来看出一个人的潜力有多大。

  在这之前,所有红族族人对李小天都抱着很大的期望,毕竟他的父母的实力不错,他的大哥更是个高手。

  红族的人的守护星都是月亮,因此,当那些小孩子把手放到测试水晶球上,水晶球都会出现一个月亮来,那是一个粉红色的月亮。

  轮到李小天时,令大家惊愕的事发生了,因为李小天把手放上去后,测试水晶球一点反应都没有。

  李小天居然没有星之力?!

  6岁,这个大陆有些天才小孩甚至都可以自己修炼星之力了。你再蠢,身体也能吸收到一点点星之力吧?

  这只能说明一样东西:李小天的身体发生了变异,变成了普通人,没有守护星了!

  水晶球的结果直接宣判了李小天的罪名——一个败坏家族名声的草包。家族创建以来,出现过十几个守护星变异的孩子,但人家那些都是变异成其他守护星了。而这十几个孩子也并不好过,红族长老们为了不让他们影响到红族名声,最后都把他们“送”出家门了。

  而李小天这种什么守护星都没有的怪胎,真是万年难得一见。

  当时红族的长辈们甚至怀疑那个测试水晶球坏了,可是这个疑问很快被否定了,因为其他小孩子把手放上去都会显示出一个粉红色的月亮来的。

  这事把李小天的父母和大哥都给吓坏了。因为这种古老的家族都有一个传统的规矩——族中后代是不可以感应自己族传统的星之力量,那么这个人就要会被他的家族送给其他势力,由那个势力来培养他。至于李小天这种,按长老们的话说:除了送去面包店当草包卖,还真不知有谁愿意收留他。

  试问,红族怎么能忍受一个败坏家族名声的人存在于族中呢?红族的高层会议很快就做出了决定,立刻驱逐李小天。

  但是两年前李小天的父母依然健在,他们苦求高层未果,最后跟族人翻脸。他们威胁长老与族长说:“如果你们要驱逐我儿子,那么我们全家将一起脱离红族。”

  长老们与族长考虑到他们两个以及李顶对红族的重要性,不得不破天荒开了后门,容忍一个草包留在红族中。

  虽然李小天最后还是留在了红族,但是因为自己不是星者,他小小年纪就看尽了别人的白眼。在他父母死后,他彻底地变得自卑了。虽然他从没听到别人叫他垃圾,但是却听过别人背地里叫他万年大草包的。

  ……

  翌日,红族到处都笼罩在一片严肃的气氛里。

  红族议会大厅内灯火通红,这里的气氛更是格外紧张。几个红装老人与一个红装中年人端坐在上位,周围还坐着一圈红族的骨干人物。但他们这些人都不是这场“会议”的焦点,焦点是红毯上站着的那位白衣中年人。

  “威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红族族长李堂沉声问道。

  “我再说一次,你们红族已经成为了威胁尼卡罗帝国的存在,所以你们必须全族迁移出本国!”白衣中年人面无表情地道,他就是威迪。

  一个红族长老叫道:“全族迁移?真可笑,你们白族也太猖狂了吧?别以为你们白族人多一点就可以跟我红族下命令了,我告诉你,你白族还没有这个资格!我红族虽然落魄了,至少还是尼卡罗两大势力之一,不是你白族可以随意指挥的。你就少在这里放屁丢人了。”

  威迪听到‘放屁’两个字后,眼里寒光一闪,沉声道:“你们就尽管嚣张吧,反正我只是来传话的,你们尽快做好选择,我白族不会给你们太多时间的。”

  红族的大长老出声了:“难道我们两大势力真的不能共存,非要斗个你死我活吗?”

