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陈靖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627

  从暗庄出来,破雲看着手中的五锭银子不由苦笑不已,“原想靠近夜影好容易调查,怎想现在竟然以夜影为生。”摇头喃喃道,“不知道父母,陈老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大爷。赏两个钱吧,小的已经好几日没吃饭了。”

  破雲一怔,自己胡思乱想间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酒馆门口,青虾村唯一的酒馆。门口一个满脸污黑柔弱瘦小的乞儿,正张着黑亮的大眼睛眼巴眼望的看着破雲。

  破雲看乞儿比自己小不了几岁却沦落到如此地步,顿时大为同情,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落得如此惨状?”

  “我叫陈靖。母亲早亡,现在父亲又不要我了。我现在已经无依无靠了。”陈靖眼圈红红的低声道。

  破雲暗叹一声,“此子遭遇也如此悲惨。我倒有一身武功防身,而他却柔弱至此。我俩倒也算是同病相怜。”伸手拉住陈靖的手道:“走。我们先去吃饭其他以后再说。”抻着陈靖就往酒馆里走。

  陈靖手一颤,但没有挣脱,由着破雲拉着走进酒馆。

  刚进酒馆就听小二喊道,“走走走!要饭也看看时候。正当饭口哪有功夫理你。去去去,别耽误我家生意。”破雲一身朴素青衣再拉着一个衣衫褴褛的污面乞儿,也难怪小二会误会成乞丐。

  破雲脸色一沉,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扔给小二,冷声道,“给我们找个清静地方,上好酒好菜!”

  小二看破雲出手如此阔绰,立马满脸堆笑道,“客官这边请,酒菜马上就到。”

  不知道是破雲冷冰冰的脸管用了,还是一锭银子起了作用,破雲和陈靖刚坐到二楼靠窗清幽的座上,酒菜就纷纷上来了。

  破雲倒了一杯上好的竹叶青不由暗叹世人如此势利,刚刚还拒之门外,一锭银子就好酒好菜了,举杯对陈靖道,“我叫破雲。今日你我相见是缘,我敬你一杯。”

  陈靖犹犹豫豫的拿起酒杯,“我…我不会喝酒…”

  “哈哈。男儿怎能不会喝酒!来!我先干为敬!”破雲仰头一饮而尽。

  陈靖看破雲如此豪爽不由为之心折,猛的把酒倒入口中。只见陈靖“咳咳咳咳咳”咳的脸色通红,呛得眼泪流了一脸。

  破雲连忙拍打陈靖背部,“原来你真的一点酒都不会啊。快吃点菜,剩下的别喝了。”

  陈靖污黑的脸上仿佛浮上一边红晕,手忙脚乱的抹了抹脸道,“我没事了。你快坐吧。”

  破雲看着陈靖脸上的红晕暗道自己太鲁莽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胜酒力。

  破雲歉然道,“我不知道你不会饮酒,实在鲁莽了。”

  陈靖歪头眨着大眼睛道,“大爷无须对小人如此客气。小人能蒙大爷照看饱餐一顿,已经是不胜欢喜了。”

  破雲一皱眉,有些不满道,“什么大爷大爷的。你我平辈论交,喊我一声大哥即可。”

  “小的哪敢和大爷平辈论交。小的可不敢。”陈靖眼中一丝狡黠闪过。

  破雲冷冷道,“如再大业大爷的喊,这顿饭也不必吃了。破雲有心与你相交,你若无心我这便走了。”话间隐隐怒气。

  陈靖隐隐一笑,“是陈靖不对。我今年十六岁,不知破雲兄多大。”

  破雲微笑道,“我比你大两岁,我今年十八岁了。你喊我大哥就行了,别什么兄什么兄的。”

