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苦练 盗匪(中)
鞋子的无奈2017-04-12 21:493,451

  “砰砰砰!”

  几声刺耳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的还有急促的马蹄声。

  “好,大哥,我们再来!”

  话音未落,又是一连阵的相击声传来,只见四匹雪白的骏马绕在一起,向前奔驰,骏马上的几名其实则挥舞着手中长枪,相互激斗。

  白色长枪如同蛟龙一般上下游动,每次蛟首相交,便会带来一连阵刺耳的响声。红色的枪樱则在白色的蛟龙中上下旋转。

  中间的骑士挥动长枪,闪电般向右侧刺去,在对方抬枪相击之时,猛地挥枪斜扫。

  “碰!”右侧骑士手中的长枪被狠狠弹起,随后被中间的骑士轻轻在背部一点,旋即斜身错开后方和左侧骑士次来的长枪。

  右侧骑士缓慢放满了脚步,看了看手中长枪,叹息道:“大哥简直是头猛兽,力量这么大,手都麻木了,他都连战两次六人了,竟然还有这么大的余力,我们都是一起练的,他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九弟,怎么样?不行了吧,我就说大哥简直是头不知疲倦的猛虎,知道厉害了吧!”后面又是六名白马白衣,手握长枪,要选长剑,背插长弓的骑士。

  “是啊,不服不行啊,诸位哥哥都败了,小弟我失败了也没啥可说的。唉!真是的,人与人之间差别怎么那么大呢?”

  “好了,走吧,七弟八弟也输了,我们还是快些过去吧。”一人看着前方说道。

  一行气人快马向前赶去。

  这一行人正是在此苦练了四年的赵徇等人,四年之间,赵徇几人一边苦练枪术、剑术,一边逐渐了解这个世界的状况。

  不知是不是自己穿越被雷劈的缘故,赵徇发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特别是持久力愈发强悍,八个兄弟加上徐贺一共九人,分成三组,轮流和他较量,自己竟然能连败对方三轮。

  四年过去,由于基础打得很牢固的几人,现如今十六七岁的年纪看起来和二十岁的的年轻人一样。几人都是两米五的精铁长枪,三十来斤,拿在手中丝毫不费力气,拾起来似蛟龙腾空。至于赵徇,则弄了一把五十来斤的精铁长枪,力大的他挥舞起来,搅动的空气都呜呜作响,但并不感到沉重。这让赵徇很是欣喜,前世的自己别说舞动五十斤、长两米五的长枪了,就是三十斤也不行。舞动三十斤的长枪和舞动三十斤的石锁不同,刺击之时需要的是握住尾端,两米五的长枪可是不容易,特别是长枪很多时候需要单手出击,就好比几十米的长棍,哪怕几斤,也难以握住一头拿捏起来。

  四年过去,当初的少年郎也变成俊秀的青年,只是各个都略显黝黑,显现出一种健康、野性、阳刚美。

  赵徇也逐渐了解这个大燕朝。大燕处于前世记忆中的唐中期或后期时代,由于历史的变化,北方有的民族消失,有的却提早出现。楚带晋,燕代楚!

  大燕取代大楚立朝,地理划分分为州、府、县三级,大州依旧是取汉制,十三州,取消州牧,立宣抚使,只负责监察州内所有官员的政绩,直接对皇帝负责,取消州郡,细化为府县,府为刺史,县为县令。又根据大楚朝的制度,军政分家,州郡的都尉和县尉单独列出,不归府县长官管辖,归兵部所管,按州府的大小,分别驻军几百到几千府兵。大燕除了各地的府兵外,还有十六只常驻边疆和帝都的军队,每年都有府县抽调其中较为精锐的府兵,替换十六军中的死、上和退役的士卒,府县缺失的兵额则有府县自主就地招募,故而府县之兵又称为府兵。

  立朝初期,士卒待遇较好,普通百姓踊跃参军,但现如今,军队上官贪污均需,致使除了无家可归、午饭可吃的灾民外,无人愿意自主参军。各地都尉都如同抓壮丁一般抓人参军。

  此外,由于前朝楚高祖改进了造纸术和印刷术,使得书本不再是世家子弟专用,大大降低了世家对国家的影响,使得现如今的世家并未如同唐朝一般难以撼动,虽然世家还在,但影响已经式微。其余大体制度和历史上唐宋相似。

  然而时过境迁,再伟大的王朝也最终走向没落,大燕历时十二个皇帝后,再次陷入了封建王朝难以避免的境地——土地兼并。由于燕国并未和前朝一般,对商人有比较自由的低位,燕国施行的是士农工商,老百姓没了土地,商人又没有低位,没了土地,又没钱经商,这些人自然是不干了,最近十年各地都是义军四起,虽然并未成功过,但造成了遍地是匪的局面。

  中原薄弱,草原自然强盛,北方东部靺鞨、韦室,中部突厥、西部回鹘诸部,时而入境,骚扰边关百姓。

  “不行了,大哥,你越来越厉害了,力量大也就罢了,偏偏你还特持久!这让兄弟们没法和你打啊。”赵杰抖了抖手说道,刚才和赵徇比斗之时,把自己的手都震麻了。

  “大哥自然得有大哥的风范,不然怎么能做你们打大哥。好了,众兄弟,我们还是赶紧到后山上去吧,李叔、怜儿和馨儿都在那里呢,我们去烤野兔子去。”赵徇看到众兄弟赶来以后,大声吆喝道。

  “好,走,驾!”

