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扈三娘的名字
我是武大郎2017-04-13 03:563,450

  “要想做到出奇制胜,最重要的是了解敌人的作战意图,了解敌军的行军路线,然后根据敌人的作战意图、行军路线,制定相应的作战计划。”花荣道。

  花荣这些年苦心研究兵法,对于“出奇制胜”自然有自己的一番看法,而他的这番看法和武栋的看法基本相同。

  武栋点了点头,道:“所以也就是说,调查、侦查十分的重要,在平时的时候,我们要了解敌人将领的信息,知道敌人将领的性格、用兵习惯、家庭成员等等,甚至还要知道敌人将领间的关系如何,彼此之间有没有矛盾等等。在战斗的时候,要派出大量的侦查人员了解敌人的行军路线,然后做针对性反应……这些都是我之所以成立情报处,并且将大量的高手派到情报处的原因所在。”

  现在情报处是高丽战区一个很重要的单位,朱贵担任情报处的处长,少林十二棍僧都在情报处,每年大量的金钱派发到侦查处,用作情报处的费用。情报处属下有1000人,除了梁山本身的人员之外,还有大量的高丽雇员,这个规模在这个时代绝对是排名第一的。

  之前对于武栋如此重视情报处,有些军官还不以为然,现在武栋则是向军官们指出了情报处的重要性,为何如此重视情报处的原因所在。

  “出奇制胜只是一个简略的说法,除了出奇制胜,还有许多重要的用兵规则。”武栋道。

  接下来武栋开始详细的讲解起来,他所讲的都是一些可以用于冷兵器时代的现代军事思想。

  “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每战应力求有所准备,力求在敌我条件对比下有胜利的把握……”

  “要时时刻刻做好战争准备,每时每刻都要做好战争准备……”

  “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也就是说,我们要先捡软柿子捏。你要先打硬的,打不下来,软的也变成硬的了。先打软的,软的消灭了,硬的也变成软的了。”武栋道。

  听到这话,大家都不由得笑了起来,但也感觉很有道理,是这么回事。如果先打弱小的,打完之后,敌人的士气肯定大受影响,原本比较强大的也会因此变得弱小。而先打硬的,若是打不下来,弱小的敌人也会受到鼓舞,甚至会从弱变强。

  “对于独立作战的部队,指挥员能否根据战场任务和战场情况,果断专行,灵活制敌,往往能对战局起到决定性作用。战场上千变万化,许多重大问题都需要身临其境的部队指挥员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需要随机应变,果断处置。而要想能够做到这点,第一需要平时多多学习兵法,第二需要实战磨砺。这一次济州战役,女子纵队的团长扈三娘就做的很好,真正的将兵法用于实际。”武栋又道。

  武栋说完这话,朝着下方看去,果然看到扈三娘也在那里,扈三娘脸色微红,不由得低下头去,武栋心中暗暗好笑。

  “刚才讲的是独立的作战部队该如何处置,对于大兵团的集中作战,则要做到指挥上的高度统一,需要内部的亲密团结。为了战争的胜利,一些部队甚至需要主动做出牺牲。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行动一致,动作协同。以团结一致的铁拳去打矛盾百出的敌人,即使敌人的兵力超过我们、敌人的兵员素质胜过我们,我们也能够取胜。”武栋道。

  武栋这话说完,花荣等人都陷入了沉思,同时都在点头,觉得武栋这话深含兵法至理,对于将来的大规模战役来说十分的重要。

  “作为一个军官,作为一个将领,我们一定要每天都问自己,如果我的正面出现敌人怎么办,如果我的侧面出现敌人怎么办?如果敌人的数量超过我们,我们又该如何利用地形、利用天气、利用谋略取胜,等等的问题,天天都要想,这样在战场上才不会不知所措。”武栋道。

  下面的将领纷纷点头,以前只懂得练兵,虽然偶尔也学习兵法,但是很少这样主动的想问题,所以到了战场上有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武栋讲的很浅显易懂,却让他们豁然开朗。

  武栋足足讲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讲的都是一些军事思想、军事理论,然后是花荣讲课,花荣讲的是他这两次用兵的经验,以及他当时的思想,当时为何决定那样用兵等等。

  花荣讲完之后,杨志开始讲课。杨志是杨家将的后人,杨家将在大宋朝威名赫赫,所以杨志在军中也有很高的威望。杨志是将杨家前人留下的一些作战要诀、兵法要诀讲给大家听。

  三人讲了一上午的时间,然后下令学生可以离开。

  现在每天只上半天的课,下午这些“学生”则是回到各自的部队,继续训练士兵。上课可以,但是不能让学生脱离军队。

  “大都督,你真是神人也,今天讲的那些东西,让我受益匪浅。”下课之后,花荣来到武栋身旁,由衷的道。

  “我只是纸上谈兵,真正的如何带兵,我是远远不如你。但愿你学到这些东西之后,把这些都用在战场之上,为梁山继续建立功勋。”武栋笑道,这些都是后世的军事思想,他不过是重复出来罢了。

