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义军(二)
鞋子的无奈2017-04-12 21:493,189

  义军(二)

  “大哥,愿意留下的有四百三十人,有八十人不愿参加,这八十人中有三十余是原先的乡勇,山匪俘虏中,大多数愿意跟随我们,有十三个不愿意,留下的一共五百四三人。”赵雄回报道。

  赵徇集齐众人,讲了自己的安排。

  “先让要回去的八十人带着俘虏先在寨门等候,五百四十三名义军,一会打乱重新组队,五人一伍,十人一什,伍什一队,三队一哨,按先前的表现任命伍长、什长,三个哨长,李叔、二弟和肖长山三人。李叔下辖三队,队长为李凌风、顺子、三弟赵林;二弟你下辖罗立、四弟赵康、五弟赵芒三队;肖长山下辖贺方、六弟赵非、八弟赵宁。还有两队,队长是林洛和老九赵杰,至于七弟赵海和徐贺,辛岩镇不是还有百余人的俘虏等着你俩呢,这些刀头舔血的人,我要亲自训练,练成听话的精锐。”

  “我刚才说的只是临时编制,大家没有意见吧!”

  肖长山是新投,自然没有不满意的地方,一开始就能被任命为最大的哨长之一,肖长山还是很感激赵徇的信任。赵雄等人自然不会不满。顺子则是高兴极了。

  看到众人没有说话,他接着说道:“林洛和赵杰,你们两队的人都是砍过山匪的人,给你们半个时辰,去熟悉一下你们的部下,一会随我回辛岩镇。李叔、二弟还有肖大哥,这卧虎山谷就交给你们了。至于训练方法,二弟你就按我说的办,拉练就不要了,去修整一下寨门和规划一下山谷的建设,到时候肯定有不少人来投,可别没住处。”

  肖长山道:“大人,这山谷也让士卒家眷和普通百姓入住吗?虽说地方不小,可里部要养马,中部和前部是营地和训练场,要是人多了,怕是难以住下。”

  赵徇笑着解释道:“卧虎山寨出口里许就是平楼镇,可平楼镇人数并不多,周围有大片的荒地,原本周围还有几个村子的,但人都跑没了,新迁来的就安置在平楼镇周围,我们出钱,让他们帮忙修葺房子。此外,李叔你让人在周围购买粮种、牛羊,到时候租借给迁来的百姓,让他们在这附近安家。”

  李尘风道:“虽然幽州牛羊比较便宜,可要加上粮食的消耗,万一听说我们灭了山匪,又借粮、借牛等,蜂拥而至,我们可弄不起啊。”

  “卧虎山的势力范围也就在卧虎山南侧几十里,不会有太远的人过来的,就算他们听到,我们则又开始新的行动了,只要有山匪、草原部落,以后我们就不会却东西。”赵徇豪气的说道。

  “既如此,我也把我李家迁到这里来,徇儿你回去后,解散了府内的下人,把宅子给卖了,带上府上的东西和粮食一起搬过来吧。”李尘风说道。

  “这个不用,宅子留着,我们以后购买粮草就要那里行动,此外也能给我们探听消息。只是李叔府上可有值得信赖的人没?以后可以帮我们收购粮食,也可以帮我们出手一些东西,就像这次缴获的那些古玩一样,不变银子,拿着没什么用。恩,拿一两件送给周礼和吴涵吧。”赵徇拒绝了李尘风的建议,想着留一个日后方便落脚的地方。

  “赵管家可信,他跟了我十几年了。”

  “那行,我一会就和赵杰他们回去,这里一切小心,有事你们三人商量着处理。”

  “那些被解救的百余名女子和二十名小孩子怎么办?”李尘风接着问道。

  “那些女人的意思呢,有家的回家,有亲人的投靠亲人呗。”赵徇没好气的说道,现在的世界又不是像明清时代,男女大防,虽然也讲究贞洁,但绝没有明清时代那么严。

  “大部分人觉得没脸回去,还有一小部分人想回去也没地方可去,他们被抓上山时,那些小村子都被洗劫了,估计那些人要么被杀了,要么逃难了,现在根本找不到了。”

  赵徇想了一下后,说道:“山上不是有二十来个伙夫吗,把伙夫和这些女子都编到后勤队里去,帮忙做做饭,喂养一下马匹。不是还要买牛羊吗,到时候弄进山谷,也让她们照看一下。但是要切记,不得士卒去骚扰她们,要是谁做出了不该做的事,处死!这是军规,谁也不得违反,你们都给你们的士卒讲清楚,我可不希望有谁死在女人身上。至于小孩,等我回来再说。”

