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信不信?
我是蓬蒿人2017-04-13 04:203,224

  秦城等人回到乾桑军营的时候,已是日暮,此时军营中一天的训练也都接近尾声。秦城将战马交给董褚,自有他领着两个戍卒去骑兵部交还。而他自己则和伍大亮径直回营房,至于逃兵一事而后自有公处。

  西汉军营分为两种,一种为营帐式军营,一种为房屋式军营。因为上谷地处北方,气候较为寒冷,乾桑郡军营又是上谷守军常驻营地,因而属于后一种情况。整个乾桑军营分为三部,分别是骑兵部,车兵部,步兵部。各有三千到四千人不等,与其他边郡守军的情况大致相当,这在武帝前期也是普遍情况。

  两人还没有回到步兵部营地,忽的有一人从一边闪出,直冲秦城,二话不说飞奔过来就要挽住他的脖子!秦城猝不及防,本能的闪身,同时踢出一击漂亮的鞭腿,因为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秦城仓促间看不太清那人的模样。

  那人意外的“咦”了一声,伸手挡下秦城的右鞭腿。不等他再有所动作,秦城几乎是同时踢出的左鞭腿已经闪电般扫到那人的脑袋,直将他轰飞出去!

  那人惨叫一声,轰然倒地。

  “秦城,你这厮莫不是疯了,连我也打?”那人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捂着脑袋,便朝秦城大声骂道。

  “乐毅?”秦城此时终于看清了面前这人,不由得惊疑一声,马上反应过来,心道一声祸事了,忙过去扶他,笑道:“怎么是你?方才我没看清,失手了,哈哈!”

  “放你娘的屁,连我都能认错?我……”有着一个名将名字的戍卒愤愤愤愤不平,取下军帽,一手使劲的揉-搓着刚刚被秦城踢中的脑袋,瞥了秦城一眼,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惊异道:“你何时有了这么好的身手?”

  “我哪有什么好身手,方才只是碰巧罢了。”为了让自己的形象和之前那个“秦城”吻合,秦城只得打马虎眼。

  乐毅本来还打算说什么,碍于伍大亮在一边又不好多说,只得先向伍大亮抱歉道:“我找他有点事。”说罢便拉着秦城走开。

  乐毅带着秦城来到军营的一个僻静角落,席地而坐,一手仍揉着自己发烫的脑袋,对秦城语气不善道:“你这次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回去省亲为何要逾期不归?”

  秦城在乐毅身旁坐下,干笑道:“若我说被雷劈了,你信么?”

  乐毅一愣,白了秦城一眼,道:“我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将军信不信。”

  “他会信的。”秦城胸有成竹。

  乐毅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用不确定的眼神在秦城身上上下看了看,这才道:“你确定?”

  “当然。”

  “信你才有鬼了!”乐毅道,显然,他对秦城的认识还停留在以前。

  秦城知道乐毅是在担心自己,也不多说。要说服乐毅,还是用实际结果比较靠谱。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秦城,要打仗了。”良久,乐毅仰面躺下,看着星空,轻声道。他说得很轻,但却很笃定,言语中还带着一丝掩饰不了的兴奋。“左边的代郡和右边的渔阳都已经打起来了,咱们夹在中间,少不了的!”

  秦城看了看乐毅,道:“到时候你们骑兵可是主力,只怕免不了会有一些恶仗,你要有心理准备才是。”

  “准备?我为这一天已经准备了二十年了!”乐毅的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坚定起来,说话也加重了几分,“从我记事开始,我就在期盼着这一天!匈奴人,这一次我一定会用我手中的弓和刀让他们血债血偿!”

  乐毅八岁那年,他父亲就死在匈奴人手下,为此,他母亲也在其后不久撒手而去,乐毅对匈奴人的仇恨,秦城自小就知道。也正是这份仇恨,支撑着乐毅练就了一番不俗的本事。

  “对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们骑兵会是主力?”乐毅突然开口问道,饶有趣味的看着秦城。

  “这很难想象么?难不成你让我们这些步兵去追匈奴的战马?”秦城半是自嘲半是随意道。

  “噢?”乐毅一挑眉,有些奇怪的看着秦城,继而又问道:“那你说为什么代郡和渔阳都开打了,咱们上谷还连半个匈奴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秦城笑了笑,手在鼻子下一滑,知道这是乐毅故意考他,轻松道:“李将军身为我们大汉的边郡第一将军,其飞将军的威名自然不是白来的,匈奴要入侵上谷,以他们入侵代郡和渔阳的兵力肯定不够。匈奴人自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要么舍上谷于不顾,要么,就以绝对的兵力大干一场。”