  威迪哈哈大笑:“别再傻傻地谈共存了,一山容不下二虎,你们是一只已落平阳的虎,就没资格和我们白族平起平坐了。”

  “你……”大长老气得说不出话来,另一个长老更是怒火中烧,“嗖”的一声冲到威迪的面前,一只巴掌带着万钧之势往威迪头上拍去。

  威迪看见那个长老向自己冲过来,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老头这么暴躁。但威迪也没有后退,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差那个长老不少,即使后退也躲不了。

  “住手!”大长老的声音如炸雷般响起。那个长老只能恨恨地停住了手并回到座位上。

  威迪头上也落下了几滴冷汗。

  “为什么不让我给他点颜色瞧瞧。”那个长老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大长老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你以为这次来的就威迪一人吗?白眉那老家伙也来了,在外面而已。”

  听到“白眉”,那个长老心中一惊,也不得不把自己的怒火给压了下去。

  “幸好大长老的感知力强大啊!要不我威迪还真要带伤回去了。好了,话就说到这里,你们自己做好选择吧。”说完威迪便走了,留下一群愁容满面的众人。

  “想吃掉我们红族你们白族也没那么容易的。”族长厉声道。

  “走着瞧吧,哈哈哈……”远处依然传来了威迪狂妄的笑声。

  “唉,李堂,这可如何是好啊?”等威迪走后,大长老焦急地问道。

  “看来白族似乎真的要拼命了啊,不然威迪他的口气是不会这么狂妄的啊。难道我族真的要……”族长李堂说着说着也说不下去了。

  尼卡罗帝国一直就只有两个势力特别强大,一个是白族,另一个就是曾经辉煌过但是已经沦落了很多的红族。两族一直都在暗中勾心斗角,谁也想打压对方。但是由于两族都不愿意付出惨重的血本,所以都没有大规模的对战过。

  ……

  当威迪还在会议室里跟各长老谈话时。外面发生了一件事。

  李小天早上起来后,就到外面去玩。走到一个空地上时,发现那里围着许多小孩子。他很好奇地走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李小天刚准备问旁边的一个小男孩,但是他自己也通过人缝看见了面前的一切。

  空地上,一个10岁左右的白衣小男孩正把一条银色的项链举得高高的。而他旁边的一个长得水灵灵的小女孩正在苦苦哀求他还给自己。围观的小孩子中有些年龄比这个白衣小男孩还要大,但此时都不敢说话。

  “那个可恶的男的是谁啊?”李小天拉住了身边的一个男孩问道。他从没见过那个白衣小男孩。

  “嘘……你想死了。他是万盖伦,不是我们红族的,而是白族的少子,听说是百年难得的一个天才星者。他一根手指都能把你收拾了。”那个被李小天拉住的红族小男孩小声道。

  李小天听了他的话后,准备就这样站着看一下事情的发展再说。虽然他很痛恨这种事,但是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即使自己出头也不会改变什么。

  “咦,是灵珊!”突然之间李小天看到那个的小女孩不是别人,就是昨天叫他一起玩的人。

  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叫做李灵珊,她是唯一一个不排斥李小天的女孩子。曾经她和另外两个小男孩都是李小天很好的伙伴,虽然他们并没有因那事而歧视李小天,但是跟李小天玩的人都会受到其他小孩子们取笑和排斥,发展到后来,甚至连三人的父母都劝自己的孩子尽量少跟李小天玩。

  所以到最后,李小天一个朋友都没有了。尽管如此,李灵珊找到机会都会让李小天和大家一起玩的,就像昨天一样。

  此时的李灵珊已经急出眼泪来了,但是那个白衣小男孩还是不肯还给她。

  “小妹妹,长的那么漂亮,不如做我老婆吧!我把这项链送给你。”万盖伦戏谑地笑道,看着周围红族的小孩的怂样,他更是打从心底的高兴。

  李灵珊被万盖伦这番戏谑,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本来就是她的,你还好意思说‘送’?”

  这句话来的很突然,又大声,大家都吓了一跳。万盖伦听了这句话后,脸不由地红了,这句话确实让他很丢脸。旋即,万盖伦很恼怒地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他实在想不到红族居然还有小孩敢来惹他。

  红族的小孩们很自然地让开了一条大道,一个瘦小的身影无可遁形。

  “刚才的话是你说的?”万盖伦把项链恨恨地扔在地上,然后往李小天走去。脸上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来。其他小孩看到后,站得离李小天更远了。

  李小天没有回答万盖伦,而是紧紧地盯着他,话已说出口,就只能硬着头皮顶了,站在那里有点六神无主。

  “小子,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咦,你一点星之力都没有?!……哈哈,我真的无法相信一个连一点星之力都没有的人都敢来惹我。”万盖伦大声地笑道,然后用自己的手紧紧地捏住了李小天的下巴。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更加大声地笑道:“你就是红族那个万年难得一见的大草包对不对?”

