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威威铁骑
我是蓬蒿人2019-12-27 18:102,986

  “将军,您先走,我来断后!”正和李广领着一部汉军骑兵断后的亲兵队正对李广大声喊道。

  “少废话,我李广一生大小几十丈,哪一丈不是身先士卒?如今岂有舍部属不顾,自顾逃离的道理?”李广一边拼杀,一边大声喝道。

  “将军,您是军中主帅,一旦有失,您让几千戍卒怎么办啊?您还是带领大家先撤吧!末将必不让这些匈奴前进一步!”亲兵队正急道。

  “是啊,父亲,你还是先撤吧,我和张队正断后!”李敢在这时也难得表现出一股大气凛然。

  “都给老子闭嘴!再敢妄言,军法处置!”李广大喝道,顿了顿,道:“校尉何在?”

  “校尉现在不知在何处,将军何事?”李广身边,那使剑的白脸小厮大声道。

  “你速去寻骑兵校尉,本将令他带人守住来时山口,万不能让山口落入匈奴人手中,直到撤退大军通过!”李广部署道。

  “诺!”白脸小厮应了一声,勒马而去。

  ……

  如今的秦城已经成功由步兵升级成为骑兵,身下那匹从匈奴人手中夺过来的战马在他的控制下在战场上纵横驰骋。他一手持军旗,一手勒住缰绳,却没有和大军撤退,而是领着军旗在董褚伍大亮等人的护卫下来到了李广身边。

  李广作为三军主帅,并不难找。

  “将军,军旗在此!”秦城踏马飞奔到李广身边,将眼前一个匈奴骑兵用军旗刺落马下,朝李广喊道。

  秦城领着军旗赶到李广身边并不是来邀功领赏的,而是主帅军旗作为一种象征,秦城有必要让那些留下来断后的骑兵们知道,李广并没有弃他们逃命!这对鼓舞断后的骑兵是十分必要的,因为这些骑兵的战斗,直接关系到大军能否安全撤退。

  “好!”李广看到军旗,兴奋的大吼一声,“本将现在任命你为新的军侯,执掌帅旗!”

  “诺!”秦城大声答应道,来不及因为能和李广并肩作战兴奋一下,便投身到新的战斗中。

  这时,一个骑兵大声喊道:“将军,后方匈奴骑兵太多,恐怕将士们抵挡不住!”

  李广纵马奔驰,接连砍杀了几个匈奴骑兵,才道:“速去传令,骑兵将士死战不退,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要护我大军安然撤离!”

  “诺!”

  “将军令,骑兵死战不退,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将军令,骑兵死战不退,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将军令,骑兵死战不退,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

  随着传令兵在战场上纵马奔驰,李广的将令也被下达给每一个汉军骑兵将士。听闻这声将令的汉军骑兵们,不仅没有感到绝望,反而从心底生出一股浓烈的戾气,手上的动作竟又勇猛了几分!

  对着这些汉军骑兵将士来说,他们对匈奴人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六十年的屈辱忍耐,在找到突破的缺口之后,一旦爆发出来,就会比洪水更加猛烈,悍不畏死!

  死战,每一个汉军骑兵的心中,已经只剩下这一个念头。他们固然不想死,但他们绝不会惧怕死亡!

  战场的伤拼杀场面,进入了第二个高潮。

  还没有报废的战车,在匈奴军阵中来回冲阵,配合这骑兵的阻击。两条线上的骑兵们,更是死死拖着那些妄图突破防线和迂回包围的匈奴骑兵,在这里,喊杀声、惨叫声弥漫了空气,鲜血染红了天空,匈奴骑兵每进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当轻步兵们最先撤退到来时的山口时,那里正在上演着汉军骑兵和匈奴左骨都侯率领的骑兵惨烈厮杀。

  “弓箭手,准备!”

  轻步兵校尉一声令下,剩下的几百弓箭手边列好了阵型!

  “引弓搭箭!”

  “放!”

  几百枝铁箭一下子钻进了密集堵在山口的匈奴骑兵军阵中,造成了巨大的杀伤!

  “引弓搭箭!”

  “放!”

  几轮齐射,正在冲击匈奴骑兵防线的汉军骑兵顿感压力大减,不到三百人的骑兵队伍,终于在山口撕开了口子!

