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点将台、将军血
我是蓬蒿人2017-04-13 04:204,451

  要是深究起来,八十步外射中箭靶红心,箭术虽然已是了得,但还不至于特别厉害。秦城还记得后世吕布辕门射戟那是整整一百五十步!而且还是一百五十步开外射断一根红线,那才是真正的神射!

  秦城在那天八十步开外射中箭靶红心之后,最终还是没能突破这个记录。再远一些,饶是射出的铁箭依然力道十足,但准星却差了一些。看到这儿,乐毅的心中终于平衡了一些,要是秦城的箭术真一下子就有了他那个水平,乐毅还真有些不好接受。

  “奈何军马管理甚严,私下调用不得,不像弓箭我还可以走些门道,要不然我倒是想让你现在就习骑射,你定射的底子已经足够了。”乐毅在和秦城结束了一个时辰的箭术训练后不无遗憾道。

  “得了,我已经知足了!”秦城一边和乐毅将射出的箭矢重新收集起来,一边说道,“要不是你天资不错,讨你们屯长喜欢,他允许你开小灶,仅私下调用这些铁箭,就已经够我们喝一壶的了!”

  乐毅微微颔首,没有多言,这也确是事实。

  “依我看你们屯长倒还不赖,你在他手下,路也要顺得多,这开小灶的待遇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秦城似笑非笑道。

  乐毅点点头,突然咧嘴一笑,“就他那些箭矢,还是李将军给他开的小灶呢!”

  将收集好的有用箭矢装进箭囊,秦城道:“这李将军带兵还真是有一套,就他这个弄法,一般的将领可做不来。”

  说起李广,乐毅的眼中顿时冒出了精光,“李将军的箭术,那可真是军中一绝,大汉无人能出其左右!”

  秦城将乐毅眼中的崇拜看在眼里,伸手拍了拍他肩膀,笑道:“好好干,你也会有那一天的!”

  乐毅点头笑了笑。

  “秦城!”就在秦城和乐毅收拾好行当准备回营房的时候,突然有人朝这边走过来,喊道。

  定眼看时,只见一个身着骑兵服饰、大约二十五岁上下的俊朗青年正向秦城和乐毅这边快步走来,此人生得眉清目秀,仪表堂堂,一身军装极为得体,即便是经过一天的训练之后,军服也穿戴得很是整齐,完全没有其他戍卒那样凌乱。此人举手投足之间,除了军人固有的阳刚外,竟然透露着一股儒雅之气,让人一看便亲不自禁感到一阵舒服。当然,要是他不是面带怒容的话,还会有一丝亲切感。

  “江屯长?!找我有事?”和乐毅一齐向来人行了一个军礼,秦城问道。脑中的记忆告诉秦城,这人名叫江河,乃是董褚的表哥。

  “不错,我找你乃是有些私事,你随我来。”江河有官职在身,言语间自然不用对秦城客套,以近乎命令的口气道,说罢从秦城面前走过,向一边大步而去。走出两步,江河停下脚步,回头对乐毅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可以回营了!”

  “是,屯长!”乐毅干脆道,这人正是给他开小灶的骑兵一屯屯长,对于自己上级的命令,乐毅自然不敢违背,只是他的眼神却奇怪的看着秦城,显然有不解,还有担忧。

  秦城朝乐毅微微一笑,示意他不用担心,将手中的强弓和箭囊交给乐毅,便跟了过去。

  秦城跟着江河行了大约百步后停下。江河转过身看着秦城,眼中有毫不掩饰的怒意,“我既是为私事而来,现在便不是骑兵营的屯长,你不用忌惮我的身份。我且问你,董褚可是你打的?”

  秦城迎上江河的目光,毫不畏惧,在过来的路上秦城便料到了江河的来意,因而也没打算大家和和气气。不过,当秦城听到江河那句“既是为私事便不是骑兵营屯长”的话时,心中不免莞尔,暗道这江河倒不是一个仗势欺人的主。

  “是我。”秦城笑答道。

  “既是如此,那便不必多言,看打!”江河一听秦城承认,二话不说,一拳就朝秦城轰过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进攻,秦城猝不及防,这家伙说打就打,也没点儿兆头,当下只得以后滑步闪过江河的这一击。

  不料江河的拳头只是虚晃一记,见秦城后退,后脚一个垫步,拉近距离,前腿已直取秦城小腹!

