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苦练 盗匪(上)
鞋子的无奈2017-04-12 21:493,442

  赵徇一行在黑乎乎的地道里弯着腰走了接近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尽头,虽然满肚子的疑惑,但并没有询问出来,他相信自己会得到答案的。

  “大家把顶部推开,我们就可以出去了。”指着顶部与周围与众不同颜色的地方,赵夫人对众人说道。

  几个少年轻轻移开顶部的石板,赵雄伸出头看了一眼后,轻声说道:“这是在一间屋子的下面。”

  “是赵夫人吗,我是老李,你们出来吧!”赵雄话音刚落,顶上屋内亮起了烛火,一个雄厚的男音传来。

  在赵夫人示意下,众人一一爬出。

  赵徇钻出来一看,发现这是一间堆放杂物的屋子,屋子中间站着一个穿着褐色麻布衣服,大概三十多岁,很是威武的汉子。

  “老李,你怎么回来这里接我们?你不是在乐县吗?”赵夫人问道。

  “我今天在平州有些事,看到平州军队的不平常调动,就感觉有些不对,于是就在这里住下了,虽然不确定是不是针对你们,我也就预防一下,谁知,真的是你们。”壮汉笑着解释道,看了看被几个少年保护在中间的赵徇,微微点头说道:“这就是小公子吧,果真一表非凡,嗯,几个小家伙也不错。”

  “什么小公子,现在还不如普通人。对了,徇儿,你们都过来见过李叔。”

  赵徇和九个少年对着壮汉一礼,齐声说道:“见过李叔。”

  壮汉连连闪避,摆手说道:“夫人,这可不敢当,你们的衣服都湿透了,我在这里还有几件麻布衣服,要是不嫌弃,都过来换上吧。”

  原来赵徇一行顺着地道穿过了平州城,来到了城外,这几间屋子是老李在这里的一处住宅。

  “夫人,大家还是随我离开这里吧,虽然现在没发现我们,但毕竟离平州城太近了,万一……”见到众人都换了干净衣服,老李对赵夫人说道。

  “好,我们连夜赶路吧,早些离开这为好。”赵夫人点头说道。

  一行人乘着三辆马车,直奔东北方而去,好在有几个少年换着赶车,可以轮流休息,虽然晚上没有月亮,但漫天的繁星还是为众人指明了道路。

  赵徇坐在马车里,看着暗自垂泪的娘亲,也无话可说。

  一天一夜之后,第二天下午终于到了目的地,乐县西侧五十余里外的村庄里。

  “好了,我们到了,大家赶了一天一夜的路,都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一会让人把饭菜送到各位的房间。”老李说完,就让下人带着几人去房间休息。虽说老李的宅子比不上赵徇自己家的院落,但也是三重大宅。

  劳累一天一夜,几人身心疲敝,哪怕心思再重,也都是一夜沉睡。

  第二天换过老李送来的衣服,吃过早饭之后,被老李请到大厅,和自己的家人见见面,好对自己家的多了几个人有所交代。

  赵徇来到大厅时,大厅除了老李,还有三个孩子,两个十一二岁,是一男一女,似乎是对双胞胎,一个八九岁,是个女孩。

  “夫人,这两个大的是我收养的义子义女,分别是贺儿和怜儿,这个小的呢,就是我的女儿,馨儿。”老李对赵夫人说完,又对三个乖巧的小孩说道:“你们三个,快过来拜见婶娘和几位表哥。”看来,老李和赵夫人已经协商好了。

  三个孩子给赵夫人叩首行礼后,赵夫人拿出一绿一红连个小镯子递给小哥小女孩,算作见面礼,其中绿色的就是徐夫人留给子女儿的。又对贺儿说来:“你的礼物我没带来,听说你喜欢舞刀弄枪,我给你带了一把小刀,留在你徇儿表哥那里,到时候他会给你。”

  昨夜简单的交流,赵夫人已经知道贺儿和怜儿是替自己死去的徐夫人的孩子。

  接着老李又对府内的下人说,这些人都是自己青州过来的亲戚,要在自己府里常住,让下人们不要失了礼数。

  “贺儿,你带着几个表哥去各处转转,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我和你婶娘还有徇儿表哥有事要谈。”

  众人离去之后,老李对赵夫人说道:“夫人、少爷见谅,为了不惹出麻烦,我就对外说你们是我的亲戚。”

  “老李,不必多说,这次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夫人,老爷上次有过交代,如果他出事了,少爷还未成年,就让少爷在这里成年之后再告诉少爷这事情的内幕,此外,还要我教习少爷的武艺。你看?”

