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险境求生?
我是蓬蒿人2017-04-13 04:203,200

  在战场上,战友,就是你生命最大的倚仗。个人再如何勇武,也无法在万千大军的围困中保全性命。

  在穿越之前,兄弟就是秦城在街头火拼中最大的倚仗。而现在,则是这些和他一起浴血-拼杀的同袍!

  秦城、董褚、伍大亮,这三个同什的戍卒,此刻被战场形势牢牢的绑在了一起,还有三个十八什的戍卒,也渐渐从周围汇集过来,六人隐隐形成了相互照应之势,如此一来,要在这战场上杀敌自保也方便的多了。

  “你们快看,黄旗!”伍大亮不愧是战场老兵,在秦城等人在埋头拼杀的时候,眼尖的看到了生么。

  秦城和董褚收身回来,顺着伍大亮指引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了让他们心中一紧的一幕。

  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辆报废的战车边,一个手持黄旗的汉军骑兵,已经被数个匈奴骑兵隐隐包围住,此刻,他在两个汉军骑兵的掩护下,拼命护着手中的黄旗。不过,看样子那两个汉军骑兵像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而那些个匈奴骑兵仿佛看准了这面黄旗,正在奋力拼杀,想要将其夺取!

  黄旗,又名黄牙旗,为军中主帅立旗,乃是战场上所有士兵的精神寄托。一旦黄旗倒下或者被夺,也就意味着军队面临崩溃!

  此时,黄旗已是危机重重。

  “董褚,大亮,为我开道!”秦城大喝一声,身形已经快速朝着那辆报废的战车冲了过去!

  “诺!”董褚等人答应一声,疯也似的挥舞着手中的长戟或长刀,不要命的护在秦城周围。

  军旗,军之魂。没有那个将士不重视!

  秦城刚冲出没几步,便被一个匈奴骑兵百夫长驱马挡在了正前方,显然,这个匈奴骑兵也看出了秦城是奔着军旗而去。

  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些想要靠近军旗护住军旗的汉军将士才不能达到目的。

  秦城只看见眼前蓦地出现了一匹异常高大的战马,接着一股寒气便从头顶上方传下来!

  来不及多做思考,秦城没有放慢速度,而是双腿一跪,身体往后一仰,借助巨大的冲力,几乎是贴着地面从那匹匈从战马的肚下滑了过去!

  在滑过马肚之后,秦城左手用力一拍地面,身体直起,同时右手中的长刀在马肚上狠狠一带,带出一道深深的血槽!

  那马背秦城一刀划开肚子,肠子和着鲜血立即流了一地,身体也无力的倒下!

  顾不上这个匈奴百夫长,秦城继续奔向战车!

  那匈奴百夫长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恼怒的大骂一声,就要追着秦城而去。不曾想刚一转身,脑袋就飞了起来!原来是紧跟着秦城而来的董褚,趁他不注意,从背后一刀滑过了他的脖子!

  两个护着军旗的汉军骑兵已经被被围过来的匈奴骑兵斩落马下,已经浑身是伤的持旗戍卒,在最后用军旗前的尖头戳下一个匈奴骑兵后,后背被一个匈奴千夫长开了槽,鲜血一下子喷向空中!

  这名持旗戍卒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手中的军旗横向后一扫,不料被那匈奴千夫长一把抓住。而此时,一个飞马而至的匈奴骑兵一刀砍下了持旗士兵的脑袋!

  当这名持旗士兵的脑袋飞向空中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

  秦城飞奔上战车,双脚在战车上重重一踏,身体便从战车顶部飞射出去!

  如同大鹏展翅的秦城,手中的长刀划过一道残忍的弧线,用力重重斩下,好不容易夺得军旗的匈奴千夫长感觉到异常,抬头一看,却只能看见刺眼的阳光下,一道黑影从他头顶掠过,而一道亮光一闪,向他斩来!

  视线一时有些模糊的千夫长,下意识抬刀去挡。

  半空中的秦城,长刀从匈奴千夫长的长刀上滑过,刀锋一闪,这个匈奴千夫长的脑袋便被斩下一半,脑浆和血液一下子喷了出来!

  身体轨迹并没有就此停止的秦城,右脚一蹬,将那匈奴千夫长身旁的一个匈奴骑兵踢下马,身体顺势落到马上。双脚在马肚上狠狠一拍,战马一声嘶鸣飞奔出去。

  秦城左手一把从已经死去即将倒下马的匈奴千夫长手中夺过军旗,突围而去!

