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两军对阵,小兵待击
我是蓬蒿人2019-11-26 15:483,391

  正在打扫战场的众戍卒,听闻这阵号角声响起,齐齐迅速撤离原地,火速归入到队列中。

  在这个过程中,先前细不可闻的马蹄声已经洪雷般响起,整个葫芦肚都在颤抖。

  其势之大,绝不是先前几百骑兵所能比拟。

  在匈奴骑兵还没有出眼前的山口驿道拐弯处出现的时候,李广就已经下达了作战指令。

  旗语挥动间,传令兵已经在队列两侧来回奔跑,集合好的汉军队伍,立即开始整齐而快速的移动,一条线的队伍立即散开,开始围成半圆状。车兵在前,战车最首位,轻步兵在居于中间,重步兵紧随轻步兵,而骑兵,则分为两部移动到了半圆侧后。一个标准的防御协同战阵在匈奴骑兵赶到之前,总算堪堪形成。

  伴随着大地的抖动和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匈奴骑兵的身影终于从山口驿道的拐弯处出现。

  “嗷嗷~~”

  “嗷嗷~~”

  “嗷嗷~~”

  “……”

  匈奴骑兵永远不会忘记在他们冲锋的时候拼命狼叫,不可否认,这样确实增加己方的气势、够威慑敌胆,特别是当这群匈奴骑兵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四千的时候。放眼一看,驿道拐弯处不断涌出急速飞奔的匈奴骑兵,这些自小在北方恶劣的环境中生长的汉子,正是应了那一句“穷山恶水出刁民”的俗话,每一个匈奴骑兵都散发着一股桀骜不驯的彪悍气息,一时看不到尽头的骑兵部队,从山口涌出,绝对是有视觉震撼力的。

  在距离山口三百丈之外结阵的汉军戍卒,心脏随着匈奴骑兵的马蹄声一上一下的剧烈抖动着。这不是他们不想堵在山口,而是在刚才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没有时间这样做,此时的汉军大阵中,就还有部分戍卒在跑步到位。

  置身于汉军大阵最前方的车兵们,拼命的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面对洪水猛兽般的匈奴骑兵,说不紧张那是不现实的。紧握缰绳和兵器的双手,早已布满汗水。以前,他们更多的是在训练场上驰骋,汉朝之前的对匈政策,使得这里面的大部分戍卒都没有上战场真正面对死亡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

  可是天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机会。因为对方的骑兵数量超过了四千人,而且还是抱着为先前几百匈奴骑兵复仇的心态来的,这一切,都是他们算计好的。

  死死盯着匈奴骑兵的众戍卒们,恍惚间好像觉得那些匈奴骑兵的马蹄不是踏在地上,而是,踏在他们的心上!

  在这些车兵身后,是一千已经将箭矢插在地上,蓄势待发的轻步兵(弓箭兵),虽然其中不少戍卒的身体都还是忍不住轻微颤抖,但是平时严格的训练平没有使他们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

  终于,匈奴骑兵在烟尘的驱赶下踏着“铿锵”的步伐行进到了离车兵一百五十丈的位置。

  “噌!”

  “噌!”

  轻步兵校尉和车兵校尉果断的同时一把拔出了自己的佩剑,直指苍穹。

  一千弓箭手引弓搭箭,将铁箭摇摇指向了匈奴骑兵头顶的天空。

  阳光将他们脸上的汗水照耀的晶莹剔透。

  “铿锵,铿锵,铿锵铿锵铿锵锵锵锵……”

  匈奴骑兵终于行进到离他们只有百丈的距离上。

  “放!”

  校尉一声令下,手中长刀向前一引。

  “砰砰砰砰砰砰砰……”

  箭矢离弦,一千枝铁箭一下子扑向天空,空气仿佛一下子都被撕裂,这一千枝索命的死神,冲进了匈奴骑兵军阵!

  “冲!”

  几乎是轻步兵校尉发出命令的同时,车兵校尉亦将手中的长刀向前一引!

  “驾!驾!驾!……”

  掌控缰绳的车兵御手狠狠的将手中的缰绳拍打在战马的后背,在引得战马一阵嘶鸣的同时,战车也冲了出去!

  车兵眼前,冲在最前方的匈奴骑兵,一片人仰马翻!那是弓箭手第一轮齐射造成的效果。

  “杀……”

  见得此幕,车兵们的精神一阵振奋,吼声连连,悍不畏死的冲向匈奴骑兵大阵!而战车上持长戟的戍卒们,一个个握紧了手中的兵器,摆好了他们早已烂熟于心的杀戮姿势!

  “吼!吼!吼!吼!吼!吼……”

  战车冲出去之后,重步兵从轻步兵的队列间隙中快步穿过,站到了最前面,竖盾横戟,一支支锋利的长戟,从盾牌上伸出,如同刺猬身上的一根根长刺,指向了匈奴骑兵!

