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青虾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62,761

  空中一阵雷声大震。豆大的雨点从空中落下,寒风肆虐。

  破雲愣愣的搂着陈隐逐渐冰冷的身体,眼睛红红的。两粒朱玄丸早就塞进了陈隐的口中,明明已经顺喉而下,陈隐的身体依旧逐渐变得冰冷。

  “什么活死人!肉白骨!都是痴人说梦!陈老!!!”雲儿忽然仰天大叫,声音撕竭,泪水布满脸庞。

  不知道过了多久,破雲轻轻的把陈隐平躺放在山洞里,轻声的对着陈隐说道,“陈老。如果不是给我打通经脉,您也不会这么快就死,是我欠您太多了。您放心,我一定会查出当年的凶手,为您报仇雪恨!”说完恭恭敬敬的朝陈隐磕了三个头,慢慢的退出山洞。把旁边的巨石举来挡在了山洞口。单指伸出在巨石上恭恭敬敬的写道:‘陈隐陈老前辈安息之所,若有人胆敢惊动,我必追杀其于天涯海角!晚辈吴破雲泣立。’

  破雲站在狂风暴雨中愣愣的出神,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顺脸而下。

  蓦然,一声长啸从破雲口中发出。啸声是那么的愤怒,悲伤、无奈…天地间一片惨然…

  大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破雲在巨石前看着陈隐的山洞站了三天三夜。

  雨过天晴。

  一滴水滴落到破雲的脸上,破雲仿佛大梦方醒。

  “我不能如此低沉。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去做。陈老的仇,父母的仇还有清月门灭门的仇都要等我去解决。”破雲低声喃喃,“陈老!父母!你们在天保佑孩儿为你们报得深仇!”眼中精光连连。

  风雨过后万物芬芳,迷蒙的空中更挂着一条美丽的彩虹。

  正午。

  一所村落的村口道路。

  寒冷的天气让路上的行人都行色匆匆。

  王二缩了缩脖子,把衣襟又拉紧几分,步子也快了几分。这种寒冷的天气只会让他想起家里的烧酒,贤惠的妻子还有活泼可爱的孩子,想着想着脸上不禁有了一丝笑容。忽然眼睛一阵收缩,远处街角慢慢走过来一个年轻人。朴素的单薄青衣,英俊且冷冷面容上一丝表情没有。没看他怎么走路,竟然三下两下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王二咽了口吐沫,轻声道:“这位公子有事吗?”

  来人冷冷的说道,“这里是青虾村吗?”

  来人正是破雲。破雲告别陈隐的墓穴,把山顶村落的院子堵得严严实实后疾奔清月门。等到清月门破雲才发现清月门早已从江湖中除名,剩下的只有残垣断壁。而旁边山顶的村落更是因为有人来帮忙救火而被贼人灭村,背井离乡。

  破雲的心在滴血,在残垣中寻找数日。最奇怪的是父母及门下的遗体一具都没有留下,一丝线索都没有,仅仅是破败的断壁残垣。奇怪之余,破雲的心更冷了,每个亲人都离自己远去了,天地之大,但只剩下孤苦零丁的破雲还有仇恨!

  破雲毫无线索下决定先不去炽阳门,毕竟有山洞留言提示。先去陈隐提到的青虾村去打探夜影的消息。

  王二连忙道:“对,这里就是青虾村。公子有事吗?”

  破雲往王二手中扔了一锭碎银,转身冷冷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王二看着破雲离去的身影,忽然打了一个寒战觉得好冷,竟然冷得浑身发颤双腿发软。

  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莫不过几个地方,赌场,妓院,客栈。

  小小的青虾村百人不到,因为临近海边倒也安居乐业。男人手里有了几个钱就只会做两件事,赌钱,逛妓院。当然喝酒不算,因为不论男人有钱没钱都会喝酒的,就像女人都喜欢往自己的脸上抹东西一样。

