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姐妹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070

  “你听说了吗?荡杞堂的第二把交椅被人杀了!”

  “听说了!听说连头颅都让人摘走了!”

  “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招惹荡杞堂!”

  “也该让荡杞堂收敛收敛了,平时太欺压百姓!”

  “嘘!别乱说,听说现在韩衅气疯了!让他听见你就倒霉了!”

  丰州城的大街小巷里议论纷纷。一方面感到震惊,竟然敢对荡杞堂的二把手下手。另一方面则庆幸荡杞堂平日无恶不作终于受了惩罚。

  风清茶楼。

  破雲悠然的坐在二楼靠窗子的一张桌子边,一边饮茶一边听旁边人引论。旁边的陈靖满脸怒气恶狠狠的对破雲道,“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破雲苦笑道:“我都对你说了六边了,不是我干的。”

  “那你今天怎么有这么多的银票了?刚才你换衣服时我看见的,别想瞒我!”陈靖气鼓鼓的质问。

  “那是昨天我去夜影木门,木门门主与我旧交,给予我的。”破雲乱编起来。

  “你认识木门门主?”陈靖一怔,疑惑道。

  破雲点头,“是啊,在青虾遇到你以前就遇到了他,他为人不错与我颇为投缘。”

  陈靖皱着眉听到投缘,不由眼睛一瞪,“你和他投缘?!”

  破雲一怔,笑道:“我和他投缘怎么了?你也认识陈鸣吗?只可惜他是木门门主,我只能以上下关系相称,要不陈兄倒是可以一交。”

  “陈兄?”陈靖眼睛一亮忙道,“我怎么会认识他。随便问问而已。”

  破雲皱了皱眉,杀手组织的头目还能听说过?要知道杀手一旦被人知道底细,也就失去了当杀手的资格,何况是杀手组织中不小的头目。

  破雲知道陈靖有所隐瞒也不说破,轻呡一口茶,看着窗外微笑道,“倒是不知道韩衅现在在干什么。”

  韩衅在发怒。

  荡杞堂的前堂。

  ‘啪!’一名黑衣人被面色白皙瘦高的韩衅一耳光打得嘴角流血,黑衣人擦了擦嘴,恐慌道,“堂主。属下一定会把凶手找出来。请门主放心。”

  韩衅作势又欲打,旁边站着的另外两名黑衣人连忙拉住,纷纷劝道,“堂主息怒。堂主息怒。钱曲他也尽力了,属下们必与他严密排查找出杀害副堂主的凶手。”

  韩衅甩开两人,怒声道,“你们这几个废物!都两天了一点线索也没有!快给我查!查不到别回来了!滚!”

  三名黑衣人连忙点头称是,急步而去。

  韩衅长吸口气眼中寒光闪动,低声喃喃道:“从仲辉身上的伤痕来看,对手能一击致仲辉于死地说明武功极高。不知道是冲仲辉来的还是冲荡杞堂来的,看来我要多加防范才是。”

  能当上雷殃门堂主又岂会是等闲莽撞之辈。别看韩衅表面脾气暴躁,其实心思细密的很,有点风吹草动就早早的安排好了。

  破雲和陈靖懒洋洋的走在回客栈的路上,忽然从胡同跑出一名青衣人,见到破雲躬身行礼低声道:“公子可是破雲公子?”

  破雲疑惑道:“正是。不知在下何事?”

  青衣人低声道,“我家主人有请,还望公子赏脸。主人对小人说只需对公子说主人姓陈名鸣,破雲公子便会自知。”

  “陈鸣?”破雲一怔,随即笑道,“我觉得他也要找我了。”扭头对陈靖说道:“靖弟。我刚才和你说的陈兄找我有事,你先回客栈吧。”

  陈靖点点头转身就消失在长街之上。

  破雲反而一愣,陈靖什么时候如此听话了,难道又有什么诡计不成。破雲不由苦笑。

  破雲随青衣人左转右绕来到一所二楼的房屋前。门前两名精壮大汉见青衣人忙恭声道,“于哥。你回来了。”

  青衣人微微点头径直走进前堂,破雲在后面跟随心下嘀咕,“看来此人在木门中的地位只怕不低。”

  前堂不大。

  四周挂着几幅水墨画,旁边的香炉升起袅袅青烟一派宁静安然。

  正坐在堂前一瘦小青年见到破雲,连忙起身迎上来,笑道:“破雲。好久不见啊。”瘦小青年旁边站立着一名壮汉,看见瘦小青年跑去破雲不由脸露怒色,但也跟上瘦小青年走了上去。

  “门主。李金。好久不见,近来可好?”破雲微笑道。

  瘦小青年眼睛一瞪,“不是说好了直呼姓名,什么门主不门主的。”随即盯着破雲微笑道,“破雲大杀手,差点把我都杀了,你好厉害啊。”

  破雲尴尬一笑,“我也没想到你会在那里。不过话说回来,你去那里干什么?”破雲话一出嘴便觉后悔,怎能随便问人私事。

  大汉李金冷声喝道:“放肆!门主去哪里还要和你汇报不成?”

