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同时砍入身体的三刀
我是蓬蒿人2017-04-13 04:203,665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况且秦城还有这个身体之前留下的印记,虽然那个印记在使用长戟方面实在没有高明的技巧可言,但这并不妨碍秦城提着手中的长戟虎虎生风的冲向已经被战车冲的有些凌乱的匈奴骑兵军阵。

  当秦城和几千重步兵一起冲出盾牌墙之后,首先迎接他们的是匈奴骑兵手中的弓箭,箭矢或许不多,但劲道绝不容小觑。

  秦城刚冲出去没几步,手中的长戟还没来得及扫到一个匈奴战马的马腿,就被一支匈奴铁箭射中了右胸!

  几乎是全速奔跑的秦城,身体不由自主顿了一下,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胸,动作有一瞬的僵硬。随即,秦城的脸上露出了惊喜欣慰和残忍的笑容,下一刻,他的身体再一次恢复了刚才的行动,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本就已经相隔不远的一个匈奴骑兵前面,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空档,身体弓下,手中丈六长戟横扫千军,将这个匈奴骑兵的马腿一下子斩断!

  战马马腿一断,骑兵便从马上栽了下来,秦城看准对方落地的方位,手中长戟闪电出击,斩进了对方的胸膛!

  收回长戟的时候,因为用力过猛,对方的鲜血溅了秦城一身,炙热的鲜血泼洒在自己身上,让秦城的战意更加高涨。来不及细细体味来到这个时代后所斩杀的第一个敌人的感觉,秦城挥舞着长戟便迎向了下一个匈奴骑兵!

  和秦城一样,所有冲出来的重步兵,身上厚重的铁甲将匈奴人的箭矢挡在了体外,即便有一些箭矢穿透了铁甲,只要没有射中要害,或者是没有从铁甲缝隙中射进去,这些重步兵们便能直接无视这种伤害,依旧生龙活虎般冲向分布有些零散的匈奴骑兵!

  战车已经在车兵御手的操纵下冲进了匈奴骑兵军阵深处,彻底打乱了匈奴骑兵军阵,原本密集的队列现在变得零散了不少,而也正是因为如此,重步兵才能冲出迎战!

  在重步兵身后,近千弓箭手不停弯弓搭箭,冰冷的四棱铁箭在力求准确的要求下,无情的射向匈奴骑兵!

  整个战场,前有车兵冲阵,烟尘四起,人仰马翻;中有重步兵与不成队列的匈奴骑兵近身战斗,刀光剑影,血泪漂飞;后有弓箭兵引弓搭箭,铁箭流星,防不胜防。骄阳之下,激战正酣。

  这个时候,原本布置在汉军大阵侧后方的汉军骑兵,在抵挡了几波匈奴骑兵迂回过来的攻击之后,拍马一左一右向前方的匈奴骑兵包围了过去!

  这一千多汉军骑兵,在漫长的等待中,早已憋足了力气,这会儿终于轮到他们出战,一个个卯足了劲,以极快的速度开始了大迂回!

  两部骑兵,犹如两条战龙,从汉军大阵侧后,奔向匈奴骑兵军阵侧后!

  一旦包围圈形成,汉军将士将对匈奴骑兵形成关门打狗之势,即便不能全歼这群匈奴骑兵,也能给与其重创!

  这就是李广作为一代名将的军事指挥艺术了!

  一切,都在按着李广既定的方略有条不紊的进行!

  接连斩断三匹匈奴战马的马腿之后,木秀于林的秦城,终于被附近的五六个匈奴骑兵形成合围之势。

  丈六长的长戟从一个匈奴骑兵的腹腔中抽出,秦城眼神一扫,立即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知道,要是这五六个匈奴骑兵的合围之势形成,那么即便是自己有丈六长戟,也无法在他们的围攻下安然无恙,毕竟这些匈奴人再怎么都是在马上!

  “呵!”一声大喝,秦城向离自己最近的匈奴骑兵旁边一突,在他的战马接近自己之前长戟又是一记横扫千军,将其马腿斩断!

  顾不得取其骑兵的性命,秦城顺势收回长戟。这时,一个匈奴骑兵已经直直从秦城面前冲了过来,双方已经不过四丈,那战马上的匈奴兵已经高高举起了长刀,就要对着秦城头顶砍下!

  “去!”秦城再次一声大喝,长戟化作长枪使,直刺出去,斜上顶入了这个匈奴战马的喉咙!这一击秦城用尽了全力,竟然将战马前半截马上硬生生顶起!

  “啪!”

  随着一身脆响,秦城手中的长戟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从中折断。秦城也感到右手臂一阵酸麻,竟是使不出半分力气来!

  还好这个匈奴战马已经横着摔倒,马上的匈奴兵也栽在了地上。秦城身体猛然一个翻滚,向侧后滚去,堪堪避过从旁边杀来的一个匈奴骑兵手中的长刀。

  秦城这一滚不要紧,却是正好滚在了另一个匈奴骑兵的战马身旁,这个匈奴骑兵手中的长刀已经从高空斩下!

  情急之下,秦城左手拔刀,以拿匕首的手法将长刀拔出,顺势一带,长刀又斩断一截马腿!

  马腿一断,战马的身体跪了下来,而马上匈奴兵的长刀也偏离了原来的轨迹,砍在了秦城的左肩,好在战马的翻滚御去了这一刀大部分的力道,秦城只感觉到左肩一痛,却没有怎么受伤!

