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长刀无痕
我是蓬蒿人2018-03-22 11:293,778

  大战在即,今秋都试取消了以往近乎实战的狩猎形式的军事演习,整个大检阅以考察全军将士的军事技艺、选拔优异将士为主。

  也正是因为考虑到大战在即,而与匈奴骑兵作战,战机更是稍纵即逝,所以李广将军先前的那番话也算是提前做了战争动员。待要出战时,便可直接将将士拉上战场!

  此时,整个校场已经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军事技艺评估和比武!

  整个上谷郡军营中的戍卒分为三大部,三大部除去骑兵部外,车兵部和步兵部又分为几个小的兵种,例如车兵就分为御手、乘车战士、车属步兵,车兵又分为轻装步兵和重装步兵。各兵种不一样,需要考察的主要军事技艺就不一样。

  秦城所属为重装步兵,身披铁甲,这种类型的步兵在战斗中不用弓箭,主要以戈、矛、钺、戟与敌人近距离战斗,同时配有长刀(或为短刀)。至于轻装步兵,一说装备皮甲一说无甲,主要以弓箭远距离杀敌。秦城之前因为箭术不好,最终只得当了个重装步兵。

  可以说,重装步兵是最没有前途的兵种,而战时又是伤亡最大的。

  对于秦城这些重装步兵而言,都试考察的主要就是刀戟和手搏角抵技艺了,当然,射箭也是要顺带考察一下的,因为这是汉军军事技艺的基础科目,就像后世任何兵种都要考察军姿一样。

  “伍长,董伍长,你哪里去?”董褚在本屯考核处与秦城碰面的时候,就像见了鬼一样,远远避开,不过还是被眼尖的秦城看到。

  “没……没要到哪里去,呵呵,秦城,听说你已经在手搏科目上击败了本屯所有戍卒,就要代表本屯去部里比武了,果然好本事!呵呵!”董褚不好意思的绕绕头,样子有点憨。也真苦了他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竟然做出这幅小孩子犯错时的模样。

  他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江河失手的消息。

  “代表本屯的又不止我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秦城道,一手攀上董褚的肩膀,“伍长,你这是要去参加长刀科目的比武吧?”

  “呃,的确。”董褚瞟了一眼自己手中刚领取的木质长刀,点头道。

  “这可就巧了,我也要去。不如我们一起去如何?”秦城这才将另外一只手拿出来,在董褚面前摆了摆,一把比武用的特制木质长刀赫然在目。

  “你也要代表本屯参加刀科决赛?”董褚看见秦城手中的特制长刀,惊异不已,心中明了,看来秦城已经在刀技上在本屯夺得魁首。因为董褚是去年本屯刀科第一名,因而本次没有参加本屯的刀技比武,直接代表晋级。明白了情况,董褚在没有拒绝的理由,当下答应下来:“好,我们同去!”

  “走。”

  董褚被秦城攀着,心里忍不住思量:这秦城到底咋了?自从他回家省了一次亲,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以前只不过是一个武术平平的戍卒而已,前几日,他不仅在手搏上打赢了自己,甚至打赢了自己的援兵江河,现在刀技又取得了本屯第一,这怎么可能?

  难不成,他真的被雷劈了?

  而且,还劈出了一身本事?

  董褚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有些混乱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个伍长在手搏上技不如人那便罢了,要是刀技再比不过人家,自己这伍长也不用做了,直接让位吧!

  念及于此,董褚暗暗下定决心,他一定要在刀技的比试上压住秦城!对自己练了多年的刀法,董褚还是很有信心的!

  想着想着,董褚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意。甚至是在心中祈求军中能安排自己和秦城比武,那样,自己可就有机会找回面子了!

  刀技,那是重步兵的看家本领,历来军中的刀技魁首都是花落重步兵或者车兵部,这次秦城和董褚一出现在重步兵一屯比武代表的位置上,立即就引起了不少戍卒侧目。

  感觉到众人或敬佩或好奇的目光,董褚神气的哼了一声,不自觉的扬了扬脖子,很是享受这种感觉。

  秦城看在眼里,心中哂笑一声,却暗暗记下了董褚这个特点。

  “董伍长!”这时,一个长相彪悍的青年汉子走了过来,见到董褚,打招呼道。

  “刘队长!”董褚看见来人,立马行了一个军礼。

  “咱们甚久没见了,你刀技现在如何了?今天咱两可要再好好打上一场!”刘队长很豪爽的笑道,一巴掌就拍在董褚肩膀上,显得跟董褚很熟悉的样子。

  董褚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难得的谦逊道:“刘队长,下官刀技不如你,你就别调侃下官了。”

  “你这叫什么话,去年不如,今年难道就一定还不如?你这厮,怎地能这样想,真是该打!”刘队长不乐意了,佯怒道。

  “是是,刘队长教训的是。下官一定全力以赴。”董褚很受教道。

  “哈哈!”刘队长哈哈一笑,“这便是了!这才是军人的样子嘛!”说罢,又去跟别人寒暄去了。

  见刘队长离开,董褚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到秦城正看着刘队长,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他叫刘山河,车兵二屯的,乃是去年刀技科目的魁首,刀法不凡!”