  飞奔而去的秦城没有看到的是,在那匈奴千夫长倒下的地方,一个戴着汉军军帽的汉军无尸头颅,在看到秦城夺过军旗之后,原本睁得大大的眼睛,悄然合上。一滴泪水,从刚刚闭上的眼中流出,与那张布满鲜血的脸庞混为一体。

  “将军,军旗无恙!”身先士卒的李广,刚刚斩落一个匈奴骑兵,便听见自己身边的亲兵队正喊道。转头一看,只见军旗在一名浑身是血的青年戍卒手中紧紧握着,而这名青年在身边几个汉军骑兵的护卫下,已经突出了匈奴骑兵的包围圈!

  “好!此子勇哉,当为此战大功!”李广忍不住心中一热,大声道。

  顾不得看清这个勇哉的戍卒长什么模样,李广又投身到战斗之中。

  近五千汉军将士,在这块广袤的战场上,与四千余匈奴骑兵展开了殊死搏斗。由于李广战术运用得当,这场战争并没有出现汉军不敌的常态。但是,也仅此而已,这场战斗同样没有出现汉军将士将匈奴骑兵包围重创或者全歼的局面。虽然汉军骑兵队匈奴骑兵形成了包围之势,但是很快,彪悍的匈奴骑兵便于汉军将士鏖战在了一起。

  到现在,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混战了。这场战斗,只怕只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了。

  即便如此,以相同的兵力,和匈奴骑兵鏖战的不分胜负,这对只有近两千骑兵的汉军将士而言,已经是非常傲人的战绩了。

  只不过,正在舍生奋战的汉军将士们,并没有意识到,这种良好的局面,本来是不应该出现的。

  因为,匈奴骑兵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太反常了。

  战斗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两刻钟左右,而双方的军队,除了汉军中的轻步兵在后压阵外,已经完全混战在一起了。

  这注定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斗么?

  答案很快揭晓。

  因为,汉军军阵后方,沉闷的号角声再次突兀响起。

  正在率着汉军骑兵在匈奴骑兵阵营中奋力拼杀的李广,听闻这阵号角声,脸色唰的一下子就白了!

  “将军,是敌袭!怎么会有敌袭?”跟随在李广身边担负保卫任务的亲兵队正,脸色也跟着苍白了。作为一个老兵,他非常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军阵后方遇袭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

  “传令,收兵!骑兵断后!全军退回老鹰口!”李广的视线被阻断,自然不能看清军阵后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仅仅听闻号角声,他也知道军阵后方面临情况的严峻程度,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将军,李广很快下达了作战指令。

  “诺!”亲兵队正立即执行命令,没有二话。

  在作为战场的葫芦肚地形中,那条几乎垂直着贯穿葫芦肚中线驿道的驿道分支上,此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排成一条粗线的匈奴骑兵,正“嗷嗷”叫着冲向汉军军阵后方,人数不下四五千!

  他们来的方向,正是多喀!

  那是上谷副将李息带兵迎击的匈奴骑兵方向!

  这些匈奴骑兵,本应该正在和李息率领的汉军战斗,但是现在,他们竟然出其不意的出现在这个战场!

  在这群骑兵最前面的队列中间,一个身披皮甲,留有胡茬的中年汉子异常醒目。这个汉子生着有些黝黑的皮肤,全身透露出一股彪悍之气,双目炯炯有神。难得的是,在匈奴人的队伍里,这个汉子竟然五行中有一股贵族之气。

  不消说,此人便是这群匈奴骑兵的头领。

  “左骨都侯,你带人突入汉军后阵,守住山口,不得放一个汉军经过!”头领向身边一个浑身充满精武之气的匈奴骑兵将领命令道。

  “领命!”左骨都侯领了命,带着一群匈奴骑兵去了。

  左骨都侯走了之后,头领这才拔出长刀,对着前方的汉军军阵大声吼道:

  “勇士们,给我杀!杀了李广!突入乾桑!汉人的女人、钱财、牲畜,都是我们的!”

  “嗷嗷~~”

  剩余的匈奴骑兵接到指令,全部狼叫了奔向前方不远处的汉军将士!

  ……

  分布在战场各处的汉军将士,不论是亲兵还是步兵,都开始了收缩,后撤!

  但是进攻容易,要撤退却很难,尤其是当双方在混战在一起没有分出胜负的时候。

  不过好在李广带着全部骑兵在断后,才使得情况稍微好点儿。不过,当那条驿道分支上的匈奴骑兵突进来之后,李广便不得不再次将已经所剩不多的近千骑兵分为两部,一部断后,一部去阻击那些匈奴骑兵,唯有如此,才能为步兵赢得撤退的机会,否则,一旦阵型混乱之后,步兵对上骑兵,只能是任人宰割的对象!

  然而,事到如今,这几千汉军将士还能突围出去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