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山顶清风
我是蓬蒿人2017-04-13 04:203,183

  此时,残阳如血。屹立在乾桑军营中的万余戍卒军容严正,正在静静等待着什么。

  众将尾随李广进了将军大帐,此时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仍没有半点消息传出。在这半个时辰之内,又有两份军报送进了将军大帐。一份来自左北边的上都县城,一份来自右北边的多喀县城。军报的内容大致类似:匈奴入侵,控弦之士五千余,一路烧杀抢掠。

  如果秦城看到这三份军报,那么他就会发现,现在上谷郡面临的形势,与他当初跟乐毅分析的丝毫不差。匈奴兵分三路,三方并进。左路匈奴,乃是先前入侵代郡的军队;右路匈奴,自然是先前入侵渔阳的军队。这两路军队在代郡和渔阳烧杀抢掠了一番之后,并没有直接向北撤回,而是一左一右向乾桑包围而来!而正北方的五千余余军队,则是匈奴左贤王亲率的军队!

  上谷郡本建有大量碉堡和烽火台,一旦匈奴军队入侵,烽火台示警并沿途传递信息直至乾桑,而碉堡则是供周围的军民避难所用!这也是李广在马邑之围后任上谷郡郡守始便实行的防匈策略,来源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李牧的对匈战略。

  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入侵上谷的军队不仅有从正北方南下的左贤王亲率军队,还有从代郡渔阳一左一右突入上谷郡的军队,如此三面突进,实在是出人意料,这让上谷郡一时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境地。而先前那个戍卒即是从上都县城辖内赶来,因为受到了匈奴军队出乎意料的打击,所以模样凄惨。要不然,像后来的两个戍卒一样,则是郡城的守卫看到了烽火之后快马加鞭而来的。

  如何出兵,成了当前最考验李广的问题。

  半个时辰之后,李广率先走出将军大帐,踏上点将台,扫视了一圈他面前的万余戍卒,面容严肃。

  乾桑军营,弥漫着肃杀的气息,偶有几只小鸟从林中飞起,也是惊叫几声,然后快速扇着大翅膀仓皇飞开。

  万余戍卒的目光同时落在李广脸上,眼神饱含愤慨、仇恨,炙热、期待、激动。

  “匈奴一万五千余骑,三面侵我上谷,局势危急。现在,本将令,除留下一部步兵守卫郡城,其余一干将士随本将出城击匈奴!明日寅时造饭,三刻进食,卯时出征!全营即刻准备!”

  “诺!”

  李广说完,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许久的万余戍卒,齐声高吼。

  ……

  都试散了之后,整个乾桑军营便展开了热火朝天的出征前准备。

  而秦城这些个新提升的戍卒军官,也不用等到明天,当晚便走马上任。好在秦城只是直接被提升了两个等级,并没有被调去其他屯,因而手续简单的多。但回营房的时候,也是明月高悬了。

  行至营房前,九个戍卒正在月光中以标准的军姿排成一列,挺立在房外的空地上,为首的那人,正是董褚。

  秦城大步走向这个队列,在他们面前站定。

  这九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城什中的九个戍卒。秦城也知道,按照惯例,自己第一天上任,他们是要在营房外接受自己训话的。

  穿越之前,秦城每次接收一批小弟或者将敌方的一批小弟吸纳进自己麾下,总要找个时间将大家集合起来训训话的。不说别的,最起码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老大是谁。

  秦城站定后,九个戍卒便齐齐行了军礼,高声道:“什长!”

  秦城回了个军礼,却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先从左到右一一打量了一遍每个戍卒。这九个戍卒,无疑他都认识,因为之前他们已经在一个营房中生活了近一年。其中有的人跟秦城关系融洽,有的人跟秦城发生过不快,也有的人曾今欺辱过秦城——比如说董褚。但是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自己的兵,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后的第一批手下,自己在这个时代最开始的资本。

  随着秦城冷峻的在每一个戍卒脸上扫过,虽然此时大家并不能看清他的眼睛,但每一个被他看过的戍卒都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秦城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冷峻气息,一遍扫视下来,竟然无人敢与其对视。

  即便,这个人在昨天还被他们称为“逃兵”。

  心里感受最复杂的莫过于董褚了,但是现在秦城明显没有闲心去揣摩他的心理感受,或者说董褚心里在想什么秦城已是了然于胸。

  一个平庸了一年被自己欺辱了一年的孬兵,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一夜之间变成一个自己无法触及的英雄,以后都要仰其鼻息,任谁都没办法立即接受,心中没有想法那才有鬼了!

