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风雪山神庙
我是武大郎2019-09-29 15:184,429

  “山东及时雨,清河武大郎……”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称呼自己的时候,武栋直接愣住了。

  原本的水浒里面,“及时雨”应该是属于宋江的外号,现在竟然变成了自己的外号?

  自己真的是及时雨吗?真的能够急人危难,如同春雨遍洒大地吗?武栋仔细的想想,这些年来,每年都有数百名江湖好汉来到武家庄,每一个人他都真心接待,真心的了解他们的困难,真心的帮助他们。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做了许多事情,而自己却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

  “及时雨这个称号,我是受之有愧……我成了及时雨,宋江怎么办?”武栋心道。

  现在肥皂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已经雇了许多掌柜、伙计,在山东许多州县都开了肥皂铺。现在已经不用他亲自操心生意,每天都有许多的银钱入账。

  武家庄也是越变越大,周围数千亩地都是武栋的家产,奴仆众多。不过武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成亲。

  “大郎,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成亲了。”武太公总是在武大郎面前唠叨不停。

  “这件事情嘛……不急!二十来岁,急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先有自己的事业才成。”武栋道。

  武太公和武栋呆的时间长了,早就习惯武栋嘴里的那些奇怪词语,“事业”这个词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当下跺脚道:“你已经有偌大的事业,闯出了好大的名头,还不满足吗?”

  武栋哈哈一笑,道:“这点肥皂生意,这区区的‘及时雨’名头就算是事业吗?乱世即将来临,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建功立业,在这波澜壮阔的时代里留下重重的一笔,这才叫事业!”

  武栋知道现在是北宋末年,再过着十几年就是有名的“靖康耻”了,宋朝百万大军在两万女真人面前不堪一击,被女真人占据汴梁,大宋朝的两个皇帝都成了女真人的阶下囚,皇帝的妃子、女儿都被女真人扔进了军妓营,供金兵淫乐。之后山东、河北、河南大部都被金人占领,从此民不聊生,汉人如同猪狗一样生活在金人的铁蹄之下。

  这是一个乱世,但是也是英雄豪杰建功立业的年代。

  所谓“乱世出英雄”“时势造英雄”,武栋要趁势而起,闯出一番真正的男子汉大事业来。

  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个时代,怎么能庸庸碌碌一生?甚至在外族的统治下苟活一生呢?

  以前在现代的时候,为了生活打拼,在这个时代里,自己没有任何的负担,可以大胆的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这些年里,不断的散去家财,广交天下英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未来打算。

  “结交了好多的英雄,可是没有碰到一个梁山好汉。前段时间,听路过这里的豪杰说豹子头林冲被发配到了沧州,按照水浒记载,不久就要被逼上梁山,现在该是去见见林冲的时候了。”武栋暗道。

  武栋现在已经不怀疑是在水浒世界了,也知道水浒英雄真正存在,这些人都是这个时代的豪杰,如果能够结交,对未来大有好处。

  “大郎,我给你选了一个好姑娘。你暂时不想成亲,可是纳妾总是可以的吧?”武太公还在武栋的耳边唠叨个不停。

  “我有重要的事情去河北沧州一趟,今日就出发。”武栋打断他的话,道。

  当天下午武栋收拾了一下,带上十几个武艺高强的仆从朝着河北沧州而去。名义上是为了打开沧州的肥皂市场,实际上是要去那里会见水浒中赫赫有名的豹子头林冲。

  ******

  豹子头林冲,乃是水浒里的悲情英雄!

  他原本是汴梁80万禁军的总教头,武艺高强,在整个天下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可是因为妻子长得漂亮,被太尉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看中,所以惨遭陷害,被自己的心腹陆谦出卖,最后发配到了沧州。

  因为半路上结交了小旋风柴进,凭借着柴进的书信,他被安排了一个好差使,看守草料场。

  草料场是一个肥差,以林冲现在的遭遇,能够来到这里,他已经心满意足。

  这天北风呼啸,大雪飘临,天寒地冻,林冲用花枪挑了酒葫芦,准备去周围的酒肆打酒驱寒。

  来到酒肆,喝了几杯酒,和酒肆的老板聊了几句,称了一斤的牛肉,便准备返回。

  雪是越下越大,不过林冲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涌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豪情壮志。

  只要在这里好好干下去,总有一天会返回家里,再见自己的妻子的。

  只是,不知道自己离去之后,妻子她还好吗?