  “那就多谢老李你了,你肯教授徇儿,那真是太好不过了,这正逢乱世,有武艺在身,我也放心不少。”

  “我能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了?还有,究竟是谁要谋害我们赵家吗?”一言不发的赵徇抬头询问道。

  看着赵徇倔强的眼睛,老李沉声说道:“对方很强大,为了不招惹祸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他们是谁,但我可以说一点,就是幽州的官府也得听从他们的号令,至于你父亲,怕是……等你成年了,我会告诉你的!”

  虽然赵徇有心里准备,但老李说道自己的父亲难逃一劫,顿时呆在了当场,他想起了几年来父亲对自己的辛辛教导,对自己的爱护和关心,虽然在语言上和所有的父亲一样,不善于表达,但时时刻刻不在关心、守护着自己。他也想到了赵育,现在他已经有些明白了为何赵育没有跟来。

  “我以后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等我知道了是谁干的,我一定弄死他全家!”赵徇心中狠狠地呐喊道,前世为了朋友,连命都可以拼掉,现在为了父亲和兄弟,同样也能。

  看到赵徇脸色变来变去,最后凶狠起来,赵夫人连命搂住,带着哭音说道:“徇儿,别太伤心了,你父亲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娘亲现在只剩下你了。”

  “对了,我还有娘亲,我万万不能让娘亲为我担心。”赵徇听到娘亲的声音,顿时醒悟过来。前世没有父母,今生却补偿了自己,虽然父亲不在了,但是还有一位为自己担心的母亲。

  “娘亲,孩儿没事,你不要为我担心。”

  “没事就好,少爷,从明天起,你和那几个孩子都随我习武,我知道你们虽然没练过招式,但身体都是非常优秀,将来一定能练一身好本事。”老李见状,也连声说道。

  “李叔,你既然教授我们武艺,就等同与我们的老师,再者,你有救了我们,以后您也不要再叫我什么少爷了,您也叫我徇儿吧,您不是对下人们说,我们是你的亲戚吗,叫徇儿更好。”赵徇乖巧的对老李说的。

  这可是个高手,我一定得抓牢了,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是我还是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凛冽的气息,一种久经生死考验、久经沙场之后百战老兵的气息。赵徇随时小孩子身体,但拥有前世灵魂的他,略微的感受到了老李身上与众不同的气息。

  “是啊,老李,你就叫他徇儿,别再少爷、少爷的叫了。”

  “那感情好,既如此,我也不矫情,以后我会好好教授你们的。”老李颔首高兴的说道。

  第二日,赵徇和八个小弟再加上一个表弟徐贺,开始了他们正式学习武艺的岁月。地点并不是在李府之内,而是在辛岩镇北侧里许外的小山上。不过一二百米的小山包,顶部却是平平一大块,方圆有一里左右,整个山顶看起来就像一座山被横切了一般,前半部分光秃秃的,则是众人现在所站之处,后半部分和另一面的山坡相连,皆是高大的树木丛林。在众人不远处还有几间草屋,似乎是猎人狩猎休息之处。

  “从今天起,你们十个就要在这里练习武艺,每天早中晚从这里跑回去,再跑回来,同时锻炼你们的身体。你们几个除了贺儿身体稍差一些外,其余的都是经过一两年的筑基训练,再加上用草药培育身体,故而根底都很厚,学习兵器招式都会上手很快,而且效果斐然。”老李接着说道:“十八般武艺,我不敢说样样精通,但都略有涉及,其中最为熟练的当为枪。其次为剑。其实我的剑术并不下与我的枪术,只是我的枪术为沙场所用,杀伐之术,故而在这边疆之地,我将其列为首位。所以,我要教你们枪术和剑术。”

  说着老李拿起早已插在身边的长枪,看着几个小孩子略带失望的表情,奇怪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啦?”

  “李叔,不是说高手都是用精铁打造的长枪么,你怎么还用木质的!”赵康说道。

  赵徇一听就知道,这群家话一定是被自己故事里所吸引了。

  老李一愣:“恩,军中长枪都是木质,一则成本,二则长枪兵都以刺为主,木质已经够用。只有武将才会采用铁杆长枪,不过这是教你们而已,再说,给你一把铁质长枪,你能好好的耍起来么?”

  “今天起,你们正式还是修习枪术,练枪之余,你们也可以修习剑术和骑马,在中原,马匹难见,但在幽州,不会骑马的男子才难见。枪大都以轻灵为首,技为一,但也有力大者,以力破巧。我以后会随着你们的身体状况调整你们的枪术…………”老李开始了对众人的讲解。

  “都给我站好了……连这都举不起来,还怎么练习招式!”作为枪术老师的老李愈发严肃。

  赵徇十人,单手抓住枪尾,伸手平举,虽然只有两米多一点的小枪,但还是让经历两年筑基训练的九人满脸通红,虽然此刻只是三月份,但几人脸上依旧露出了汗珠,至于徐贺,则更是浑身颤抖。

  “刺……”

  “收……”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