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拉拢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507

  李金,陈鸣和破雲三人左转右转来到海边的一所二层竹屋。竹屋门口牌匾上书‘清心’两个大字,海风拂过,一声海浪扑打岸边的声音和海鸥的鸣叫让所有人心神为之一松。破雲不禁暗中点头,此地倒也配得上清心二字。

  门口两边站着两个清秀丫鬟,见陈鸣等人回来,上前恭声行礼道,:“公子。你回来了。”

  陈鸣轻轻一挥手,“去让雪华准备香茗糕点,有客人到。”

  破雲暗想一个丫鬟的名字都如此脱俗,此人倒也是个高雅之人。

  进屋一看四周挂满了山水墨画。虽然破雲对画类的东西不懂鉴赏,但是看整屋也能感到一阵清爽惬意。

  陈鸣坐到桌子旁指着旁边的椅子对破雲道,“兄台请坐。你看小弟仓促间竟还不曾知道兄台高姓大名。”

  破雲淡淡道,“陈兄叫我破雲即可。”

  说话间一个亮丽女子手托果盘香茗,笑道,“公子,这次出去这么回来的很快嘛。”

  陈鸣递与破雲一杯香茗,笑骂道,“没看见有客人在吗,还这么贫嘴。小心我待会发脾气哦。”

  女子吐了吐小红舌头,鬼脸一动进了内房。

  破雲冷眼看着一切仿佛明白了什么。

  “破雲兄先请品尝香茗。小弟有点小事,一会便回。”说完不等破雲回话便起身往内房走去,站在旁边的李金也跟了过去。

  破雲手中端着茶杯,轻轻的吸了一口,只觉一阵清凉从口中划过。“好茶。”破雲不由赞道,“就是不知道主人再搞什么鬼。”眼中冷厉一闪。

  内房。

  李金满脸不解,“公子,为何如此拉拢此人。此人看不出武功深浅啊。”

  陈鸣不理李金向雪华问道,“下药了吗?”

  雪华低声道,“听小梅传话公子带‘客人’来了,我就没有下药。”

  陈鸣点头低声道,“没下药就好。正因为我们连此人武功深浅都看不出,所以一定要竭力拉拢。”转身道,“你们不要露面了,我去探探他。”

  想破雲隐藏气息的本领只差一步便已登峰造极,不是武林中顶尖的几个人是看不出破雲武功的深浅的。

  出门看见破雲正端着杯子品茶,陈鸣坐下微笑道,“冷落了破云兄,实在抱歉。”

  破雲淡然道,“此地乃陈兄居所,有些事情当然也是正常的。”

  陈鸣话锋一转,“不知道,破雲兄是哪里人士,以后有什么打算。”

  破雲微一沉吟,苦笑道,“不瞒陈兄。我孤身一人四海为家,本想在赌场碰碰运气,不想陈兄的武师手气那么好。说来惭愧,破雲已经身无分文。”

  陈鸣眼中一亮,试探问道,“不知道破雲兄可会武功?”

  破雲放下手中的杯子道:“陈兄可否借我一锭银子?”

  陈鸣一愣,顺手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了破雲。

  破雲手里拿着银子道,“陈兄能借我银子,便是看得起破雲。我就给陈兄变个戏法。”手中一阵轻搓,摊开手掌,银子已经变成沙子一样的银粉了。

  破雲轻轻的把银粉从手心里流下,眨眼间,桌子上便出现了一个小沙堆。

  陈鸣大吃一惊!要知道虽然银锭质地不是很硬,寻常之人便能咬上牙印。但是要把银锭从块变成沙状,那可是非常非常困难。

  陈鸣满脸吃惊之色,“破雲兄好俊的武功啊!”

  破雲道:“雕虫小技而已。只可惜在下一直找不到生财之路。”摇头叹息道,“不知陈兄可有明路给在下指一条呢?”

  陈鸣心中暗喜,假装思索道:“财路倒是有。只是不知破雲兄是否愿意走罢了。”

  “哦?什么财路?陈兄倒是说来看看。”破雲一脸好奇。

  陈鸣压低声音道:“不知破雲兄可知杀手组织‘夜影’。”

  “‘夜影’?江湖中最神秘,最独来独往的杀手组织‘夜影’?”破雲神情激动,“小弟倒是神往已久,只可惜找不到门路”说着一脸无奈。

  “破雲兄如果有意。小弟倒是能牵线搭桥。”陈鸣微笑道。

  “哦?陈兄竟有如此门路?”破雲神色一动。

  陈鸣淡笑道:“不瞒破雲兄。小弟即是夜影第二门木门门主。”

  “木门门主?”破雲大吃一惊,虽然已经猜到此人是夜影之人,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身居此高位。

  “夜影组织分为金木水火土无门,五位门主均为金牌杀手。门下杀手分为银牌铜牌杀手。入组织先从铜牌开始完成任务,任务完成的干净利落就能升为银牌杀手、金牌杀手。当然每次任务都会根据任务不同取得报酬的,难度越大报酬多。”陈鸣有意拉拢破雲,不由详细介绍起来。

  “那五位门主就是夜影最大的掌权者?”破雲故作不解。

  “不。门主之上还有一人,才是夜影真正的首领,如果破雲兄有意,直接加入我木门成为银牌杀手即可。不知破雲兄意下如何?”

  破雲立马回道,“破雲自然愿意加入,一来可以赚些银子,一来可以打发无聊时间。”

  “既然破雲兄有意加入,我就把组织的规矩和你讲一讲。”陈鸣微笑道,“第一,必须要服从上一级的命令。第二,接受任务后必须完成,哪怕目标是自己的亲人。第三,不许私自打听任务的来历和委托人。这三条无论犯了那一条,组织都会派人追杀到死!”陈鸣面色一整,从怀里掏出一块银牌,银牌一面空白,一面漆黑一片一条人影闪动,最上面刻着一个‘木’字,“破雲兄在此牌上刻上名字,即成为夜影一员了。”

  破雲并没有接银牌,淡笑道,“陈兄不必如此,在下还是按规矩办事,从铜牌做起好了。”

  陈鸣一怔,随即笑道,“也好,以破雲兄的身手。不几日必可荣升银牌。”说着收起银牌又从怀里拿出一块和银牌刻画一样的铜牌递与破雲。

  破雲接过银牌脸色一整,“既然破雲加入了夜影,和陈兄就是上下关系。陈兄不要再客气,直接叫破雲就行了。”

  陈鸣点头道,“既然破雲兄如此考虑周全。你我就平辈论交,直呼姓名好了。”转头朝内房传声,“小金。出来。”

  壮汉李金从里屋出来看了看破雲,恭声对陈鸣道,“公子,有什么事吩咐?”

  陈鸣看着破雲道,“李金就是我木门下第一银牌第一高手。”转头对李金道,“破雲已经加入我木门,你带破雲到暗庄去转转,顺便给他安排下临时住所。”

  李金恭声道,“是。公子。”转头道,“破雲,你我这就前往吧。”

  破雲向陈鸣随意的一拱手,“破雲先走了。”转头就跟着李金走出了清心阁。

  雪华从内室出来看着一脸沉思之色的陈鸣轻声问道,“二小姐。这个人真的很厉害吗?”

  陈鸣一转刚才粗哑之声,声如莺啼:“此人功力深不见底。如果能收为己用必如虎添翼。”眉头微皱,“只是没有找到姐姐,回去父亲又要担心了。”

继续阅读:第18章 任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