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操刀鬼曹正
我是武大郎2017-04-13 03:563,658

  “没有想到这么轻松就离开了汴梁城。”林冲简直难以置信。

  “这就叫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我们越是光明正大、嚣张跋扈,官府越不会相信我们之中有钦犯。”武栋大笑着道。

  “我们这就返回清河县吧?”林冲道。

  “且慢,我们这一次要往南走。”武栋道。

  “往南走?这是为何?”林冲惊讶道。

  “往北必然有追兵,先往南走,然后我们从海路返回清河县。”武栋道。

  高太尉想必已经猜出劫走林娘子的是林冲,而林冲消失的地方是在河北、山东一带,所以高太尉肯定会往那个方向派遣追兵,那里肯定是危险重重,所以众人不能往那个方向走。

  “兄弟你真是胆大心细,林冲佩服。”林冲赞叹道。

  “不过是一些小聪明,不值一提。我们快马加鞭,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武栋道。

  当下武栋、林冲等人先是往南,到达徐州、瓢城一带,然后乘坐海船朝着北方而去。

  宋代的时候,海上贸易十分的发达,和朝鲜、日本、东南亚各国、南亚各国交往频繁,即使是欧洲国家,都有了一定的来往。

  这时的造船技术极好,大船航行在海上十分的平稳,众人心情都渐渐的好起来。

  武栋、林冲此刻站在穿透,眺望大海风景,只见远处竟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鲸鱼,这把林冲吓了一跳,道:“这是什么怪物,好大的个头?”

  武栋笑道:“这个叫做鲸鱼……庄子逍遥游里面曾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我猜这鲲说的就是鲸鱼了。”

  现在这个年代和后世不同,东海、南海里面都有大量的鲸鱼出没,海洋里面的渔产十分丰富,比后世要强的多了。

  “这些走海路的汉字也称得上豪杰了,每天风吹雨打的,哥哥我就受不了。”看着远处走来走去的水手,林冲笑着道。

  武栋听到这话,突然心中一动,怔在了那里。

  “兄弟怎么了?”林冲急忙问道。

  “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哥哥,你说我们可不可以建造海船,今后也做海上的生意?”武栋道。

  “这个……海船倒是好造,只是兄弟可有操船的好手?”林冲道。

  “暂时没有,不过可以想办法。”武栋道。

  武栋刚才是突然想起水浒里面的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三兄弟,还有张横、张顺等人,这些人都是水里的好汉,水性极佳,但是最后却困在了梁山水泊中,虽然为梁山水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武栋觉得,他们的才能还是浪费了。

  像他们这样的人物,应该在大海上驰骋,怎能困在一个小岛之上?

  武栋心中暗暗琢磨,慢慢有了一个大的计划。

  当然这些计划想要实行还需要无数的时间,无数的精力,无数的金钱,暂时也只能想想,把这些记在心里了。

  看到武栋在想事情,林冲也不打搅,径直在一旁看风景。

  林冲已经看出来了,自己这个兄弟其志非小,他现在是朝廷的钦犯,命是武栋救的,他老婆的命也是武栋救的,现在他自己已经没啥想法了,就想跟着武栋,武栋让他干啥他干啥。

  ******

  十余天后,海船在登州登录,武栋、林冲等人再次脚踏实地。

  登州就是现在的蓬莱一带,不过在宋朝的时候,这是一个大城,是和高丽、日本等国进行贸易的中转站,城市里面也十分的繁华。

  朝鲜、日本的金银珠宝、人参、铜铁等等通过海船运到这里,而大宋朝的陶瓷、丝绸、马匹、毛笔、茶酒、书籍等等也是通过这里晕倒朝鲜、日本等国。

  “这个地方真是不错。”武栋夸赞道。

  这算是武栋看到的第一个专门为贸易而生的城市,整个城市里面全部都是做生意的,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流了。

  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朝鲜、日本人,现在宋朝还算是天朝上国,这里的外国人远没有后世那么嚣张跋扈,而是见到汉人恭恭敬敬,做生意也十分的规矩。

  看到有卖高丽参的,武栋忍不住买了几棵,价格竟是无比的便宜,好大的人参都不到一两银子,而到了内地,这一株人参起码要几十两银子,这还是有价无市。

  “这个地方是好,可惜若是辽人打进来,这个地方也就废了。”林冲道。

  这个时代,整个山东都在“前线”位置,不时就会碰到辽人的骚扰,登州自然也不例外。几十年前,登州就曾经被骚扰过一次,死伤了无数的百姓。自那之后,登州一度衰落起来,这几年才又重新繁华起来。但是林冲对于登州的前途还是不看好。

  “这个地方……我不会让辽人再来骚扰的。”武栋心中暗道。

  这个地方其实无比的重要,海洋贸易乃是一个聚宝盆,可惜朝廷对这里不够重视,这里的驻兵竟然只有300人,而且训练的异常疏松,恐怕听到辽人的消息就会望风而逃,根本没有丝毫保护的作用。

  这天武栋在这里整整逛了一天,了解这个城市的情况,第二天才离开这里。

  因为有林娘子在,武栋雇了一辆大车,回去的速度放满了很多,又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赶回了清河武家庄。

