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郓城宋江
我是武大郎2018-10-13 11:283,257

  宋徽宗先是发出了一声惨叫,*血流如注,然后又昏迷了过去。

  李师师直接呆在了那里,虽然她仍旧是处子之身,但是毕竟是青楼长大,生理知识远远超过这个时代的其余女人,当然知道武栋这是做了什么——武栋竟然一刀把大宋皇帝变成了太监!

  “武郎……你……你……”李师师哭笑不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之前劝阻武栋,是因为杀死皇帝的后果实在太严重。可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把皇帝变成太监和杀了皇帝也没有什么区别,为今之计,只有赶紧逃离这个地方了。

  当下李师师急忙道:“武郎,我们快快离开这里,如果晚了,就逃不走了。”

  武栋道:“好,不过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李师师道:“什么事情?”

  武栋没有回话,突然一掌朝着身前的桌子拍去,将桌子拍成粉碎,捡起桌腿,蘸上宋徽宗*流出的血,开始在墙壁上龙飞凤舞,写了起来。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刷刷刷,片刻的时间,一首诗就写在了墙上。

  这首诗乃是后世朱元璋有名的咏菊诗,是模仿唐末黄巢的咏菊而作。虽然诗写的不够文雅,但是却有一种大气磅礴在其中,无比的嚣张跋扈,乃是真正的造反者才能做出来的诗。

  现在朱元璋还没有出世,这首诗放在这里就是确凿无疑的“原创反诗”了。

  “武郎……你……”李师师没有想到武栋竟然做出了如此一首反诗,当下吃了一惊。

  “不是我写的,别人写的。”武栋大笑道。

  然后他手里的桌腿又动了起来,在旁边写了四个字——郓城宋江。

  “郓城宋江,这是什么人物?”这个时代宋江名气不够大,所占据的少华山地盘也相对狭小,少华山上的英雄人物也不是太多,所以汴梁城的人几乎都没有听说过宋江这个人物。

  “宋江嘛,此乃一阴险小人罢了。”武栋随口道。

  对于宋江,他是没有多少好感的,这个人阴险卑鄙,给他的印象极差。而这个时代里,宋江没有占据梁山泊,反倒是占领了少华山,武栋总有一个预感,宋江会是他将来的大敌,所以这一次要趁机给他一点厉害尝尝,如果能把他害死就再好不过了。

  “等到皇帝醒来,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宋江的。”武栋大笑,然后拉着李师师朝着外面跑去。

  ******

  来到阁楼外面,仍旧是风雨交加,这个时候,武松、杨志、曹正正和一群侍卫大战。

  要知道,这里的声响早已惊动了其余的地方,此刻几乎所有的尼姑庵里的侍卫都来到了这里,围攻武松等人。毕竟是皇帝的侍卫,其中高手也不少,武松、杨志、曹正现在已经落到了下风,在艰难的抵挡着。

  武栋出来之后,立刻也有侍卫朝着他而来,武栋一刀将这个侍卫劈倒在地,大声的道:“御前侍卫,果然名不虚传!我少华山宋江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众位兄弟,我们走,皇帝已经死了!”

  临走之前,武栋仍旧不忘阴宋江一把。

  听到“皇帝已经死了”,所有的侍卫都惊呆了,趁着这个机会,武栋抱着李师师冲入了风雨之中,片刻消失在了黑暗里,武松、杨志、曹正三人也立刻撇开对手,逃离这个地方。

  “快……快去看看陛下怎么样了!”殿前都指挥使石怀仁此刻无比的担心,唯恐皇帝出了事情,此刻根本没有心思追击武栋等人,而是立即撞开阁楼的大门,进入了阁楼之中。

  那些侍卫中的高手们也急忙跟着石怀仁进入了阁楼,观看皇帝的情况。

  来到了阁楼里面,发现宋徽宗倒在血泊中,他们的脸刷的就白了。

  要是皇帝死了,他们这些御前侍卫恐怕也会被满门抄斩的。就算是石怀仁乃是开国功臣的后人,恐怕也难逃一死。

  “皇帝还没有死,谁有金创药,快,快!”石怀仁发现皇帝还有气,当下急忙喊道。

  这些侍卫的身上大都带有金创药,当下纷纷除了出来,石怀仁将这些金创药抹在皇帝的*之上,皇帝的*渐渐的止血。

  “赶紧送陛下回宫!”在稍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石怀仁又急忙下达回宫的命令。皇帝现在这个情况,只有回宫才能得到更好的治疗。

  “这一次到底是谁,胆敢刺杀陛下?”一个侍卫将皇帝抱起来,恶狠狠的问道。

  “那个人走之前不是已经说了吗?少华山宋江……哼哼,大胆反贼,竟然将陛下……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决不会绕了他的。”石怀仁咬牙道。

