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风起
九天青雨2018-03-19 16:323,163

  郫县。

  虽然叫郫县,其实只是一座小小的村庄。

  近日却是人潮涌动热闹起来,武林中各类赏金豪士齐聚郫县,大有风起云涌之势。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雷殃门悬赏击杀破雲,不论生死!

  而据说破雲现在就在郫县!

  好来酒楼。

  郫县唯一的酒楼。不过说是酒楼实在是有点牵强,酒楼一共两层,每层就五六张桌子。平日就是一层一半的桌椅都显太过富裕,而现在却异常火爆,早已爆满没有位置了,还有多人站立等着位置。

  一名高大的光头大汉走进酒楼,四处观望片刻怒喝道,“小二!赶快给老子找个好位置!不然老子宰了你!”

  小二连忙跑过来,赔笑道,“大爷。您也看到了,实在没位置了。您看这还有好多大爷们等着换桌呢。大爷您也先等会?”小二见光头大汉一脸凶光,怯怯艾艾的声音越说越细。

  光头大汉牛眼一瞪,伸手一把抓住小二的衣襟把小二提了起来,怒道,“你当老子是什么人?敢让老子等?赶紧给老子找位置!”

  旁桌坐着一对中年夫妇。男子拍桌而起怒道,“高山!你怎如此霸道!为难一个伙计算什么本事!”

  光头大汉手一抖把小二扔到桌子上,桌子上的饭菜被砸起四处飞溅,溅到夫妇二人满身都是菜汤饭汤,小二则倒在地上不住的呻吟。

  光头大汉轻蔑的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红木二侠。怎么,对我有什么意见?说我为难一个伙计不算本事,难道让我为难为难你?”

  “关山虎!我与你拼了!”男子被大汉侮辱不由大怒,一把抽住腰间的佩剑就要找光头大汉动手,旁边的女子也是满脸怒容,但却死死拉住男子不让他去。

  此夫妇在江湖中也算是好手,行事颇为正直人送绰号红木二侠。但要与关山虎高山比起来,武功却还是相差不少,是以女子死命拉着男子,而男子说话也有些气势不足。

  正当关山虎洋洋得意的时候,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传了过来,“关山虎好本事啊,不知道我这老婆子是不是也要让出座位呢。”

  关山虎一愣,循声看去。

  旁边桌子边坐着一位老婆婆,本来老婆婆一直低着头吃饭,关山虎并没有在意。可现在看见老婆婆的面容,关山虎脸色瞬时变得煞白,强笑着结结巴巴的说道,“原…原来的汪婆婆。小…小的哪敢。小的扰了婆婆的清静,还…还请婆婆放小的一马。”说着躬身一鞠,大汗顺脸流下,全身站站索索,显然心中惧怕至极。

  ‘汪婆婆’眯着眼,笑眯眯道,“关山虎大爷怎如此低声下气的对老婆子说话?只要关山虎大爷一招,老婆子这几根老骨头还不就散架了?是老婆子要求关山虎大爷饶了老身才对。”说是笑眯眯,但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诡异至极,连周围旁观之人都不觉深吸了一口冷气。

  关山虎听老婆婆如此一说,身子一软咕咚一声跪在地上,不住向老婆婆叩首,连声音都来着哭腔道,“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是小人不对,婆婆饶了小人吧。小的再也不敢打扰婆婆了。”不住的叩首求饶,哪还有刚才威风凛凛、霸气十足的气势。

  “哦?还想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汪婆婆尖尖的声音让所有人都觉得很不舒服,但不管认识或者不认识婆婆的人,都没有敢出来管闲事的。

  关山虎的脸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鼻涕,犹如磕头虫般不住叩首,额头血迹殷殷浑然不觉,依然求饶道,“婆婆饶命。婆婆饶命。”不知道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还是吓得不能自己,只是重复这一句。

  汪婆婆眼睛精光一闪,阴声道,“既然关山虎大爷如此客气,老婆子也不谦逊了。不过老婆子看关山虎大爷的手好有力啊,轻轻松松的就把人提起来了。”

  关山虎眼睛收缩,站起身手一伸就把红木男侠的佩剑握在手里。

  红木二侠大惊,以为关山虎要突施重手。男侠更是心惊,竟然在自己眼皮下就把自己的佩剑夺了去,可见功力高出自己甚高!

  关山虎沉声道:“今日小人得罪的婆婆,实在是小人之过。既然婆婆喜欢,小人就把这只手送给婆婆!”话音一落,手起剑落,硬生生的把自己右手砍下!

  血花飞溅,关山虎紧咬牙关面色苍白,把佩剑扔在地上,连点右臂穴道止血,颤声问道,“不知道小人能否先行告退?”