  白族出了个百年天才,红族出了个万年草包。

  这句话整个尼卡罗帝国的人都听过。

  “放开!”李小天狠狠地打掉了万盖伦的抓着自己下巴的手。别看他瘦,因为经常跟着李顶锻炼身体,他的力气还是蛮大的。

  万盖伦有点吃惊,他想不到这个没有星之力的小子力气居然有这么大,所以他刚才的手也没有用上星之力。

  “草包还敢还手!”万盖伦大吼一声,他的额头随即亮起了一个红色的六芒星。接着,他的双手冒起了白色的光芒,然后用力往李小天的肚子拍去。

  李小天虽然用手护了一下,但整个人还是被打飞了。普通人怎么能挡住星者的呢?

  “我可是真正的星者!小子,这不是天才与草包的战斗,而是天才在玩草包。”万盖伦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李小天,直接冲了过去。

  看着凶神般的万盖伦冲过来,所有红族小孩自觉地退到更远了。

  “你连草包都不如!”李小天刚爬起来就骂道。他知道自己人是输了,但是不能认输,否则连场都输了。输人绝不输场,这已经成为了他的座右铭,因为他经常被欺负,但是天生顽强,所以最后自己总结出这句话来。

  李小天刚骂完,万盖伦一个扫腿便把他给放倒了。

  “继续给我叫啊!”万盖伦用右脚踩住了李小天的后背狂笑道:“哈哈,起来给我叫啊!”

  李小天怎么可能反抗的了一个真正的星者呢!只能被万盖伦的脚压在地上无法起来。

  “大声地承认你是草包我是天才,或者像狗一样向我求饶,我就放过你这次。天才可是很大方的哦!还不快叫?”万盖伦装模作样地叫道。

  “你是一个只会欺凌女孩子的垃圾!”李小天的虽然实力差,但是他绝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他宁愿被踩死都不会向万盖伦求饶的。

  “草包的嘴真硬!”万盖伦往李小天背上又踩了几脚。他没想过要杀人,所以没用很大力,但是李小天也被踩得几乎要吐出血来了。

  “承认自己是草包了没?我完全可以一脚踩死你的。快点大声地承认吧!向我求饶并不会让你丢脸的。”万盖伦好像很有风度地叫道,但他的面孔就是像恶魔一样狰狞。

  “以后我一定让你丢脸。”李小天龇牙咧嘴道。

  “就凭你这草包,你永远都只能活在草包的世界里。你永远都没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万盖伦说着又用力地往李小天的背上踩了几脚。

  “我长大了绝对能踩死你。”李小天痛苦地叫道,他打不过别人时,为了不输场,都会说出这句话。长大是什么概念?长大就代表未来,现阶段吃亏,那就把梦想放到未来。

  “长大后?哈哈哈,你说长大后要踩回我!”万盖伦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笑的肚子都痛了。他大声地问周围的小孩子:“他说长大后,你们听到了吗?这个草包说长大后要踩回我。”

  “草包,告诉我什么叫长大好吗?给你十年行不行?”

  “足够了,你个死垃圾。”李小天呸了一声。

  周围的小孩子看见李小天被惨打的情况,非但没有同情之色,反而十分鄙夷,感觉李小天就像是在丢他们红族的脸。只有个别小孩不忍地转过了头,但是自己也无能为力。万盖伦的天才之名在他们心中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

  3岁身体就开始自然吸收星之力,6岁凝出星徽,成为初阶星士,10岁正式修炼成中阶星士。他确实是一个从小就冠着天才光环长大的人。谁敢阻挡他的嚣张气焰?在场的红族小孩,实力最强的一个不过是初阶星士巅峰,而且他都已经14岁了。

  “草包,你看看你的族人的脸色。他们完全没有帮你出头的意思啊!”万盖伦笑得更肆意了。

  李小天忍不住看向自己的族人,虽然他不用看就知道那群小孩有多么怂的了。连帮李灵珊出头都不敢,何况是帮他?

