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任务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534

  李金沉着脸在前面带路,一肚子怒气,‘二小姐何时对人如此热情,难不成看上了这个小白脸!’回头对破雲道,“进入组织是要通过考验的。虽然公子推荐你,但规矩不能费,考验还是需要的。”

  破雲冷声道,“不知需要什么考验?”

  “本来需要和指定考官交手判定武功的,既然公子推荐,我就代替考官,你接我三招即可。”李金暗中阴笑“考官连我一招都接不下,看我不把你打的腿断骨折,让你小子得意!”

  破雲退后两步背负双手,冷声道,“那就请出招吧。”

  李金眼中精光大盛,伸手一掌直奔破雲胸口。

  破雲运转天龙步法轻飘飘的往旁边一闪,一阵强劲的掌风从身边吹过。

  李金暗中点头果然有些本领。霎时,侧身一腿踢出,犹如闪电一般。

  破雲手臂朝李金腿部一挡,借力飘出丈许。只觉手臂发麻不由心中一凛,银牌杀手果然不一般。

  破雲刚刚飘出,李金已经发力猛追过来。双掌运足十成功力排山倒海般直奔破雲。

  破雲脚下飘忽,如汪洋中的一叶孤舟般随风飘扬,轻轻松松的躲过了去。

  破雲冷眼看着错愕的李金道,“三招已过。你也接我一招!”无名一式蓦然出手。

  寒光一闪,一柄冷气逼人的匕首横在了李金的脖颈上。李金吓得魂不附体,一动不敢动,惟恐丢了性命。

  破雲一挥手,寒光消失得无影无踪,飘出丈许淡淡道,“不知在下是否通过了考验。”

  李金摸着脖颈间一道细长的血痕,只觉得浑身如虚脱般满头冷汗。

  半响,李金拱手道,“多谢破雲兄手下留情,考验之事不必再提。李某不是对手,实在是佩服!佩服!”

  破雲暗笑,‘此人倒也爽快。’淡然道,“李兄不过大意罢了。”破雲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别人对他恭敬,他对别人也就客气。

  李金苦着脸摇头道,“什么大意,破雲兄就别给我脸上贴金了。破雲兄一招破敌,你我实力相差太多了。”垂头道,“我还是带你去暗庄吧。”

  破雲心中暗笑,随着李金来到一所建议木屋前。

  “里面就是暗庄,到里面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吃住也能解决。”李金垂头道,“我先回去了。你有事找公子吧。”说完不理破雲直接走了。看来一招就败给破雲对他的打击非常大,毕竟在木门下是第一高手,在破雲手下一招未过就败了下来也确实够窝火的。

  破雲推门进去,只见里面阴冷昏暗。屋子中间放着两张桌子,桌子周围零零星星的坐着几个人。最里面一个台子,台上灯光闪烁,后面坐着一个人,人影随灯光飘忽看不清摸样。

  破雲不理望向他的目光直接走到了台前,这才发现后面坐着一个干瘦老头正在打盹。

  破雲掏出铜牌递了过去,老头冷眼一看,“刻上名字。”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破雲随手掏出淼刃在铜牌上寒光闪闪,一个苍劲的‘雲’字浮现在铜牌上。

  老头接过铜牌在一个厚厚的本子写上了破雲的名字,抬头问道,“代号什么?”

  “代号?”破雲一怔,“什么代号?”

  “以后行动完成任务的代号。夜影中所有人均以代号互称。”老头不耐道,“赶快想个。”

  “没有代号,就叫破雲吧。”破雲淡淡道。

  老头抬头看了看破雲,把铜牌扔给了他,冷声,“旁边墙上有任务榜,量力而选,铜牌基本都是‘丁’字任务。”说完扭头不再理会,一手支着脑袋又开始昏昏欲睡。

  破雲接过铜牌放入怀中,扭头向旁边墙上看去。

  墙上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几行字,分别是等级,任务目标名字,任务目标简单介绍,任务酬劳以及人物目标的画像,倒是做得周到。最下面写着一行小字,各地暗庄提供食宿,但是要自己负责费用。

  破雲心里一阵发苦,“这夜影太能算计了,吃住还要自己花钱,早知道留一锭银子似的。”细看了看任务榜,“找一个近点任务接了以解囊中无财之苦吧。”

  等级丁

  姓名赵王

  简介红蟹村财主,第一掌权者。平时鱼肉乡亲,无恶不作。红蟹村距此北行五十里击杀带其头颅以做证明。

  酬劳五锭纹银。

  “就他吧,先领个最低级的任务,一点点的渗进高层吧。”破雲暗想,“在夜影经过厮杀磨炼自己一下也是非常重要的。”

  红蟹村。

  村中最大的一座房子中,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满脸油光,正一手拿着一只大大红红的螃蟹,一手掏出蟹黄猛往嘴里放,嘴里含糊不清,“世上最美味之物不过螃蟹啊。”

  旁边垂手站着一个瘦小老头,一脸谀媚,“老爷。王二已经让邓武师打的腿断骨折,没几天活头了,王二的地已经是老爷的了。”

  赵王舔舔手上的蟹黄,一脸色迷迷道,“听说王二的媳妇姿色不错?”

  老头连忙道,“奴才明白!奴才这就去把那小娘们给老爷送来。”

  一阵冷声传来,“你还是先找几副棺木等着用吧。”

  赵王和老头闻声不由一怔。

  来人正是破雲,听得两人如此霸道无耻,不由心中暗怒。

  “你是什么人?敢来此地撒野!”老头一脸奴才样看着破雲。

  “破雲。来取你们性命之人!”话音未落人影飘动眨眼便来到了老头面前。

  老头忽然双眼圆睁,口中咯咯说不出话,一股血水从左胸涌出。

  破雲冷眼看着倒在地上的老头,冷声道,“助纣为虐一样该死!”

  旁边的赵王早吓得瑟瑟发抖了,不停的大喊,“邓奎!邓奎!快来救我!”

  说话间从院外奔进一个干瘦男子,短发小眼,一副精气不足样。

  干瘦男子看此情景不由一惊,沉声问道,“阁下什么人。为何出手伤人?”

  破雲冷冷的看着男子道,“夜影铜牌破雲。来取他的性命的,如果你要阻拦,我不介意多杀一只走狗!”

  干瘦男子怒极而笑,“一个小小的铜牌杀手也敢来撒野,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手中一抖,一柄长剑握入手中恶狠狠的刺向破雲。

  破雲轻轻侧身躲过长剑,手中寒光一闪。

  一道血痕从干瘦男子脖颈间渐渐露出,干瘦男子眼中充满了恐惧和不解,口中发出不似人声的低吼,鲜血自血痕中奔腾而出,身体萎靡倒地喘息两下不再动了。

  一股刺鼻的气味传来,破雲不由皱了皱眉,转头看到赵王吓得黄白之物流了一裤。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我可以给你钱,好多好多钱,要多少钱我都有!”赵王战战磕磕的求饶。

  “平日你可绕过了乡里乡邻?你平时无恶不作早该想到会有此下场!”破雲手一挥,寒光闪动,鲜血狂喷,赵王硕大的头颅立时掉落到地上。

  “虽然我身无分文,但是也不需要你这种人的钱!”破雲从怀里掏出油布把赵王头颅包裹好,纵身便消失了踪影…

继续阅读:第19章 陈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