  这时,重步兵和车属步兵也差不多赶到,这些汉军骑兵在撕开了口子之后,在弓箭手的配合下,开始阻击箭来增援的匈奴骑兵。

  重步兵和车属步兵在各自校尉的指令下,率先跑进了山间驿道!

  “将军,山口已经被我军控制,咱们快撤吧!”

  亲兵队正朝李广喊道。

  “让步兵先走。传我将令,弓箭手在老鹰口设伏!”

  “诺!”

  ……

  “将军,步兵已经撤离的差不多了,咱们快走吧!”

  “你们先撤,我来断后!”

  “将军!”

  “服从将令!军旗随我阻击!”

  “诺!”

  ……

  重步兵和车属步兵退入山林驿道之后,战车在李广的命令下随后撤进,再是轻步兵,最后是骑兵,而秦城等人随着李广,又在骑兵最后!

  所有撤退人员火速赶往五里之外的老鹰口!

  老鹰口,为山林驿道中一处特别狭窄的所在,整个老鹰口地形狭窄,鹰口长约十丈,宽不盈丈,车兵通过的时候都要收拢横戟,这也是李广选定它作为弓箭手伏击地点的原因。

  当正午的骄阳快要变成夕阳的时候,最后一支骑兵奔进了山林驿道。而在最后十数骑骑兵中,扛着军旗的秦城和李广赫然在列!

  为掩护步兵撤退,原本近两千的骑兵如今只剩下两百骑不到,而且个个带伤,就连李广,身上也布满刀伤箭伤,鲜血早已染红了战袍!

  这十数骑,一边飞奔,一边不停向后方放箭。短短五里的距离,跟随者李广最后撤进来的五十余骑,在还没有到达老鹰口的时候,已经只剩下这十余骑。

  “将军来了!将军来了!弓箭手,准备!”

  轻步兵校尉一见策马而来的李广等人,焦急的脸上露出一丝狂喜,随即命令弓箭手准备接应。

  秦城跟在李广身后,背上还插着一支铁箭,不过还好,有铁甲防护,这一件并没有对他造成很大的杀伤。不过那射箭的人确实厉害,竟然将铁箭射透了他的铁甲。

  好像那人叫什么“左大骨都侯”来着。

  秦城见老鹰口已经近在眼前,心中不免暗暗松了口气。

  妈的,老子第一次打仗就差点儿死在战场上,太他妈凶险了!秦城如是想到。

  “啊!”当秦城奔到老鹰口前二十来丈左右的时候,背后传来一声惨叫,秦城心中一震,没有回头,现在都最后一步了,他可不敢大意,很多时候人都是在成功前的最后一步失败的,秦城不想犯这个错误。再说,不用回头秦城也知道,这一定是哪个骑兵被背后紧紧追来的匈奴骑兵射落马下了。他这一路都是这么过来的。

  “放!”

  随着轻步兵校尉一声令下,埋伏在老鹰口两边山石上的几百弓箭手同时放箭,箭雨一下子笼罩了追击的匈奴骑兵,冲在最前面的匈奴骑兵一片人仰马翻!

  “战车塞路!”

  李广冲进老鹰口之后,顾不上下马,直接命令道。

  “诺!”

  仅剩的几辆战车便被放置到了老鹰口十丈来长的狭窄通道中。

  “将军!”撤退在此的汉军将士一见李广安然回来,都站了起来,每一个布满鲜血的脸上,在这一刻竟然夹杂了一些泪水。

  李广下马缓缓环视了一圈这些戍卒,出征时五千人的队伍,此刻已经只剩一千五-不到。尤其是骑兵,几乎是全军覆没。

  这些幸存下来的士兵,脸上没有意思兴奋和侥幸,每一章血泪模糊的脸背后,都有着一颗不甘的心在燃烧。

  看着这些浑身沾满鲜血、衣衫不整、伤痕累累的戍卒,作为三军主将的李广心头一阵拥堵,喉咙一瞬间硬如磐石,老泪就要忍不住流下。

  出征时,五千戍卒个个都是大好儿郎,雄姿英发,渴望着在战场上一展身手,报国耻家仇。而经过一场苦战,到此刻,竟是落得这样一番狼狈不堪的摸样。更有那么多将士暴尸荒野,成了一场败仗的牺牲品。作为一个将军,生不能带着自己部下作胜利之师,恐怕是最大的遗憾和失败了吧?

  “什么?大亮没有跟进来?!”就在李广情致郁结的时候,身后突然爆出一声大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