  他不敢奢求别人帮他,他只要一个鼓励的眼神就够了,一个眼神对于他来说都已经是莫大的安慰。可是,他们连这个都不能满足李小天。

  当李小天看到那些鄙夷的眼神时,他的眼神更加黯淡了。他感到好孤独,第一次如此深切地体会到那群人的冷漠,毫无人情。

  万盖伦突然弯下腰用右手虎口钳住了李小天的脖子,把他稍微提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草包,够了没?”

  李小天被掐住,呼吸变得困难起来,脸都变成了茄子色,他依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叫道:“万盖伦,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草包,我等着你来给我舔脚。”万盖伦发现李小天的性格居然如此强硬,心里非常不爽,要是打的是其他小孩,那些小孩恐怕早就跪在地上讨饶了,哪像这个。他们把李小天推回了地上。继续用脚踩他,而且越来越用力了。

  “噗!”李小天再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来,染红了地面。

  “还要不要说踩回我啊?给多你十年要不要,要不要?我告诉你,天才与草包的距离用什么都弥补不了的,时间也不行!”万盖伦转过身,望着那一堆正在偷笑李小天的红族小孩道:“你们也只是一群垃圾而已,连这个草包都不如!”

  那群红族小孩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很惭愧地低下头,红着脸。

  万盖伦见效如此,也很满意。他转回身,想再奚落李小天一下。谁知道,他才刚转回身——

  “噗”

  原来是李小天爬了起来,并对着万盖伦吐出了一口血水。

  红色的血加粘稠的唾液沾在万盖伦那张又白又俏的脸蛋上,别谈有多难看了。万盖伦牙齿紧紧地咬住,因为气愤到极点,居然微微地发抖,他快速地抹掉那血水后,殊不知,这样更是把那血水扩散得到整个脸了。只是此时的万盖伦已经无暇理会,他已经暴怒到无法言喻的地步了。他的脸色变得和紫色的茄子一样,那对圆圆的眼珠好像恨不得凸出来吃掉李小天一样。

  “草包,你不知道本少爷有洁癖吗!!”

  万盖伦的大喝如炸雷般响起,他的右脚开始疯狂地灌注白色的日之力,周围的空气变的炽热异常,就像太阳的热量都凝聚在那一脚上了。

  “死吧!”

  看着万盖伦那个恐怖的侧踢,所有红族的小孩都打了个寒颤,他们知道,这时的万盖伦是动真格的了,这一脚下去,李小天估计是爬不起来了。

  “盖伦!”一声威严地大喝传来、

  这一声落在万盖伦的耳里,比炸雷还响,他的脑袋“嗡”一声微微晕了下,同时,这一大喝也把他脚上的星之力都给震散了。没有了日之力,这一脚的威力就去了九成。踢在李小天的胸口上,只是稍微地把他推到在地上而已。

  万盖伦十分气恼地看了一眼李小天,然后转头看向来人,表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十分恭敬地低下头:“老师。”

  来人是一个眉毛全白,但头发却是黑色的老头。白眉老头大老远就看见了万盖伦,所以大喝一声后皱着眉头走了过来。

  “我教导过你,不要欺凌弱小的!”白眉老头责骂道。

  “老师,我知错了。”万盖伦在白眉老头面前可不敢有刚才的飞扬跋扈。

  “快擦掉你脸上那血水吧!难看死了。……既然你知错了就好,跟我回去吧。”白眉老头见到万盖伦说一句知错了,居然就不再怪罪了。其实他对万盖伦是十分宠溺的,只不过想让周围的人觉得自己大公无私,所以才骂了万盖伦一句。由此也说明了白眉老头对地上的李小天有多么地不屑一顾。也许万盖伦杀了李小天,白眉也不会如何吧。

  而李小天在呕出一口鲜血后,居然又顽强地爬起来了,虽然爬的很慢。他擦掉嘴角的鲜血,眼睛死死地盯着万盖伦,一字一顿道:“记住你这几脚!”

