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疯狂的皇帝
我是武大郎2017-04-13 03:563,224

  石怀仁急忙道:“已经查清反贼身份,乃是西北少华山山主宋江。”

  其实仅仅凭借武栋的一面之词,并不能说明反贼就是宋江,也可能是别人冒充宋江的身份。不过现在蔡京问出来,石怀仁自然不能说不知道,那样也太无能了。本来没有抓住反贼就让人诟病,现在再不知道反贼的身份,那就说不过去了,所以石怀仁也就“肯定”了宋江的身份。

  蔡京眉头紧皱,高俅则是怒喝道:“少华山宋江?一定要抓住这个人,将他剥皮抽骨,碎尸万段!”

  这个时候宋徽宗悠悠醒来,想起自己身体的状况,险些再次昏迷过去,旁边的御医急忙在他的人中上掐了一下,他才彻底的清醒。

  “朕……朕……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把朕害成这样?”宋徽宗用漏风的嘴愤怒的问道。

  “启禀陛下,已经查明,乃是少华山反贼宋江所为。”蔡京道。

  “宋江?少华山反贼?”说实话,宋徽宗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现在天下的反贼太多,几乎各个名山大川都有反贼存在,宋江的规模并不算是最大的,所以宋徽宗没有听说过。

  “启禀陛下,反贼还在墙上留下了一首反诗,嚣张至极。”石怀仁道。

  “反诗?速速念给我听。”宋徽宗道。

  “这个……臣不敢念。”石怀仁低头道。

  “让你念你就念,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宋徽宗历喝道。

  “是、是,反诗是这样的,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石怀仁道。

  “好反贼,好反贼!竟然坐下了如此的反诗!”蔡京在一旁喃喃道。

  在古代,所谓的“黄金甲”是只有御林军才能穿戴的盔甲,而且一般是举行大型祭祀活动,或者皇帝要御驾亲征的时候才能穿戴。仅仅凭借“黄金甲”三个字就可以确定是反诗无疑了。

  “反贼,嚣张跋扈,竟然胆敢刺杀朕,把朕害成这个样子,我……我……今后可怎么办啊?”说到最后,宋徽宗竟然有些哽咽起来。

  他正当壮年,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后宫里有许多漂亮的妃子,就算是宫廷之外,也结交了许多美貌妇人。现在他的下体被割掉了,变得不男不女,今后这些美女妇人们是再也没法碰了。

  今后的史料恐怕也会记载——宋徽宗,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被阉割的皇帝,今后千百年,他恐怕都会是历史的笑柄。

  而且他嘴里的牙都被打光了,这个时候又没有什么烤瓷技术,牙掉光,那就真的无法恢复了,今后吃饭都成了问题。他一向自命英俊潇洒,现在成了漏风嘴,可有丝毫的英俊潇洒吗?

  “啊!啊!啊!宋江!宋江!宋江!我不会饶了你的!”宋徽宗在宫殿里疯狂的大喊着,声音无比的凄厉。

  听到宋徽宗如此大叫,包括蔡京、高俅在内,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他们跟了宋徽宗多年了,以往宋徽宗都是温和儒雅,从来没有这样过,可见宋徽宗“受伤”极深。

  许久宋徽宗终于停了下来,大口的喘气,道:“杀!一定要把这个宋江给我杀了!我要将他碎尸万段!碎尸万段!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

  蔡京急忙道:“是是,绝不能饶过这个宋江了。”

  高俅道:“陛下,我愿亲自前往少华山,讨伐这个反贼宋江。”

  宋徽宗看了高俅一眼,摇头道:“你不行,你们说说看,派谁去诛杀宋江?”

  宋徽宗知道高俅是什么德性,除了会讨好他之外,其余的本事很疏松。这一次宋徽宗是真的动了杀心,所以不能派高俅去讨伐宋江。

  蔡京想了片刻,道:“陛下,少华山在西北地界,可以命令西北经略使种师道和西北监军童贯出兵,诛杀宋江。”

  种师道其实是水浒里赫赫有名的人物,也就是那些水浒英雄嘴里常常提到的“小种经略相公”,节制西北无数兵马,乃是真正的一方大员。鲁智深、杨志等等都曾经在他的手下干过。至于童贯则是西北监军,是西北唯一能够抗衡种师道的人物,也是宋徽宗的亲信。

  宋徽宗咬牙切齿道:“好,就派他们去征讨少华山。”