  江河速度极快,待秦城觉察到危险已经只能以左手将其前腿挡开!挡下江河的这一击之后,秦城趁着这一极小的空档,右腿扫向江河前胸!

  江河没有料到秦城伸手如此敏捷,双手堪堪护住前胸,在秦城右腿触及他手臂的时候企图以一个擒龙手将其锁住,不过秦城这一脚本只是为了拉开架势,因而一碰即退,让江河的计划落空!

  秦城右脚刚刚收回触地的同时,左脚已经闪电般弹起,击向江河右肋!

  江河猝不及防,右肋结实挨了秦城一记霸道的弹踢!江河忍住痛,本想趁机近身,攻击秦城中线。而还没等他施展身法,秦城左脚早已收回触地,同时右脚几乎是同时弹起,击向江河左肋!

  江河大惊,不得不收势防守!

  见江河收势,秦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全身力量一下子爆发出来,左右边退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和力道交替猛击江河的左右肋骨!

  可怜的江河,就这样被秦城完全扭转了局势,左右肋被秦城交替击打,双手一时竟然防御不上!恐怖的是,秦城双脚的准确度极为惊人,每一击几乎都是踢在同一个点!一个呼吸的时间,江河的左右肋便相继传来“啪啪!”两声脆响,竟是肋骨已断!

  最后,秦城纵身而起,右腿从江河面前虚晃扫过,身体在空中转身,左脚直直击中江河前胸,将他踹飞出去!

  “碰!”的一声,江河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可怜江河一身本事,奈何却碰到了二十一世纪黑拳霸王秦城,纵然他百般无奈,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秦城走到江河面前的时候,受伤不轻的江河竟然挣扎着起来,以单膝跪地,通红的双眼不可置信又无比愤怒的看着秦城!

  “我劝你不要尝试着再打了,你没受伤的时候尚且不如我,现在受了伤又如何奈何的了我?咱们还没到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地步。”秦城在江河面前蹲下,在他想要再次出手前就给他打了一剂预防针,“要是你不服,养好了伤再来找我便是,我随时奉陪。江屯长,你说呢?”

  江河愣了一愣,他没想到秦城在瞬间击败他之后竟是这样一个姿态,没有痛打落水狗,没有嘲笑,没有侮辱,甚至没有轻视。一时间,江河的神情变得复杂起来,好似在犹豫一般。

  “你赢了,我不如你!”半响,江河终于开口道,在军队中,向来都是实力说了算,你实力了得,自然就能赢得他人的尊敬。江河咳了两声,继续道:“看来董褚栽在你手里不冤枉。不过,今天我败了,不代表我就永远败了,我迟早会打回来!”

  “在下拭目以待。”秦城淡淡笑道。

  江河颇为复杂的看了秦城一眼,强自忍住痛站起身,与秦城擦肩而过,再不看秦城一眼,也不再多言,缓缓向营房走去。

  战斗则必有胜负损伤,在没有战胜对手的时候,秦城绝对不会分神去考虑其他的东西。因而对于江河在自己猛攻下落下不轻松的伤势,江河内心里没有丁点儿妇人的仁慈和不忍的念头。

  秦城站在原地看着江河在靠近营房时慢慢挺直的背影,露出了一个饶有趣味的笑容,“有趣的人。”

  ……

  三天之后,都试如期举行。

  都试,《汉官仪》有记载曰:“立秋都试之时,讲武勤兵,因以校猎,简其材才也。”都试的目的是“课殿最”,经过考试论定士卒优劣。都试内容以骑射为主,加试骑乘、刀矛等技术。

  是日,秋高气爽,艳阳高挂,微风习习,上谷郡都试如期在军营大校场举行。

  巳时未到,万余将士就已在偌大的校场上集结完毕,骑兵部、车兵部、步兵部所有戍卒分部组成三个合而为一的大阵,放眼观之,战马阵如天狮,战车阵似城池,长戟阵若山林!每一个目光似剑的士兵,都像一个战神,睥睨众生,霸气盈盈,那气势,让人不由得相信只要上了战场,这群将士便可以摧毁一切敌人!