  白眉老头打量着李小天,当看到李小天那双眼睛时,他心中蓦然一惊。此时的李小天眼里噙着泪水,这不是屈服的泪水,而是疼痛逼出来的泪水,再坚强的人也控制不住的。

  泪水后面是李小天的怒气和顽强的目光。

  但是白眉老头看到的好像并不止这些,他惊诧的是那双眼睛更深处的东西,使自己发自内心的惊颤。

  “咦……那……那……”白眉忍不住低声喃喃自语。

  “你永远是个草包!永远!”万盖伦忍不住顶了句。

  李小天听了万盖伦这句,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抬起手去擦掉自己眼里的眼泪,免得让别人笑话。

  “万盖伦,你够了!”白眉老头突然转过头,对着万盖伦大声吼道,并抬起了右手,劈头打了下去:“回去给我好好反省,管的你太松还无法无天了。日久下去,总有一天你要后悔。”

  一掌打下,万盖伦本来还沾着血唾沫的脸立刻出现了五道红色的痕来,他满脸委屈,噙着泪水难以置信地望着白眉老头。白眉老头从来都没有打过他,以前犯了更大的错也就吼他几句而已,哪会像现在这样恐怖。

  “给我好好反省,否则别说是我的弟子。”白眉老头说完又转过头去看李小天。

  万盖伦虽然委屈,但绝不敢顶嘴,只能悻悻地低着头,默不吭声,苦苦思索着白眉老头为什么看了李小天一眼就突然对自己大发脾气。

  而这时,李小天已经把眼泪擦干了。看见他把眼泪擦干后,白眉老头不得不收回了目光,稍微顿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就拖着万盖伦走了。

  “你、你、你,还有你,所有的你们都给我记住!”

  白眉的额头微蹙,他回过头,看见那个小孩微微颔首,眼里散发出淡淡的冷气,他用右手食指慢慢地在空中转过一个弧度,指向周围所有的人。

  “龙游浅滩遭虾戏,今日欺我少年穷。天下英雄出我辈,来日必定起风云。”

  白眉老头带着万盖伦已经走远了,但是他的耳边还萦绕着这两句话。他很不明白,一个小孩子怎么能够说出如此惊人的话,旋即不禁感叹:此子的性子居然如此坚强刚烈!

  而这时,红族会议厅的事也商量完了。李顶听前来求救的李灵珊说完事情后,立刻和她往出事地点赶去。

  看见李灵珊和李顶正往自己跑来,李小天就对他们露出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没事。

  “小天,没事吧?”李顶十分担心地擦看着李小天的身体。

  “没事,就吐了点血。”李小天装作很轻松地说道。

  李顶看了一下李小天的伤势,不是很担心,因为他以前就发现弟弟的身体很奇怪,很难受到星之力的入侵。所以,万盖伦的星之力应该不会让他留下内伤的。

  但是李顶看着弟弟后背的脚印和嘴角的血迹时,想到弟弟刚才如何被人侮辱,他立刻火冒三丈。他往远处的那个白色小身影看去,拳头掐的噼里啪啦作响,恨不得立刻就冲上用一拳把他打成残废,可是看到小身影旁边那个六旬老头的身影后,他不得不把这一拳给锤在了地上。随即他紧紧地抱住李小天,他好恨自己无能,悔恨交加之下,泪水流在他的脸上:“小天,是大哥没用,不能保护你又不能为你报仇。”

  李小天看着自己的大哥,李顶为人很憨甚至有些人就叫他“傻大个”,但是他知道,他大哥即使再傻但也是最爱护他的人。

  李小天露出一个笑容来,他拍拍李顶的肩膀道:“大哥,你不要自责。将来我一定会踩死他的,你要相信我。”本应被安慰的是李小天,却变成了他去安慰李顶,确实是个“傻大哥”了。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李灵珊眼帘垂下,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好像随时就要哭出来了。

  李小天刚安慰完自己的傻大哥,又不得不去安慰这个楚楚动人的小妮子:“灵珊,我不怪你。要怪就怪那个万盖伦太可恶了。项链捡回来了吗?”

