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前世今生(中)
鞋子的无奈2020-01-14 11:123,116

  跑了几米后,林夜苦涩的摇了摇头,停了下来,不是跑不动了,而是前面已经没路了。原本是有的,但是前面一栋楼不知道是被推倒的,还是自然腐朽没落的,直接倒了下来,把路堵死了。

  如果自己没有受伤,自己一定能从这上面过去。就算自己受了伤,如果在白天,自己也能安然离去,他可不信对方敢在大街上砍他,就算敢,他也能借助人流安然离开。就算现在受了伤,如果没有这么能干的追兵的话,自然也能从这过去。

  可惜这些都是如果,虽然他偷袭杀了对方四人,但他绝不小看对方,因为他很清楚对方的实力,而对方却不了解他,故而他才能顺利的干掉对方。在帮会里,这几人可是多次在公共场合与敌对帮会好手格斗,林夜很清楚对方的能力。他明白,一旦在倒塌的建筑物里陷住,绝对是有死无生,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没好处,一个人身体的血液可是有限的。

  把左手的短刀交给右手后,立在原地,淋着雨,静静的等着对方的到来。

  “哈哈!你怎么不跑了,你倒是跑啊!”八健将和首领追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老五阴狠的笑道。

  “说出货物的下落,给你一个痛快!”首领说道,虽然语气平静,但从他冒火的眼睛中可以看出,此刻他绝对不平静。

  “乐哥,不能便宜他……”

  老五还准备说什么,但被老六阻止,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

  “妈的,你聋了?”

  半晌也不见林夜回话,首领乐哥恼火的吼道:“上,要捉住他,我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

  三人齐上,又是真大光明的进攻,林夜这次并不如先前那般迅速破敌。顿时刀光闪烁,刀刀相击激起的火花给黑暗的街道上增添了一份异样的美。

  林夜右手抬刀接过了中间那人的下劈,一步斜向左侧后退,躲过右侧同样全力一击的一刀,左侧一刀则用左手护腕格挡。一边抵挡一边向着一面墙壁移去,自己本是以一敌三,自然不能让对方形成三面合围之势。然而,三人似乎也没有全力合围,估计并没有想着依靠阵势围杀对方,三人也没小瞧对方,每一刀都是全力下劈,震得林夜连连后撤。

  “这三人并没有狠招,只是一刀刀的全力下斩,但这样却让我的力量消耗的很快,看来,他们是想耗尽我的力气好活捉我。好在我双手都有金刚护腕,虽是如此,可现在也被震得双手发麻,这样下去,早晚玩完。只是可惜自己左手上没能弄上袖箭……”

  “刺啦!”林夜一不小心胸前就被老四划了一道,血液顿时涌了出来,虽然看不到,但他自己能清晰的感受到一股热流顺着前胸缓缓流下,虽然全身已经是湿透了,但他的感觉确实那么的明显。

  “小子,我就不信,你有多少血可流,我要在你身上划满伤口,让你的血一点点流尽”老四阴测测的狂笑道。

  “碰碰!”连挡了老五老六的两刀后,身体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早已瞅着机会的老四再次冲到林夜右侧,直直划向他的右胸,虽然看到对方伸出的右手,但他毫不在意,他知道对方右手上有精钢护腕,于是右手持刀毫不停留,左手则格挡住对方伸出准备格挡自己短刀的右手。

  然而,结果并没有如老四所料,就在他短刀快接近这个叫林夜的青年小子的右胸,自己的左手挡住对方的右手时,一道黑光从对方的右手手背没入自己的咽喉。

  一凉,随后一麻,紧接着就感觉自己失去了力量,老四此刻知道自己被对方暗算了。

  “你妈……”

  “草……”

  老五、老六劈下一刀后,本以为,老四会和先前一样,再划对方一刀,谁知结果会是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被对方右手上暗器所伤,顿时恼火起来。

  “碰!”

  接过老五的一刀后,林夜被劈的连退三四步,大脑一阵眩晕,还未清新过来,就感觉自己左腹一阵剧痛。

  “不好,小腹中刀了!”林夜清晰的感觉到小腹一阵火辣辣的疼。

  脑海被剧痛一刺激,顿时猛一清醒,本来失去力量的身体也恢复力量。林夜伸手抓住对方捅入自己左腹的右手,右手快如闪电般的刺入对方的左侧,随即往右一划。

  “啊!”老六一声惨叫,因为他的小腹被划开了,热乎乎的肠子随着鲜红的血液滚落在地。

  “老六!”

