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陈隐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342

  远处瀑布轰鸣不断,雲儿悠悠转醒。

  清晨空气的清新让雲儿为之一振,好奇的四处张望。这里和巨蟒地盘到有几分相似。一面是万丈瀑布,下面被宣泄的猛水砸出一个数丈大小的大水潭。幽幽潭水深不见底。

  一面是悬崖峭壁,瀑布的水从这里直流猛下。雲儿离老远就怕被水冲跑,更别说近前观望了。

  另外两面是高耸雲端的青山,雲儿得救的水潭就在一面青山靠近瀑布之处。向上望去雾气蒙蒙,阳光穿过浓雾没了霸道只剩下温柔。

  山谷有数里大小,古树森森,鸟儿在树枝上吱吱唧唧的鸣叫,一派宁静之色。

  雲儿向山洞里望去只见破烂老者正盘膝闭目养神。雲儿这才看清老者容貌,长眉隆鼻,一道长长的疤痕从左眼贯穿到嘴角,显得阴森恐怖。

  雲儿朝老者恭声一躬道:“多谢前辈昨日赐食之恩,不知前辈高姓大名。”见老者毫无反应只得道:“晚辈这就去寻找食物回报前辈。”

  老者睁眼看了看雲儿随即又闭目养神。

  雲儿走到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下,暗想‘这人怎么这么奇怪,见人爱答不理的。’转念想到父母,心底一阵心酸,坐下大树下抽泣起来。

  “我要坚强!我要变强!我要报仇!”雲儿仰天大吼,抹干眼泪大步而去。

  雲儿在山谷绕了半天却傻了眼。“怎么都没有动物啊。牛皮吹出去了要还人家双倍,现在连影都看不见一个,这可怎么办…”雲儿心里一阵发苦,抬头看着树上乱叫的鸟儿,却是说什么也捉不到的。

  抬头看见树上张着青涩的野果,不由苦笑,“摘些回去吧,总比没有强。”

  回到山洞。雲儿不好意思的对老者道:“前辈,晚辈没有猎到猎物。先吃些野果充饥吧。”

  “没猎到猎物?是根本未曾见到猎物吧!”老者冷声道。

  雲儿小脸一红,“前辈明鉴。晚辈绕遍谷内也未发现动物,还请前辈告知,晚辈好前去捕捉。”

  “无知小儿。你以为在这里那么容易狩猎吗。谷中树木岑森就是没有动物,昨日的一只鸡还是我珍藏许久的。要不是看你年纪幼小又颇为懂事,又怎会平白赠与你!”这是雲儿到此地,老者第一次说了如此多话。

  “…一只鸡还要珍藏许久…”老者说的,都让雲儿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如晚辈再摘些野果去补偿前辈。”雲儿忸怩道。在往日何尝有次遭遇,别说没有吃的,就是饭菜稍不合口便甩在一旁,怎想现在如此窘迫。

  老者冷眼看了半响雲儿道:“老夫姓陈名隐。在此谷中已经五十余载,今次遇到小娃儿也算有缘。食物之事不必再提,你去谷中另寻安身之处吧。”

  ‘五十余载?!在这里呆这么久?!’雲儿心里一震,忙道:“雲儿谢陈前辈。只是不知为何陈前辈不离开此地呢?”一脸迷惑尽显无疑。

  “你以为老夫不愿离开此地吗?”陈隐撩开破烂不堪的衣服。只见老者双腿齐股而断,只剩下短短一截大腿,伤口间血丝隐见肌肉交错,甚是可怖。“此地老夫看查过数次皆不得路,况且残废之身,恐今生无出谷之日了”话间说不出的萧索。

  “陈前辈遇到过什么变故吗?”雲儿看着陈隐连声的疤痕和断腿,毅然道:“晚辈背您出谷!晚辈家中为人所害父母均亡,如今只剩晚辈孤苦一人。前辈赐食之恩形同父母,晚辈定当帮前辈脱离此地!”

  “为人所害!又是为人所害!”陈隐眼中闪过一丝激动马上恢复正常,“小娃儿倒是知道知恩图报!不要前辈前辈的叫了,我叫你破雲,你叫我陈老即可。”陈老脸上难得的出现一丝笑容,“你也不要妄想生离此谷了,以你现在的功力不及我万一。我尚不知离谷之策何况你一个幼小孩童。”

  “…晚辈不能长困于此啊!晚辈的血海深仇还没报啊!”雲儿不由心中发急。

  “就是你现在出去,你报的了仇吗?”陈隐淡然道。

  雲儿顿时语塞无言以对,双手紧握小脸憋的通红。

  “此地人迹罕至,颇为修炼佳地。”陈隐淡淡道:“你不如把武功修炼好再寻找出路出去报仇。”

  雲儿澎湃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坚声道:“陈老言之有理!现在我去报仇无异以卵击石,等我功力有成之日再去报仇也为迟不晚。”一股煞气从身上散发出来“黑衣人们,你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等我去报仇!”

  陈隐眼中精光一闪道:“恩,你去找安身之地吧。苦修武功,平日不要来见我。”

  雲儿点头离去。

  陈隐看着雲儿走远喃喃道:“陈隐,这恐怕就是老天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雲儿寻到了一块狭小的山洞,以雲儿矮小的身体还能凑合。找来干燥树叶扑在地上,从怀里掏出母亲临死交托自己的‘天清月明功’心法,潸然泪下,“爹爹!娘亲!我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

  雲儿盘膝而坐,双手交叉于胸前,嘴里默念口诀。只见雲儿苍白的小脸渐渐的有了血色,露出了一副舒服的摸样…

  幽暗密室。

  一条黑影几乎与黑暗合成一体。

  国字脸黑痣的蒙面人老四恭声朝黑影道:“大哥。已经派几名好手下去寻找了。发现山谷下面竟然白骨森森还有条天蟒。咱们的好手损失了几名,想来那小崽子必已丧身蛇腹了。大哥尽可放心。”

  黑暗中两道精光一闪,人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几日后。正午。

  雲儿怀里捧着一堆野果走进陈隐山洞,“陈老!吃饭吧。”雲儿清脆的叫道。

  陈隐冷声应了一声。

  通过几天相处,雲儿知道陈隐就是这么一副冰冷样子。每天都是雲儿跑去采摘野果分给陈隐。陈隐也不客气,还好吃的不多,不然以雲儿瘦小的身子又怎能养活。

  陈隐把一枚野果放入口中道:“破雲。你修习的是什么功法?”

  “‘天清月明功’”雲儿丝毫不犹豫。在这里陈隐要想杀雲儿易如反掌,能相处便是没有异心,雲儿也是明白的。

  “你是清月门的人?你练此功多久了?”陈隐停口问道。

  雲儿黯然道:“清月门门主吴思祥就是我爹。”手中不停摆弄野果,“我六岁就开始修炼‘天清月明功’心法,只是平日尽是玩闹,现在还是在修炼第一层。”话间雲儿小脸微红。

  陈隐沉思半响道:“原来是清月门。不过你不知道你修炼中的误区吗。”

继续阅读:第8章 淼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