  “嗯。”李灵珊拿出那条项链,十分高兴地向李小天摇了摇。

  “幸好幸好,幸好没被白踩啊!。”李小天感叹道,连说了三个“幸好”。

  “呃……”李顶和李灵珊也被他这句自嘲的话给逗得破涕为笑了。

  事后的第二天早上。李小天漫不经心地在山脚的林荫小道上走着。他正苦恼着,,并不是苦恼自己昨天留下的伤势,在吃过一点药后,他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幸好万盖伦那最后一脚收回了日之力,不然自己真的死不瞑目了。李小天苦恼的是如何能在十年后找回场子,证明自己不是草包,或者说是一个不比天才差的草包。

  李小天想不出什么修炼计划来,毕竟他连星都还感应不了。

  红族的小孩子们事后却在纷纷后悔自己没有出头帮李灵珊夺回项链,李灵珊怎么说也是他们一直以来公认的小美女。要是能帮她夺回项链,那就能赢得小美人的芳心了。

  可惜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功劳被李小天那草包给抢了,虽然他是用很丢脸的方式——被踩了好多脚才获得的功劳,但这更让众小孩妒忌到爆炸了。他们心里都有一个不服的想法:这种草包,丢了我红族的脸,却又抢了功劳。要是让我上,肯定能帮红族争口气,又能让美人投怀送抱。

  妒忌是一切丑恶之事的导火索。

  “细胆仔,我们这样吓他真的好吗?惹怒他的大哥可不好啊!”一个小男孩担心地问道。

  “怕什么,这个东西又没有毒,我们只不过吓吓他而已,你们只要照我说的去演戏就行了。不吓吓他小子,他还真忘了自己不是草包了。不但还扬言要打败天才万盖伦,还指着我们的鼻子放了一句狠话。他算哪根葱啊?”

  “嘘……他来了,全世界准备。”

  几个小孩赶紧按事先的安排,围成一个圈子,并出现在李小天的必经之路。

  果然,李小天走着走着,看见几个小孩围在一棵树下,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并没有走近。其实他很好奇的,但是一想到这些红族的小孩昨天的冷漠,李小天实在不想再跟他们说一句话了。

  “这条是什么,是大便吗?怎么有这么大的大便?”两个个小孩“忽然”跑过来,然后指着细胆仔手中的东西好奇地问道。

  “你见过会咬人的大便吗?告诉你,这是玄蛇,剧毒的,见血封喉,被咬一口,哼哼,不死也要去半条命。”细胆仔煞有介事地说道。

  “啊,这居然是前不久看见的那条玄蛇,就是它咬死了我舅舅。”其中一位小男孩很害怕地叫道。

  “好恐怖啊,快把它扔远点。”其他小孩子也装着很害怕地离细胆仔站远了点。

  可细胆仔故意把那蛇往一个小孩凑去,那个小孩“吓得”赶紧逃跑。

  李小天发现,那个小孩居然往自己的方向跑来。

  “李小天,快跑啊。被咬到就惨了。”

  那个小孩边跑边叫。

  李小天听到他们这样说,也条件反射地往后了一步,这一个动作被细胆仔看到了,他心里高兴了。

  当细胆仔就快到达李小天身边时,不再追那个小孩了,而是把蛇往李小天身上凑去。李小天见状,不停地往后退着:“不要拿生命开玩笑了。把它放远点。”

  见到细胆仔继续把蛇往自己凑过来。他干脆转身往后跑了,细胆仔赶紧追了上去,其他小伙伴也等着看李小天出丑的洋相,便一起跟着在他身后跑。

  李小天早已慌不择路,也不理前面是什么地方,只管拼命跑。一群小孩子便从山脚跑啊跑,居然跑到了山顶了。因为他们个个都有星之力,所以体力依然充沛,可怜的李小天早已经累喘吁吁了,但是他还不敢停下来,停下来就会被咬到。

  李小天当真是紧张过头了,如果他静下来一想就知道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了,那个细胆仔既然被人称作细胆仔,胆子怎么可能大到去抱着一条毒蛇呢。

