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鸡腿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12,429

  不知道过了多久,雲儿悠悠转醒。

  “我没有死?”雲儿醒来只觉全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似的“这是哪里?”

  放眼四周望去,这里是一片从峭壁突出的小平台,向上看去一片绿茵茵都看不到天空,阳光从树叶间落下轻抚着脸庞。地上散落着些树枝、树杈,细看上面不远一个从山壁长出的小树折成了两半。

  “我的运气这么好?被一颗小树救了?”雲儿眨着大眼睛想坐起来,“唉哟”,身体刚一动就疼的要命。雲儿咬着牙撑起身体向下望去,底下依然茫茫一片,依然深不见底。

  “爹!娘!”雲儿想起发生之事犹如梦中一般,不由号啕大哭。

  “爹爹,娘亲都死了,就我自己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办…”雲儿梦游般的向前走去“爹爹,娘亲,我好怕…”一脚踏空,人如落叶般向下飘去。

  “爹爹,娘亲,我来了…”雲儿闭眼微笑四肢伸展,任自己从高空飘落。

  在空中飘落瞬间便落到了一个如破革般的软东西上。‘轰’的一声,再次掉在地上,这次可是硬邦邦的土地。雲儿只觉摔得五脏六腑都离了位,呻吟一声挣扎着站起,只觉四周腥气扑鼻不由用手一捂鼻子,皱眉向四周望去,不由大惊失色!

  四周山壁陡峭如水桶般把这里围了起来,地上白骨森森,有人的、有动物的不计其数且寸草不生。不远处有一小块水潭,而水潭边正卧着一条大蟒蛇!蟒蛇头金色,身长丈许,最粗的地方三个成人都不能围拢,身上长满了黑色鳞片,而雲儿落下正好掉在了蟒蛇的大尾巴上,真不知道雲儿是幸运还是倒霉。不过雲儿现在知道的就是,蟒蛇如铜铃大小的眼睛正眼露凶光的看着自己,血盆大口中分叉舌头不住的垂下口涎,落到地下竟然冒起冉冉青烟!

  蓦然!

  蟒蛇大嘴疾奔雲儿咬来!雲儿大惊失色,本能的往旁边一闪,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只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腥风从身边滑过!

  雲儿连咕噜带爬的跑向山壁,“寻死也不能让畜牲果腹吧!”雲儿气喘吁吁的顺着山壁猛跑,“要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蟒蛇不停的猛咬,血盆大口带着腥风把雲儿追的犹如丧家之犬,口中的毒涎更是不停的甩向雲儿。

  正当雲儿被令人作呕的腥气熏得奄奄欲倒的时候,忽然发现山壁有个尺许的裂缝。雲儿毫不思索就钻了进去,刚进去巨蟒的大口‘轰’的一声就撞在山壁上。雲儿吓的魂飞魄散,连忙往裂缝里闪了闪。巨蟒丢了食物勃然大怒,在缝隙外嘶嘶巨吼,连续往裂缝猛咬,怎奈裂缝太小连蟒蛇巨口的一半都不能伸进。蟒蛇急怒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在缝隙外面嘶嘶怪叫,望雲儿兴叹。

  雲儿惊魂稍定,见蟒蛇不能进来。不由胆子大盛,“死蛇!臭蛇!敢吃我?!来呀,你咬我呀!”雲儿朝巨蟒连做鬼脸。

  闹了半响,雲儿发愁了。经这么一闹早没了寻死的心思,只觉得肚子饿得呱呱叫,浑身也没了力气,看着外面瞪着自己的巨蟒,心里嘀咕‘出是出不去了,这臭蛇太厉害了’转眼这才往裂缝深处仔细观看。

  裂缝越往前越窄,里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出什么。雲儿不禁往回看看了铜铃般的眼睛,心里一阵发虚,壮着胆往裂缝里面小心翼翼的前进。怎料刚蹭进了几小步,便觉脚下一滑,‘噗通’的一声掉进了水里。脚下竟然是一个水潭,而水潭下一股吸力,人顺着水潭就就沉了下去。雲儿虽然会水,怎奈腹中饥饥全身无力。在黑暗冰冷的水中挣扎两下猛的撞到了什么东西之后,就再也不知道什么了…

  “咳…咳…”雲儿咳出两口水悠悠转醒。眼睛无力的睁开看了一眼附近,一个念头“这是哪里…”又昏迷了过去。

  一阵阵肉香传来,雲儿流着口水醒来喃喃:“好香啊!谁在烤肉啊!”起身发现时已深夜,皎洁的月光照自己身上发出淡淡蓝光,远处一万丈瀑布正宣泄的他的愤怒,发出‘轰轰’的巨响。自己竟然躺在一个与瀑布相连的水潭边,另一边一团火焰在深夜中尤为扎眼,而阵阵香气正从那里传来。

  雲儿稍一犹豫便疾步奔向火焰,心里不停的嘀咕‘要死都死了好几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雲儿平日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顽童,心情稍缓就显现出来了。

  虽然雲儿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火焰原来是在一个山洞里,上面正烤着一只鸡,滴滴香油从鸡身上掉做到火中发出嗞嗞的声音,而阵阵肉香正是从这儿来。一条人影闪动在火焰之后,雲儿犹豫一下上前看清对方。一个身上破破烂烂的瘦小老人盘膝而坐,手中不停的转动火焰上的烤鸡,连看都没看雲儿一眼。

  “前辈,能分一点食物给我吗?”雲儿深深一躬眼中充满了希冀低声道。

  老人只是翻转着烤鸡并不理睬。

  “莫非他耳朵不好用吗”雲儿转念一想‘不对,就算耳朵不好用,眼睛也不好用吗,从我到这里他一眼都没看过我,他眼睛要是再不好用怎能烤鸡呢。’

  雲儿又恭声道:“晚辈吴破雲突逢变故,落难于此。望前辈垂帘分些食物给我,明日我定当数倍奉还。”雲儿虽然顽皮,但是并不笨。爹爹不知道跟他讲过多少次江湖礼节,此时说出来倒也有模有样。

  老人翻眼看了看雲儿,“小儿倒也乖巧。拿去吧。”说着撕下一只鸡腿递给了雲儿。

  雲儿看着鸡腿直咽口水,连忙接过来塞进嘴里。倒是没忘道谢,“谢谢前辈。”

  老人冷眼说道:“休提谢字!你我非亲非故,只是借你罢了,明日定要双倍还给我。”

  雲儿一愣,“是。前辈。”嘴里含糊不清的答道。

  眨眼间,鸡腿变成了鸡骨头。火焰上的鸡还在转动,雲儿咽了一口吐沫眼睛直盯盯的看着烤鸡。刚才听老者如此说,自己倒是不好再开口相要,只是眼睛说什么也离不开烤鸡半分。

  “拿去。别再来烦我。”老人又撕下一只鸡腿扔向雲儿。

  雲儿连忙接住,“谢前辈!”话未说话就又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两只鸡腿下肚,雲儿觉得肚子稍稍有了些底。抬头看见老者正拿着烤鸡撕成一条一条,慢条斯理的放在嘴里咀嚼。

  雲儿躬身道:“多谢前辈!晚辈不打扰前辈了,明日定双倍奉还!”说完走出山洞四处张望,结果也没敢走多远就在附近找了块干燥地方躺了下来。

  不一会,雲儿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嘴里不住的念叨,“爹爹,娘亲…”两行泪水从大眼睛中流下…

  老者看着雲儿的眼眸精光一闪,随即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烧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继续阅读:第7章 陈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