  “那他们为什么就不会放弃入侵上谷呢?”乐毅来了兴趣,步步追问。

  “要是放在以前,匈奴人或许会这样选择。但是现在绝对不会。前年的马邑之围已经让匈奴人怀恨在心,以他们的性格,必然会实施大的报复。飞将军固然威名在外,但匈奴单于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而且……”说道这里,秦城看了一眼两眼放光的乐毅,顿了顿,才继续道,“这次匈奴人一左一右入侵代郡和渔阳,未尝就没有把上谷包饺子的意思。”

  乐毅沉吟半响,再次抬头时眼中已经是精光闪闪,“要是能在此时击败闻名天下的飞将军,不仅报了当年马邑之围的大仇,也能极大的鼓舞匈奴军队的士气!同时打击我大汉戍卒甚至是朝野上下的对匈作战的信心!”

  秦城接道:“到时,陛下想要再对匈奴大规模作战必然会招致不少的反对,甚至是陛下对匈作战的计划化为泡影也不是没有可能!而我大汉,便只能像以前一样在匈奴面前忍气吞声,和亲求安了!这无疑是匈奴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说到这里,乐毅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才心有余悸道:“若是如此,匈奴不入侵上谷则已,一旦入侵,便是一场残酷的战斗!”

  “诚然如此。”秦城点头道,心中却已想开了,就乐毅的反应观之,汉军士兵对汉武帝对匈奴作战还是极为赞同的,仅是前年一场失败的马邑之围就已经让这些边郡戍卒看到了扬眉吐气的希望,看来,改变汉匈之间多年的不平衡关系乃是众望所归啊!因为连乐毅这样一个普通的戍卒都能对这场即将到来的汗匈战争有如此深入的认识——虽然这与乐毅的经历和志气关系很大,但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反应了整个军队的心理!

  这句话说完之后,秦城和乐毅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对乐毅而言,显然是先前没有料到或许即将在上谷爆发的战争会是这样一个情况。而秦城,则是不便再多说,因为之前的“秦城”,只是一个非常平庸的戍卒而已。

  良久,乐毅用一种毫不掩饰的欣赏眼光看着秦城,缓缓道:“真想不到,你对这场战争竟有如此认识!原本我还以为……呵呵,现在看来,我们未必不能一起在军队中闯出一番名堂!”

  “呵呵!”秦城饶有意味的笑笑,他今天之所以说这么多,本就有改观秦城在乐毅这个发小心中中印象的意思。

  没想到秦城这么一笑,乐毅那钦佩的眼光突然变得怪异起来,随即站起身,从头到脚将秦城看了又看,直把秦城看得心中发毛,这才以一种怪怪的语气道:“你这厮,这也没几日不见,不仅手搏大有长进,连想法都深邃不少,是谁教得你这些,还如从实招来?!”

  秦城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露馅,索性摆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大声道:“竖子!你不如我便罢了,怎么还不服气?难道我就注定要比你不过么?如此量小,实非君子!”

  “君子?我呸!你这小厮竟然跟我谈君子?我没听错吧?我不服你咋了?有本事你你正大光明将我撂倒,我就服你了!”乐毅一见秦城这幅小人得志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当下便扔下了狠话!

  “好啊!你来!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竖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秦大郎这二十年的饭也不是白吃的!”秦城一不做二不休,放开了手脚,一时间两人剑拔弩张!

  “看招!”乐毅再不二话,大吼一声,虎虎生风的一拳就直取秦城面门!

  “来得好!”秦城也大吼一声,身影一闪,与乐毅战到了一处!

  不久,接连不断的叫骂声和惨叫声就在军营一角响起,犹如鬼哭狼嚎。

  附近军营中的戍卒被这边的声响惊到,朝这边大骂一声“奶奶的,给爷小点儿声!”,便不再理会,想来这种事在军营中并不少见。

  两刻钟之后,秦城和乐毅鼻青脸肿的躺在一起,大口喘着粗气。

  “你这厮太小人了!尽使损招,瞧我这屁股疼的,哎哟!”

  “你还好意思说?你能别打脸吗?我长这么帅的一张脸我容易吗我?”

  “我呸,真不知羞!我屁股都比你脸好看!”

  ……

  “秦城。”

  “嗯。”

  “你家姐姐的病……没事儿吧?”

  “已经快好了。”

  “那就好。”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