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斩杀左骨都侯
我是蓬蒿人2017-04-13 04:203,543

  刚一进老鹰口,秦城就回头查看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十八什兄弟情况如何,不出意料,已经只剩下三个。但是敏锐的秦城突然就发现了什么,因为他没有看到伍大亮。

  随后董褚就告诉了秦城,伍大亮在老鹰口面前二十丈开外的地方被一箭射下,生死未知。

  “你明明看到了,为何方才不说?”秦城一把揪起董褚的衣领,近乎咆哮道。伍大亮刚刚在战场上救了他的性命,秦城已经将他视为生死之交,现在得知这样的情况,如何能不怒?

  “方才匈奴人追的急,再者我们就在进老鹰口的关键时刻,说了你也不能回身去救他啊,否则就是大家一起死了!”董褚说话的语气有些软,显然是底气不足。

  “混账!”秦城怒骂一声,已经不想再多说任何言语。

  “秦城,此次你护卫军旗,跟随本将杀敌甚多,居功甚伟,果真是我大汉好儿郎!”李广不知道秦城和董褚在争论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赞赏秦城,尤其是在这种军败的时候,表扬有功的人,也可以起到一点振奋士气的作用。

  “将军。”秦城转身抱拳,森然道:“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

  “哦?但说无妨。”李广道。

  “我什中戍卒被困在老鹰口之外,生死未卜,我想借一匹战马,回去将其救来!”秦城的语气十分坚定。

  “待你与本将先行查看一番,若是可行,本将非但借你一匹战马,更要与你同去!”李广一巴掌重重拍在了秦城的肩上。

  “诺!”

  秦城和李广等人来到老鹰口的山石前,向老鹰口之外望去。这一看,秦城便看见了老鹰口前二十丈开外的伍大亮。

  伍大亮背后插着一支铁箭,透入铁甲,应该是从缝隙中射入,不过那铁箭只是射在左肩,应当没有致命伤害,此时,伍大亮正倒在地方,身体在艰难的挣扎。

  在伍大亮背后百丈之外,匈奴骑兵正集结于此,不过由于老鹰口狭窄无比,又被战车堵住了通道,加之汉军几百弓箭手在老鹰口附近不停放箭,匈奴骑兵在付出了一些教训之后,终于意识到冲不过这狭窄的老鹰口。但要他们就这样退回又心有不甘,因此集中在弓箭手射程之外,驻马观望。

  “汉人奸诈,竟然选了这么处地势险峻的地方,真是可恨!”匈奴队列之前,那个一身贵族气质的头领咬牙道,“左骨都侯,你可有办法吐突过这道防线?”

  “禀左贤王,这里通道太窄了,汉人又在山口埋伏了众多弓箭手,恐怕一时难以突过去。”左骨都侯答道。

  如果李广听到这两人的对话,一定会大吃一惊。本来他还以为这次从军阵侧后偷袭他们的是侵入多喀的匈奴骑兵,没想到竟是左贤王亲率的军队!

  本来在正北方的左贤王,现在一下子窜到了这里,匈奴人的速度,绝对超过了李广的预料!他原本还打算击溃上都的匈奴后再和李息和军攻左贤王,现在看来,这个计划泡汤了!

  如果李广知道了左贤王的身份,李广心中的疑惑也会彻底弄清。匈奴人为什么先以几百人的小部队突袭汉军?就是为了拖延他们的步伐,等到四千多人的匈奴大军赶到!这部分匈奴大军为什么放弃了一贯的战术与李广硬碰硬?就是为了等左贤王的军队赶到,然后一起击溃李广!

  匈奴人看中的,就是葫芦肚有利于匈奴骑兵展开的宽广地形!

  左贤王的这次战略安排,可以说做到了绝对的出其不意,达到了非常好的效果!要不是最后汉军拼死奋战,特别是两千骑兵死战不退,李广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于葫芦肚了!

  击溃了李广,马邑之围大仇得报,还会带来一系列对匈奴来说极为有利的反应。这些,正是这次匈奴骑兵肯不惜代价的根本原因。而这个,与先前秦城跟乐毅分析的丝毫不差!

  “岂有此理!”左贤王大怒道,他苦心孤诣经营的计划就要得逞,却在最后关头出了岔子,这让他怎能不怒?“左骨都侯,我不管你用手什么办法,总之,给我拿下这里!我匈奴勇士今天一定要冲进乾桑城!”

  “诺!”左骨都侯无奈,只得答应。

  “千夫长!”左骨都侯朝身后大吼一声,“带人跟我冲过去,杀了李广,血洗乾桑城!”

  “诺!”

  “左骨都侯,你看!”左骨都侯点好骑兵,正待出发之际,一个匈奴百夫长指着老鹰口的方向喊道。

  左骨都侯一看,顿时脸都绿了!

  因为他看到堵在老鹰口的战车被拉开了一些,一人单骑从老鹰口中冲了出来!

  正是救人心切的秦城!

  李广终究还是因为众将士的劝阻没能出来。

  “混账!竟敢一人来挑衅我大匈奴的勇士,简直是活腻了!”左骨都侯以为秦城是汉军派出来单挑挑衅的士兵,一下子被激怒,再顾不得其他,不顾箭雨,纵马飞奔过去!