  破雲眉头微皱,就听陈鸣道,“不得对破雲无礼。破雲也是无心一问,再说破雲也是自己人,也没什么隐瞒的。”

  破雲对陈鸣微微一笑。

  陈鸣扭头对青衣人道,“于震。你吩咐下去大摆筵席,我要与破雲畅饮几杯。”

  “是。”青衣人于震转身便去安排了。

  “我就不打扰了,在客栈还有我的一位朋友,时间长了倒显我冷落。”破雲笑道。

  陈鸣大吃一惊,“你们住在一起?!”

  破雲一怔,“是啊。分开住太不方便了。怎么你认识我朋友吗?”

  陈鸣回过神来忙道,“不认识。我派人通知你朋友一下就行了。陈金。先带破雲去饭堂,我马上就来。”看了看破雲道,“我有点急事。破雲先去饭堂,我先告退了。”说着就往内堂里走。

  破雲看着陈鸣匆忙的背影心中疑心大起,喃喃道,“他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呢…”

  内堂。

  两条人影欢喜的相拥良久才分开对视。

  陈鸣急道:“姐。你和他睡一间房了?”陈鸣与之说话之人竟然是陈靖。

  陈靖脸一红啐道:“小妮子别乱说。让别人听见怎么办。”

  陈鸣忙道:“放心。我早把手下调走了。姐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陈靖红潮减退,轻声道,“我和他是同住一室,但是从来都是我睡床,他睡地板的。”

  “啊!姐你真和他在一间房里住啊。让爹爹知道不打死你啊。”陈鸣急道,“让别人知道,姐姐的名节怎么办啊。”

  陈靖刚退下的红潮又浮上脸庞,轻声道“破雲不知道我是女儿身,别人更不知道了。”抬头看向屋顶,轻轻道,“至于爹爹。他都不要我了,还会在乎吗。”

  陈鸣急道:“姐姐,你误会爹爹了。你知道从你走后爹爹多着急吗,就是因为听说你在青虾村现身,我才会跑那么远,去那么偏僻的小村庄去找你的。快跟我回去吧。”

  陈靖淡淡一笑,“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回去的。难道让我回去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成亲吗?”

  陈鸣脸色一暗,低声道,“爹爹做的确实不对。不过爹爹也是想提升咱们的势力,只是用的方法太过分了…”

  陈靖一笑,“我也知道爹爹是为了咱家好,近年来夜影基本被王涧仞控制了大半,我也很着急。但是以为这样就要我嫁给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吗?难道根本不顾我的感受吗?”

  陈鸣展颜一笑,“好了姐姐。不说这些了。我不会和爹爹说遇到你的,不过你玩几天也回去看看爹爹吧,爹爹真的很想念你,我经常看到他自己一个人嘀咕不应该为难你。”

  陈靖微笑道,“我会想想的。倒是你和李金怎么样了?”

  陈鸣小嘴一撅,“那个木头,整天就知道赌钱喝酒,倒是还知道时时刻刻保护我。要不是爹爹要我与他同行,我才不和他一起来呢。”

  陈靖笑道,“李金人蛮好啊。从小就被爹爹领养,人高马大武功又好。对你又一片情深,你就从了吧。”

  陈鸣一瞪眼,猛的伸手到陈靖腋下一阵呵痒,恶狠狠道,“他那么好,你怎么不和他好。我要找,也要找个玉树临风,就像破雲那样的。”说完不停的坏笑。

  陈靖笑着跑开,听陈鸣一说不由脸一红,啐道,“你个死小鬼再乱说我饶不了你。我只是出来无聊搭他为伴罢了。”

  陈鸣坏笑道,“也不知道这个破雲到底是什么底细,竟把姐姐迷到如此地步。”

  陈靖瞪一眼陈鸣,惆怅道,“我也不知道破雲的过去,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说,不过我感觉他有很悲惨的过去。”转念道,“你快去饭堂吧,别让破雲等久了。”

  陈鸣笑道,“好,好,好。我这就去看看,能把堂堂水门门主都迷晕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继续阅读:第25章 气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