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大鸟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900

  大年初一,继续给各位拜年。昨天祝大家龙年大吉、万事如意,今天祝各位2012身体健康、财源广进!喜欢破雲收藏下,后面的故事会更精彩!

  原来,那一次清月山大火烧山,清月门也随一场大火化为飞灰,震惊了整个武林。四大势力之一的清月门竟然一夜间毫无声息的飞灰湮灭。一时间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武林都沸腾了。

  不解!迷惑!恐惧!迷漫着整个武林。

  其余的三大势力曾联合起来查找原因,除了到处的残垣断壁外,连一点线索都没找到。清月门门主及门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江湖中猜测纷纭,有的说遇到强敌,全门尽皆全灭。有的说是清月门发现了重大的隐秘,放火烧山偷偷的去寻找秘宝了。更有甚者居然说是天雷引发天火,清月门全门遭遇天谴。

  不管那一种说法都没有确实的根据。清月门的突然消失成了江湖间最大的谜团,也成了众多武林人士茶余饭后最爱聊的话题。

  雷殃门快速壮大却是江湖皆知的事。清月门瓦解还不到一年,江湖中就出现了雷殃门的身影。

  本来一个无人所知的小门派,在江湖巨头水隐门的扶持下竟然在五六年间挤进江湖顶级势利,隐隐与炽阳门,夜羽门,水隐门并驾齐驱。炽阳门和夜羽门也曾关注过雷殃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不久炽阳夜羽两门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任雷殃门快速壮大。

  “这些年间雷殃门属下堂口无数。”郭武无奈的苦笑,“小人只是看不惯荡杞堂横行霸道说道了几句,就差点被荡杞堂要了性命。不得已才和几个同受苦的伙伴背井离乡逃到此处。”

  破雲听完郭武的叙述沉默半响脸色变了数次,长吸了一口气,深深的埋藏好心底之事,淡淡的对郭武道,“听你所述,你落草于此倒也不全是你的错,这次就饶了你。不过如果我发现你说的话有虚假之事,我必取你性命。”破雲眼中寒光一闪,“现在告诉我,你是否想和我兄弟去丰州。”

  郭武看着冷冷的破雲心里一阵惊悚,但想到荡杞堂的凶恶,一时间不由犹豫不定起来。

  “如果你跟我们去丰州,我保你安全。”破雲淡然道,“快给我个答复。”

  郭武看了看一脸坏笑的陈靖,又看了看冷冷的破雲,这个‘不’字如何敢出口,无奈道,“小人这就陪二位走一趟。不过二位大爷可要说话算话,一定要保护我的性命啊。”

  陈靖嬉笑道:“放心。有雲哥在,保你安全。”

  “走吧。争取早日到丰州。”破雲听完郭武的话不由有些心急,想早日了解雷殃门与清月门到底有没有联系。

  两日后。丰州城。

  丰州是一座中型偏大的城镇,方圆数十里,城里百姓更是数以万计,街道宽阔平整,道路两旁都是高高低低的房屋。街上人流人涌,卖东西的小贩,摇头晃脑的书生,提着鸟笼溜达的阔公子…算是颇为繁华的城镇了。

  刚进城门,郭武就带着破雲,陈靖二人钻进了小胡同,去找他的好友打听消息。在他说来他的好友是神通广大消息灵通之人,但破雲早早听出不过只是个小混混罢了。不过破雲到不在乎他是什么人,只要能提供消息就行了。

  在老鼠洞般的小胡同穿越半响,来到一座茅草丛生的庭院中。郭武上前轻声的敲打破烂发霉的木门。门开了一条小缝,屋内人从小缝向外观看一阵。

  突然门打开,从屋内跑出一个人猛然搂住郭武,吓得郭武脸色煞白。只听此人喜道,“郭胖子!竟然是你来了!”

  破雲细看此人倒和郭武有几分相似。胖胖的身子上顶着一个胖乎乎的圆脸,小眼趴鼻。这时一激动满脸的花花绿绿,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鼻涕。

  郭武定神一看,不由大骂:“大鸟你个龟儿子想吓死老子啊!老子还以为中了荡杞堂的埋伏呢!”

  胖子一怔,“埋伏?荡杞堂埋伏你干吗?”

  郭武也是一怔,“当初不是因为我骂了荡杞堂的人,他们要杀了我吗?”