  左骨都侯刚刚因为没有守住汉军撤退的山口通道被左贤王大骂一顿,心中正憋火,这下见了单人独骑的秦城,哪甘受辱?

  “不好!匈奴人冲过来了!”在老鹰口山石上观察形势的轻步兵校尉一见左骨都侯冲了过来,急道,“弓箭手准备!”

  “慢着!”李广喝令道,“现在放箭会误伤了秦城!”

  “那怎么办?”校尉急道。

  李广看着冲过来的左骨都侯,也是焦急万分,不过当他发现紧跟着左骨都侯的匈奴骑兵也在二十丈开外的时候,心中稍稍放松了些。

  要是秦城能够……那就无恙!可是,秦城能办到吗?

  老鹰口的汉军将士,此刻都睁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秦城影响匈奴左骨都侯。这个涉险单骑救部下的什长,此刻在这些汉军将士眼中,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起来。

  秦城策马奔驰,冲出老鹰口二十丈,眼看就要来到伍大亮身边,却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匈奴汉子正挥舞着长刀奔向自己!

  如果自己立即翻身下马救伍大亮,只怕还没能上马,就被冲到跟前的这个匈奴骑兵斩于马下了。秦城想道。

  看到这个匈奴骑兵身后远远跟着的一队匈奴骑兵,秦城心一横,长刀在马臀上狠拍两下,竟然直直对着这个匈奴汉子冲了过去!

  “小厮!左骨都侯在此,拿命来!”左骨都侯大吼一声,策马向秦城迎了上来!

  随着两匹战马之前距离的不断拉近,秦城眼中的狠意更甚,就在双方相隔不到二十丈的时候,秦城拍打马臀的长刀突然改拍为刺,一下狠狠的扎在了马上!

  战马嘶鸣一声,不要命的加速冲了过去!

  控制着缰绳,秦城竟然直直将战马对着左骨都侯的战马撞了过去!

  左骨都侯意识到秦城的意图的时候,已经躲闪不及。在战场上,任谁也想不到对方还有这种不要命的打法!

  须知骑兵一旦没了马,那是连步兵都不如的!

  而此时,秦城偏偏就这么做了!

  “碰!”

  两马相撞,马头对马头,顿时鲜血迸射。左骨都侯身体一晃,不过马上稳定下来,毕竟他的骑术非同一般,在马上跟汉人在平地上没什么两样!

  要是对上其他的汉军骑兵,左骨都侯或许不会落于下风,不过这次他碰到了却是秦城——这个最擅长拼命的家伙!

  在两匹战马相撞的那一刹那,早已经准备好的秦城,身体从马上跃起,借助巨大的惯性飞了出去,直直掠过左骨都侯的头顶,同时长刀出鞘,一个回头斩,长刀就斩向左骨都侯的脑袋!

  可怜左骨都侯刚刚稳定了身体,抬头一看就见一把长刀朝自己斩下,连忙抬刀格挡!

  奈何秦城这一飞一战集中了巨大的力道,几乎是舍命一击,手中长刀碰到左骨都侯的长刀,毫不费力将其压下,势头不减,长刀齐着左骨都侯的脖子斜斩下去!

  鲜血从左骨都侯的脖子处喷泉一般涌起,左骨都侯那颗不甘的脑袋皮球般飞上了天空!

  秦城安然落下,单膝跪地。

  “吁~~”

  紧跟着的匈奴骑兵看到他们的左骨都侯尸首分析,心中大惊,齐齐硬生生勒住战马,直将战马的前半身悬于空中,才堪堪将战马停下。

  他们将秦城和左骨都侯两马相撞,秦城腾空、出刀,左骨都侯脑袋搬家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主将战死,威慑敌胆!

  这些匈奴骑兵自然明白他们的左骨都侯有着怎样的战斗力,但是现在,他竟然被对方一刀斩杀!

  这些跟上来的匈奴骑兵一阵骚乱,拉住了战马不知道该怎么办。

  被左骨都侯的鲜血洒了一身的秦城,这时缓缓站了起来。

  全身浴血,刀光闪闪,如同魔王一般伫立在这些匈奴骑兵身前。

  这些匈奴骑兵看到秦城的时候,仿佛不是看到了一个人,而是看到了一个魔头!一个嗜杀的魔头!

  秦城十几年的滴血生涯,培养出来的嗜杀气息在此刻没有丝毫保留的爆发出来。

  “吼!”

  秦城突然仰天长啸,声震云霄!

  “来啊!”秦城长刀直指面前的匈奴骑兵,大声吼道,那声音,仿佛要撕裂每一个人的灵魂一般。

  “嘶~~”

  一阵战马嘶鸣,这些在十丈开外驻马的匈奴骑兵,像是看到了魔鬼般,在秦城的这声大吼下,全都勒马转头,开始溃逃!

  “哈哈哈哈……鼠辈!怎敢与我争锋?!”秦城大笑的声音从溃逃的匈奴骑兵身后传来。这些匈奴骑兵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些习惯了烧杀抢掠的汉子,在这一刻却变得无比恐惧!

  他们或许不恐惧死亡,但他们不能不恐惧恐惧本身!

  秦城右手持刀,傲然挺立,夕阳拉长了他的身影,他的面前,是数百不成队形溃逃的匈奴骑兵。

  长刀刀刃上,一点鲜血滑落而下,滴在驿道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