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冥龟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760

  “三百八十一”雲儿倒立做着手臂屈伸,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庞滑落下来,小脸憋得红红的,还在坚持,“原来有人指点不好好修炼,现在一个人修炼就要更加努力了。”

  倒立做完还没休息,雲儿马上又绕谷长跑,直到手脚动若千斤的时候,就往潭水里一泡,心神收拢开始修炼内功心法。‘天清月明功’运起只觉从丹田升起一股暖流在身体内不停的游走,所过之处经脉,肌肉都精壮几分。

  这一日。天降大雨。

  大雨倾盆,雨水像从天上泼下来的似的。

  雲儿在水潭中犹如深海孤舟,被潭水冲的漂浮不定。雲儿心中烦闷,伸拳便往流过来的水波打去。水波随拳破碎,雲儿眼睛一亮,发现了一种练习臂力的好办法。连忙稳定身形,手中长拳不停的挥打水波,一脸兴奋。现在雲儿渴望力量的愿望是无人能比的。

  雨过天晴。一道亮丽的彩虹悬挂在瀑布旁边,空气中充满了雨后森林的清香。

  雲儿四肢伸展仰面躺在水潭边,像死了一般。

  “有点过分了。”雲儿想着刚才自己在水里累的竟然手脚都不能动了,最后还是拼命拿出淼刃插在潭壁上,挣扎着爬上了岸边,“要是再晚一会,估计连拿淼刃的力气都没有了,下次一定要注意不能脱力如此厉害。”雲儿喃喃道。

  忽然一股强大的水流把雲儿冲出了多远。

  雲儿一怔,懒懒的抬起头向潭中望去。

  潭中央仿佛开了锅一般波波的往外冒泡,潭水被挤的一波一波的往潭边荡漾。一个巨大的暗影渐渐浮上水面。

  “嗷…”一声吼叫,一个庞然大物冒出了水面。

  此物长长的脖子,一双牛眼长在鲨鱼般的头颅之上,张嘴伸出森森利齿,黝黑的身体竟然好似乌龟。一个大大的圆形巨壳背在背上,腹下张着四只短小粗壮腿,爪子上利齿锋利,不断闪的寒光。

  “不会吧。竟然是冥龟?!”雲儿提起疲惫的身体往远处猛跑,“我还以为爹爹跟我说的笑话,不想竟然真有此物。不过冥龟不是在蛮荒寒冷之水才能生长吗?”雲儿转念一想“难道水潭下面很冷吗?”在此危急时刻,雲儿竟然还在胡思乱想。

  冥龟眼中凶光一闪,张开大口便往雲儿咬来。

  雲儿猛的往旁边一扑,连滚带爬的躲开一击。狼狈不堪的起身藏进了一棵大树下,‘天清月明功’猛速运转,希望早点恢复体力。

  冥龟一击未中竟然失去猎物的踪影,不由‘嗷嗷’连吼。长长的脖子在树林间慢慢游走。

  蓦然!

  大头往雲儿所藏大树一转。

  雲儿偷看着不由苦笑,“鼻子还这么好用啊。”三下两下的轻声爬上了树。在清月山的时候,爬树只是小小之事,现在爬树更加轻车熟路。刚爬上大树,在树叶间偷偷向下看去。

  冥龟巨大头颅慢慢的绕道树后,豆大的鼻孔起伏不定,抬头向树上望去。

  雲儿心中一横,“死龟!跟你拼了!”双手紧握淼刃对准冥龟的头颅便纵身跳下。没等冥龟反应过来,淼刃已经重重的插在了冥龟的右眼中!

  冥龟‘嗷吼’惨叫一声,疯狂的甩动头颅。雲儿借力一跳翻滚落地,只觉浑身沾满了黑色血液,腥气扑鼻。冥龟右眼鲜血淋淋,一条长长的伤口从眼睛直到嘴角。剩下的眼睛怒火中烧,大口带着腥风扑向雲儿。雲儿哪敢硬接,扭头便跑。冥龟何时吃过如此大亏,暴怒间狂追猛赶。

  雲儿本来就已疲惫不堪,现今更是咬紧牙关死命坚持。雲儿一转身藏到另一棵大树后看着狂暴的冥龟不断喘着粗气,“冷静!破雲你要冷静!一定要找到它的弱点!”

