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箭红心边缘
我是蓬蒿人2018-03-22 11:224,632

  乐毅在回骑兵部的路上还在回想刚刚秦城跟自己说过的话,心中在感叹之余,也是充满欣慰。

  刚刚两人在手搏一番之后,秦城用无比低沉而认真的声音对自己说道:“我想学骑射,你得帮我。”

  “学骑射?你一个步兵学骑射何用?难不成你想成为骑兵?”乐毅记得自己当时无比惊讶道。

  “不错!”秦城回答的很是肯定。

  “对匈奴作战,关键在骑兵,步兵作用甚小,在战场上几乎没有用武之地。所以,我想成为骑兵,而骑兵首要在于骑射,因而我要习骑射!”

  “可今年都试在即,短时间内你也练不好骑射啊!”乐毅如是说道。

  “今年不行,那就明年!”秦城坚定道,“我知道练好了骑射也不一定能够从步兵转为骑兵,但练不好骑射就一定成不了骑兵!总之,骑射一定要练!”

  “好,我帮你!”乐毅被秦城少有的坚定和斗志感染,肯定的答道。只是他不知道,此秦城已非彼秦城。

  乐毅想着想着,脸上不自觉得的露出了笑容。作为和秦城一起长大的伙伴,两人的感情非同一般。尤其是乐毅在父亲和母亲相继去世之后,要是没有临近的秦城和他姐姐秦约帮助,恐怕早已饿死了。只是,秦城从小就没有出众的地方,性格也是平庸的有些懦弱,这和从小就苦练箭术和手搏技艺且性格坚强的乐毅简直没法儿比,两人的差别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正因为如此,当初乐毅在被选为骑兵时候,秦城却只能当个步兵。

  作为发小,乐毅没少试图改变秦城,奈何从小生活在姐姐秦约照顾下的秦城,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这曾一度让乐毅痛心疾首。到现在,就在乐毅几乎已经无奈的要放弃跟秦城一起在军队中拼出个名堂出来的打算的时候,今天秦城竟然意外爆发,这让乐毅一阵振奋!所以乐毅已经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帮秦城练好骑射,至于能不能称为骑兵,乐毅虽没有办法,但他愿意抱一个乐观的心态。

  因为经历有些悲惨,加之身手不凡,乐毅的性格实际很是孤傲。从小到大他朋友聊聊两个,而秦城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乐毅也将秦城看的分外重要。

  秦城回到步兵部自己所属营房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休息的时间。董褚等人已经将战马归还给他在骑兵部当屯长的表哥,并且向军中禀报了秦城的情况,当然是按照与秦城约定的说法,不过事情具体的处理恐怕还要等到来日。

  还不明情况的同房众戍卒见“逃兵”归来,都忍不住上前打趣一番,什长更是厉言相向。对此,秦城没有多说什么,反正来日军中的处理结果就会出来,秦城也懒得跟他们费口舌。这让从那些个不同伍的戍卒开始打趣秦城时就等着看好戏的董褚等人一阵失落,在他们的想法中,秦城自然是将他们全部痛打落水狗才好,毕竟以秦城先前展现出来的实力这实在是手到擒来,如此也能让他们这些和秦城同伍的戍卒感到脸上有光,特别是董褚,这样也能让他心里平衡一些。

  不久,军中号角响起,众戍卒纷纷睡去,此后一夜无话。

  在整个营房中,只有两人没有立即睡去,一个是秦城,另一个则是董褚。

  而一直沉浸在前世今生变换所带来的思索和感触中的秦城,没有注意到董褚在有意无意间看向他的时候,眼神有些闪烁。

  一夜无眠的秦城,第二天清晨最先起床。

  一大早,秦城和董褚等人被军中带去问话,在确定了董褚昨天所言属实之后,军中也没有格外难为秦城,而后张榜公布相关内容自然不在话下。

  只不过,秦城一下子成了军中的名人,很多戍卒在看到他的时候眼神都是怪怪的,免不了议论几句。雷都劈不死的人,自然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这也算是秦城为了避免“逃兵”的罪名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吧!