  巳时一刻,上谷郡郡守李广将军在郡城一干高级官吏的陪同下,从万余挺拔如松的戍卒身边走过,缓缓踏上了点将台。随着一身戎装的李广踏步走上点将台,副将拔刀直指苍穹,刹那间,万余将士齐声高吼:

  “汉军威武!”

  “汉军威武!”

  “汉军威武!”

  “……”

  万余大嗓门一起高吼,当真是声如奔雷,气势不凡,端的是声震云霄,响彻天地,荡气回肠!似乎连大地都在跟着有节奏的震动!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精神振奋!连点将台上的一干文官都是不由得挺直了腰杆,抬起了胸膛!

  军阵中的秦城这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飞将军,心中难免激动。点将台上的李广,身高八尺,一身红色战袍外披挂着黑色玄甲,衬托着他本来就英姿不凡的身材更显神武,使人在不经意间忘记了他的年龄,只记得他是大汉军队最伟大的战神!

  李广左手撑在腰间的长刀(这一时期环首刀还没有在边郡军队中普及)刀柄上,如鹰般的目光扫过台下每一个将士,一言不发。而所有接触到他眼神的士兵,都不自觉的将胸膛挺得更高了些。半响,李广右手一挥,台下万余戍卒顿时噤声,先前气壮山河的热闹场面瞬间鸦雀无声,端的是落针可闻。

  “将士们!”李广如雄狮般的声音在校场上响起,震得空气都似一荡,“告诉本将,孰是英雄?!”

  “汉军!”

  “汉军!”

  “汉军!”

  “……”

  万余将士齐声吼道。

  李广燃烧般的眼神再次扫过台下万余士兵,声似怒涛,“将士们,告诉本将,孰不可战胜?”

  “汉军!”

  “汉军!”

  “汉军!”

  “……”

  万余将士再次齐声吼道,声音竟然又大了几分。

  “将士们,本将再问你等,何是汉军的使命?”战袍随风飘飞,李广的身影在阳光下无比耀眼,异常伟岸!那一声暴吼,好似穿透了每一个士兵的灵魂,直将他们全部点燃!

  “保家卫国!”

  “保家卫国!”

  “保家卫国!”

  “……”

  万余将士不顾脸上的汗珠,不顾头顶的骄阳,不顾声音的撕裂,没命似的大吼,他们直觉得,自己在这一刻仿佛在燃烧,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不发泄不出就不痛快!

  “噌!”李广右手一挥,长刀应声出鞘,指向上前方,声音饱含悲怆,一字一句道:“将士们,匈奴人侵我国土,杀我人民,毁我家园,你们说,英雄而不可战胜的汉军,应该怎么办?!”

  字字含情,字字啼血!

  “杀!”

  “杀!”

  “杀!”

  “……”

  万余汉军将士已经完全沸腾,心中的压抑和热血充斥着他们的每一根神经,此时,他们恨不能马上冲上战场,杀光每一个匈奴人!

  “将士们,你们可怕苦?!”

  “不怕!”

  “将士们,你们可怕死?!”

  “不怕!”

  “将士们,你们可敢于战斗?!”

  “马革裹尸,万死不辞!”

  字字奔雷,字字破天!

  一时间,军营中如万马奔腾!不,是亿万马奔腾!!

  “好!”李广将军一声爆吼,长刀狠。插入点将台!“但是本将要告诉众位将士,要保家卫国,要杀敌建功,仅凭热血还远远不够!现在,本将问尔等,你们有本事吗?”

  。“吼吼!”

  “吼吼!”

  “吼吼!”

  “……”

  众将士此时已经完全不能自已,只得以长戟顿地,拔出长刀,仰天而吼!

  “都试就要开始,孰强孰弱,尔等就用自己的本事去证明!”李广拔刀入鞘,手一甩披风,背行而去。而都试,便由副将主持,自此开始。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

  众将士目送李广大步回到将军本座,以拳击胸,疯狂吼道!

  秦城已经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融入了万余将士之中,情不自禁的和他们做着同样的动作!而他的身体中,一股奔腾的热血,早已充斥全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