  “这是自然。”花荣也大笑道。

  之后的一个月里,军校天天给这些军官讲课,这些军官进步很快,至少在理论上他们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普通的军官、将领,等到将来到了战场上,如果能将这些理论用于实践,他们就算是真正的长成了。

  这期间扈三娘也讲了几节课,她讲的是济州战事中她是如何用兵,如何随机应变等等的情况。

  扈三娘讲课的时候,武栋总在下方听课,每一次武栋都发现扈三娘不敢看他,而他盯着扈三娘的时候,扈三娘的脸色总是变红。

  “这位大小姐,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吧?”武栋心中也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

  已经九月多了,天气转冷,深夜,城主府里,武栋和李师师在一起。武栋在研究明天的讲课内容,后世的那些知识实在是太多、太繁琐,需要总结出真正有用的东西,然后才能教给那些军官。

  李师师坐在一旁帮助武栋,她现在相当于武栋的秘书。

  眼看着一切就要弄完,李师师道:“夫君,扈小姐是真的喜欢你……不过知道你的身份后,她有些不敢见你罢了。”

  这段时间李师师和扈三娘常常来往,两人早已姐妹相称。以李师师的聪明智慧,自然很轻松的就弄清楚了扈三娘对武栋的看法。而且李师师和顾大嫂也聊过一段时间,对于扈三娘离家出走的原因也调查清楚了。

  “哦?这是真的吗?”武栋随口说了一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扈三娘是不错,但是在武栋看来仍旧是一个没长大的姑娘而已。这个时代,十六七岁的女孩就可以出嫁了,但是武栋深受后世观念影响,对此不以为然。

  没想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李师师竟然将扈三娘请到了城主府,带到了武栋的面前。

  看到扈三娘的时候,武栋一下子愣住了。扈三娘则是满脸红霞,轻声道:“大都督。”

  “还是别叫我大都督……你这么叫我,我怎么感觉别扭的很啊?”武栋苦笑道。

  “那叫你什么?”扈三娘道。

  “不如就叫我武大哥吧。”武栋道。

  “那好,武大哥。”扈三娘有些羞涩的道。

  李师师这个时候走了出去,说是给两人端茶,武栋坐在那里,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和扈三娘根本就不熟,只是在扈家庄见过几面,当时因为扈三娘出手狠辣,所以“教训”了扈三娘一下,除此之外,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实在是太不自在了,扈三娘也不说话,武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想了想,武栋道:“三娘,你的名字就叫做三娘吗?”

  按说“三娘”根本不是名字,只是一个称谓,表示她是扈家的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这个称谓就好比“顾大嫂”“李大婶”“刘大叔”等等的称谓一样,扈三娘的真正名字肯定不是这个。

  扈三娘则是表现的感觉奇怪,她的脸色先是变得通红,然后转头看向远处,不敢直视武栋。

  许久,武栋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心想不愿说就不说了,就在这个时候,扈三娘突然道:“我叫扈玉。”

  武栋点头,道:“原来是扈玉……好名字。”

  此刻扈三娘有些坐立不安,甚至有些焦躁,双手拉着衣服下襟,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武栋心中无比的惊讶,不知道扈三娘这是怎么了。

  他却不知道,古代女子的名字都深加隐藏,轻易是不能告诉别人的。一般只有等到结亲下聘,夫家行“问名”之礼的时候才能够告知。如果一个男子询问女子的闺名,那是很失礼的行为,甚至带有调戏的意味。或者可以说成是男人对女人有意,私自“问名”,将来再下聘娶亲。

  像水浒里面的扈三娘、顾大嫂、孙二娘等等的,并不是没有姓名,只是作为女人,在那个时代,名字一般都只有至亲知道,其余人是不能随便告诉的。

  武栋哪懂得这个道理啊?他现在的两个妻子,潘金莲原本只是大户人家的丫鬟,“金莲”是主人所取得小名,随口使唤,自然没有什么秘密的,而李师师原本是青楼出身,名气很大,“师师”这两个字也广为人知。扈三娘人家则是标准的千金大小姐,自然名字隐藏,不能随意告诉他人。

  现在武栋问了,扈三娘说了,其中的意义就非同小可。

继续阅读:第67章 是否出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武大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