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三刀夺魁
我是蓬蒿人2017-04-13 04:203,145

  不久,轮到董褚上场。

  董褚的还沉浸在刚刚秦城“意外”的胜利中,情绪有些低落。心中已经明白自己没有战胜秦城的可能了。

  突然,董褚心中有了想法。自己就算不能战胜秦城,可也不能让秦城小看了自己,要不然,自己可真就没脸活了。

  打定主意,董褚大手大脚的走上场。

  与董褚对阵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白脸小厮。特别的是,军中所有戍卒都是用长刀,而这个白脸小厮手中握着的,却偏偏是一柄木质长剑。

  有意在秦城面前露一手的董褚,见对手长得好像瘦弱不堪,尤其是一张白白的脸,像个娘们儿。仅是一眼,董褚便已经在心中判定,这小厮没什么危险。

  于是,进场之后,董褚便拿着长刀自顾自耍起了了刀法,一时间比武台上刀影纵横,当真是虎虎生风,而董褚每耍完一招,还不忘“嘿!呵!”大呼两声,倒也是气势不凡!一套刀法好不容易耍完,董褚感觉自己意犹未尽,一见对方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董褚便放下心来,一心卖弄的他,又“嘿!呵!”的耍完了另一套在他看来可以代表自己实力的刀法。

  耍完之后,董褚已经微微有些气喘,但是当他眼神瞥到台下的众戍卒都愣愣的看着他的时候,以为他们都被自己精妙刀法镇住的董褚,心中很是得意。

  于是乎,他回过头很得意的朝场外的秦城一笑。

  那意思是:看,哥们儿的刀法也不是盖的!

  但当董褚的眼神触及到秦城的脸庞时,他发现秦城正在以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他,当时董褚只以为秦城这是被自己的刀法震惊了,心中更是得意,偷笑一声,便要转过身去好好收拾那个白脸小伙。

  等董褚转过头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心中大惊。在他终于搞清楚这个黑影来自一个脚掌的时候,自己的鼻子已经被一脚踢中,鼻血一下子就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身体也倒仰飞出!

  董褚在这个时候充分展现了他的武术功底,身体借势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地时后脚向后一滑,整个人单膝跪地,总算是没有摔倒。

  “竖子,你偷袭我?”好不容易出了一次风头的董褚,恼羞成怒,眼睛死死盯着眼前已经退开的白脸小厮,愤愤骂道。

  白脸小厮瞥了他一眼,轻蔑道:“我只是提醒你,在跟人比武的时候,不要在猴耍了一番之后,还跟场外的人眉来眼去,就刚才那空隙,我已经能杀你十次!”

  “你说什么?!”自己展现刀法的行为竟然被人说成是耍猴,董褚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暴起,扬着长刀就向那白脸小厮斩去!

  “哼!”白脸小厮冷哼一声,面对着董褚刀势凶猛的进攻,不退反进,也不见他怎么动作,手中的长剑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挑进董褚看似气势不凡的刀影中!

  “砰砰砰!”随着白脸小厮长剑入刀阵,一阵兵器撞击的声音就传来,而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董褚,与白脸小厮一接触,便没了脾气。

  最后,随着“碰!”的一声脆响,白脸小厮震开董褚手中的长刀,趁着这个空档,白脸小厮栖身而近,抬起一脚直踢董褚下颌,随着另一声“碰!”,董褚的身体倒飞了出去,在空中打了一个转,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摔倒在地!

  不等董褚起身,白脸小厮的长刀已经架在了董褚的脖子上!

  “你输了。”白脸小厮淡淡道。

  说完这句,白脸小厮干脆利落的收剑、转身,回到人群中,竟是再也不看董褚!

  董褚呆呆的看着白脸小厮回到人群中,终于缓过神来,连忙捡起自己刚刚脱手的长刀,红着脸低着头迅速没入人群。

  太丢脸了!

  这是董褚心中唯一的想法了,如果有地洞,他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在随后的几场比武中,秦城都是几招胜敌!多的不出三五招,少的仅是一招!而被秦城打败的对手,没有一个没有受伤!甚至是,有些受了很重的伤!

  秦城做事,向来都是抱着用百分之两百的力完成百分之百的事情的心态。这不难理解,要是你在十几年的生活中随时都面临着死亡威胁的时候,你也会这样做事的。因为失手,就意味着死亡!