  “如果谁对我的实力有疑问,认为我不配当他什长的话,现在站出来,我给他一个打到我的机会。”秦城从左到右走完一遍之后回到队列正前方,看着眼前的这些戍卒,脸上带着微笑淡淡道,刚刚的冷峻一下子消失。

  看着秦城淡淡的笑容,所有人都感觉心中一松,刚刚秦城带给他们压迫感一下子消失。这时一些个原本就对秦城当什长有想法的人,心中一动,甚至有人隐隐有了站出来的冲动。

  “手搏,长刀,甚至是箭术,我都乐意奉陪,如果有人在这任何一个科目中胜过了我,我就让出什长这个位子。”秦城的微笑看起来人畜无害,很真诚。

  但是众戍卒听到这句话,却是心中一惊。刚刚他们中还有人在思忖,以他平时对秦城的了解,秦城再怎么都不可能打得赢自己。但是当秦城将三个科目一下子说出来的时候,他们才骤然惊起,秦城已经是其中两个科目的全营魁首了!

  这个“逃兵”,孬兵,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平庸的秦城了!对,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了!他变了!以前的他连自己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是全营的魁首?!

  而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不再是以前那个秦城,而是,军中骄子!

  “怎么,没有人么?”秦城追问道,在确定没有人答应之后,秦城忽然收起了笑容,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冷峻起来,与他刚回来时一样。顿时,一股压抑的气氛再次慢慢蔓延开来。

  “如此说来,你们都认可我才是最强的兵了?”收起笑容的秦城,说话的语气立即就冷了。

  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敢直视秦城,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由得看向了地面。他们都觉得,眼前的秦城好陌生,仿佛从未见过他一番。他全身的气息,已经完全变了。

  “难道你们都没长嘴么?回答我,是也不是?!”秦城突然咆哮道。

  “是。”众戍卒被秦城突如其来的咆哮惊了一惊,立即应道。

  “很好,看来本什长的军令在尔等面前还是行得通的,是这样吗?”秦城语气冰冷,闻着心中发寒。

  “是!”九个戍卒齐声道。都到了这份儿上了,谁还敢说不是?这时候,你能说不是么?你又打不过人家。

  “大战在即,我既为尔等什长,自当效命。什中谁家中还有未解决的麻烦的,务必在今晚告知于我,我替你们报知军中。不过,一旦出征,心中便再不能有牵挂,杀敌建功便是我等唯一使命。尔等可明白?”秦城的语气缓和了下来,目光也不再锐利。

  “诺。”众戍卒见秦城面色好转,心中松了松,立即应道。

  “散队!”秦城喊了一声口令,便不说话了,不过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诺!”众戍卒应了一声,纷纷回营房,竟是无一人说话,因为大家这时都发现,彼此的额头上已经布满汗水。

  秦城跟着众人,最后进了营房。

  ……

  当战争真正爆发的那一刻,秦城的心境却平静了下来。穿越之前,他曾经历过无数个这样的夜晚。每次制定了行动计划,预备在凌晨之后率着手下的众兄弟战斗时,秦城总会在行动前把自己独自一人关在一间房里,默默的抽着烟,一言不发。

  没有人知道那时的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秦城在什中众戍卒都睡下后,独自一人出了营房。他走出营房的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伍大亮转过了头,目光落在营房的门上。

  此时的军营,除了当值的戍卒,已经没有半个人影,燃烧的篝火照亮着军营,显得格外空旷静谧。秦城一人走在军营中,凉风拂过,竟似将他的影子拉长了些。

  来到营中的一个小山包上,秦城随意坐了下来,然后抬起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

  这已经是他连续第六个晚上到这个地方来了。

  整个小山包上杂草丛生,唯有山包顶端一块是光秃秃的。山包周围,几棵已经没有了叶子的大树,细枝在凉风中微微动着。

  秦城就一直那么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期间,他姿势都没有换过。

  良久,秦城动了,却是面朝南方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母亲,儿子不孝,您多保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