  后山上,依然和四年前一个模样的老李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旁边不远处,有两个少女,一个十六七岁,一个十二三岁,穿着粉色的长裙,在这绿色的山坡上,更显一种飘逸之美。十六七岁的少女有着挺直的鼻梁,娇俏的樱桃小口。洁白如玉但带着淡淡粉色的皮肤,纤细笔直的双腿,堪堪一握的柳腰,饱满的胸部,清纯的眼神,无不透漏出一种迷人的诱惑,此刻她那一双大大的眼眸远远看着上山的路。

  “怜姐姐,是不是在看表哥啊,他们还没上来呢,别再看了。”略带娇憨的声音从少女的耳边传来。

  少女脸色一红,“谁看他们啦,我只是看远处的村庄而已。”

  “真的么?”小女孩一脸的不信,幼嫩的小脸带着这种表情,让少女也不由的捏了过去。

  “怜姐姐,我是大人了,不要再捏我的脸了。”小女孩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好好,我不捏了,我们的小馨儿如今也长大了。”少女弯过腰,笑着说道。

  “咚咚咚!”一阵马蹄声传来。

  “他们上来了,今天我要吃大表哥烤的肉。”小女孩指着远处说道。

  “李叔,我们来了。”说完一群人从山坡侧面直奔而来,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馨儿,刚才哥哥们弄了好几只大兔子,今天一定要让你吃个好,免得你老惦记着。”赵徇笑着走到小女孩的身边,捏了捏她的脸说道。

  “哼!你捏我的脸,我生气了!”小女孩馨儿脸一扭,细声说道。

  “哈哈!”馨儿的话迎来赵徇的一阵笑声,连其他众人也了的笑个不停。

  看到馨儿小脸一鼓一鼓的,赵徇连忙说道:“好了,我们的馨儿长大了,以后呀,不捏你的脸了。”

  “怜儿!你带着馨儿过来吧,我给你们弄烤肉,别再站在这里了,这风太大,虽说是四月份了,但天气还是冷,可别生病了。”赵徇看着眼前美丽迷人的少女,装着淡然的说道。

  “恩,我听表哥的,我这几天给表哥制了一件披风,表哥试试看。”少女怜儿说完从旁边的草屋里拿出一个包裹,打开之后是一件白色披风。

  赵徇打开披风披在身上,扎好领子,怜儿伸出双手,帮着赵徇在脖颈和肩膀整了一下。闻着淡淡的香气和近在眼前的挺拔,赵徇脸色不由的红了。

  “哇!怜儿妹妹,你好偏心,为什么没有我们的,只有大哥的。咦,这披风后面修的是什么?”

  “是麒麟!火麒麟!”

  “好漂亮啊!”馨儿也不由自主的说道。

  几个少年见到赵徇身着白色武士劲装,紫色腰带,白色但带着红麒麟的披风,顿时闹腾起来。

  “大哥,你现在真是威武极了。”

  最终怜儿许诺,也给每人制作一件,这才让众人停止了纠缠。

  “你们看!那是怎么回事?”眼睛最敏锐的赵杰指着山下的村庄说道。

  正在胡闹的众人都低头向远处看去,只见镇子外面一群骑士冲入辛岩镇中,似乎还在杀人。

  “不好,那是山匪,他们进村抢劫,村中虽有近二百人自行组织的乡勇,根本敌不过这些山匪。”老李急促的说道。

  辛岩镇有户五百多,是个不小的镇子,原本镇子没有那么大,只是各处山匪祸乱,致使各村百姓纷纷逃避,有许多外村的百姓就逃到这里,使得镇子聚集了接近三千余人,本以为有青壮一千五百余的镇子劫匪不敢前来,谁知……

  “上马,我们杀下去,下面也不过三百余人,我们从后面冲进去,和村里的乡勇夹击他们。兄弟们,杀人和训练可不一样,现在都给我记住了,这些山匪已经不再是人了,你们就当他们是猪,是你们平时训练是击杀的野鹿、野狼,把他们全部给我放倒。记住了吗,我可不希望有谁被这些山匪给击倒了,想想镇子里的乡亲,只有解决了这些山匪,才能让乡亲们平安无事,你们只需记住一件事,那就是杀!”赵徇凶狠狠的喊道。

  “是,大哥!”九少年齐声大声答道。旁边的老李也暗自点头。

  “怜儿,你和馨儿就躲在这里,等我们解决完下面的事,再来烧烤!”

  “你……你们小心!”怜儿担忧的说道。

  “你就放心吧,解决他们不在话下!冲下去!”

  一群十一人的骑士小队顺着斜坡狂奔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