  一路冒着风雪,赶回了草料场。到了草料场,看到草料场中的情景之后,他不由得心中叫苦。

  原来草料场有两间房子,是他平日里居住的地方,可是现在两个房子都被大雪压塌了,这下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这样大的雪,要是在外面呆上一宿还不得冻死啊?

  林冲没有办法,突然想起刚才回来的时候曾经路过一个山神庙,现在倒是可以去那个山神庙里面呆上一晚再说。

  当下林冲朝着山神庙而去,来到山神庙,进去其中,把庙门关好。林冲靠在一块大石上,准备就此歇息。

  睡到半夜,突然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林冲立刻被惊动。

  只听一个人道:“这条计策可好?”

  另一人道:“多亏两位帮忙,两位放心,等到了京师之后,我必然禀报高太师,包管两位都做大官。”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之后,林冲猛地站了起来,双眼喷火。他已经听出了这个人是谁,这个就是当初陷害他的主谋陆谦。原本是他的心腹,从小就认识的伙伴,为了讨好高太尉出卖了他,现在竟然又来到了沧州,听他说话的意思又是要陷害自己。

  外面说话的声音不停,一共是三个人。

  那两人不断的感谢陆谦,陆谦笑道:“这一次杀死林冲之后,高衙内的病肯定能好起来。”

  一个谄媚的声音道:“小人从墙外爬了进去,点燃了十几个火把,整个草料场都烧起来了。林冲就算武艺再高,这一次也必死无疑。”

  还有一人道:“就算他能够侥幸逃脱姓名,烧了大军草料,那也是个死罪。”

  草料场存放的是沧州府数万官兵的粮草,烧了草料场,罪过极大,看守草料场的林冲绝对难逃一死。

  先前说话的人道:“陆大人,林冲已经死了,我们可以回去了吧?这大雪天的……冻死人了……”

  陆谦道:“再等一等,等到火灭之后,我们去捡几块骨头,回去交给高太尉和高衙内,也让他们知道我们会办事。”

  三人齐声大笑。

  山神庙里的林冲听到这里,胸口都要被气炸,悲愤到了极点,他猛地推开庙门,冲了出去。

  三人原以为林冲已经葬身草料场了,做梦都想不到林冲出现在这里,当下吓呆,就要逃跑。

  林冲手里的铁枪朝着前方狠狠地刺去,一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到处都是血。另一人此刻已经逃出了五六米,林冲反手将手里的铁枪一挥,那人胸口出现一个巨大的血窟窿,明显也不活了。

  林冲的武艺何等高强,那两人只是普通的小人物,连林冲一招都接不下来。

  至于陆谦,早已经手脚发软,他逃了没有几步,林冲已经赶上,狠狠的将他踩在地上,林冲从他的腰间抽出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陆谦,我和你从小相识,无冤无仇,你为何如此陷害我?”林冲冷冷的道。

  “林大哥饶命啊,这一切都是高太尉指示,和我无关。”陆谦吓得屎尿齐流。

  “奸贼,跑来害我,还说和你无关,今日取你狗命!”林冲悲愤难平,一刀割了陆谦的脑袋。

  正准备拿三人的人头祭祀山神,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喝彩:“豹子头林冲,果然名不虚传!”