  武太公看到武栋一走这么多天,自然是唠叨个不停。而潘金莲看到武栋回来,则是无比的高兴,腻在武栋的身边,一刻都不愿意离去。

  武栋和林冲两人每日里研究武艺,自此之后生活渐渐稳定下来,而潘金莲则和林娘子成了好朋友,每日里在一起聊天喝茶,不亦乐乎。

  这天林冲突然道自己还有一个徒弟,听说是来山东做生意了,可是之后再也没有回去汴梁,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莫非是操刀鬼曹正?”武栋心中一动。

  “原来兄弟竟然知道我那徒儿的名字?”林冲惊讶的道。

  武栋点了点头,道:“以前听说过……他应该还在山东地界,我派人去打探一下他的消息。”

  于是,武栋让林冲将操刀鬼曹正的相貌说出来,然后画了一张画交给各地的掌柜,让掌柜们留意画上这个人,打听曹正的下落。

  大概过了有两个月的时间,这天济州的一个掌柜突然禀报,他们发现曹正了。

  武栋心中大喜,道:“曹正在何处?”

  掌柜道:“在济州府下面的一个叫做黄泥岗的小村里,曹正夫妇在那边开了一个酒馆,已经有好些年了。”

  武栋和林冲商量了一阵,于是带着几个人朝着济州黄泥岗而去,数日之后到达了这里,看到了路旁的那个酒馆。

  ******

  酒店里面收拾的十分干净,也有几个客人,看来生意还不错。

  武栋、林冲坐了下来,要了几斤熟牛肉,要了一坛好酒,喝了一阵,不见曹正出来,只见一个妇人在招待大家,这个应该就是曹正的老婆了。

  林冲忍不住道:“小娘子,你家夫君何在?快快让他出来,我找他有急事。”

  妇人道:“你是何人?”

  林冲还没有回话,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矮壮汉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大约二十五六岁,看到林冲之后,一下子呆在了那里,片刻之后立即跪倒在地,磕头不已。

  妇人吃了一惊,道:“夫君,你这是怎么了?”

  矮壮汉子喝道:“快快跪下,这就是我常说的师傅,汴梁80万禁军总教头,武艺高强,对我有大恩大德。”

  妇人急忙跪了下来,跟着跪拜。

  这个矮壮汉子自然便是林冲的徒弟,操刀鬼曹正,武功其实也不错,毕竟是林冲亲传弟子。不过他在水浒里面的排名很靠后,仅仅是第八十一名的地嵇星。

  他排名靠后,其实大半是因为林冲的缘故。林冲在梁山已经是排名第六的好汉了,但是林冲和宋江的关系很一般,宋江自然不愿把林冲的徒弟排到高位上。

  “好徒儿,快快请起!”林冲双眼有些潮湿,大步走了过去,将曹正夫妇扶了起来。

  “师傅,听说您受了高俅的陷害,落难沧州府,原本我正打算去沧州寻找师傅,谁知过了没有几天,就听说大军草料场被人烧了,师傅成了死刑犯,逃亡在外,所以就没有去沧州了。这些时日里,常常担心师傅,不知师傅到底怎么样了,现在能够看到师傅,真是太好了。”曹正激动的道。

  “大军草料场被烧,也是高俅那厮陷害我。”林冲道。

  林冲和高俅是血海深仇,不过现在把老婆接到武家庄之后,对高俅的痛恨已经慢慢放下。前面说过,他的性格就是如此,不愿惹是生非,老婆既然安好,也不准备再找高俅的麻烦了。

  “高俅这厮,实在是可恶!若是有机会,一刀宰了这厮!”曹正恶狠狠的道。

  虽然是林冲的徒弟,但是两人性格却不甚相同,曹正明显要刚硬的多。

  “来来来,兄弟,这就是我那徒儿曹正了,他为人耿直,不懂变通,今后兄弟还要多多照料他。”林冲对武栋道。

  “这位……壮士是?”曹正这时才注意到了武栋,好奇的问道。

  武栋长得实在是太英雄,看起来气度非凡,不是一般人物,曹正心中立刻开始猜测起来。

  “这是为师的结义兄弟,清河武大郎,人称山东及时雨,你肯定听过他的名头。”林冲大笑道。

  “什么?竟然是山东及时雨?人称山东第一好汉的清河武大郎?”曹正吓了一跳,没有想到来的竟然是这位爷。

  武栋苦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有了“山东第一好汉”的称号,自己可是不知道。

  “见过曹壮士。”武栋握了握拳,笑着道。

  “不敢,你是我师傅的结义兄弟,那就是我的师叔,我当以师礼视之。”曹正道。

  当下三人进了后院,林冲将这段时间的经历统统告诉曹正,当听到是武栋救了林冲夫妇的时候,曹正对于武栋越发的恭敬有礼起来。

  原本武栋就好大的名头,曹正本来就心中钦佩,现在更是感激加钦佩,无以复加。

  ——————————————————

  过渡情节。。求收藏、红票,多谢大家

继续阅读:第11章 朱贵下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武大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