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气势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13,216

  ‘哈啾!’

  破雲摸了摸鼻子有些奇怪,难道伤风了。到破雲武功的程度,身体已经强壮到非常结实的地步了,根本就不会得什么小小的伤寒。

  破雲看了看左边旁边冷冰冰的李金不由苦笑,说什么也想不起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得罪过他,苦笑摇头看着四周雅致的布置暗道不俗,只是主人不来,就一直让客人喝茶等待啊。

  破雲头脑里忽然了陈靖的身影,‘这小子平时淘气的厉害,怎么今次却乖乖的回去了?看他听我说起陈鸣的怪异表情,必定和陈鸣有些关联。难道他和陈鸣早就相识?或者是兄弟?一会倒是听听陈鸣的话口,顺便打听打听陈老的事。’

  正当破雲在胡思乱想,门外一阵脚步,陈鸣走进饭堂忙道,“不好意思啊,破雲。有点急事冷落了你。咦?李金!怎么没开饭,就一直让破雲喝茶?”

  李金起身恭声道,“二小…少爷没来怎能开席?再说破雲还不饿,是不是破雲?”说着冷眼看着破雲。

  破雲淡笑道,“破雲看见李兄连昨日之饭都想吐出来,还从何谈起饿呢。”

  “你说什么!”李金大怒。

  陈鸣扑哧笑出声来,拦住李金道,“没想到破雲不但武功高强,口才也很了得啊。”

  破雲笑了笑道,“哪里哪里。破雲从小孤苦,只是会些防身的手段罢了。”

  “哦?听来破雲从前有很多故事喽?”陈鸣试探着。

  破雲淡然道:“只是些小事罢了。”话锋一转,“倒是破雲不知道豪阙乃木门产业,贸然出手险些暴露了门主。”

  陈鸣一挥手举起酒杯道,“不知者不罪。来,咱们敬破雲一杯。”

  三人一饮而尽。

  破雲微笑道,“陈兄豪爽倒是和我一位至友相仿。”

  “哦?”陈鸣故作惊讶道,“不知道破雲这位朋友姓字名谁现今何处,也好找来与你我共聚。”

  “我的这位朋友也姓陈,单字一个鸣。他为人喜欢清静,如此热闹他必不会来的。”破雲淡笑道,“不如来日再介绍给门主。”说着紧紧盯着陈鸣,不放过脸上一丝的表情。

  “哦…这样啊…”陈鸣失望道,“既然这位陈兄不喜热闹,那就来日再见吧。”

  破雲不由暗中皱眉,陈鸣脸上一点可疑表情都没有…

  “来,我们干!”

  觥筹交错,酒过三巡。

  陈鸣放下手中的酒杯朝门口喊道,“于震。进来。”

  门口急步走进一人,正是带领破雲来此地的青衣人。

  青衣人恭声道,“门主。有什么吩咐。”

  “让王伯把破雲的等级改为银牌。”陈鸣醉眼望向破雲笑道,“破雲如此武功,让他铜牌杀手太委屈他了。”

  一旁喝闷酒的李金忙道,“少爷。你喝多了。你忘了提升到银牌必须要完成乙级任务吗,你这么随便提升破雲等级,怕是难以服众啊。”

  陈鸣怒道,“我说提便提!你敢不服?!”

  破雲微笑道,“既是夜影规定,破雲自会遵守。破雲不才,乙级任务还没放在眼里。门主不必徇私,到让人说闲话。”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破雲。”陈鸣回神道,“丰州只有一个乙级任务就是韩衅,把韩衅归为乙级任务确实有些牵强。按现在夜影任务完成来看,银牌杀手基本只接甲级任务。甲级任务的酬劳不是用钱财来衡量的了,银牌杀手完成两个甲级任务就退隐归田的也不是没有。而铜牌杀手基本武功不太高,多完成丁级任务。少数人才接乙级丙级任务,而在丰州没有人不知道韩衅、仲辉的,所以任务一直悬空。破雲不如先考虑考虑再议。”言下之意昭然,韩衅不是好惹的,没有真本事就不要去招惹他。

  破雲淡然道,“破雲定会细细思想。时间不早,破雲这就告辞。”

  没听到关于陈靖的事情,破雲对陈鸣也没了兴趣,当下拱手告辞。

  陈鸣客套一番,看着破雲走远的背影,眼眸闪出一道亮光,哪里还有蒙蒙醉意,把弄着手中的酒杯喃喃道,“虽然韩衅死会让丰州变得复杂多变,但是我还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能不能啃掉这块硬骨头。”手掌一缩,手中杯‘啪’的一声捏个粉碎,而陈鸣的手却一点伤痕没有。

  如果破雲看见必会大吃一惊,因为竟然与破雲捏银为沙的手法有几分相似,可以说功力非常的深厚。

  可惜破雲看不到了,他在回客栈的街上。

  “陈鸣必定和靖弟有些关联。在木门总堂口的控制下,估计进丰州城,行踪就被掌控了。明明知道与我同行还有一人还装作不知,骗孩童呢?”