  高俅道:“陛下,我也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乃是名将呼延赞的后人,现任汝宁郡都统制的呼延灼。他武艺高强,他训练出来的连环马阵更是威震天下。派他前去,也能剿灭宋江。”

  宋徽宗点了点头,道:“好,让他也一起去,在种师道、童贯帐下听命,一起去剿灭宋江。”

  种师道、童贯的官职比起呼延灼要高得多了,所以宋徽宗把呼延灼派到种师道、童贯帐下听命。

  蔡京、高俅、石怀仁离开之后,宋徽宗仍旧是气氛难平,在宫殿里大声的喊叫,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

  从小到大,宋徽宗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以往他的手指被树皮蹭破,这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了,何况是这一次牙齿掉光、下体被割,这是每一个男人都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宋江!宋江!宋江!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宋徽宗时而喃喃低语,时而大声喊叫,宫殿里的侍卫们都吓得瑟瑟发抖。

  就在这个时候,石怀仁突然创了进来,道:“陛下,我们抓住了反贼同党了。”

  “什么?反贼同党?快,给我带过来!”宋徽宗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阵激动,急忙道。

  “陛下,他们正在接受审判,而且血肉模糊的,只怕是不适合带到这里。”石怀仁道。

  “我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都是这些反贼害的!现在还不让我见这些反贼,你到底要干什么?干什么!”宋徽宗厉声道。

  他一辈子发的脾气可能都没有今天多,石怀仁不敢多说,急忙退了出去,去带那些反贼。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一群血肉模糊的江湖人物被带进了宫殿里。这些人显然遭受了毒打,现在连面孔都分不清楚了。

  如果武栋等人在这里,就会认出这些江湖人来了。原来,这些江湖人物正是昨天在小酒馆出现的那几个江湖人物,领头的就是那个虬髯大汉“李大哥”。

  当时风雨交加的,武栋等人是逃跑了,但是他们几个运气不好,被御前侍卫们活捉带到了这里。

  “他们就是宋江的同党?”宋徽宗道。

  “是……是……他们已经承认自己来自少华山了。”石怀仁急忙道。

  宋徽宗点了点头,来到那个虬髯大汉“李大哥”的面前,道:“你们真的是从少华山来的?”

  虬髯大汉张了张嘴,发出嘶哑的声音道:“不错……我们来自少华山……快些杀了爷爷,这么折磨爷爷算是什么本事?”

  其实这群人物和少华山没有丝毫的关系,他们是来自河南境内的王屋山,不过被折磨的狠了,现在只求速死,所以问什么就答应什么。而且现在他也有些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面前的是大宋徽宗皇帝赵佶。

  石怀仁听到这个虬髯大汉承认自己是少华山属下,这才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宋江刺杀皇帝一案被定死了,证据确凿,再也不会有丝毫的波折了,今后只需讨伐了宋江就可以了。

  宋徽宗此刻满脸的冷笑,道:“很好,很好……你们这些反贼,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来人,取刀来!”

  一个侍卫把一把金刀交到了宋徽宗的手里,宋徽宗拿起刀,强忍身体剧痛,被人搀扶来到了这个“李大哥”的面前。

  “贼子,砍了朕的……那个东西,朕也割了你的。”当下他也一刀朝着“李大哥”的下体砍去,可惜这皇帝力气太小,最后连衣服也没有割开。

  旁边的侍卫急忙把“李大哥”的裤子脱了下来,宋徽宗这才用刀子慢慢的割“李大哥”的下体,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疯狂大笑,旁边的侍卫都看的浑身发冷。

  “传朕的命令,不管是谁,只要杀了反贼宋江,我就封他为王!”割掉这个“李大哥”的下体之后,宋徽宗再次下达了命令。

  ******

  武栋此刻已经在百里之外的一个客栈中,昨天累了一夜,被雨淋了一夜,此时众人都纷纷洗浴之后入睡。

  武栋搂着李师师,就这么睡着。李师师躺在武栋的怀里,感觉十分的奇异。

  她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如此的亲密,今后可能和这个男人做更亲密的事情,想到这里,脸色羞红。

  昨晚的事情实在是太“刺激”了,堂堂的大宋皇帝竟然被砍成了太监,还不知道大宋皇帝今天会如此的愤怒呢,不知会不会追杀她呢?

  心中胡思乱想着,不过终究是太累了,不久也陷入了沉眠。

  即使是睡梦里,仍旧是受到皇帝追杀,眼看着一把刀就要砍在她的身上,李师师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才发现一双胳膊把自己抱得紧紧的,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继续阅读:第46章 扈家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武大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