  ******

  “什么人?!”林冲吃了一惊,大喝道。

  “是我,清河武栋。”武栋此刻已经带着十余个人跑到了这边。

  十余个人,每一个都孔武有力,许多都是武栋这些年来结交的英雄好汉,自愿留在了武家庄。

  这些人手里都拿着兵器,便是武栋手里也拿着一把大刀。

  “清河武栋?可是人称山东及时雨的清河武大郎?”林冲惊讶的问道。

  “没有想到林教头竟然听过区区在下的浅薄名声。”武栋道。

  “山东及时雨,名震江湖,我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听到是武栋,林冲心中一松。

  原来武栋这些年名头越来越响亮,随着他救助的江湖人物越来越多,大家都传他急公好义,乃是江湖上少有的好汉子。

  在古代,个人名声十分重要。原来的水浒里面,为何宋江一到一个地方,只要说出自己的名字,那些江湖人物便纷纷拜倒在地,自愿成为宋江的小弟,原因就是“及时雨”这个名声。

  现在这个名声属于武栋了,林冲一听之下肃然起敬,道:“不知武大郎来此有何要事?”

  他一边说话一边打量武栋,发现武栋也就是二十岁上下,长的威武不凡,一看就是武艺高强的汉子。而且神情潇洒,给人第一印象极好。

  武栋此刻也在打量林冲,林冲三十岁左右,身体有些消瘦,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正直”。所谓面由心生,从一个人的长相就能够大概判断出一个人的性情来,林冲必然是正直之人。

  可惜这样的正直之人却遭人陷害,家破人亡,即使流落到沧州这个地方,高太尉仍旧是不放过他,宁可烧了数万大军的粮草也要把林冲弄死。

  据水浒里面记载,林冲的妻子最后也是自杀而亡,林冲最后孤苦伶仃一世。这人的命运实在是太惨太苦,上一世看水浒的时候,武栋最喜欢的水浒人物就是他。现在看到林冲,武栋心中十分激动。

  而林冲还在等武栋回话,武栋急忙道:“在下听闻高太尉害人之心不死,还要陷害林教头,所以特来相助……这三人可是前来陷害林教头的?幸好已经被林教头杀死。”

  林冲悲愤的道:“他们是死了,可是烧了数万大军的粮草,我林冲也是死罪难逃……”

  武栋道:“林教头,不知你有何打算?难道留在这里受死不成?”

  林冲仰头望天,只见大雪纷飞,道:“这……茫茫大宋,竟然没有林某立足之地……留在这里死路一条,林某还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前些天,柴大官人曾经给我一封书信,让我穷途末路的时候去梁山泊,在那里落草为寇……我准备上梁山。”

  原来的水浒里面,林冲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逼上梁山的,可是现在武栋却不能让他上了梁山,只听武栋道:“林教头,据我所知,那梁山泊的大首领王伦为人刻薄,嫉贤妒能,林教头若是去了那里,将来肯定受气。”

  林冲苦笑道:“若是不去那里,又能去何处?”

  武栋道:“不如这样,我在清河县有一个武家庄,你随我去武家庄。我武家庄占地千亩,总能给教头一个安身之处。”

  林冲先是一愣,然后急忙摇头,道:“这可不行……我若是去了武家庄,被人发现的话,岂不是连累了贤弟?万万不可……”

  林冲为人正直,如果去了梁山,那里都是草寇,没有连累一说。可是去了武家庄,被发现之后,官府也不会放过武栋,甚至不会放过武栋家人,到时候就连累别人了,这样的事情林冲不愿去做。

  武栋不由一笑,道:“这算什么事?这些年来,武某不知接待了多少的江湖好汉,其中无数都是绿林人士,许多都遭朝廷通缉,我把他们都留在了武家庄,难道还不敢留林教头吗?”

  林冲听到这话,觉得“山东及时雨”果然名不虚传。

  他其实对于是否上梁山也在犹豫,如果上了梁山,那就一辈子都是草寇了,再也无法翻身了。现在留在武家庄,如果碰到朝廷大赦天下的时候,说不定还能获得一条生路。

  一时间他非常的犹豫,武栋看到他犹豫,当下拉住他的手,道:“哥哥上马,跟我去武家庄吧。”

  就这么着,林冲被武栋“拐走”。大雪纷飞,草料场仍旧在燃烧个不停,而武栋、林冲等人此刻冒雪朝东而去,离开了沧州府。

继续阅读:第4章 纳妾潘金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武大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