  破雲心里暗暗琢磨。

  “不过竟然靖弟没有说原因,想必他有苦衷,我又何必刨根问底。还是先想想如何对付韩衅,仲辉一死,他的守护必定更高,而且荡杞堂必会派人来支援,一定要在援兵来之前想一个万全之策。”

  破雲心中做了决定。对于陈靖的信任,连破雲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从心中完完全全的信任陈靖。

  深夜。

  冷风刺骨。

  春意苑依然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破雲踱步走进热闹的大堂。立时跑过来一名浓妆艳抹的中年老鸨。

  老鸨一脸媚笑,“这位公子好眼生啊。有没有相好的姑娘啊。”

  破雲淡然道,“我找小丁姑娘。”

  破雲早已打探到小丁姑娘是韩衅的老相好,韩衅来春意苑必找小丁相好。刚才在春意苑外面,不停看见有黑衣人三五一群的巡逻,料想韩衅就在春意苑。

  老鸨一怔,随即赔笑道,“小丁姑娘今天晚上被人包了,不如公子换一位姑娘吧。”

  破雲一皱眉,冷声道,“我就是冲着你春意苑的招牌姑娘小丁来的。你把她找来,我给三倍赏钱。”

  老鸨苦笑道,“小丁姑娘真的被人包了,那位客官比公子来的早。公子就先让别的姑娘陪陪,明日再找小丁相会吧。”

  老鸨哪敢去找小丁姑娘。若是其他客官,老鸨看在钱财的份上没准真去寻找。可现在陪的是丰州最大势力荡杞堂的堂主,这可不是钱财的事了,荡杞堂可是弄不好就掏刀子砍人主。就是钱财再多,老鸨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来试探韩衅的怒火。

  破雲面露不耐,缓声道,“既然小丁姑娘有客,那本公子就随便走走再议吧。不过谁人如此好运走在本公子前面得小丁姑娘一笑?”

  老鸨暗松了一口气,虽然不识破雲,但从破雲的气质还有张口就三倍赏钱的气势上来看,破雲也不是一般寻常之人,只怕也不是她能得罪的。

  现在破雲松口,老鸨忙赔笑道,“不瞒公子,今天小丁的贵客就是韩衅韩大爷,老婢实在做不了韩大爷的主,还请公子多多包涵。”

  破雲假意恍然。“原来是韩兄在此,难怪难怪。”破雲淡然道,“我自己随意看看吧,有中意的姑娘自会通知你。”

  老鸨一听竟然称呼韩衅为韩兄,心道破雲果非一般人,试探道,“不知公子贵姓?老婢还有好多好姑娘,不如老婢招来让公子挑选一下?”

  破雲双眼微睁,冷声道,“我说我自己随意看看,你耳朵聋了吗?”

  老鸨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势迎面而来,心中大惊,想要张口说话竟然不能说出一字。看着破雲渐渐走远,这才觉得呼吸通畅,但觉双腿如筛糠般软弱无力,心中骇然至极,尚有一丝侥幸没有触怒破雲,不然谁知道这个年轻人会干什么。

  破雲缓步走向春意苑后院,心中对老鸨的反应很满意。

  气势。

  交手中非常重要的因素。气势强盛比气势低下实力要差很多,这是练武之人都非常清楚的道理。合理运用强大的气势可以完全粉碎敌人的信心,破雲就在练习隐匿气息的同时,努力掌握气势的运用。

  春意苑的后院较前面热闹的大堂简直是两个世界。后院三间独门独院的园中楼,都是给能花的起大价钱和有势力有身份的人使用的。而韩衅绝对能算的上这样人,所以他就在当中的屋子里。

  其他两间屋子黑着灯,不知是没人还是就寝了。中间的屋子里闪着微弱的灯光,仿佛随风飘来阵阵女人的呻吟声。屋外挂着两盏灯笼,门口站着两名黑衣人。

  一人对另一人低声道,“钱曲贤弟。这几天一定要抓紧找出杀害副堂主的凶手啊。听说雷殃门总舵震龙山已经派人来调查了。等他们到了咱们还是一点线索没有,怕齐兄咱三人的项上人头不保啊。”

  黑衣人钱曲无奈低声道,“路兄,我又何尝不知。只是来人能轻易取副堂主性命,又岂是你我所能抵挡的。只盼能发现些许线索也好交差保住这条小命啊。”

  “看你二人也是被逼无奈,放你们一条生路。不想死就赶快隐姓埋名去吧。”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两人大惊,定睛望去。

  黑暗中缓缓走出一条人影!

继续阅读:第26章 惩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