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月夜之变(下)
鞋子的无奈2020-01-14 11:173,698

  “徇儿,走吧,先离开这里。”赵夫人静了一会,起身说道:“大家把腿上的小石袋解下,把石头扔进河里。腰上的绳索也解下。”

  等大家把石袋、绳索弄好以后,赵夫人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弄出一个火折子和一截蜡烛,点起了亮光。

  看着这些,赵徇就明白,这都是以前准备好了。

  在烛光下,众人看清了眼前的状况:一条长长的石道如黑蟒一般通向深处,宽不过三尺,高也不过一米五,众人都是坐在地上,并没有碰着脑袋。在众人的身边有一个小水潭,水潭旁边还有一堆石块,赵徇很清楚,这些石块就是石桥根部那个小洞挖出来的。

  “好了,我们先把这些石块填到这水潭里,然后我们离开。”

  九个少年默不作声的把石块轻轻填到原来的位置。

  “徇儿,还有你们兄弟几个,都别闷着头,我们离开这里后,再和你们说是怎么一回事。”赵夫人见自己的儿子和其他的人都闷不做声,出声安慰道。

  在赵徇顺着石道往前走的时候,赵贺也回到了府里,看着偌大的赵府,不由长长叹息:“月黑飞高杀人夜……”

  回到自己的书房,看到身着自己夫人服饰的徐夫人和身着儿子服饰的赵育,不由一阵难过:“都是我连累你们,希望你们不要怪罪我。”

  徐夫人平静的说道:“没什么,我本来应该在三年前就死了的,现在死没什么可惋惜的,再说,还救了我自己的儿女和你的儿女,只是,这孩子实在是……唉……孩子,你害怕不?”说着,轻轻地抚摸着赵育的脑袋。

  赵育有些紧张的回答:“不,不害怕!”

  “真是好孩子,可惜……”

  赵贺从书架里面掏出两个红色的小瓶,对两人说道:“这里是一瓶毒药,喝下之后不会有任何的痛苦,如同睡觉一般,静静的离去。你们喝了吧!我欠你们的只有下辈子回报了。”

  赵育虽然年少,拿起一瓶,对着赵贺大声说道:“我能做义父的儿子,我很高兴,今天代少爷一死,我不后悔。”说完仰首喝下。

  赵贺对着赵育躬下身去,行了一礼,抬起头时,赵育已经趴在桌子上,眼睛迷离,似乎刚睡起似醒未醒一般。

  “我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孩子了,我并未给过他什么,他却要带我儿一死。”赵贺爱怜的看着如同睡着一般的赵育,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

  “唉……我能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来杀你们吗?当然,不能说也就罢了。”徐夫人拿起玉瓶轻声问道。

  赵贺苦笑道:“好,我就告诉你,反正大家都难逃今晚。”

  说着,赵贺就把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

  刺史府

  “大人,平州五千兵马都已准备妥当,随时听候调遣。”贺章身着铠甲对着主座上的钱伟说道。

  “好,贺大人,请把你麾下的兵马分成十组,分别跟着我的人出发,准备行动。”

  “是,下官这就去安排。”

  “刺史大人,你也下去准备吧。”

  苏护和贺章离开之后,钱伟身边的下属上前说道:“大人,十处地方都要……”说着比划了一下。

  钱伟冷笑道:”虽然只有一处是真的,但其余几个地方也绝不能放松,记着,宁可错杀也不能有漏网的,怎么,你想到缇骑司庭狱里转转!”

  “属下绝没有其余的意思,只是请示一下,大人是否亲自去!”

  “恩,我亲自去一下,离这最近的是哪一户?”

  “是城西赵家,不过他的嫌疑还不是最大的,要不换一个地方?”

  “不用了,其他的地方就让你们去安排吧,我就去最近的地方看看。”

  “轰隆隆……”

  整个街道到处都是兵士跑动的声音,惊的家家户户害怕不已,还以为是北方敌人入侵,好在刺史府的属官、衙役都在后面安抚,只说是抓捕奸细,这才让城内百姓安静下来。

  “想不到你竟然有这样的故事,好了,听也听了,是该走的时候了。”徐夫人听完赵贺自述的经历,一昂首,喝下了瓶中的毒药。

  “杀……放下武器,否则以奸细论处!”前院传来士兵的喊杀声、刀剑交击声和劝降声,赵贺最后看了一眼书桌前的两个与自己没有关系却深陷其中的人,拿起桌子上的巨大烛台,慢慢靠在了满屋的书架上。

  红色的火焰慢慢把书架上的书燃起,不一会满屋都是火焰和烟雾,最后又把手中的蜡烛扔在了两人身上。

  看了一眼燃起大火的书房,赵贺提起一把长剑,快步向前院奔去。

  走到第四重院落时,看到管家满身鲜血,带着几个护卫奔了进来。

  “老爷,不知为何,官兵杀了进来,前院护卫已经死了十几个,正和官兵相持,老爷还是快逃吧。这里我们顶着。”

  “老爷,后院着火了,我让人救活。”管家说着看到后院一片火红,大声说道。

  “不用了,那是我放的火,走,我们出去看看。”

  赵贺来到前院时,官兵已经进了第二重院落,虽然没有开打,但双方依旧相持着,士兵和护卫都各有损伤,几十余个婢女丫鬟都躲在后面瑟瑟发抖。

  “住手!”赵贺大声喊道。

  “不知诸位为何杀害我赵府护卫,今天来此又为何事?”

