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淼刃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22,415

  雲儿一愣:“误区?什么误区?”

  “我先问你,同水平的两人交手,一个主修内功,一个主修外功,谁能占领先机?”陈隐反问道。

  “父亲教导过要以内力为主,辅以外功。开始应该外功占优,但是恐怕后来获胜的要是内功占优的”雲儿思索半天说道。

  “恩,分析的有些道理。”陈隐点头道:“不过你这只是看到表面上的一层。其实内力外功是同等重要的。内力好比你的手,外功好比你的武器。你的手再有力,没有锋利的武器也是毫无用处的,反之同理。而你现在只是修炼内功心法,就算你打通任督二脉内力无穷无尽,可是没有招式对敌又怎能获胜?”

  雲儿眼睛一亮:“对呀!内功再强也不能外功的招式,而外功招式再厉害硬拼内功也是白费。”

  “可我没怎么学外功啊…就会一套长拳…怎么办…”雲儿低头喃喃道。

  “破雲。你我相见有缘,我传授你一套武功。”陈隐看着兴奋的雲儿低声道:“不过你要替我办一件事,至于什么事以后你自会知道。你可愿意?”

  “陈老…要做什么事啊…爹娘教导我不能做坏事…”雲儿低头抬眼试探的问道。

  “放心。我让你做的事不会违背道义,不用担心。”陈隐沉声道。

  “那徒儿拜见师傅!”雲儿一脸兴奋的拜倒地上。

  “快起!”陈隐手一挥,雲儿只觉一股柔力把自己拖了起来。

  陈隐仿佛看不见雲儿眼里的惊讶,喝道:“我授你这套武功是日后你替我做事的报酬,不是要收你为徒!这点你要记清楚!你我除了此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会收你为徒!”

  雲儿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陈老说的什么意思?不收徒就不收徒吧,教我武功报仇就行了。’随即恭声道:“是,雲儿明白了。但雲儿资质鲁钝,有不明之处还望陈老指点。”雲儿还是留了个心眼,多指点指点不就是教授了吗。

  “恩,我自有分寸。”陈隐微微点头,“现在你还不适合我的武功,从现在起,除了每天修炼你的内功心法外,还要锻炼体魄。谷内不少山石,等你什么时候能举起那块石头,再来找我传授武功。”说着随手指了指洞口旁边的一块巨石。

  雲儿深吸了一口气,‘这么大呀!我还以为是小山呢。’只见此巨石倚靠在山壁上高丈许,恐怕不止千斤!

  “瀑布是修炼佳地。”陈隐说完就闭上眼不再理看着巨石发呆的雲儿了。

  “瀑布?!万丈瀑布?!”雲儿大吃一惊,“这是修炼还是要人命啊…”

  雲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问道:“陈老,最后打扰您一下。您知道旁边谷的大蟒蛇吗?”

  “大蟒蛇…你说的是天蟒?”陈隐微睁双眼低声道:“那条小蛇长大了?”

  “何止长大!雲儿要不是命大早已成它的腹中食了!”雲儿一片愤然,“天蟒…天蟒液…难道就是用它炼制的?!”

  “清月门的天蟒液我倒也有所耳闻,估计就是以它炼制的。在我入谷的时候也是从隔壁谷水潭冲过来的,那个时候,天蟒还是条小蛇,刚刚头顶隐露金色。不是老夫身有不便就把它捉来炼毒了。”

  “没想到臭蛇竟然是天蟒。等我以后功力大进定要剥了你的皮!”雲儿想起大蟒蛇就心里暗恨,不是命大还真成了天蟒的腹中餐了。

  “不管了,还是修炼要紧,没有实力怎能替父母报仇!”雲儿扭头告别陈隐抬腿就走。

  “瀑布,瀑布怎么修炼?难道让瀑布的水砸在身上?”雲儿一脸不解的看着瀑布,“这么大的瀑布砸在身上还不被砸死啊,我还是稍微离远一点,在水里修炼。”

  雲儿漂在水里上下不受力总是水流乱跑,总算在水中站定,内功心法又不能静心修炼。雲儿苦恼无比,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只见水潭下清澈无比,远处竟然有鱼儿在休闲散步。“早知道这里有鱼,就不用天天吃野果了,吃的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雲儿心里埋怨着往下游去。

  游了一会就绝的光线越来越暗。忽然发现底下有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雲儿眼睛一亮,上到水面换气又直奔而来。

  终于游到了亮光的地方。一把闪亮的匕首插在水潭壁上,雲儿伸手一拉,但觉寒光一闪,匕首到了手里只觉冰冷无比,连忙向水面游去。

  匕首长不不到一尺,在阳光照耀下寒光闪闪,雲儿用手摸了一下剑刃只觉冰冷出奇,“这么凉,夏天放在枕下必定清爽。”雲儿又开始胡思乱想。往手柄看去,一个米粒大小的“淼”字刻在手柄上。

  雲儿捡起一段树枝,用匕首轻轻一挥,树枝立时两段!“好锋利!好一把淼刃!”雲儿赞叹不已,“没准水潭更下面还有更好的宝贝,以后功力深厚定要下去细细寻找一番。”欢天喜地的拿着淼刃回了自己的山洞。

  潭水波浪涟漪,水纹向四周散开,两点寒星般的亮光冒出了水面,闪了闪便不见了踪影…

  “锻炼体魄就是锻炼肌肉力量,明天先从基本开始练起吧。”雲儿把弄着淼刃嘀咕着,“瀑布的压力对我来说还是太大了。”

  翌日清晨。谷内还是一片迷雾。

  雲儿已经绕山谷跑了一圈了。抹了下额头的汗珠,“快到极限了,要跑不动了。”雲儿心里暗道,“坚持!还要坚持!”

  呼吸困难…脚下都有些踉跄,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胸口仿佛要爆炸开来一样。

  “我不行了,跑不动了。”到达极限临界的雲儿全身无力了。‘爹爹!娘亲!’想到父母雲儿咬紧牙关拼命的坚持着,渐渐的呼吸都好像要停止一样。忽然,就像修炼突破一样,雲儿又感觉身体轻松了起来。

  就这样一直反复这突破极限的状态,在雲儿趴在自己山洞口的时候已经跑了四圈了。

  ‘不行,我不能休息。我要修炼!我要变强!’

  雲儿拖着疲惫的身体跳进了水潭。水潭清凉的水包围着雲儿,雲儿直觉浑身舒服无比。脚下踩水在水中稳住,开始修炼内力。

  半响过后,雲儿睁眼精光一闪,‘体力恢复了!’

  ‘还要继续加大锻炼!’雲儿心念一转绕着水潭就游了起来。

  瀑布强大的冲力把雲儿冲的东倒西歪,在水潭稳住就要很大力气,更何况要在其中游水了。雲儿游了一圈又一圈,游到腿酸手胀,脑袋都有点不清醒了。‘爹爹!娘亲!’雲儿拼命的坚持着。脑袋‘轰’的一下,身体有了力量!又一次突破极限。

  雲儿开始喜欢这种感觉了,突破越多,离父母报仇的日子也就越来越近。当然,这只是雲儿自己想的罢了…

继续阅读:第9章 冥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