  因为都试在即,军营近来的训练力度不可避免的加大,再者大家或多或少都听到了匈奴军队入侵代郡和渔阳的消息,知道或许大战在即,因而训练起来也是倍加认真。如此一来,秦城的骑射就不得不抽取傍晚少许的一点时间训练。

  “要习骑射,先习定射。定射就是固定站在一个地方射固定的目标。定射是骑射的基础,你之前的定射并不怎么好,所以我先教你习定射。”乐毅手握一把强弓,对面前专心致志听讲的秦城讲解道,“这种强弓是军中骑兵惯用的弓种,它的特点是强硬有力射程远,不过需要的力气也比较大,一般而言都需要八斗力之上。”

  秦城看着手中的强弓,骨鞘、木身、角内反曲,握在手里顿觉厚重。穿越之前,秦城也在闲暇时玩过复合弓,虽说没有正儿八经的研究,但他的箭术并不差,甚至是还不错。因为穿越之前秦城开的马场内就附带这有一个箭场,自从秦城三年前统一了一省黑道,不赌少嫖的他,闲暇时间多半是在马场、箭场和拳馆度过。而一个在地下黑拳斗场熬斗了四年并且排名第一的人物,其运动天赋更是不容置疑的。

  “基础的箭术你都了解一些,现在你还是先试射一番,让我看看,再作计较。”乐毅在介绍了一番强弓之后说道。其实按乐毅对秦城先前的了解他本是不需要秦城试射的,秦城的箭术有几斤几两乐毅心中清楚的很。不过考虑到秦城昨日的反常,周全起见乐毅还是决定先探探底。

  “好!”秦城也不矫情,果断答应,虽说手中的古代强弓跟他穿越之前玩过的复合弓不一样,但是箭术的原理毕竟是相通的,秦城现在握着手中的强弓手感还不错,他相信自己这一番试射应该不会太差。

  说罢,秦城对着面前五十步开外的箭靶就拉开了弓。

  “慢着!”乐毅突然打断秦城,迅速跑到秦城正对着的箭靶前,硬生生的将箭靶向前挪动了十步,使其距秦城只有四十步。做完这个,乐毅才跑回来,然后示意秦城可以了。这倒不是乐毅对秦城的箭术没信心,实在是秦城的箭术让他没办法有信心。乐毅不想让秦城太有压力,而导致他第一次试射就没了底气。

  对于乐毅的行为,秦城从心中感到一阵好笑,也不多说,凝神聚气,缓缓摆开了架势。

  秦城缓缓迈开右脚,使双脚与肩同宽,左手引弓,右手拿箭,将箭夹于食指和中指之间,然后把箭搭在左手食指弯上,双目凝视箭靶,人箭靶一线,深吸一口气,箭弦后拉如满月,凝神,最后猛地呼气放箭,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虽缓慢,但动作流畅,如行云流水,竟有几分潇洒!

  直听见“嘣!”“碰!”两声接连响起,四棱铁箭在空中滑过一道直线,狠狠。插进箭靶,定眼看时,半枝铁箭已经没入箭靶,箭尾犹在剧烈颤抖!

  乐毅深吸一口气,心中一惊,这力道,怎得一个猛字了得?而且……

  秦城垂下强弓,看了看自己射出的铁箭,哈哈一笑:“到底是第一次用这玩意儿,射在了红心边缘,没能正中红心,实在遗憾!”

  言语中很是得意!

  乐毅额头上冒出一根黑线,“中了红心就是中了红心,什么叫只中了红心边缘?!”本来好好的还想夸奖秦城一番,看见秦城得意的样子,乐毅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不过区区四十步耳,你若是能射中五十步外的红心,那才叫能耐!”

  “好!”秦城豪兴大发,干脆道。说罢左移两步,走到另一个五十步开外的箭靶正对面,拉开架势,引弓搭箭,对准那小小的红心,蓄力待发!

  乐毅在一旁看着秦城像模像样的动作,心道,你有几斤几两我还能不知?就刚才那一箭已经算你运气,要是这一箭再射中……你当射箭是蹲茅坑么?往那儿一摆就有货?

  秦城自然不知道乐毅此时的想法,凝神静气后饱满力道的一箭已经射出!

  “碰!”

  四棱铁箭再次插在了箭靶之上,半截没入靶内!

  “哈哈!”秦城一声大笑,嗓门儿也大了几分,“又是红心边缘!怎么老是射不中红心正中呢?”

  说罢转过头来,却看见乐毅正在揉。搓自己的眼睛,然后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五十步开外的箭靶,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太他奶奶的匪夷所思了,这还是那个平庸的不能再平庸的家伙、射出的说平庸都是贬低了平庸的箭吗?这放在整个军中都是不错的箭术了!