  “为什么来,我想赵先生先生应该很清楚,乖乖束手就擒,我或许不会为难你的家人,我可听说你有一个美貌的妻子和伶俐的儿子,你不希望他们出事吧,再说,这院子周围早已被我的人包围,你也逃不出去。”钱伟带着四个缇骑司护卫从士兵身后走了出来,笑着说道,如同普通人聊天一般。

  看到四个人的装扮,赵贺就知道这些是缇骑司的人。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我的妻儿已经自尽了!想要活捉我,不可能。素问缇骑司高手众多,我今天想要领教一下。”赵贺厉声说道。

  说完挥动手中长剑冲向钱伟五人。

  钱伟此刻也看到了后院通红的火光,不由骂道:“该死,嫌疑不是最大的却是真正要找的,上,杀了他。你们也上,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奸细同党,胆敢反抗者,格杀勿论,放下兵器者,免死!”

  赵府的护卫有人暗自放下了兵器,但跟多的挥刀扑向杀过来的士卒。

  赵贺挥动长剑直刺钱伟,钱伟身边的四名缇骑司护卫也抽刀迎向赵贺。

  “砰砰砰砰”四声脆响,赵贺的长剑在手中左右旋转,接连点在四把砍向自己的长刀,巨大的力量弹起了四人的长刀,但赵贺前进的力量也被挡住了。

  赵贺长剑顺着最后一人的长刀划过,身体靠着此人交错而行,接着又点向了第二人。赵贺划过之后,最右侧的那人还未回转身来,却发现全身力量渐渐流失,最后扑到在地,这时众人才发现他的脖子汩汩流出血水。

  “碰”

  赵贺的长剑和第二人长刀交汇接,接着反弹的力量,赵贺身躯后退,斩向身后挥刀横砍自己的长刀。

  “碰”

  刀剑溅起点点火星,赵贺往下一拍长剑剑柄,长剑绕着对方的长刀画圆,在剑柄转向持刀侍卫那侧时,赵贺身躯后仰前行,长刀划过自己的头部上空,伸手抓住刚好转过来的剑柄,猛地一切。

  “额……”

  长剑划过,这名侍卫的脖子飞出一片血丝,随后向前奔走了几步,最终也倒下了。

  第二名侍卫倒下之后,剩余两人才靠近已经恢复过来的赵贺,两人见到赵贺这名快就击毙自己的两名兄弟,也不由瞳孔放大。

  在赵贺击杀两人时,护卫和士卒也进入了战斗,虽然护卫单个武艺要比士卒好,但士卒身披铠甲,又有阵势,人数有多,护卫渐渐不是对手,几个回合下来,护卫就死了二十余人。

  “杀!”赵贺怒喊一声,挥剑直刺右侧那人,右侧侍卫提刀横档,左侧那人挥刀斜劈,然而,赵贺手中长剑如同自己的身体一般,剑柄微微旋转,直刺变斜刺,长剑由直握变横握,迅速刺入左侧那人胸口,虽然赵贺快速抽剑后撤,但胸口依旧被划破,血液顿时涌出。

  最后一人见赵贺摆了自己一道,斩杀了自己的兄弟,还受了伤,一咬牙,提刀劈砍下来。

  “嗤嗤”两声响起。

  赵贺不闪不避,手中的长剑刺入对方的咽喉,而对方的长刀砍入自己的肩膀,深入骨髓。

  “噗”

  赵贺抽回长剑,肩膀的长刀也离体而去,但赵贺此时也无力再战。

  “上,捉住他。”钱伟恼火的看着赵贺,对着身边的士卒大声喊道。

  “哈哈!想要捉住我,做梦!我的妻子、儿子都没了,我还或者做什么。”说完挥剑拉过自己的脖子。

  “大人!他死了。”一名士卒查看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回禀道。

  “其余人立刻到后院救火,看看他的妻子、儿子是不是真的死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抵抗的护卫无一生还,只余院子中间站着四五十婢女和三十余个没有反抗的护卫。

  “大人,火已扑灭,据仵作查验,确实有一女子和小孩死亡,应该是服毒自尽后,又燃火焚烧,据尸骸的体形来看,确实是赵贺的妻儿无疑。”带队校尉回禀道。

  “真不愧是鹰甲侍卫,够猛、够狠!”

  这时一名缇骑司侍卫快速赶来,在钱伟耳边说了几句,钱伟听了脸色一变。

  “射杀院子里所有人,立刻撤退。”

  “是!”士卒校尉听了,愣了一下后,还是领命而去。

  此刻院子里站着的婢女护卫原本以为能逃过一劫,没想到迎来的却是士卒的弓箭。

  百余名弓箭手射出手中的弓箭后,所有人立刻离开了赵府。

  没多久一群身着黑甲的骑士急匆匆从城门赶了过来,见到满地的尸首,为首的骑士皱了皱每天,轻声自语道:“还是慢了吗?”

  “回禀大人,这里还有一个没有死。”

  “带回去治疗,所有人把这里的尸首收拢起来,带到城外安葬吧!”

  没多久这群黑甲骑士又急匆匆奔出城去。

  刺史府

  “这铁骑军搞什么?怎么也参合进来了?不过我们要找的人已经死了,他们来了也没有。通知下去,我们准备回幽州。”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