  开玩笑,秦城的刀法那是在一次次生死搏斗中领悟出来的,虽没有师承名门,或许不是十分华丽,但绝对是最实用的,徘徊在生死边缘时,那都是力求一招杀敌,加之自己的格斗功底,秦城的刀法绝对不容小觑!这不是这些都没能和匈奴正儿八经打过几丈的戍卒能够相提并论的!

  不过这可苦了可怜的董褚,这个一直把秦城当做庸兵甚至是孬兵看的伍长,此刻彻底迷乱了!秦城每打胜一场,他都要在心里反复问自己好几遍,这是秦城吗?这真的是秦城吗?这真的还是秦城吗?

  最终,董褚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那个白脸小厮身上,这个轻松击败自己的家伙。

  终于,在最后,秦城和白脸小厮作为整个营中长刀科目的最后两名优胜戍卒,碰到了一起。

  秦城手中的长刀斜指向地面,依然是平静的脸庞,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白脸小厮。

  “承让了!”白脸小厮抱拳之后,在董褚饱含期许的眼神中,率先发动攻击。

  将军本座,李广也在注视着秦城这边的比武。在他身后,一左一右立着两个英姿飒爽的戍卒。左边的戍卒三十来岁,身高八尺,目光锐利,却没什么表情,正是李广的亲兵队正。右边的戍卒则要年轻的多,七尺有余的身段,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正目不转睛看着秦城所在的比武台,不过表情却有些轻狂和跃跃欲试。

  “这个年轻小兵身手端的不错,若是你俩较上他,可有把握?”李广若有所思的问道。

  “若是孩儿较上他,定然不会叫他如现在这般张狂,不出十个回合,我便能胜他。”十七八岁的年轻戍卒斜眼看着比武台,率先答道。

  “少将军神勇,吾不及也。”队正回答的却是云淡风轻,好像对此丝毫不以为意。

  听他这么说,被称作“少将军”的年轻戍卒眉宇间更添了几分神气。

  李广不置可否,言语带笑道:“敢儿,你可敢与他一战?

  “我只与魁首交战。”“少将军”李敢傲然道。

  “他便是魁首,柳郎敌不过他。”李广饶有意外道。

  “?!”

  在李广说话的这个时间,比武台上的白脸小厮已经向秦城展开了猛烈的进攻,一把长剑在他手中舞动的极为轻巧,交手三个回合竟将秦城逼得连连回退三步!

  不过他的进攻也只能到此为止,接下来,已经稳住阵脚找到破绽的秦城即将展开反攻,而就在这时,白脸小厮忽得一下跳开,退后几大步,朝秦城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然后忙道:“不用打了,我打不过你,你第一,我第二。”

  秦城愣了一愣,认输了?不过他的身法和手中的长刀并未就此收起,隐隐戒备。

  白脸小厮说罢,深深看了秦城一眼,也不顾秦城的错愕,转身跃下比武台,在一众戍卒惊异的眼神中,头也不回的走开。

  奶奶的,这……认输了?董褚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不好使了,未显败象,这小厮,竟然认输了?那岂不是说,这秦城,要夺得今年全营中长刀科目的魁首?那不就意味着……他要升官了?!

  董褚心里乱极了。

  最后,主持比赛的戍卒大声宣布道:“本次比武,长刀科目魁首是秦……那啥,你叫啥来着?”

  “慢着!”随着一声大喝,一个矫健的身影跃上比武台,手中的特制长刀指向秦城(这在当时已经是极为不礼貌的动作了),傲然道:“我来与你对阵!”

  此人,正是李敢!

  那主持比赛的戍卒见了李敢,便扯开了嗓子喊道:“下一阵,优胜者对阵少将军李敢!”

  少将军?李敢?李广的儿子?后来因为刺伤卫青,被霍去病一箭射死的那个关内侯?

  看来就是他了。

  秦城心中如是想到,看着李敢直直指向自己的长刀,身影挺拔,依旧是长刀斜指台面,脸色仍然平静,只是眼中,已经多了一丝怒火。

  尼玛,敢拿刀这么指着老子?

  你以为你很叼么?

  你以为你是李广?

  找死!

  那戍卒宣布比武开始的声音还没有落下,李敢便已长刀一挥,劈向秦城!

  而秦城,右手长刀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催足劲力,迎了上去。

  ——————————————————————————

  PS:称呼李敢少将军其实是不严谨的,一时没有更好的称呼,姑且这样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