  当然,董褚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自己就是在首次上台就碰到了他,然后被对方击败。他这番解释,也是给自己台阶下,毕竟刚刚让秦城知道了自己败给了对方。

  秦城微微颔首,没有多说,心中却已记下了这个刘山河。

  “就是口无遮拦了点。”末了,董褚忍不住嘀咕一声。

  因为是全营的刀技比武,参与戍卒众多,因此仅是临时性的木结构比武台就搭建了三座,以便能快速决出结果。

  不久之后。

  “一号台,重步兵一屯秦城,对阵车兵二屯刘山河!”随着一个戍卒的高声宣布,比武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听到这声宣布,董褚颇为怪异的看了秦城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不好意思,你完了!

  秦城懒得理会董褚的眼神,自顾自提刀走上了比武台。

  那边刘山河临上台还不忘大笑两声,一跃跳上比武台,稳稳落在秦城对面,很是兴奋。

  “咦?很面生啊!”刘山河疑道,旋即放大了声音,“嗨,对面的小郎,老刘我下手往往没有轻重,待会儿你要是支撑不住了,可要喊出声来,免得我伤了你!”

  本来刘山河一片好意,可这话一说出来,便成了十足的挑衅了。

  秦城面容平静,右手长刀斜指台面,嘴角微微一笑,傲然道:“来吧!”

  “你是新兵,你先出手吧,我老刘不欺人。”刘山河大声道,很有气度。

  对刘山河这个这几年一直鏖战在这个比武台上的人而言,以前从未露过脸的秦城自然就是“新兵”。

  听了这话,秦城身形一闪,飞速冲出,手中的长刀依旧在身体右侧斜指着台面。一时间,台下众戍卒仿佛只看到虚影一闪,秦城便已经到了刘山河面前!

  十几年了,我秦城提着唐刀与人血。拼了多少次,还没人敢跟我说让我先出手的,刘山河,你这是找死!

  秦城心中的傲气因为刘山河无心的话,一下子被点燃!手臂骤动时,长刀转眼已到了刘山河胸前!

  刘山河从秦城动身的那一刻就彻底放下了心中的轻视,此时早已全神戒备!饶是如此,当秦城的长刀快划到他胸前时,刘山河已是只能身形急退挥刀格挡!

  太快了!

  刘山河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刀法!

  但当刘山河手中的长刀与秦城手中的长刀碰在一起时,虎口一阵巨麻传来,右手一震,长刀差点儿脱手。这时,刘山河无奈的发现,秦城的刀远远不止是快那么简单,更是力道惊人!

  本来,刘山河就力大如牛,在军中仅有几人能出其左右,但现在面对秦城,刘山河第一次发现,自己在力道上竟然占了劣势!

  台下的众戍卒看着台上的两人瞬间战在一处,难解难分,刀快的看不清影子,心中都是一阵骇然。

  秦城的刀法,击击致命,没有一点儿华而不实的东西。长刀在他手中就好像活了一番,每一个角度它都能出其不意的攻击,尤其是那些匪夷所思的角度,长刀在秦城手中竟然打出劈、斩、勾、挑、刺、旋、引等数种招式,配合着他敏捷的身法,让刘山河防不胜防!

  刘山河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刀法,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从不知道,刀,还能这般运用!

  第一次,刘山河相信了人刀合一。

  因为秦城已经活生生的将这个境界展现在他面前!

  没几个回合,刘山河已经大汗淋漓,堪堪应付。而秦城,攻势迅猛,却气定神闲,游刃有余,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猛!

  “碰!”

  随着一声轻响,刘山河手中的长刀落在了比武台上。而秦城手中的刀,已经横在了他脖子上。是横在脖子上,而不是架在他肩上,秦城的刀,没有碰到他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

  惊艳!

  全场寂静!

  仅仅三四个呼吸的时间,去年的车兵部刀技魁首就在狼狈应对了几下之后,被人用长刀比住了脖子!

  一滴汗水从刘山河的下颌滑落,短短的时间,他竟已是满头大汗!

  刘山河的右手腕上,一道鲜红的刀痕赫然在目,那是他手中长刀掉落的直接原因。

  秦城,在这一刻,霸气凛然,傲气冲天,俨然霸王风采!

  “好!”

  台下的戍卒终于反应过来,爆发了雷一般的掌声和喝彩!

  董褚也终于反应过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他看了看自己握刀的手,发现手心已经全是汗。

  奶奶的,这是怎么了?

  这是秦城吗?这真的是秦城吗?这真的还是秦城吗?

  董褚在心中不停的问自己,感觉这个世界真是没救了。

  而在比武台的另一侧,一个手持特制木质长剑的俊秀青年,看向秦城的双眼异彩连连。

  秦城收了刀,弯下身,捡起刘山河掉落的长刀,递到他面前,淡淡道:“你输了。”

  刘山河接过长刀,看了看手中的长刀,又看了看秦城,突然哈哈大笑几声,道:“爽快!真是爽快!我输的心服口服,奶奶的,这一仗输的值!兄弟的刀法实在让我佩服!”

  说罢,再次大笑两声,跃下台去。

  “这一阵,秦城胜!”

  秦城收起长刀,走下比武台。而伴随他走下台的,是众戍卒火热的眼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