  虽然皇帝现在还没有死,但是变成了太监,可想而知皇帝醒来后会有多么的愤怒,到时候他们这些御前侍卫先要承担皇帝的怒火,此刻他们恨不得将那个“宋江”凌迟杀死,好解心头之恨。

  “石大人,墙上有字。”突然一个侍卫道。

  石怀仁急忙朝着墙上看去,只见墙上有一首诗,正是朱元璋的咏菊。石怀仁虽然是一个武人,但是毕竟是开国功臣之后,在文学方面也有一定造诣。只见这首诗大气磅礴,嚣张跋扈,能写下这首诗的人,恐怕不是一般人物。

  此刻石怀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原以为那个宋江就是普通的反贼,现在看这首诗,只怕其志不小。

  “郓城宋江,少华山……我记住这个名字了。”石怀仁暗道。

  “来人,仔细的守住这个阁楼,不要让任何一个人进来!还有,把尼姑庵里所有的人都给我捉住,看看还有没有反贼同党!”石怀仁道。

  布置好一切,石怀仁匆匆带着宋徽宗离开尼姑庵,冒雨返回汴梁城,叫开城门之后,进入皇宫,立刻去请御医。

  ******

  第二天清晨,汴梁皇城之中,一个幽静的宫殿中,宋徽宗终于清醒了过来。

  “莪……莪……”宋徽宗刚要开口说话,说“我”字,却突然发现嘴里漏风,说出的竟然是“莪”,接着就感觉到嘴里剧痛,伸手一摸,才发现所有的牙齿都掉光了。

  “莪的牙……肿么了?”宋徽宗大惊问道。

  “陛下节哀,昨天有反贼想要刺杀陛下,我等用尽全力,才将反贼赶走,但是……但是陛下您的身体……您的身体……受创不轻。”石怀仁站在一旁,满头大汗的道。

  他是唯恐宋徽宗惩罚他,可是现在宋徽宗正在极度的震惊之中,根本就来不及理会他。

  “莪的下面……”突然宋徽宗发出了一声尖叫,终于感觉到了*的不对了。自己的*竟然缺少了一半,难以想象的剧痛和心里的惶恐再一次让他昏迷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的内侍道:“启禀陛下,太师蔡京,太尉高俅求见。”

  皇帝已经昏迷过去,自然无法下令他们进来,于是石怀仁急忙跑到外面,将蔡京、高俅请了进来。

  蔡京身材高大,三缕长须,看起来威武不凡,乃是当今大宋的群臣之首,权势惊人。高俅长的就有些低矮了,而且看起来像是一个戏子,不像是一个大臣,这个人没啥本事,仅仅是一个宠臣罢了,不过他现在的权势也不小,朝中只有蔡京、童贯等几个人能超过他。

  两人进来之后,看到宋徽宗躺在床上,一个御医正在一旁给他把脉,蔡京急忙问道:“陛下这是怎么了?”

  御医道:“陛下只是……惊恐过度,晕过去了,待会就会醒来。”

  蔡京刚刚松了口气,只听御医又道:“陛下……牙齿掉光,*……*……被反贼砍了,待会还请两位大人不要提及此事,免得陛下恼羞成怒,再次昏迷。”

  “什么?”蔡京大吃一惊,道:“你说什么?陛下的牙齿掉光?*也……被砍了?”

  御医点了点头,此刻高俅已经一把抓住了石怀仁的衣领,怒喝道:“石怀仁,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奉命保护陛下,陛下怎么会受此重伤?”

  石怀仁满头大汗,道:“昨日陛下要出宫,我们陪他出去,谁知被反贼发现了行踪……反贼数量极多,至少有数百人,我们已经全力保护了,甚至战死了不少的兄弟,可是……可是还是让他们伤到了陛下。”

  所谓的反贼“数百人”,那也不过是为了推卸责任,所以极力的夸大敌人的数量,这是石怀仁和其余的侍卫们商量好的结果,如果问起来,那就是众口一词。反正敌人太强大了,数量太多,不是我们不用力,实在是保护不了皇帝。

  蔡京看到这边的情景,急忙道:“高太尉,把石大人放下,你这是做什么?”

  高俅这才放开了石怀仁,但是仍旧是怒视着石怀仁,对于石怀仁十分的不满。高俅他没啥本事,就是靠着宋徽宗宠幸才当上太尉的,对于宋徽宗的安危自然十分的在意,也因此这一次的发怒竟然不是做作,而是真的。

  石怀仁心中充满了不安,这个时候,蔡京问道:“石大人,可知道反贼的来历?”

继续阅读:第45章 疯狂的皇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武大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