  赵徇带着九十人的义军,加上八十回家的乡勇,骑着快马一路狂奔。卧虎山距辛岩镇只有七十多里,可路上很少有行人,就是有个别,见到一队骑士也躲得无影无踪,遍野的土地都被荒芜了。

  “营州如此,那更北边的燕州和凛州又如何呢?”赵徇看着长满野草的土地,忍不住叹息。

  林洛说道:“这都是靺鞨南侵导致的,燕州和凛州估计更糟吧,那里的百姓,青壮和女子都被靺鞨抓去做奴隶,老人和孩子都被杀死,只有府县尚且得以自保。”

  徐贺忍不住说道:“那龙骧卫为何不反击呢,把他们杀回去不就行了么?”

  “按理说幽州府以东归幽州都督负责,幽州府以西归镇北将军负责,可代州、云州、朔州承受着韦室的压力,韦室大败黑水靺鞨和粟末靺鞨,使得两部东迁,其下的五部靺鞨向东南迁移。消除东部压力后,韦室又把目光看向了南方,幽州都督也把龙骧军左卫西移,好支援代州、云州、朔州三府的右卫。相比比较势弱的靺鞨,韦室才是大敌,所以幽州东北方的地方无暇顾及。”林洛解释道。

  “也不是没有抵抗,左卫应该有留守军队,不然靺鞨早就南下了,也不会只有一些小部落侵扰。还有一些义军也在抵抗吧,据说安东府东侧现已失陷的辽东府、鲜州、昌州都还有不少义军在反抗粟末靺鞨的统治。”

  粟末靺鞨赵徇知道一些,似乎这个部落在原来的历史上建立了渤海国。现在虽然没有原来那般强大,但也占去了三分之一的幽州之地。

  赵徇离开之后,李尘风三人也开始整训属下的士卒,除了一队守卫寨门外,其余的八队训练,每天轮回一队,肖长山是新加入的,自然不会擅自做什么主张,训练的事宜则有赵雄和李尘风做主,按照赵徇所说的训练。

  赵徇给的只是基础的东西,这些义军只是农夫猎手,有没有铠甲,赵徇决定先训练他们的意志力、服从性以及身体素质。

  每天必不可很少的军姿、左右转,其余的则就是俯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最后还有负重长跑。至于劈砍、刺杀练习,一样没有。

  肖长山开始不以为意,认为赵雄、根本不会练兵,可就是一个站军姿,除了赵雄几兄弟,其余的人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这让肖长山很不服气,自己一个接近三十的老军伍竟然比不上一个十七岁的小伙子,于是也咬牙坚持。普通的士卒看到队长、哨长一同训练,自己也只好坚持。

  左右转更是错误百出,这些人根本分不清左右,于是赵雄告诉众人,吃饭拿筷子的就是右手,记不住的和左撇子就在右手上绑红布,这下好了,半天下来,就十几个人分不清,可十几条红布也让这些人羞愧,于是更加努力的训练。

  军姿再加上长跑,可把这些新兵累了个半死,连肖长山、李凌风几人同样如此,不过看到神色平常的赵雄六人时,肖长山也不由的佩服不已。好在吃的不缺,虽然辛苦,但也能忍受。

  看到其他人佩服的表情,赵雄此刻也暗自庆幸:好在大哥平时这样训练过我们,不然也和他们一样了。

  七十多里路,赵徇一行人快马不过一个多小时就走完了,离辛岩镇不足三里地时,林洛说道:“是不是派人先去打声招呼,免得引起慌乱就能不好了。”

  林洛果然是军队出身,能想到这点,老七赵海、老九赵杰和徐贺都没能想到军不扰民。看来回去后要让他们多学习,还要制定一些军规。赵徇看了一眼自家兄弟后暗自思索。

  赵海心细谨慎,赵徇扫过她一眼后,他就有些明白了,暗自和林洛一比,发现自己确实差上很多,暗暗决定,以后还是要多多观察、学习。

  赵徇哈哈一笑道:“不用,我们就这样回去,也看看辛岩镇有没有防备,吃了一次亏要是还没防备,那可真没救了。”

  “怕不是去看看有没有防备,而是要给对方下马威吧。”林洛想到。

  林洛这次猜对了赵徇的想法,虽然自己的部下现在只有九十人,可这九十人都是砍死过山匪的,其中就有张青山、李二牛等人,现在这就是人满脸剽悍之气,看人都带着冷芒,让人感觉就像被狼盯上一般。赵徇此次要带回不少人的家眷,为了不想周礼找麻烦,就给他一点震慑,等到八十余乡勇回去,再告诉对方自己手中还有四百多人,他们一定不敢阻碍自己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