  继续跑了一会,忽然,李小天看见前面有个巨大的光圈屏障,直觉告诉他不要去碰它,可是看着后面追来的“毒”蛇,他还是硬着头皮冲向了屏障。出乎意料的,光屏障对他一点阻碍作用都没有,仿佛空气一样。李小天穿过它之后又继续往前跑。

  细胆仔几个很快就追了上来,突然一个年龄稍大的孩子喊道:“大家别动,前面是禁地了,别闯进去。”说着还指了指旁边一个不醒目的小石碑。

  李小天也听到了他的话,心里一惊,停住了脚步。心中蓦然想起他大哥的叮嘱,千万别跑到这座山的山顶来玩,碰到禁地就死定了。他再看了一下那个小石碑,上面果然刻着“禁地”两个字。

  细胆仔仍是不肯放弃,他边哈哈大笑边把玄蛇往李小天的方向扔去,李小天刚想闪躲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条大蛇在穿过光屏障时,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整个蛇身似乎被什么给逐渐分割开来了,而且分割的速度越来越快,有些肉还变成了黑色的粉末。像是瞬间被烤焦了。

  最后,一条大蛇只剩下一丁点黑黑的骨头无力的坠落在地上,其它肉都化成了黑粉。大家顺着往下一看,不看还好,一看所有人的脚都发软了。因为那草地上还有着一小堆黑黑的骨粉和骨头。显然这里不知死过多少生物了。

  所有的小孩子吓白了脸,万分惊恐地吞了一口口水,然后不约而同地往来的路狂奔而去。留下了还在发愣的李小天。

  “你们回去记得帮忙叫人来救我啊。”李小天急忙喊道。

  ……

  红族会议大厅此时在进行着紧张而急迫的议会,他们要商量如何面对白族的挑衅。忽然,族长李堂手中的绿宝石戒指突然亮了一下,他按住了戒指一会儿,然后出声道:“各位长老,有人闯入了禁地了。”

  “准又是哪家顽皮的孩子,现在我们没空理会这个,有空也救不了闯入的人。”一个长老道。

  “对了,那个疯子,我们是不是可以……”另一个长老听到禁地,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试探性地问道。

  “老三,别去想用这些方法,祖训你忘记了吗?咱们说回正事。”大长老喝道。

  那个长老被打断了话语,赶紧点头承认自己的想法错误了。

  ……

  李小天坐在原位很久了,他不敢动,更不敢走近那个屏障,因为他害怕自己也会变成一堆骨粉。他在等人来救他。但是从下午等到傍晚,他屁股都坐痛了,还没有人来。

  看着天色渐黑,这静悄悄的小树林也变得恐怖起来。无奈之下,他只能大着胆子走近了屏障,抱着进来都没事出去自然没事的想法,把一根手指颤抖地伸向屏障,但是到了中途他又放弃了,过一会,他又放过去,中途再次因为害怕缩了回来。

  如此几次后,他自己嘴上一边骂自己胆小一边努力地控制着手指往屏障移去。就在这时,一声怪笑突然凭空响起,李小天一听,嘿,有救了。

  但是李小天等了好久,都没再听到声音和人的出现了。他更害怕了,寂静的小树林,诡异的笑声。他试着大喊了几声,没人回应他,连回声都没有。他不断地安慰自己刚才那笑声是自己听错了。

  良久,他实在不想再被这种恐怖的寂静折磨了,抱着死就死了的勇气果断冲向了光屏障。

  “嘭!”沉闷的碰撞声响了起来。

  “我的妈啊。痛死我了。”李小天捂着额头叫道。刚才他的额头就像撞在了铁墙一样。所以不仅人没出去,头上还肿了一个大包。

  “哈哈哈,笑死我了。”又是那个声音。

  李小天确信自己这次是没听错了,他抱怨道:“谁啊,你个混蛋,还不快救我出去。”

  “想知道我是谁是吗,哈哈,那就来看看吧。”

  话音刚落下,李小天脑袋上空出现了一个红色六芒星,接着,他便被一股强大的吸引力给吸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之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