  “乐毅,咋了?”秦城“无辜”道。

  “咳咳,没什么。那个,你这一箭射的不错嘛,哈哈!”乐毅自觉失态,担心秦城因为自己的这个反应伤了自尊,打圆场道。

  “没什么,就是力气大点儿!”秦城大气的一挥手,很是得意,“不过话说回来,就是再往后移十步,我也能射中,哈哈!”

  “……”乐毅这会儿才发现,自己竟然会担心秦城的自尊心受到打击,这真是个愚蠢的错误,当下激将道:“再往后十步?你这厮要是还能射中,你就是大爷!”

  “好!速去移靶!”秦城大手一挥,豪气干云道。

  “让你能!”乐毅一阵风似的跑过去,迅速的移动了箭靶。

  “看好了!”秦城大声道,随即收敛心神,调整好姿势,深吸一口气,再次引弓搭箭,三点一线,满月状的弓再次展现。

  乐毅看着秦城,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心中不停道,六十步啊,奶奶的!

  在乐毅的注视下,秦城右手手指猛地一松,四棱铁箭“嗖”的一声飞射而去,直冲箭靶!

  “碰!”

  箭人靶中,红心边缘!

  “咔嚓!”乐毅长大的嘴巴一下没收好,下巴一下子折了。

  太无语了!

  然后,秦城哈哈的笑声再次传来,“奶奶的,怎么又是红心边缘?!”

  你还想怎样?乐毅在心中骂道。天啊,我还把他当做一个不会射箭的小厮,可天见过这么不会射箭的小厮!

  乐毅只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秦城了。

  接连三箭中靶,秦城兴奋了,一下子将旁边的乐毅忘在了九霄域外,摸着手中的强弓,很是自我陶醉的又摆弄了即便刚才的姿势,笑意盎然。

  然后,秦城做了一个让乐毅崩溃的动作。他自己屁颠屁颠跑到那个刚刚被他射中的箭靶前,将箭靶再次向后移动了十步,然后又笑呵呵的屁颠屁颠跑回来了。

  然后,在乐毅不顾下巴脱臼的目瞪口呆中,秦城强自收敛心神,抬头望了望天,开始了第四次凝神聚气,然后是,引弓,搭箭,定神,吸气,拉弓,凝神,右手手指猛地松开,呼气!

  乐毅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完全被秦城的动作控制了,伴随着秦城的每一个动作,乐毅的心脏都要猛烈跳动一下,最后当秦城手中的铁箭再次射出的时候,乐毅感觉自己的心也一下子飞出去了!

  “碰!”

  随着铁箭射入箭靶,乐毅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猛然爆炸了,然后是一阵无力。

  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想什么了!

  该死的,这厮又射中了。而且,又是红心边缘。并且,秦城的声音又传来了!

  “哈哈,他奶奶的,还是红心边缘,自己这手怎么搞得,怎么老射不中红心正中呢?”说完,秦城自顾自的大笑起来,很得意的那种。

  是啊,你这手怎么搞得,我也想知道。乐毅的心在呐喊!七十步,这可是七十步啊!自己练了多少年才练到这个水平啊!你这厮说射就射中了?!

  秦城好不容易笑完,转过头一看,却见乐毅已经垂着肩膀背对着他离去。

  “乐毅,你还没教我箭术呢?怎么走了?”秦城朝着乐毅的背影大声喊道。

  乐毅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很是无力,“你自己慢慢练吧,我今天不舒服,先走了。”我不能不走啊,要是待会儿你再射中八十步之外的红心,我他妈的就不用活了!太伤人自尊了这个!

  乐毅背后,秦城噢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声音。乐毅心一沉,这厮,不会想不开吧?

  然后,在乐毅就要忍不住回头的时候,只听见“碰”的一声,秦城的大嗓门随即再次响起:“哈哈,八十步!终于命中了红心!我真他妈的神了!”

  红心?

  乐毅眼前一黑,差点儿栽倒在地。

  狗日的再去担心这禽兽!妈的,真是禽兽啊!八十步啊!禽兽都没有这么吓人的啊!

  “看来我的箭术要足够远才准的啊!原来是这样!哈哈,老子真是他们的神!嘿,再试试九十步!”

  听完秦城这句话,乐毅顿觉脚下一轻,终于栽倒在地。然后不顾背后秦城“咦”了一声之后要说什么,自己四脚并用爬起来,飞一般逃走了!

  妖孽啊!

  还是趁你没射中九十步的时候远离你吧,我的自尊心也是有承受限度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