  秦城此时置身于重步兵阵营中,手握长戟,一脸严肃,因为视线被高大的盾牌挡住,他看不到前方的战况,但此时,和每一个重步兵一样,秦城压制着呼吸,凝神细听。

  战场上特有的马蹄声、喊杀声、惨叫声、嘶鸣声、震动声,一个不落的钻进秦城的耳朵。

  “放!”

  身后再次响起轻步兵校尉的命令。

  又是一轮齐射,毫无疑问,一个呼吸之后,匈奴骑兵军阵中,应当又是一片人仰马翻!

  重步兵前方的战场上,声响猛然变得杂乱起来,不用看见秦城也知道,那是车兵已经和匈奴骑兵交上手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轻步兵便不能再行齐射,那样容易伤到自己人。当然,他们的任务还远没有完成。

  “大亮,现在怎么办?”秦城问身边的伍大亮道,没办法,现在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又不想待会儿不知所措,所以让伍大亮给自己上上课。这也是抓紧时间抱佛脚了。

  “等着!”伍大亮喊道,前面战场上的声响太大了,他声音小了秦城还听不到。

  “然后呢?”秦城大声追问道。

  “杀敌!”伍大亮回答的异常言简意赅。

  “我草!”秦城恨不得给伍大亮一脚,焦急无语之下忍不住习惯性的随口骂道,“能具体点吗?”

  “用你手中的长戟、长刀,杀敌!”伍大亮大声道。

  “操你妹啊!”秦城这下是真怒了,这可是实打实的古战场啊!凶险程度不是以前的街头火拼能够比拟的,而且对方还是骑兵,自己只是个步兵,就是这个时候,这个一肚子货的老兵竟然跟自己打字谜,“伍大亮,等这场仗打完了,老子回去剥了你的皮!”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了!”伍大亮扔下这句话后,突然道:“来了,准备!”

  伍大亮刚刚说完,秦城就感觉到一只铁箭贴着自己的耳朵飞了进来,惊魂未定的秦城回头一看,就见身后的一个戍卒头上插着铁箭,双眼凸出,身体已经倒了下去。

  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秦城将身体伏得更低了些。

  秦城自然能够想到,这是冲过了车兵战阵的匈奴骑兵,开始在重步兵大阵之外向他们里面射箭了!

  真正的战场上自然不会有骑兵悍不畏死的直接驾着战马冲在重步兵布满长戟的盾牌墙上,这跟送死没有任何区别!他们在没有其他可供实施的措施的时候,这些匈奴骑兵会绕着盾牌墙外奔走,然后不停的往里面射箭,直到箭尽人亡。

  至于是哪个亡,就要看情况了。

  而现在,汉军重步兵身后的弓箭手却不能再齐射,因为阵外还有车兵。

  但这并不就等于,汉军要束手待毙了。

  “重步兵,推进!”

  重步兵校尉终于也拔出了长刀,果断下令道。

  听到这声命令,秦城心中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总比呆在猫在原地束手待毙强。

  而此时,原本半跪着的弓箭手,也在轻步兵校尉的命令下,站起身,瞄准了盾牌墙外的匈奴骑兵,开始与他们对射!

  箭来箭往,匈奴骑兵不断有人落马,而汉军步兵战阵中,也不有人倒下!鲜血在绽放的同时,生命也在陨落。

  只不过,此时在重步兵盾牌墙外的匈奴骑兵并不多,因为战车出击的最大目的就是限制、阻碍和迟滞匈奴骑兵的行动,这些第一波冲过来的匈奴骑兵,没几个照面,便被战阵中的弓箭手射杀殆尽。

  当然,第一波冲过来的士兵在被射杀殆尽之后,第二波第三波冲过车兵战阵的匈奴骑兵又冲了过来。

  “继续推进!”

  重步兵校尉继续命令道,于是,整个汉军军阵便像是一个匀速前进的机器,在盾牌强的推进下不断前进!

  而弓箭手的手中的铁箭,如同机枪子弹般,连续射向不断出现在盾牌墙外面的匈奴骑兵。

  双方各有损伤。

  奈何汉军军阵中的弓箭手有一千之多,而冲过来的匈奴骑兵在不断损失和补充的情况下,也达不到数百,因此这些匈奴骑兵只能在汉军职业弓箭手的射杀下,一点点被消耗。

  即便如此,汉军弓箭手的损失也不容小视。

  秦城一边跟着面前的重步兵前进,一边观察着双方盾牌墙内外双方的战斗,除了了解战场形势外,更重要的是为了躲箭。

  不过还好,秦城并不是只有挨打的份儿,随着重步兵的向前推进,偶尔也有几个不能及时后退或者脑子一热不愿后退甚至是杀红了眼冲向盾牌强的匈奴骑兵,被他和同伴一起斩杀。

  也不知推进了多久,在这场战斗中,秦城的时间观念已经被完全打乱,总之,他们的前面几步就是第一辆报废的战车了,而此时,重步兵的表现时刻也终于来临!

  “收盾!”

  “出击!”

  随着重步兵校尉的命令,完成使命的盾牌墙被收起,而手持长戟的重步兵,便从盾牌墙中冲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