  汪婆婆夹起一块鸭肉放在嘴里,嘴里喃喃,“真是奇怪,自己要走还要问别人干什么,腿不是在自己身上张着吗?这鸭肉不知道怎样做的,味道倒是不错。”自始至终连看都不看关山虎一眼。

  关山虎眼神终于闪过一丝舒缓,沉声道,“多谢婆婆!”说完转身冲出酒楼,只剩下地上四散的鲜血和一条折断的手掌。

  寂静。

  如死一般的寂静在酒楼中蔓延开来。

  据有人后来讲起此事还心有余悸,说是如果知道汪婆婆在酒楼,死活不会去的。不过后来出现的一个人,却丝毫不比汪婆婆逊色,甚至比汪婆婆更胜一筹。

  就在酒楼中只有汪婆婆自己咂嘴,别人一丝大气都不敢出的时候,一个非常非常响,而且又非楼常非常长的屁声,在酒楼中悠悠响起。

  酒楼众豪不由又提起好奇之心,更有甚者甚至出声笑了出来,不过笑声戛然而止,谁都不想得罪汪婆婆。

  一副悠然的汪婆婆,闻声眯着的双眼精光四射,缓缓道,“哪位朋友,如此雅兴在酒楼大放臭屁?!”

  汪婆婆虽然是问话,但眼睛却循声而望去。没想到还没找到是谁,又听一声又响又长的屁声。

  汪婆婆再也挂不住脸了,脸色冰冷望去。

  一声苍老的声音传过来,“汪婆婆莫怪。小老儿只是吃的太饱,多方了几个臭屁,还请婆婆恕罪。”虽然话说的客气,但却没有一点客气的语气。

  汪婆婆眼睛收缩沉声道,“‘大气董炀?’没想到董老也动了凡心,来这里凑热闹。”

  在酒楼角落的桌子边站起一位干瘪老者。老者干瘦的身体简直就是前后两层皮贴在了一起,瘦的皮包骨的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到,没想到三步两步就来到了汪婆婆的桌旁。

  老者也不问汪婆婆就拉了把椅子坐在汪婆婆身旁,嘿嘿笑道,“不是我小老儿动了凡心,是这次雷殃门狠狠的下了血本,竟然说谁能击杀破雲那小子,就能任选雷殃门长老之位,黄金千斤还有雷殃门秘笈一份。”

  老者夹了一块鸭肉放在嘴里,口吐囫囵道,“这鸭肉味道还真不错。”嘴一张,一根鸭骨吐到了桌上。

  汪婆婆只是冷眼看着老者并没有说话。

  老者咂咂嘴道,“小老儿对金钱权利都没什么兴趣了,倒是对雷殃门独门武功‘雷动掌法’有些兴趣。不知道汪婆婆相中了那件呢?”

  汪婆婆冷声道,“怎么?老婆子看上什么东西还要向董老说声吗?我汪婆婆还没有到惧怕大气的时候。”

  老者咧嘴一笑,露出黑黄黑黄的牙齿,低声道,“婆婆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小老儿只是想结交一下婆婆,并无他意。”

  汪婆婆冷着眼等着老者继续说下去。

  果然,老者续道,“这次雷殃门如此厚礼,连你我这样的老家伙,都耐不住寂寞来趟趟浑水,你就保准没有别的高手来吗?你就保准你能对付的了,能把那个叫什么破雲的小子手到擒来吗?”

  汪婆婆眼眉一跳,面容稍整道,“你对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直接说,别拐弯抹角的。老婆子是直肠子,受不得弯弯。”话间的语气较之刚才也缓和了不少。

  老者脸色一整,“合者两利,分者两败!不如你我先联手擒住那小子,然后你我再决定归属。你看如何?”

  汪婆婆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眯着眼看着老者,好像要把老者看透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老者对着汪婆婆的注视毫不在意,又夹起一块鸭肉放入嘴中,嘴中囫囵,“能吃到的时候一定要吃,别等了没的吃了再想吃,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汪婆婆沉默片刻,微笑道,“好!大气也不是出尔反尔之人。我就与你合作,等擒到那小子再计较。”

  老者哈哈笑道,“好!汪婆婆果然明事理。既然如此婆婆随我去商议商议如何?”

  汪婆婆点点头。

  两人慢步走出酒楼,对地上的狼籍和众豪的注视无动于衷。

  两人消失在酒楼半响,酒楼仿佛水入油锅般炸了开来。

  “你方才听见了吗?汪婆婆竟然和大气董炀联手了!”

  “是啊!这两人联手,你我之辈恐怕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真没想到这两人都会来这里。看来这次高手云集啊!”

继续阅读:第39章 云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