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飞来一骑,鲜血透战袍
我是蓬蒿人2017-04-13 04:202,505

  交上手后双方都是一愣。先前见李敢如此猖狂,秦城本来还以为李敢有两把刷子,没想到却是如此不济,李敢的实力说破天也不及刘山河。而李敢在右手一阵震痛之后发现,对方的实力竟然是自己生平所仅见,在长刀这个科目上,恐怕就是自己的父亲李广,也没有让自己感到这般无力过!

  秦城心中一动,心中随即了然。看来这李广是想让自己帮他教训教训儿子,让李敢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心中冷哼一声,秦城猛地加大攻势,长刀无痕,逼得李敢仓促后退忙于应付。

  最后,秦城手中长刀一动,重重拍在李敢右手手腕上。李敢右手吃痛,“啊”的叫了一声,手一松,长刀已然落地!

  秦城刀横在李敢脖子上,冷冷看着李敢,道:“你输了。”

  李敢先是有些惊恐的看着秦城,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身体却偏偏愣在那里,一时这样也不是那样也不是,尴尬至极,而秦城在没有得到李敢的答复之前,长刀却偏偏又一直横在他脖子上不动,这让李敢在更显尴尬之余,又多了一丝恼羞成怒。半响,李敢却是咬牙切齿道:“你可敢与我比试箭术?”

  秦城不着痕迹微微皱了皱眉头,李敢这个二世祖的做法让他心中大为不爽,语气冰冷道:“乐意奉陪!”

  “好,有种!随我来!”李敢率先跃下比武台,连掉落在台上的长刀也不捡,径直朝箭术靶场快步行去。

  秦城收起手中长刀,在一干戍卒的注目中紧随李敢身后。

  “少将军,将军唤你!”行至半路,亲兵队正忽然前来拦住李敢和秦城,道。

  “何事?待我先与这厮比试了箭术,再去不迟!”李敢怒气正盛,面子还未找回,如何肯应。

  “将军令,是立刻。”队正的语气加重了几分,带上了几分冷意。

  李敢迟疑了一下,终究是转过身,愤愤的奔李广去了。

  “将军唤你一并去。”队正再看向秦城的时候,脸色没有了刚才对李敢的僵硬,语气也缓和了些,眼中甚至闪过一丝欣赏的意味。

  “小卒领命!”秦城恭敬应了一声,尾随亲兵队正向将军本座行去,一路无话。

  “将军!”秦城和李敢行至李广面前,双双行了军礼。

  李广先是打量了一番秦城,点了点头,眼带笑意,开口道:“果然是好儿郎,报上姓氏与官职。”

  “小卒秦城,并无官职。”秦城行过军礼后,身姿自然挺立,毫不拘束,不过心中却是甚有波澜。这可是李广啊!千古名将,飞将军李广啊!谁人不知?谁人不敬?此刻听得李广问话,赶紧如实道。

  “噢?”李广颇为意外的哦了一声,“如此本事,杀敌建功只在朝夕,怎可没有官职,待都试结束,本将任你为什长!”

  “谢过将军!”一见面就被李广任了官职,秦城心中更是一喜,油然而生一种千里马遇伯乐的知遇之情,连忙谢过。

  李广笑着点了点头,这才转过头对被晾在一旁的李敢道:“敢儿,今日与秦郎对阵,你可有收获?”

  李敢颇为不服的看了秦城一眼,傲然道:“孩儿正要与他比试箭术……”

  “放肆!”李广大叱一声,打断李敢,厉声道,“输了便是输了,若是连输都不敢承认,算什么大丈夫?技不如人,就要好好锤炼自己的本事!到了战场上,碰到打不过的敌人,被对方一刀砍了,难道对方还会把你救活,让你回去拿弓箭再与他对射?这不是胡扯么!”

  “是……孩儿受教。”被李广当众教训,李敢顿觉面子上更是挂不住,奈何此刻不能狡辩,只得不情不愿的认错。

  秦城听了李广这番话,心中直点头:名将就是名将。

  “秦城!”秦城离开将军本座没走多远,李敢便追了上来,在背后叫住他。

  “少将军。”秦城不露声色行了军礼。

  李敢脸上怒意仍是未消,冷眼看着秦城,傲然道:“今天你折了我面子,他日我定会找回,你等着!”说罢,冷哼一声,不给秦城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去。

  秦城看了一眼专门跑来就为了说一句狠话的李敢,心中哂笑:想不到李广一代名将,竟生了这么个草包。

  再见到乐毅的时候,他正从骑射比武场离开,牵着战马,目视前方,一脸冷傲,没有跟任何一个人搭话。秦城追上他,微笑问道:“比武如何?”

  乐毅摇了摇头,怅然若失的看着远处的天际,长叹一声,“十甲之外。”

  “噢?”秦城心中一沉,不过马上了然,拍了拍乐毅的肩膀,安慰道:“军中卧虎藏龙,骑兵部更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还年轻,机会多着。”

  乐毅白了秦城一眼,突然想到什么,果断停下脚步,瞪着眼睛盯着秦城,声音颤抖道:“听说你是今年刀技科目比武的魁首,可是真的?”

  “侥幸,侥幸而已,呵呵。”秦城为了照顾乐毅的心理感受,很不好意思的挠头傻笑。

  “妈呀,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乐毅仰天大吼一声,不顾形象,直直倒在了地上。没办法,这厮近来在秦城身上受得打击太大了。要不是秦城在行为举止上掩饰的足够好,打死乐毅也不会相信这个怪物就是以前那个秦城。

  忽然,乐毅一跃而起,一把拉过秦城,朝远处跑去,然后在秦城的目瞪口呆中,说了一句让秦城感到无限郁闷的话,“走,咱两去比试骑射!”

  ……

  当都试最终落下帷幕时,继因为被雷劈不死成为大家谈论的焦点后,秦城再次成了整个军营关注的人物,因为在刀技夺得第一名之后,秦城又在最后一天的手搏科目上,击败所有对手,再次荣膺魁首,轰动全营!

  对此,当军中不少人都向秦城的发小乐毅打听秦城的情况时,乐毅只悲怆的说了一句“你们要是不服,自己去找个雷把自己劈一下,不死的话你们也能像这厮一样!”

  当天,酉时,李广再次在万余戍卒的注目下登上了点将台。这次,李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亲自宣布了这次都试的结果,以及对一些表现优异戍卒的表彰。

  当李广念到秦城时,竟然毫不掩饰心中的自豪,硬是站在比武台上当众大笑三声,然后夸赞秦城有他年轻时的风范,随即,宣布秦城升任重步兵部二屯十八什什长,即刻到任。

  最后,则是免不了号召全营向此次都试比武的优胜者看齐,嗯,尤其是秦城。

  酉时三刻,就在都试“闭幕式”刚好完成,李广准备解散全营将士的时候,突然从军营门口传来一声饱含焦急和凄厉的大喊。

  “军报,上都军报!”

  随即,一骑飞奔至点将台前,马上的戍卒已经浑身是血,此刻,戍卒勒住战马,翻身下马时却是翻落在地,挣扎着取下携带的军报,向点将台一递:“将军,匈奴入侵。”

  说完,戍卒吐出一口鲜血,力竭昏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