  雲儿深吸了一口气,定神细看冥龟。忽然返现冥龟腹下有一块微白肚皮在微弱的跳动。雲儿眼睛一亮,把身上衣服脱个干净,“看这次你怎么找到我。”雲儿悄声躺在不远处,把地上干枯树叶通通盖在身上。深秋的树本就多落叶,叶子被雲儿盖在身上也丝毫不显树叶下有东西。

  冥龟嘶吼着四处寻找,一脚踏在雲儿身边。雲儿直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吓起来了,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眼看冥龟腹下那块白色肚皮到了近前,雲儿猛然跳起,手中淼刃狠狠的插进白色腹中,顺势划下,手里的淼刃在冥龟腹中一顿乱捅,顿时腥气扑鼻的龟血散了一身。

  冥龟怒吼一声,震得树叶如雨般纷纷落地。狂性大发的冥龟不顾腹下血流如泉,龟口如闪电般猛然咬向雲儿。

  雲儿用尽全力向空中跳起,“死龟!看你这次怎么找到我!”雲儿在空中身子一转,反向冥龟扑去。手中寒光一闪,淼刃正中冥龟左眼。雲儿松手落地,连淼刃也顾不得要了,踉踉跄跄的躲到一个树后。

  冥龟陡然失去目光,双目剧痛而且没了方向。口中怒吼连连,疯狂的向四周乱撞猛冲。

  ‘轰’的一声撞到山壁,雲儿只觉得脚下大地都跟着震颤,不由的暗暗咋舌,急忙又向远处跑了跑,可别被这死龟撞到。

  冥龟胡闯乱撞半天,终于流血过多慢慢趴在了地上,不停的低低怒吼。

  雲儿远远的看着冥龟倒在地上不动了,心下疑惑‘不是在装死吧。’在地下捡起一块石头照着冥龟就扔了过去。

  ‘呯’石头落到冥龟厚实的龟壳上。冥龟扭头一口就要了过来,一口咬空的冥龟还不停的摇动脑袋,仿佛是在寻找什么。

  “还好没有过去。”雲儿暗暗心惊,“这死龟太狡猾了。还是多等些时候吧,看它流血不止估计支持不了多久了。”

  冥龟脑袋转来转去半天,终于悲鸣一声倒在地上。

  这次雲儿可不敢妄动了。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天色都渐渐变黑了,才捡起一块石头又扔了过去。冥龟这次连动都没动一丝。

  雲儿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体内‘天清月明功’急速转动,“只要有一丝不对马上转身就跑!”

  走到冥龟附近,捡起了一根树枝捅了捅。冥龟一点反应没有。雲儿这才相信冥龟死了。

  雲儿低头绕着冥龟走了两圈,终于找到了自己心爱的淼刃,“这次多亏了你,没有你我早成龟食了。”雲儿轻轻抚摸着剑刃,“上次差点成蛇粮,这次就差点成龟食,我跟异兽还真有缘…”

  忽然看见冥龟白色腹下一个拳头大小的红丸。

  “内丹!这次赚了!”雲儿兴奋的拿起来左看右看。

  “没想到竟然会得到这东西,就是再累再危险点也值了。”雲儿想起以前父亲说的,凡通灵异兽经过漫长岁月的修炼大多改变形态,或大或小,但唯一不变的就是修炼大成后就会结出内丹。内丹乃是异兽修炼的全部精力,凡人服用当延年益寿,习武之人服用当武功大进!所以内丹无不受习武之人所青睐,甚至为了内丹而大打出手,可见内丹珍贵无比。

  “先去洗洗澡,浑身都是黑色龟血怪恶心的,然后再回去服用内丹炼化。”

  雲儿在潭水中发现黑血洗掉后,皮肤还是有些暗黑。而且自己的眼睛比原来看的更远看的更清了,着实让雲儿感到奇怪不已。

  雲儿哪里知道,冥龟血甚至比它的内丹更为珍贵。要知道冥龟长期生活在冰冷深水中,生活环境是非常恶劣的。它的血液就具有防寒驱毒,明目之功效。涂抹身上会进入皮肤形成一层保护层,虽然不是能挡一切伤害,但是寻常武器是伤害不了雲儿了。

  远处一棵树上,陈隐双手撑着身体远望着雲儿喃喃道:“倒也有些胆色,不过运气也是了得,我被困此地五十六载竟然未发现冥龟。我托付之事倒也多了一丝希望…”

继续阅读:第10章 授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