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苦练 盗匪(续)
鞋子的无奈2017-04-12 21:493,517

  赵徇的凶残手段不仅让镇民害怕,更让山匪胆寒,一时之间,看到赵徇手段的山匪都不由自主的放慢了攻击,甚至有些则还慢慢后撤,想要离赵徇远一些。

  老刀疤此刻则是满脸愤怒,几乎要拿下镇子的时候,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骑士扰了自己的好事,还杀了自己几十个兄弟。

  “顺子,解决他们!”老刀疤见到不少人有后撤的迹象,大声喊道。

  开始攻击盾墙的四人又向着赵徇等人移动,四人大声喊道:“弟兄们,给我闪开一条通道。”说着拉起铁链,带着铁球向着赵徇等人奔来,在顺子前面的双方人马全都向两边移开。

  看着带着“刺啦”声滚动前行的带刺铁球,赵徇方夏长枪,从身后拿出三石强弓(一石一百二十斤),抽出一支特质的精铁长箭,向着其中一人射去。

  这弓是老李能弄来的最好的劲弓,据老李说,这是以前某个将军所用。

  “啾!”一道乌光闪过,四人之中一人倒下了马,滚落在地,第二支箭紧随其后,又是一人倒下。

  顺子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兄倒下马,暗自吸了一口冷气:“妈的,这人好厉害,这么远弓箭都把人射死,这弓手的力气也太大了吧,完全不是对手啊!怎么办?逃?离近二百步就被射下了马,还怎么逃,逃也要经过对方身后的路啊,看来此次在劫难逃,我要和老刀疤把家伙一起死?不不不,老刀疤那家伙自私、贪婪,我不能和他一起死……。”

  顺子猛然感到自己似乎被什么盯上了一般,就像被黑暗中的毒蛇盯住一样,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被对面的弓手盯着,手中的弓箭也抬起指向自己,不由胆寒。

  “且慢、且慢,我投降,我投降!”顺子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铁索,双手抬起,大声喊道。

  看到对面的那名雄壮的山匪举手投降,赵徇想了一下,决定不杀他,又把弓箭指向另一个拉铁索的骑士。这个骑士看到山寨中最厉害的顺子都投降了,自己也连忙扔下铁索,举手投降。

  赵徇见此,把箭矢射向了自己不远处正在搏杀的山匪,强劲的箭矢直接从此人身体穿过射向另一边的一名山匪,让旁边正在抵抗的乡勇、村壮为之一愣,随即气势大振。

  “把他们两个捆起来,投降的不要杀,我还有用!”赵徇对跟在身后的十余人说道。

  这些跟在赵徇身后的十余人都被赵徇的武器所折服,眼中此刻只有那飘在赵徇身后的火麒麟披风,听到赵徇的话,都激动的说道:“好叻,我们这就去。”

  “没想到赵郎(长辈对小辈的称呼)的武艺这么好。”

  “是啊,我以后也跟着赵哥习武,看着多威风啊!”一青年羡慕的看着赵徇低声说道。

  顺子和他的伙伴奔到赵徇不远处便下了马,旋即被捆了起来,他们并未反抗,因为赵徇始终盯着他们。

  放回长弓,拿起挂在马侧的长枪,继续向着匪首杀去。

  “碰、碰!”赵徇顺着刚才顺子打开的通道向前奔去,一条银蛟也随之向前,银胶过后,则是一抹抹血珠飞溅,随后还在拼斗,毫无察觉的山匪就发现自己的力量渐渐消失,眼前一黑,跌落下马。

  老刀疤此刻有些后悔,对方的十来人是在太厉害了,自己的属下根本无法与之相抗,接二连三的被杀死,更为可怕的是,山寨中最为强大有力的顺子竟然投降了,使得其余的人也逐渐慌乱起来。

  “投降者不杀,顽抗者必死!”赵徇厉声喝道,说完一枪把身前不远处的一名山匪挑起,随后如同敲击西瓜一般,敲碎了对方的脑袋。

  此举顿时在山匪心中加了一把刀,一把击杀意志的刀,看到满天的脑浆,山匪们胆寒了,死亡对他们来说并不可怕,可这样的场景实在让他们害怕了,谁也不愿意自己的脑袋如同此人一样,被打成了乱西瓜。

  “我投降!”“乓”一山匪扔下了兵器说道。

  “我投降!”

  “我投降!”

  一人开头,其余接二连三,二百来人的山匪足有五十余人投降,周围的乡勇和青壮立刻收起他们的武器和马匹,把他们捆绑起来。这五十多人都是里赵徇等人比较近的,所以都立刻投降,其余一百五十余人则还在迟疑当中。

  赵徇对着众兄弟暗自一点头,齐齐纵马并大喝道:“降者不杀!不降者死!”