  破雲现在就站在青虾村里唯一的一个赌场里。

  男人女人的呼喝声,烧酒与汗臭的味道,大烟枪的烟雾充斥了赌场的每一个角落。

  破雲来到最大的桌子前。一个头围布巾的壮实男子手里拿着一个骰盅里面三个骰子,正大声呼喝着,“买定离手!开!大!”一时赢钱的欢呼声和押错的的抱怨声此起彼伏。

  破雲从怀里掏出一锭最大的银子往桌子上一扔,“小。”冷冷的看着庄家大汉。

  大汉微微一愣便哈哈大笑,“小兄弟够爽快。你们几个兔崽子快押。几个铜钱还要想这么久,看看人家出手就是一锭银子。”转头对几个犹犹豫豫的怒喝道。

  “买定离手!”大汉手中骰盅往桌上一罩,抬手露出骰子,“开!”里面骰子一个五点两个六点,“大!”大汉哈哈一声伸手拿走破雲的银子,“小兄弟不要怕,有赌不怕输。再来。”

  破雲冷冷的又扔出一锭银子,“小。”

  连续开出了五次大,破雲也连输了五次。

  “小。”破雲冷冷的扔出陈隐留给他的最后一锭银子。

  赌桌四周开始沸腾了。

  “竟然还押小啊。”

  “是啊,不过也怪了,连续开出五次大了。”

  “这年轻人是谁啊,出手这么阔绰。”

  四周议论纷纷。要知道虽然青虾村临海,起早贪黑的一个月才能赚到半锭银子。在淡季更是数月辛苦才赚到一锭银子。

  大汉深吸一口气,深深地看着破雲道,“小兄弟不换下手气吗?也许还是大呢?”

  破雲冷冷的看着大汉并不答话。

  大汉双眼圆睁,沉声道,“既然小兄弟不愿改手,那在下就开了!”

  “开!”

  “大!”

  “又是大?!”

  “连续六次大?!”

  “这个年轻人的运气太差了吧!”

  围观的众人沸腾起来。六次骰子,六次大。可以说是很少见的。大汉冷眼看着破雲心中暗想就是再开六十次,老子也能全都开大,哪来的小崽子想在老子这里撒野。

  破雲看了一眼大汉,转身便走。大汉一愣,没想到破雲竟然转身便走,一点没有耍赖,一点没有想翻本。

  大汉旁边的一个瘦小男子眼中精光一闪,急步便追向破雲。大汉忙喊,“大小…大少爷,你去干吗啊。等等我啊。”说着胡乱把银子往怀里一塞便跟上了瘦小男子。

  破雲刚出门口便听后面脚步声响。回头看去瘦小男子与坐庄的大汉跟着出来。瘦小男子个子不高,看年纪还没有破雲大,脸色白白的,身子单薄的要命。大汉倒是和破雲年龄相仿,高大的个子,手臂浑圆,肌肉条条袒露。

  瘦小男子迎向破雲,“不知兄台贵姓?来青虾小村作甚?”

  破雲暗中一笑,“要找的来了。”脸上冷冷的回道,“我叫什么,来这里干什么要你管吗?”

  旁边大汉怒道:“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敢跟我家少爷这么说话?!”

  小个子挥手制止大汉,笑道,“是小弟唐突了。小弟姓陈名鸣,这是我家的武师李金。小弟只是敬仰兄台洒脱风范,不由唐突一问,还请兄台莫怪。”

  “陈兄莫怪,在下就是看不惯别人的冷眼。”破雲冷眼看着李金淡淡道。

  陈鸣眼神一动制止了想上来就打的李金,微笑道,“兄台你我一见如故,不知道兄台可否赏脸去小弟落脚处一聚?”

  破雲犹豫道,“这…我与陈兄萍水相逢,虽然一见如故但如此仓促打扰不太好吧。”心中暗笑,“欲擒故纵。”

  陈鸣连忙道,“不打扰不打扰。像兄台这样洒脱之人,小弟可是神交已久啊。”

  破雲暗道,“既然鱼已经上钩就收杆吧。”当下应道,“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陈鸣微笑道,“甚好,甚好。我们即刻前往吧。”扭头对李金道,“小金,头前带路吧。”

  三人前后向远处走去。赌场旁边又闪出一条瘦弱人影,“这个小子有点意思。”眼中亮光一闪,人影又消失在赌场旁边。

继续阅读:第17章 拉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