  胖子愕然,“啊?那只是荡杞堂里的一个小跟班的狠话你也当真了?那个小跟班早不知道死哪里去了。”随即脸色变得十分古怪,“这么久不见你踪影不会是因为这个吧。”

  陈靖早在一旁笑开了,“我说胖郭,你太有意思了,让人家一句话就吓的有家不敢回。还落草当什么‘强盗’。哈哈,笑死我了。”

  说到强盗还特意拉的长长的,郭武一张脸比当初劫道兄弟们都逃跑时还难看,简直就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破雲本来心急打探消息,被这么一闹倒放松了不少,轻咳一声看着郭武。

  郭武这才回过神来对胖子道,“大鸟,这是我带来的两位重要客人。这位是破雲公子,这位是陈靖公子。”说着向破雲,陈靖二人介绍道,“两位公子,这是小人发小,大鸟。有什么事问他就行了。”

  破雲微微点头刚要发话,就听陈靖一旁喊道,“为什么叫大鸟啊?这么胖怎么不叫大猪啊?”

  大鸟脸色一变刚要发话,郭武连忙拉住大鸟急声道,“大鸟本名叫鹏,是个孤儿也没有姓氏,我们就叫他大鸟了。”说着连连向大鸟使眼色。郭武可是领教陈靖的厉害了,这两日的路途不知折腾过多少次郭武了。偏偏又奈何不得陈靖,郭武只好忍气吞声。这大鸟要一句不逊之言出口,估计连郭武的下场都会很惨很惨的…

  大鸟虽然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是谁,不过看郭武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也就不再说话了。

  破雲一阵头痛。对于这个认识不久的陈靖可以说他一点办法没有。一边感觉陈靖的开朗,顽皮像极小时候的自己,但另一边陈靖简直就是一个惹麻烦的专家,不论什么事他都会乱搅一气,根本不考虑后果。

  破雲摇头苦笑刚要说话,大鸟就说道,“在外边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公子先进屋再说吧。”郭武也连连称是。

  破雲等人随大鸟进到屋里。屋子当中一个破烂桌子旁边三个椅子,竟然有两个是三条腿的。里面一张木板搭在两块石头上,想必就是床了。

  没等破雲说话,陈靖就抢着道,“这里和外面有什么区别啊。”

  大鸟抬手摸了摸脑袋,尴尬一笑,“这里是寒酸点,两位就将就坐吧。”说着用手一个劲的抹凳子示意破雲,陈靖坐下。

  破雲不理旁边撅嘴的陈靖,随意坐了下来,看着大鸟和颜道,“我有点事情想问下你,如果你知道,还希望你能据实相告。”

  大鸟看着旁边的郭武一个劲跟自己眨眼,连忙道,“公子问便是,小人知道的必会据实相告。”

  “不知道荡杞堂在丰州有多久了?”破雲淡然问道。

  大鸟思索道,“具体不知道了,大概有七八年了。”

  “七八年前正是雷殃门崛起之时。”破雲暗想,面容一整道:“你可知荡杞堂堂主叫什么名字么?”

  大鸟道,“堂主姓韩叫韩衅。荡杞堂当年成立,韩衅便充当堂主。这些郭武也是知道的。”说着看了看郭武。

  郭武点头。

  “那你可知韩衅平时有什么爱好?”破雲连续问道。

  大鸟嘿嘿一笑,“韩衅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逛窑子。韩衅好色成性,就是遇到俊俏的大家闺秀也会强取豪夺弄到手。”

  “他竟然有这么好的爱好。”破雲眼眸寒光一闪。

  旁边的陈靖也皱了皱眉,脸上隐隐浮上一丝怒色。

  破雲沉声道,“荡杞堂的位置在哪里?”

  大鸟微笑道,“丰州城里最高最宏伟的房子就是荡杞堂的堂口。”

  破雲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两锭银子放在桌上,向大鸟说道,“既然郭武之事是误会,那郭武在丰州也没有危险了。郭武就和你在一起,这些银子你们拿去做谋生之用吧。”起身就出了门口,陈靖在后面静静的跟着。

  郭武,大鸟二人看看桌上的银子,再看看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不由得一阵错愕,以为在梦里一般。

继续阅读:第22章 豪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