  十一匹快马,十一条银蛟带起的是十一条血浪和杀戮。

  “噗噗噗!”十一人被斩落下马,十一白马骑士丝毫未见停歇,继续向前奔去,紧接着又是十一人跌落下马。

  赵徇第三次把长枪刺向山匪。

  “饶命!少侠饶命!我……我投降!”这名山匪脸色苍白,连忙扔下兵器,急促的说道。

  “自己到后面去,下马投降,不要耍花招,否则……”赵徇冷冷的说道。

  “不敢,绝不敢耍花招!”山匪连忙说道,但赵徇已经向前远去。

  随着赵徇等人的前行,不断有人被杀死,但跟多的是投降。

  来到里山匪首领百米处的地方,赵徇勒住了马,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三十余人,这三十余人都是山匪首领聚集起来的最后的力量。

  “投降,或者死!”赵徇抬起长枪,指着对面,大声说道,赵雄等人也都抬起长枪,厉声喊道:“投降!或者死!”

  “投降!或者死!”周围的乡勇和青壮也大声喊道。

  五十余山匪皆是脸色惨白,有些甚至索索发抖,齐齐看向自家的头领。

  老刀疤此刻也脸色苍白,但他知道,别人投降或者可以免死,但自己绝对难逃一死,咬了咬牙,对着身边最为信任的三人说道:“拐子,你们三个一会协力击杀中间穿红披风的青年,只要他死了,我们就没事了。”又对着身边的众人说道:“你们的婆娘还在山寨呢,想要保住他们,就必须杀出去,否则,什么也没有了。”

  “杀!”老刀疤挥刀向前一指,狠声喊道。

  “轰轰轰!”

  双方策马奔驰,杀向对方。

  赵徇看着对方奔过来的山匪,冷冷一笑,挥枪横扫。山匪手中的长刀还未触及对方,自己的脖子已经被赵徇划破,鲜血喷涌而出。

  赵徇看着山匪首领,快马直奔对方。拐子三人则挥刀迎向赵徇,赵徇一抖手中长枪,带起呼呼风声猛击在左侧山匪的刀上。

  “碰!”

  山匪的长刀被击飞,右手虎口献血淋漓,紧接着就感到胸口一凉,一阵刺痛从胸口传来。他低头一看,自己的鲜血像不要钱的水一般,向外溅出,他努力想要抬手去捂住伤口,但已经没有力量。

  赵徇的长枪击飞右侧山匪长刀,刺入其胸口后,迅速抽出,轻点在中间那人的刀上,击退对方的长刀,接着反震的力量,刺入还未接近的左侧山匪咽喉。

  看着两名弟兄在自己眼前被击杀,拐子既害怕有愤怒,还未等他做出是否投降的决定,就已经失去了知觉。

  击杀了三名阻挡自己的山匪后,赵徇抬头看向山匪首领,脸色的血液和笑容在老刀疤的眼里,那就是恶魔。

  赵徇微微侧身,把长枪当做标枪向山匪首领投去,同时纵马向前奔去,在不到二十米的距离,投出的长枪瞬间即至。

  “噗!”

  长枪穿过老刀疤的身躯,把他带起脱离马匹向后飞去,足足飞离五六米后,将其钉在地上,赵徇快马来到其身侧,双手抓起长枪,将其挑起。

  “尔等首领已死,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此时只剩下不到二十的山匪闻言都向后看去,之间自己的首领老刀疤被红披风青年用长枪刺穿,挑在半空,还未死去的老刀疤还在挣扎。

  “乒乓!”

  一阵轻响,剩余的山匪互看了一眼,最终扔下了手中的兵器。

  看到所有的山匪都被捆绑,赵徇才抛开长枪上的尸体。

  “我们胜了!耶……”所有劫后余生的人们都大喊起来,发泄着心中复杂的心情。

  里长周礼长出了一口气,快步来到老李的身前,笑着的说道:“老李呀,没想到你还是个高手,你的这些亲戚也是英雄了得,要不是你们,这镇子就完了,我谢谢你了。”说完,周礼对着众人躬身一礼,老李连忙扶起周礼,笑着说道:“里长大人客气了,我也是这镇子上的人,怎么能让山匪在这里胡来呢。你还是赶快让人收拾这里的乱摊子吧。”

  周礼连连称是,乡勇首领吴涵说道:“大人,这些山匪俘虏怎么办?”

  周礼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怎么办,全杀了吧!”

  “且慢!大人,这山匪只是一部分,他们还有巢穴,现在杀了他们,山寨留守的人要来报复怎么办?镇子里的人大都带伤,要是这些人拼死复仇,大家能否抵挡。这些山匪留着,明天带人把山寨给清剿了,对镇子才是最好的办法。现在,大人应该安抚百姓,组织未受伤的乡勇、青壮守卫镇子的围墙,以防意外。”赵徇不卑不亢的说道。

  周礼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便让吴涵把俘虏押解在镇子的空仓库中。

  和周礼吴涵交流了一会后,两人离去,去负责善后事宜。

  “二弟,你去山上保护怜儿和馨儿回来,我回家看看母亲。”赵徇对赵雄说道。

  “我……”赵雄有些为难,他知道怜儿那丫头喜欢赵徇,自己等人都是大小伙子了,带女人回来,实在不便,早上上山的时候则是老李牵着马陪着自己的两个女儿权当踏青了。

  “这样吧,我和他们一起去,继续在山上烤兔子,徇儿一会也过来,我们下午一起回来。”老李笑着说道。

  “那好吧,我先回家看看。”赵徇策马向李府赶去。

  带着路人的夸赞,赵徇回到了家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