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豪阙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805

  陈靖随破雲走进一家客栈,随便的开了一间房间。

  在房间里破雲手握茶杯低头思索着,陈靖在一旁坐着静静的喝茶。

  清月门灭门雷殃门就趁机崛起。虽然有可能是小势力趁机发展,但是发展如此快,还有水隐门撑腰,嫌疑最大的也是雷殃门,莫非是水隐门在暗中推波助澜?。先去荡杞堂打探一番?还是先去夜影暗庄?

  破雲脑袋里乱成一团。

  忽然破雲抬起头眼中尽是坚定,想来是做了什么决定。

  破雲扭头向陈靖道,“靖弟,你先在此地休息。我出去一下,片刻便回。”言罢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是不是去找韩衅?”陈靖沉声道,“你我交心,难道还有什么需要对我隐瞒的吗?”

  破雲听罢不由心中一暖,柔声道,“我不是去找陈衅,是去夜影暗庄。”破雲声音逐渐苍凉,“还有,有的事不让你知道是为你好。你知道的越多对你越危险。”

  “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有什么好隐瞒的?雲哥你知道我是不会怕的,为什么不说!难道非要自己一个憋着吗!”陈靖神情激动不由声音渐高。

  “我从来没问过你的过去,没问过你父亲的事情,也没有想把你送回家。”破雲淡淡道,“我的过去我也想自己保守,至少现在是。还有一点,不和你说绝对是为了你好。”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靖便直直的走出了房门。

  陈靖看着关上的房门良久,用力的把桌子上茶壶茶杯扫下桌子,茶壶茶杯掉在地上摔个粉碎。陈靖朝门口大叫,“我是想帮你!你为什么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啊!笨蛋!傻瓜!”这时哪有平时的男儿音,早变成了女声似莺啼柳鸣般。

  破雲早已听不到陈靖的吼叫了。破雲走在街上心下暗想,“对不起了靖弟。不是我不信任你,是我的身世太可怕了。如果让当年凶手知道我的存在,一定会连累你的。”破雲抬头看看天空,“还是先去木门堂口,找几个凶恶之人完成任务,也好熟悉熟悉丰州。最然雷殃门,荡杞堂很可疑,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等熟悉下情况再说吧。”

  破雲沿着夜影特殊的记号来到木门的总堂口。总堂口也没有宏伟的建筑,气派的门面,也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密室,只不过房间里面要比青虾村的暗庄好上很多倍了。总堂口和其他暗庄一样,只是有很多守卫,如果要找门主就要和他们打招呼。

  破雲在任务榜看了看,眼睛不禁一阵收缩。任务榜上排在最上面的是乙级任务,竟然是击杀荡杞堂陈衅,下面的丙级任务是击杀陈衅副手仲辉!

  破雲心里一阵好笑,自己想调查荡杞堂,任务竟然也有关于荡杞堂的。不论雷殃门荡杞堂和清月门灭门之事有没有关系,看其平日作恶多端,此任务也必须接了。

  “看来要找大鸟问问关于仲辉的事了。”破雲心道:“先看看副手的实力在决定行动,不能莽撞行事。”

  破雲左转右转又来到大鸟的住所,还没进门就听里面喝酒划拳之声传来。

  推门只见郭武大鸟二人喝的正酣。郭武,大鸟见破雲开门进来一愣,郭武连忙起身恭声道,“破雲公子。小人不知破雲公子要来,没在外面迎接,还望公子恕罪。”说着眼睛不住的左右观望,显然是在找陈靖在不在这里。

  破雲淡淡的看着不知所措的郭武和大鸟,随意的坐下微笑道,“你们不用害怕。我只是来找大鸟打听打听事情的。”

  大鸟立马笑道,“公子问便是。小人知道的必如实回答。”

  大鸟倒是比郭武觉得破雲好相处,至少桌子上的酒肉没有破雲是不会有的。不过这是大鸟没有和陈靖相处过才这么想的…

  破雲沉声道:“大鸟,你知不知道荡杞堂副堂主仲辉平日有什么喜好之事?”

