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首战
我是蓬蒿人2018-03-22 11:323,217

  如果从天空俯瞰,就会看到偌大的葫芦肚中线两边,无数个小点快速移向中线,在中线上停下。而在葫芦肚前不远处,同样数目庞大的一群黑点正在飞速向葫芦肚中的一长条黑线快速奔去。

  “全军戒备!”

  “全军戒备!”

  “全军戒备!”

  “……”

  伴随着旗语在队伍最前面打出,一干传令兵跨着战马在车兵步兵两侧来回奔走,大声喊道。

  随即,除留下少量骑兵仍旧在队伍最后保护为数不多的辎重外,几百骑兵纷纷踏马飞向队伍最前端,一时间队伍两侧飞起无数烟尘,追逐着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在低空飘扬。

  队伍最前,近两千骑兵驻马而立,纷纷目视着前方,在三五里之外,几百身着白衣皮甲的匈奴奇兵正向着他们呼啸而来。

  “嗷~嗷~嗷~嗷……”

  手持长刀,背负长弓的匈奴骑兵,一边“嗷嗷”大声高呼,一边勒马飞驰,几百人的队伍竟有千军万马之势,一时间,尘土在马蹄下急速翻滚。

  “可恨,这些匈奴人怎么就无声无息的奔到我们面前来了?我们先前派出去的那些哨骑都是饭桶吗?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这边大汉的近两千骑兵最前面队列的中间,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愤愤道。

  “闭嘴!”李广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从驿道尽头奔过来的匈奴奇兵,“那些哨骑,只怕早已经死在这些匈奴骑兵手下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那些哨骑可都是精锐……”李敢难以置信道,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恐怕之前从未接触过匈奴骑兵的他,还不知道匈奴骑兵到底意味着什么。

  李广却是再也不理会他,眼睛死死盯住潮水般涌来已经在百丈开外的匈奴骑兵,几百匈奴骑兵如同几百下山猛虎,以雷霆万钧之势奔涌过来。

  李广一把拔出长刀,随着“噌”的一声长刀出鞘,李广身边身后近两千骑兵同时引弓搭箭,将四棱铁箭对准了前方的匈奴骑兵。

  “滴答!”

  烈日下,戍卒们脸上的汗水从面颊滑下,低落在马背。近两千在这一刻保持静立不同的骑兵,玄甲下的战袍,在秋风中飘扬而起。

  此时李广的眼中只有对面的匈奴奇兵,他的耳边,也只有匈奴奇兵“铿锵”的马蹄声。其他的一切,在这一刻仿佛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动与静完美结合的时刻。

  骤然,李广手中的长刀向前一引!

  “放箭!”

  几乎是同时,“碰碰碰碰……”弓箭离弦的声音雨声般响起,与近两千铁箭一起,飞射向匈奴骑兵!

  汉军与匈奴骑兵中间的上空,顿时被箭雨弥漫!

  然而,只是一瞬间,这些箭雨便消失!

  下一瞬,它们已经狠狠栽进了匈奴骑兵阵营中!

  这一刻,数百匈奴箭矢也冲进了汉军骑兵军阵中!

  “砰砰砰砰……”箭矢射透战甲的声音同时在汉军与骑兵军阵中交响乐般响起,带起一朵朵喷射向空中的血花,在烈日下娇艳绽放!

  惨叫声突兀又合理的在两军阵营中响起,被箭矢射中的战士、战马,发出了生命最后的呐喊!

  被射下马的战士除了惨嚎不用再战斗,但没有被射中或者没有摔下战马的战士,还得继续向前奔进!

  射出第一箭的汉军骑兵与匈奴骑兵,都是立马换上第二箭,在战马拼命的奔进中,无数双眼通红的战士们,射出了手中的第二箭!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弓箭离弦和箭矢透甲入体的声音接连传来,在摄人心魄的惨叫声中,又是一大批战士落马,丧失了随战马一起冲进敌阵中的资格。

  不少箭矢射中了敌人,但更多的是没有射中。两番轮射,匈奴骑兵损失四分之一,而汉军将士,由于人数多,战阵密集,损失的反而不在少数,几乎跟匈奴人损失的数目一样多!

  射完第二箭,双方已经进来咫尺,再没有时间射出第三箭,冲在汉军最前面的李广,手中挥舞着长刀,大吼一声:“归弓,拔刀!”

  不等他声音落下,身后的汉军将士已经纷纷收好弓箭,拔出了腰间寒光闪闪的长刀,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汉军将士,双眼早已变得通红,此时,他们忘却了仇恨,只有仇恨留下的力量!他们每个人都只期望着早点靠近对面的匈奴骑兵,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劈下手中的长刀!