  陈靖脸色微红轻声道,“好。雲哥。”还好脸上污黑一片,破雲没有发现。

  “靖弟。你快些吃,吃完咱们去客栈洗漱洗漱,也换换衣服,省的别人总以为是乞丐。”破雲不在意的说道。

  陈靖微微一震,低头轻声道,“雲哥,你对我太好了。我不过是一个乞丐,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破雲一怔,苦笑道,“其实我的身世比你还要惨,不管你爹爹对你怎么样,你倒是还有个爹爹。可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我流离失所遇到一位老人,老人对我很好。可现在他老人家也死了,我在这个世上才是真真正正的无亲无故了。”抬头看了看陈靖,“可能我们两个比较相像吧。”

  陈靖轻转话题,“雲哥你来青虾村这么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来干什么?”

  破雲微一沉吟,“我是来加入夜影组织的。”

  陈靖一愣,“夜影?杀手组织夜影?”

  破雲点头。

  “在家的时候我曾人讲过夜影是江湖中最神秘,最独立的组织。”陈靖不解道,“雲哥,你怎么会加入夜影呢。”

  破雲沉默。

  陈靖微笑道,“是我多嘴了。雲哥你有什么打算吗?”

  破雲摇摇头沉声,“我现在是夜影的铜牌杀手。我会逐渐完成任务成为银牌杀手,这是我目前唯一要做的事。”

  陈靖低头不语。要知道杀手的任务就是杀人。经常杀人没人会认为是好事。

  破雲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从怀里掏出三锭银子放在陈靖旁边,“这点银子你拿去做些小生意什么的吧。我要走了。”

  陈靖眼中一丝失望闪过,黯然道,“也好,雲哥走吧。你我本事萍水相逢,我无依无靠,就自己孤苦零丁一个人也能生活的。”

  破雲看着满脸黯然的陈靖一阵犯难。自己身负血海深仇,道路本就崎岖不平又怎能照顾他人呢。看着眼圈发红的陈靖不由心中豪气大盛,‘他如此孤苦我又怎能弃他不顾。天塌下来有我抗着,又有什么好怕的!’

  破雲正色对陈靖道:“靖弟。你可想与我同行?不过我身负深仇,前途定当波折。你考虑私密再回答我。”

  陈靖立马欢声道,“陈靖已经落得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就和雲哥同行!”

  破雲摇头苦笑,“走吧。咱们去客栈先把你这个邋遢鬼洗干净再说。”

  陈靖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起身和破雲出了酒馆。

  两人来到青虾村的客栈。因为是小村庄,客栈简易的很。

  破雲来到柜台。

  一位富态老者正拨弄着算盘在算账,看见破雲领着一个乞丐不由一怔,不过毕竟经营多年,稀奇古怪的事也见过不少,当下笑脸相迎,“公子住宿,还是用饭?”

  “住宿。”破雲掏出一锭银子,“来一间上房。”

  旁边听着的陈靖立马扭捏起来,“雲哥。要不要两间房吧,我单独一个人习惯了。”

  破雲微笑道,“以后旅行的日子还长着呢,咱兄弟还能总分房睡?适应适应就习惯了。”

  陈靖一阵哑然,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字一号房。楼上右手边第一间就是。”掌柜的一脸笑容递给破雲一把钥匙。

  破雲两人来到房里。房子说是上房,其实普通的很,一张大床,一个圆桌再有就是里面的一个澡盆了。

  破雲随意的找了把椅子坐下,抬头对陈靖道,“靖弟,你先去洗漱吧。我让掌柜的给你买几件衣服来。咱们住一宿明日去丰州的木门堂口。”

  陈靖慌忙道,“雲哥。你去给我买件衣服,顺便你也换件衣服。”

  “也好。你先洗澡,我去去就回。”说着破雲出门买衣物去了。

  陈靖把门闩好,暗出一口气不停的轻笑,“可把这个傻蛋支走了。既然从家跑出来了就不回去了,就和这个傻蛋一起逛逛。这个傻蛋挺好骗的,看以后我怎么捉弄他…”

继续阅读:第20章 打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