  大鸟一听这次打听的又是荡杞堂的副堂主,心里不由暗想,“乖乖。这人到底什么来路啊。难道刚到丰州城就想对丰州霸主地位的荡杞堂出手吗?”他倒也知道破雲不是他大鸟这等人能招惹得起的,细细答道,“不瞒公子。荡杞堂一人好色一人好赌。韩衅好色仲辉好赌。韩衅平日去的最多的是最大的窑子‘春意苑’,而仲辉去的最多的却是丰州第一大赌场‘豪阙’。”

  破雲微微一笑道,“没想到他也好赌。”

  大鸟疑惑道,“公子也好此道?”

  “不是。我的一位‘好友’深谙此道。”破雲心里忽然想起了陈鸣、李金。

  “好了。你们继续饮酒吧,我告辞了。”破雲起身道,“还望俩位不要乱说,否则我怕我管不住我的手。”说着拿起一个酒杯在手里揉了揉,摊开手,一股细沙般的东西倒在了桌上。

  虽然郭武知道破雲必定不简单,没想到如此厉害,连忙一捅瞪着双眼发傻的大鸟道,“公子放心。我等不会胡言乱语的,公子大可放心。”

  转过神来的大鸟也忙道,“对,对,对。公子放心,小人不敢乱说。”

  破雲微微点头转身走出那扇破烂的木门,转眼消失在街口。

  走进豪阙的破雲觉得心情很好,虽然陈靖依然在旁边吵吵闹闹。“想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下面就好办了。”破雲想起回去招呼陈靖出来的情形不由微微一笑,“这个靖弟还真是孩子心性。回去气呼呼的,一说带他去赌场玩立马变的欢天喜地的了。”

  豪阙赌场共三楼不是很高,但显得豪贵富丽,给人一种非常想进去看看的感觉。

  豪阙分别供三类人消遣。第一楼就是市井凡夫小打小闹的赌场,也是最热闹的地方。第二楼是赌注在一百两以上的赌场,而第三楼只有一个房间是供身份显贵的人玩乐的。平时只有几人参与,毕竟能一掷千金的豪客不太多,而仲辉就经常在第三楼饮酒豪赌。

  豪阙之所以能成为丰州第一大赌场,就是因为他们从不轻视任何一种客人,不论是第三楼有美人相伴细微周到,就连第一楼几个铜板的赌桌上也会有侍者服侍。

  就在破雲在一楼四处观看的时候,忽听一人大骂,“老子就是没钱!怎么着!”

  破雲望眼看去,一个赌桌旁站着一个光头大汉正骂骂咧咧,大嚷大闹。

  “这人是外地来的吧,竟然敢在豪阙撒野。”

  “是啊。敢在豪阙吃霸王餐的肯定是外来人。”

  “对,豪阙待人宽厚,但是对捣乱的人可是毫不手软。看来这个光头要遭殃了。”

  破雲等着旁边的人议论着不由有些好奇,而陈靖早就睁大眼看着光头,惟恐错过一点情景。

  赌桌当庄的是一位白面中年人,看了看光头大汉淡然道,“朋友没有现钱,有什么值钱之物先行抵押也行。”

  光头大汉嚣张叫道,“老子除了一条命什么都没有,你能把老子怎么办!”

  中年人淡淡看着光头大汉,“你的命我倒是没有用处。既然你敢在豪阙撒野,那我今日就取你一足一手,也好让你记住豪阙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话音未落,只见寒光闪动鲜血飞溅!

  光头大汉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一只右手和一条左腿已经离开了身体飞出老远,血花四溅!

  中年人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短刀上鲜血不住的滴下。

  中年人把短刀在身上蹭了蹭放进怀里,看着早已疼晕过去的光头大汉,对旁边的两个手下淡然道,“送到王大夫那里去给他止血。止血完把他扔出丰州,告诉兄弟们若再看见此人再从豪阙现身,直接结果了他。”转头对旁边的众人若无其事的微笑道,“各位朋友请继续,别让此人扰了大家的兴致。”

  破雲心中一凛,此人看来不过是个小头领竟然如此心狠手辣,看来豪阙还真是卧虎藏龙之处!

继续阅读:第23章 偶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