  每一个汉军将士,都死死盯住了一个匈奴骑兵,下一刻,他们手中的刀将斩在对上的胸膛!

  “嗷嗷嗷嗷~~”

  “嗷嗷嗷嗷~~”

  “嗷嗷嗷嗷~~”

  “……”

  匈奴骑兵依旧狼叫着,快速突入了汉军军阵!

  金戈铁马,在这一刻碰撞在了一起!

  “杀!”

  李广大喝一声,手中的长刀闪电般斩过眼前那个匈奴骑兵的头颅,身体微微一斜,在避过了这个匈奴骑兵的长刀后,伴随着战马的奔驰,已经接近了下一个骑兵!

  在他身后,刚刚那个匈奴骑兵的脖颈处,鲜血喷泉般涌了出来,而他身下的战马,却还在不停的往前奔驰,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主人已经丧命了般。当这具尸体的血液喷到李广身后李敢身上后,早已晃荡的无头尸体,和鲜血一起落到了地上!

  “扑哧!”

  李广手中的长刀未曾有一刹那的停滞,每一次斩下,都必然带起一片鲜红的血花,甚至是在顺势收起的时候,也能斩断敌人的腿、劈下一块匈奴战马的血肉!而他的身体,灵活的在马上动作,避过一刀又一刀致命的攻击!

  跟随在李广身后的李敢,先前还在颤抖的身体已经不知不觉停止了抖动,他紧跟李广,手中的长刀不停的斩落,不停收起,一时间竟然也收割了不少性命!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已经热血沸腾的李敢,着实想大吼一声:“杀!”

  李敢的情况,也是无数汉军骑兵的情况,尤其是像他一样第一次上战场的新兵。

  当自己手中的长刀,被自己狠狠斩在仇敌身上,收割他性命的时候,第一次杀人的新兵们无不兴奋莫名,甚至有不少人出现了一瞬间的愣神。

  然而,这些出现了一瞬间愣神的新兵,下一瞬就被眼前飞速靠近的匈奴骑兵,用手中的长刀,在他们胸膛前或者脖颈处,带起一片挥洒的血花,而他们的生命,也在这一刻陨落!

  哪怕只是一瞬间的愣神,这战场上,也不行!

  在这第一轮的对阵冲锋中,除却李广,汉军骑兵中还有一个无比凶猛的身影,挥舞着手中的长刀,驱赶战马,在匈奴骑兵阵营中纵横,如入无人之境。这个双眼通红的骑兵,每每挥刀,都要喃喃自语一个词,好像在倾诉着什么。而随着他的战马在无数匈奴骑兵身边掠过,一个又一个匈奴骑兵不甘倒下。

  他的神情冰冷到了极点,他是新兵中仅有的几个手稳刀准的骑兵之一,他也是这场战斗中,杀敌数仅次于李广的存在。

  他就是乐毅!

  两军交阵,眨眼间已经混合在一起,无数朵血花在空中炸裂,无数头颅和断肢残骸在空中飞荡,无数士兵从战马上跌落。在滚滚烟尘中,两军擦身而过,当最后两军中最后一名骑兵背道而驰之后,刚刚交阵的地方,除了一地烟尘,还有无数鲜血、尸体,以及几处惨绝人寰的哀鸣和几匹丧失了主人低头茫然四顾的战马。

  一次冲锋,只不过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

  冲过汉军骑兵军阵的匈奴骑兵,看到了眼前的汉军步卒,这些在他们眼中无比脆弱的生灵。但是当他们的视线触及到这些汉军步卒前方排列的战车和辎重时,他们没有选择进攻。

  这样一个数千人严阵以待的防御大阵,不是他们现在这寥寥几百个骑兵能够冲破的。

  和汉军骑兵一样,这会儿匈奴骑兵在最短的时间内勒转了马头,再一次面对刚刚面对过的敌人。

  有那么一刹那短暂的遥遥相望。

  红了战袍,破了战甲,滔天战意激荡了战士,四蹄飞驰疲惫了战马。

  当所有人都调转马头之后,顾不上去擦拭脸上的血液,两军将军再一次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战马,烟尘,怒嚎,挥舞的长刀,再一次怒天而起!

  秦城站在三千车兵步卒中间,看不到前方几百丈之外的战事,纵使经历过街头混战,秦城此刻也被深深震撼!

  仅仅是听声音,秦城也知道,两军交战,跟黑道火拼是完全不同的场景,这二者之间,有天壤之别,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看了看身边的步卒,秦城能够体会他们焦急期盼预示着他们就要战斗的军号响起,只是,今天的这场战斗,注定了他们这些步卒没有用武之地。

  这本就是一场骑兵对骑兵的战斗,唯有骑兵,才能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这场战斗中洗刷仇恨、侮辱和获得荣耀。

  秦城感到一阵失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