  老五抬起右脚,一脚揣在林夜的身上,林夜带着一抹血箭飞出五米远,滚在了一个倾斜的铁栏杆上面,血液顺着铁栏杆没入雨中。

  “老六……老六……”老五抱着老六喊了几遍,眼看着老六渐渐没了声息。

  老五缓缓放下老六,站起身来,走到林夜身前,挥起刀就准备看下去。

  “等等,先问清货在哪,然后再处理,随你处置。”乐哥的声音在后边响起。

  老五咬咬牙,缓缓倾斜着身子,靠近林夜的头部,看着对方似乎先入昏迷,就准备伸出手拍醒对方。

  林夜猛地睁开眼睛,嘴角一动,口中飞出一道乌光,没入老五的脖颈。

  “你……”

  “你死定了,着小箭上面有特制的毒药,见血必死。”

  老五看着对方满身鲜血还满脸轻笑的青年,心中一阵冰寒,身受重伤却并不言语,目的只为这一只毒箭。

  “你……你厉害……”说完这句话,老五就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四肢有些僵硬,缓缓的坐在了地上。

  首领乐哥看到这一幕,睁大了眼睛傻在了当场,半晌,他才想起要询问对方货物的是。

  “你可别死了呀,东西我还没拿到呢?”乐哥一边向前走一边嘀咕这。

  “刺啦……”一道银色长蛇从空划过,落在了林夜斜倒着的的铁网上,顿时一阵肉香升起。

  “我靠!我造的什么孽呀!我回去怎么交代啊!该死,还要收拾这乱摊子。”看着如同被烤糊了的牛肉一样,还冒着一阵青烟的林夜,乐哥忍不住狂呼起来,更让他恼火的是,为什么这小子要抢自己社团的货,还杀死带货的兄弟,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

  ……………………………………………………………………………………

  林夜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但是自己的眼睛却睁不开,似乎自己的身体也不受自己掌控一般,对外界也感知不到。

  难道我被抓住了?不可能吧,我记得我最后是被一道雷电给劈中了啊!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正在林夜胡思乱想的时候,脑子里传来一些本不属于他的东西,让林夜一阵迷糊,两个不同的记忆在脑海中交织。

  林夜本是孤儿,据收养自己的老猎人说,是他自己在冬天晚上捡回去的,所以乳名就叫小夜,后来因为上学,又加了老猎人的姓,虽然这名字听起来很怪。

  老猎人无儿无女,自从四十多岁捡回林夜后,一直就把他当孙子养,供他上学,平时就教他一些猎人行猎的手段,权当无聊时打发时间。但也养成了他那好勇斗狠、不安平静的性子,老猎人教的东西不少,除了猎杀动物的陷阱,还教他了一些格斗的本领,据老猎人自己说,这都是他以前在部队上学来的,这话让林夜很是怀疑,部队还教杀人手段和各种暗器毒药的制法?他询问过老猎人,可对方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但眼神中却透露着一股怀念的意味。

  后来老猎人因病死去了,林夜自己上到高三也就辍学了,随后在社会上漂泊了三四年,一无所成。好勇斗狠、不安平静的性子使他入了社团,一边和社团一起活动,一边学一些自己需要的知识,还暗自研究一些武器的制作方法。自己手中的护腕、袖箭、嘴里的暗箭和腿上的毒刺都是自己弄上去的,还有一些是较大的物件,也就没有带在身上。

  林夜之所以要抢夺社团的货物并不是要和社团过不去,在社团里,林夜沉默寡言,很少和人打交道,几乎都是可有可无的人物,只不过林夜的身手好,所以才能一直在社团混着。虽说如此,但几年下来,还是有那么一两个朋友,尤其是其中一个,对林夜有救命之恩。

  然而就是这个对他有过救命之恩的朋友,再一次社团火并撤退之时,因为他腿部受伤,没跟上车,把他给抛弃了,做出这个决定的就是林夜截货之时杀的那十来个人,因为被追杀,所以就把货给扔到水里了,估计早被水给冲没了。几百万的东西没了,林夜也知道这事没法了了,不过他并不后悔。

  林夜就是这么一个性格,重情义、坚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