  因为这匹战马的摔倒,连带着另一个跟这个匈奴骑兵靠的很近的匈奴骑兵身下的战马也一下子栽倒,马上的匈奴兵则是顺势滚了下来!

  秦城一下子将四个匈奴兵从战马上“拉下”,只不过电光火石之间,这四个匈奴骑兵虽然从马上摔了下来,但实际上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这下一个个握着长刀,向秦城包围过来!

  最后,还有一个匈奴骑兵竟然拍着战马在包围圈之外游弋起来,看样子是想找准时机给秦城致命一击!

  仿佛回到了当年跟别人在街头混战的情景,秦城在这一刻反而冷静下来。不少人的合围,合围圈之外还有人随时准备出阴招,这样的情况,秦城这辈子碰到的实在是太多了!

  右臂在这时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秦城已经悄然将长刀换到右手,选了一个离那个匈奴骑兵相对的方向突围而去!

  秦城现在已经浑身浴血,一张脸已经看不清原来的颜色,唯有黑色的战甲在烈日下闪着一丝丝阴森的寒光。

  当秦城奔跑到面前的匈奴兵右前方的时候,这个匈奴兵反应出奇的快,双手握紧长刀,从右边狠狠横斩过来,因为速度太快,秦城眼看就不能挡下这一刀。

  就在匈奴兵手中的长刀就要碰到秦城脖子的时候,秦城的上身突然向后一仰,而双腿却还在向前迈进,避过匈奴兵的这一刀之后,秦城的身体已经与地面成了六七度的夹角!此时,原本要倒向去的身体,因为秦城的旋转,由面朝天空变成了面朝大地,而秦城手中的长刀,就在这时插进了匈奴兵的腹腔,他整个人就与这个匈奴骑兵擦肩而过!

  让人心惊肉跳的交手并没有影响秦城的速度,抽出长刀,秦城折转方向奔向了下一个匈奴兵!

  这也是秦城的计算,要是自己被这些匈奴兵包了饺子,那么外面的匈奴骑兵就可以以弓箭射杀自己。而如果自己跟对方鏖战在一起,自己又将同时面对四把长刀!所以秦城选择了这种一举两得方式!

  “扑哧!”

  当秦城手中的长刀一下子削掉第三个匈奴兵的脑袋之后,剩下的那个匈奴兵却没有跟秦城硬碰硬,而是在秦城面前拼命的挥舞长刀以求自保,让秦城一时间竟然不能近身!

  突然,秦城意识到不好,在秦城转头一看的时候,一支铁箭已经搭在了那个仅剩的匈奴骑兵的长弓之上,对准了秦城面门!

  面门,是秦城这些重步兵身上唯一没有护甲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所在,一旦被铁箭射中,秦城将毫无疑问命丧当场,而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秦城根本来不及闪躲!

  秦城在此刻终于意识到,在古战场,自己的这点本事确实不够看的。险象环生的环境,即便自己没有疏忽,也很容易就死于非命!

  “啊!”

  几乎是在那匈奴骑兵手中铁箭离弦的同时,随着一声暴喝,一个矫健的身影不知从哪里飞来,扑上战马上的匈奴兵,将那匈奴骑兵从战马上扑下了战马!

  铁箭受到弓箭抖动的影响,准星偏离,飞射而出的铁箭擦着秦城的脸飞了出去,在秦城脸上带出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那个身影将匈奴骑兵扑下马之后,因为来不及拔刀,直接就是一肘砸在那匈奴兵的脸上!

  而他没有意识到的是,在他背后,一个匈奴兵已经举起了长刀!

  “死!”

  一刀斩出,头颅飞起。

  不过死的却不是这个救下秦城的矫健身影,而是妄图在背后偷袭他的匈奴兵!

  秦城将眼前匈奴兵斩杀,往这边一看,终于看清是谁救了自己。

  只见伍大亮正猫着身体,手握长刀护在董褚身后,而董褚在一肘砸晕身下的匈奴兵之后,拔出长刀就将他的脑袋搬了家!

  在伍大亮和董褚身边,一个无头尸体倒在血泊里。

  “董褚,大亮,你们怎么样?”秦城心中一暖,快步跑过来,与两人形成一个背对背的品字形。

  “没事。”伍大亮咧嘴一笑,舔了舔嘴边的血迹。

  “哈哈,死不了!”董褚朗声道,“奶奶的,老子斩了五个匈奴兵,真他妈爽!”

  “好!”秦城大声道。

  “又来了!”伍大亮出声提醒道,秦城和董褚一看,四个没了战马的匈奴兵正一起朝他们奔了过来。

  “杀!”董褚一声大喝,率先冲了出去!

  一刀从上到下将一个匈奴兵的脑袋削掉,董褚借势身体一弓。

  秦城小跑过来,右脚借势在董褚背上一点,身体跃过几个匈奴兵的头顶,飞了出去,顺势在空中一个回头斩,将跑在最后面的一个匈奴兵的脑袋从后面削飞!

  而伍大亮则借着匈奴兵抬头看空中飞人秦城的空档,成功栖身而近,长刀在身前一个匈奴兵的胸前带出一片血花!

  董褚在秦城借势完成之后,身体一个翻滚,长刀贴着地面一扫,将最后一个匈奴兵的双腿斩断,同时,秦城从后而至的长刀正好斩断了他的脖子,而伍大亮的长刀则刚好插进他的胸膛!

  三刀一命,这个悲壮的匈奴兵死得不能再死了!

  ——————————————————

  PS:求个收藏,没有收藏的朋友们收藏一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